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小閣老 txt-第五十四章 陸戰隊之歌看書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海门,胡家客栈。
大铁锅里咕嘟嘟冒着热气,食客们桌上摆着大盘大碗的免费羊肉,他们一起端起酒碗,欢庆集团又一次大胜!
每个人都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敲着桌子、打着拍子,唱起了那脍炙人口的《陆战队之歌》:
“战神不朽千古名,李广卫青霍去病。李靖岳飞和狄青,名将无敌华夏兴!
后世英雄哪堪比?唯我海警子弟兵。古来英雄无可见,火药弹丸致人命!
總裁賴上俏秘書 小說
闻所未闻织田市,无坚不摧洪武炮。更有一排又一排,英勇无畏陆战兵!
持枪列队迎敌进,战鼓不止绝不停!举枪瞄准听号令,枪声齐射如雷霆!
齐射一轮又一轮,尸横遍野敌胆丧!若敢与我白刃战,雪亮刺刀要敌命!
战无不胜开太平,解甲归来父老迎。美酒琼浆斟满杯,献给亲人子弟兵!
洗尽征尘再出发,扬帆七海战八荒!陆战队员誓不停,要让寰宇归大明!”
~~
这首《陆战队之歌》是由五音不全的赵昊哼出来,曲调介于《英国掷弹兵进行曲》和《游击队之歌》之间,经由马湘兰重新编曲,轻快流畅、节奏分明。填词也尽量白话,以求朗朗上口。
我成了正道第一大佬 小說
最早一批陆战队员已经复员转业,进入江南安保集团担任教官,又把这首歌教给了他们训练的民兵。
这首歌也就传遍了大江南北,集团治下几乎人人会唱。
海瑞虽然只是头一次听,却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都已经离开海门、离开南通州好些天了,他的耳边仿佛还回荡着那群汉子用破锣嗓子唱出的歌声。
“洗尽征尘再出发,扬帆七海战八荒!陆战队员誓不停,要让寰宇归大明……”他儿子也一样,时不时就不自觉哼唱起来。
海瑞骑在马背上,轻轻打着拍子,最后一句歌词‘要让寰宇归大明’还是让他有些欣慰的。
只是这大明,就不一定有朱家什么事儿了……
‘可没有朱家,没有皇帝的大明,还是大明吗?’想到这,海瑞心口一闷,又陷入了困扰他许久的忒休斯之船的思辨中。
离开扬州地界后,海瑞决定尽量避开沿海一带江南集团的控制区,深入内陆北上。好让儿子再看看另一个大明的样子。
然而有些出乎意料的是,一路所见,其实状况还凑合。虽然比起江南江北来是天壤之别。但跟十几年前海瑞所见的情形,已经有相当的改观了。
原先过了淮安,进了黄泛区,大道上总能看到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的流民,行尸走肉般向南蹒跚。
这个天寒地冻的时节,道边不时便能看到冻死饿死的尸首。行至城镇,沿街都是乞讨的,卖儿鬻女的还有插标自卖者,店铺也大都关门,街上泥泞污浊,一副末世景象。
现在,各方面都要好很多。虽然百姓依然面有菜色,要饭的还是很多。但至少卖儿卖女卖自己的不见了,店铺也都开了张。许是临近过年,生意还挺红火。
哪怕极度不爽张居正,海瑞依然要说一句,过去这十几年,他真的居功至伟。
是张居正坚持用潘季驯总理河漕,并力排众议支持他先黄河后运河的治理思路,潘季驯才得以从根本上治理黄河与运河。
万历十年黄河大水,冲决了凤阳祖陵的大殿,潘季驯遭到满朝弹劾,又是靠张居正的坚决维护才过关。
终于,万历十二年两河功成,黄河在夺淮多年后恢复旧道,奔流在混凝土筑成的坚固河堤中。运河河道中也终于水源充足,漕船畅通无阻了。这才让老百姓免于水患,重建家园。
当然也要感谢江南集团,除了提供水泥外,还让出了大部分漕粮北运的份额,让漕运得以恢复,运河沿岸的经济也实现了复苏。
而且江南集团在大明所有州县都设了移民办,长期招募百姓去海外垦殖定居。
老百姓真要过不下去了,直接到移民办报个名,通过简单的体检和审查,在移民合同上按手印后,全家就会被送到最近的码头运走。从按手印那一刻起,移民办就开始管饭,自然不会再有人饿死了。也犯不着把孩子或自己卖掉了……
早年间还有谣言盛传说,那些被江南集团送去海外的人,都沦为了挖矿开荒的奴隶。只是老百姓实在没活路,只要能有口饭吃,当奴隶就奴隶吧。
但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么多人在海外过上好日子,甚至发了财,谣言早就不攻自破。如今去海外,已经成为大明百姓很正常的一种选择了。
当然地主们是不高兴的,穷鬼们一个不开心就提桶跑路海外,谁给他们扛活?谁给他们种地?
