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第1169章 救星與遺囑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邓布利多停在魔法部的正厅入口,魔法部现在格外混乱。
魔法部员工们有的在废墟般的长廊上跑动,将文件塞给对方,然后又跑回去;有的如同风车一样挥舞着魔杖,修复着那些还有机会修复的壁炉。每个人似乎都有不小的火气,互相朝对方大声嚷嚷。
邓布利多的目光在大厅扫过,原本金碧辉煌的魔法部大厅如今宛若被麻瓜炮火洗礼后的破败小巷。
碎成十几块的金色喷泉雕像碎片散落一地,深蓝色天花板被打碎成一块块的,乌黑锃亮的镶嵌木板如今只剩下了“乌黑”这个特征,地上到处是玻璃残渣和焦黑的石块——常规魔咒可以让断裂的石板重新复原,却没办法把烧成扭曲焦炭的墙板拉直打蜡,或许这也是部分魔法部员工火气旺盛的原因之一。
这就是某些人所谓的……尽可能“收着力演”的最终效果?
邓布利多眼角略微抽搐了几下,选择性地忽略掉不远处阴影中还在低声呜咽的火龙。
不得不说,也就还好纽特没有参与到今晚的行动之中。否则以那家伙的执拗,估计在格林德沃下狠手伤害火龙的第一时间,他就抽出魔杖上去拼命了……当然也可能是放出更多的火龙或者别的什么……
“邓布利多教授,谢天谢地,您可算来了——”
没等邓布利多继续感慨,几名魔法部员工终于注意到了这位姗姗来迟的老人。
仿佛多米诺骨牌般,原本忙碌混乱的魔法部大厅忽然停了几秒。
不少人下意识停下了手中的工作,转过头看向站在入口处的邓布利多,作为当今魔法界公认最强大的巫师,邓布利多最让人钦佩的地方并不仅他的魔法实力,还有他对于各领域魔法知识的博学程度。
毕竟英国魔法界但凡年龄低于一百岁,高于十一岁的巫师,无一例外全得称呼他为教授。
至少,当他们遇到解决不了的魔法难题时,这是最简单直接的求援方式……
“邓布利多教授,飞路网还是无法恢复,我尝试过重新建立连接,但没有任何效果。”
飞路网办公室的负责人艾莫克夫人宛若看到了救星一般,“那些黑巫师不知道用了什么诡异的魔法,全英国的飞路网全被断开了,不知道能否耽搁您一点时间,先帮我们看看是怎么回事?”
除此以外,神秘事务司的负责人,壁炉修缮、升降梯管理员,傲罗办公室……
几乎所有巫师全都凑了过来,“神秘人”和食死徒残留下来的破坏结果比他们想象中更加棘手,虽然有古灵阁巫师银行的妖精协助他们进行解咒,但人们还是希望寻找到某些更值得信赖的捷径,而阿不思·邓布利多显然就是那个答案——如果连邓布利多都表示没有办法,那他们也有一个可以交代的回复。
魔法部的这些毕业生,魔法基础比他想象中的更加薄弱啊……真让那孩子说中了。
邓布利多环视着四周那些被简单魔法诡计弄得焦头烂额的官员们,在心中无声无息地叹了一口气,他原本以为霍格沃茨的教育成果至少也算中上档次,谁知道“外边”的现实比他想象中糟糕这么多。
至于少数那些还算过得去的学生……
“邓布利多先生,部长和各位司长正在开会商量相关事宜,您现在这边稍等片刻。我去通知一下康奈利·福吉部长,如果有什么紧急口讯,我等会儿也可以为您一并传达给部长他们。”
金斯莱·沙克尔沉声说道,相比起其他巫师,这位皮肤黝黑的傲罗一如往日的镇定和沉稳。
總裁,我們不熟 小云雲
唯一可惜的是,这名可靠的精英傲罗在邓布利多的认知中并不属于“魔法部”序列。
作为凤凰社骨干、天命集团高阶干员、基金会A级成员,金斯莱无论怎么想也没办法作为魔法部的平均实力参考。而最离谱的事情,莫过于明明金斯莱已经在努力藏拙了,但依然还是魔法部中数一数二的可靠巫师,邓布利多无法想象如果魔法部的“内鬼”全部一夜消失,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明白了,沙克尔先生,没有什么额外口讯。”
邓布利多摇了摇头,抽出魔杖开始帮魔法部收拾烂摊子。
看样子,霍格沃茨“成人魔法继续教育”的补充教学计划也该尽快提上日程了。
“在那些先生们达成一致意见前,我似乎还有相当多的事情要做——如果可以的话,等会儿可能还要麻烦您帮忙梳理统计一份清单,看看有哪些地方要我帮忙的,这样大家也不用一直围在我身边了……”
…………
飞路网的“重启”工作并不复杂。
对于邓布利多而言,如何让这项工作看起来“复杂”反而才是问题。
要知道,艾琳娜此前准备的那些恶魔般的手段全都没用上,英国魔法界的飞路网仅仅是因为遭到了恶意“地址劫持”而已,既不是什么“数据流”攻击,也不是什么“底层代码”篡改……
作为提供最初思路和魔法原理的罪魁祸首之一,邓布利多哪怕闭着眼睛也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在努力“研究”了五分钟后,这位当今魔法界最厉害的白巫师魔杖轻轻敲了下壁炉。
“很巧妙,看来对方比你更了解飞路网的运行原理啊,艾莫克夫人——”
邓布利多瞥了眼那名神色紧张的女巫,魔杖在半空中勾画出玄奥复杂的轨迹。
紧接着,几点宛若落雪般的莹白色光点凭空出现,无声无息地融入到了魔法部那些暂时失去作用的壁炉之中——虽然那些光点看起来那么微弱,简直就像是酒吧老板用光亮咒弄出来的小把戏,但在场没有人会把它们与破釜酒馆的飘雪特效混淆:这可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在公开场合的大范围解咒教学。
人们睁大眼睛,努力看着那些融入壁炉的光点,似乎想从里边看出点什么特殊技巧。
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仿佛,那些光点仅仅是……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我想。艾莫克夫人,您现在可以试着重新连接一下。”
邓布利多温和说道,不待众人发问,一边微笑着解释道,“你们被复杂、繁琐的魔法网络唬住了,其实只要静下心,稍微回想一下在变形术课堂上学到的知识,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个精妙的变形咒——那些不速之客利用魔咒欺骗了飞路网,让它们在指向目的地路径时截断了反馈信息,造成了所谓中断的假象。”
一边说着,邓布利多随手抓起一撮飞路粉,洒向身前的壁炉。
“对角巷!”