地主都纷纷抱怨说,老百姓让江南集团都蛊惑成刁民了!要不是江南集团势力太大,他们早就砸了狗日的移民办了。
那些藩王宗室可不怕江南集团,只是顾忌张太师、赵阁老在位,不敢明里阻挠移民办招人。却警告自己的家奴、佃户、长工,谁敢报名移民就打断他的腿。
为此他们专门派人在移民办外盯着,看到哪个狗东西敢不听话,马上就把他全家抓起来。
海瑞父子就在山东兖州遇到过好几次,鲁王一系的恶奴打人抓人点房子。海瑞只好亮明身份阻止了他们作恶,并把移民办的工作人员找来狠狠训斥了一通。
“你们的工作怎么能如此不负责呢?!”海瑞黑着脸,把那个还负责集团驻邹县办事处的高级办事员庄苏安,骂得狗血喷头。“宗室恶奴对准移民下黑手,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可想过什么办法?!”
“已经打过好几次报告了。”平日里跟县太爷称兄道弟的庄专员,在海门神面前大气不敢喘。“也跟王府抗议过了。”
“抗议,抗议有用还养军队干什么?!”海瑞冷哼一声问道:“上面怎么回复的?”
“就让我们尽量避免此类事件发生。”庄专员小声道:“藩王宗室无法无天惯了,我们也惹不起啊。可是老百姓来报名,都说自己是自由身,我们这边人手少,也没法一一调查,所以还是难免……”
“你放屁!”海瑞却毫不留情的戳穿他道:“移民办的全称是什么?”
“江南集团邹县移民事务办公室……”庄苏安缩缩脖子道。
“移民事务办公室,顾名思义,所有关系到移民的事情你们都要管!那你们就必须积极主动,全力以赴的为移民解决后顾之忧,保证移民的安全!而不是要么把麻烦一刀切掉!要么什么问题都指望上头解决!那还养你们这些废物干什么?”
“海公教训的是……”庄苏安一脸惭愧的低头认错,至于他心里服不服,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这事儿根本没那么麻烦,只要多动动脑子,多做点事情就能解决。”海瑞放缓语气道:“比如签字之后,派一队安保人员陪他们回去接人,或者要求申请者要全家到场,不给那些宗室恶奴下黑手的机会。”
“海公真是高见,我们立即改进。”庄苏安忙点头不迭。
“老夫也知道,你们外派内陆,势单力孤,凡事只能靠自己,不可能面面俱到。”海瑞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但也要分清主次——关系到百姓安危的,就是天大的事,下多少功夫都不为过!”
“是,海公的教诲小人牢记心头。”庄苏安终于真的动容了。
“这次的事情,我就先不跟赵昊反映了,过阵子你写信给我,说说是怎么整改的。”海瑞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里的宗室要是再敢胡作非为,你也告诉我,你们上头治不了他们,老夫来治!”
掌家弃妇多娇媚 菠萝饭
“哎,小人记住了。”庄苏安不由热泪盈眶,给海瑞磕头道:“海爷爷只管放心,小人日后一定照你老说的干!”
戀愛學園
“好,我相信你。起来吧。”海瑞终于露出慈祥的微笑道:“孩子记住,九层之台,起于垒土。所以不毁,基厚也,所以毁,基薄也。你们集团事业的成败,实系于你们这些直接跟百姓打交道的基层干部啊。”
“是!”庄苏安重重点头。
~~
海瑞暴露了身份,也就没法继续带着儿子微服私访了。
很快,邹县知县前来拜见海公,恭请他到县公馆下榻。
第二天,兖州知府熊汝器也闻讯而来,带着护卫和车轿,要护送大司寇北上。
自然被海瑞一概谢绝,但他也没非难熊汝器等人。
实在是兖州知府乃天下第一难做。
其境内除了开国就寄生繁殖的鲁王一系之外,还有曲阜的孔家,邹县的孟家这两家有免死金牌的大土豪,简直就是无可救药!
海瑞自觉就是换了当年的自己,对上如此奢华的阵容也是顶不住的……
所以除了鼓励熊知府要坚强,要多替老百姓做主之外,他也无话说了。
只是一想到堂堂孔圣、亚圣、太祖后裔,全都成了祸国殃民的毒瘤,还谁都动不得。他就一阵阵牙根痒痒。
恨不得用洪武大炮把他们都轰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