皇 品 中醫
轰!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团绿色的火焰从壁炉中腾起。
“唔,我仅仅是打开了死结,后续飞路网检测、重连、查询的工作……”
“非常感谢,后边的事交给我吧,邓布利多教授。”艾莫克夫人飞快地回答道。
她回过神来,魔杖在重新燃起的壁炉边上快速敲打起来。
随着飞路网恢复原本的状态,魔法交通司停滞的工作也开始重新运转——他们得抓紧时间梳理出那些黑巫师的出发地。这是傲罗办公室主任鲁弗斯·斯克林杰的要求,他们打算按照这个名单去抓人。
这并不是多么复杂的工作,排除那些魔法部员工的壁炉,剩下的全是高度嫌疑对象。
每一步,全在那小魔女的算计之中啊……
邓布利多看着艾莫克夫人等人开始回溯、分析今晚魔法部壁炉的轨迹,神色复杂地摇摇头,转身接过金斯莱整理好的“协助清单”,开始帮助其他巫师收拾残局。
他并没有给出任何提示,因为所有的建议在他抵达之前似乎都全部被“想”出来了。
他今晚出现的作用,更多是为魔法部提供些许“魔法技术”方面的援助,顺便作为一个旁观者,为这场闹剧定下基调,以及亲眼观察一下,魔法政府官员在实际工作中,到底还记得多少学校知识……
而从目前情况看,霍格沃茨教授们的心血,几乎全白费了。
…………
“里德尔府?那是什么地方?”康奈利·福吉皱起眉头。
“不知道,不过大厅里所有壁炉的痕迹中都有‘里德尔府’这个地名——”
艾莫克夫人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或许是我记错了,但在今天之前,我从未在飞路网的壁炉接入列表中看到过‘里德尔府’这个名字,说不定,这只是一个不存在的……”
魔法部记录英国全境巫师分布的档案储存在魔法法律执行司。
理所当然的,随着魔法法律执行司的“失守”,那些档案自然也随之全部落入了黑巫师手中。
“等等,里德尔……这个名字……”
艾莉莉娅·博恩斯沉吟道,脸色微微一变。
不过,还没等她开口,邓布利多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苏塞克斯郡北部边缘地区,小汉格顿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里德尔府就在那里。”
邓布利多轻叹了一口气,看着房间中欲言又止的魔法部官员,轻声说道。
“伏地魔的本名就是汤姆·里德尔,里德尔府是他父亲的房子——他们可以偷走存放在魔法法律执行司的纸质档案,却没办法偷走存放在人们脑海中的记忆。几十年前,鲍勃·奥格登恰好造访过那里,为了探寻伏地魔的身世,我在他去世前找到了他,并说服他把那段记忆告诉了我……”
“哈,邓布利多,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们的?”
康奈利·福吉不满地嚷嚷着,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抱怨的时候。
“那好吧,现在我们知道了神秘人的老巢,虽然是在他们向我们发动攻击之后——”
“恕我直言,以我对汤姆的了解,他不会选择里德尔府作为自己的巢穴。”
與 外 傭 發生 關係
邓布利多摇摇头,湛蓝色的眼睛中带着一抹明显的困惑,“事实上,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选择里德尔府发动攻击,那是他麻瓜父亲的住所,按理来说,应该是他最痛恨、最排斥的地方才对。”
“我并不关心一个疯狂黑巫师的逻辑,我只希望您下次可以提前告诉——”
“您可能忘记了,事实上,我确实有提前提醒过您。”
就算死亡將彼此分開
邓布利多从半月形眼镜上威严地审视着福吉,福吉的声音支吾了。
“但索性现在还不算晚,伏地魔以为我们不知道‘里德尔府’的具体位置,我们可以立刻派人前往那个地方展开调查,如果您担心安全的话,我可以一同前往……”邓布利多从怀中掏出那只有十二根指针的怀表看了眼,“现在是凌晨四点,如果我没能六点之前回来,立刻去纽蒙迦德城堡——”
“纽蒙迦德?你该不会是说——”
康奈利·福吉嘴巴张大,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喉头滚动。
“如果我死了,那么这个世界上有机会杀死伏地魔的,只有格林德沃了。”
邓布利多语气平静地说道,“他和他的那些部下,绝对可以与食死徒和伏地魔抗衡。当然,这仅仅是最坏的情况,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很快会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
老巫师的话没有说完,意味深长地扫了扫房间中的魔法部官员们。
“总之,我们最好尽快出发吧……”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