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美漫喪鐘討論-第3509章 這裡有活人相伴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从监工那源源不断的马屁话中,丧钟获得了详细的答案,哪里有消息灵通的酒吧,哪里有优质的妓馆,哪里有高档的餐厅。
不管提问的苏明想不想知道,监工都很热情地都说了,毫无保留的那种。
而在得到了一个罐头作为答谢后,壮汉更是奉上了海量的好听话,可苏明已经带着莉亚娜在蒸汽中走远了。
监工很有阶层意识,绞杀告诉宿主,哪怕两人走开了,他还恭敬地带着微笑目送两人离开,直到看不见背影,才挥起蘸盐水的鞭子驱赶工具们去上工。
只是他的笑容无比僵硬,就像是一张能随时更换的面具,来得快,去得也太快,他似乎也没有自己的思想,只是在麻木地运行着老板们的规矩。
“蒸汽朋克的城市就是这样,比起赛博朋克最大的差异就在于人的精神面貌。”苏明行走在崎岖的小巷里,不时就会遇到横亘的铜管和气道,走动起来很不方便,他就顺便和学生聊天。
“是因为缺少了化学极乐和电子极乐。”秘客也很懂,毕竟也是至尊法师:“我看出来了,这里的下层工人根本有没有任何休闲活动,他们甚至对于自己是人这一点都忘了,完全成了工具。”
赛博朋克的世界,莉亚娜见过,希里带她曾经去过一个叫夜之城的地方玩耍来着。
我有無限掠奪加速系統
那里的公司狗虽然也是被压榨劳动力的可悲存在,但至少下班了之后,能用各种毒品和超梦来麻痹自己,获得精神上的慰藉,娱乐方式的选择,远超这边的选择数量。
老师说的对,选择越多,人就越快乐。
“服从的工具是被培养出来的,比如将本就顺从的工人父母凑在一起,那他们的孩子也同样会很温顺,这样一代一代下来,最后的育种结果就是这些连自己名字都不需要的工具。至于那些不顺从的,都上铁轨了。”
苏明点点头,带着秘客往城中新走去,这由无数陆地高空平台拼凑起来的城市像是一个不规则的‘田’字型,而繁华的地区是靠近其中央区域的。
居住环境当然和钱挂钩,越有钱,居住环境越好,这在很多世界都是一样的。
但在这里,有钱人才能接受一点教育,穷人或者工具是没有资格的,他们只需要劳动。
想要打听城外荒野上的事情,至少要找个有文化的人问问。
“听起来像是美国的农场主培养黑奴。”莉亚娜笑了笑,她抬头看着天空,可透过狭窄的小巷,能看到的只有蒸汽,所谓的天空就是一条稍显明亮的细缝。
“这里的工人,本质就是奴隶,只不过换了个说法而已。”丧钟笑着说,还摇摇头:“这么一看,我对威尔逊企业的外星工人们实在太好了,居然每周还给他们喝一次肉汤,突然觉得自己好圣母。”
这说的是星战世界那边的事,威尔逊企业正在以银河帝国‘国企’的身份进行着一些工作。
“嘻嘻,老师你本来就好,我们都是好人呀。”
秘客倒不觉得一顿肉汤是什么大问题,对待友善的温顺外星人,稍微给点甜头也没什么不对。
杀掉一批不听话的,拉拢一批听话的,打压一批骑墙的,这都是老师教过的分化战略。
师徒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着走在蒸汽弥漫的城市中,空气中都是铁锈和湿气的味道,很快,脚下的道路变得宽敞了,也平坦了。
哪怕眼前还是雾气朦胧,他们也知道应该是靠近下一个区域了。
当迎面吹来一阵暖风,吹走了碍眼的蒸汽时,一处光秃秃的黄铜色广场出现在两人面前。
亿 万 首席 的 蜜 宠 宝贝 漫畫
广场中央不是纪念碑也不是喷泉,更不是花坛或者草地,而是一根巨大的,贯穿地面的铜制高炉,围绕着这个炉子,附近的人们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这里的人虽然穿得衣服稍微好些了,也有鞋子了,但他们同样的表情和眼神麻木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匆,重复着相似的事情。
从某个小巷的蒸汽中走出,消失在另一个弥补蒸汽的小巷中。
没有人在广场上玩乐,更没有摆摊的小贩,如果说这里比起之前的贫民窟多了什么,那么应该就是多出了不少穿着黄铜胸甲,携带着火绳枪和弯刀的警卫部队。
他们耀武扬威地在广场上巡逻着,哪怕没什么好看的东西,他们还在不断催促过往行人加快脚步。
在墙壁上能够看到一些工业时代风格的夸张版画,题目都是诸如‘城市需要你!’,‘工人,加快生产!’,‘多劳动,少乱想’之类的美好宣传。
“看来附近生活的就是技术工人了,比起之前外围居住的那些力工来说,至少他们可能认识一些字,需要用到一些洗脑手段了。”
苏明和女孩一起横穿广场,目的地还要继续前进,这周围没有商业设施,只是各种各样的工厂,不值得留意。
“画不错,挺有时代感的。”秘客也就对广场四周黄铜墙壁上挂着的版画瞄了几眼,她撩了一下额前垂落的碎发:“倒是我现在对于统治这座城市的是什么人有点兴趣了。”
“那你见到了肯定会失望,因为就是个脑满肠肥的资本家,如果你想看,等回到40K地球,去TVA那边传送到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就行。”
醫品毒妃 紫嫣
说到这里,苏明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还朝女孩挑挑眉毛:
“对了,别忘了去看小孩钻烟囱的英国特色表演,那是最能体现资本社会风情的节目了。”
“呃,听起来不像是什么好节目。”
秘客对于老师的话有点犯迷糊,但女孩知道,能被这个男人称为好节目的事情,往往都很黑暗。
穿过了广场,哪怕两人都挂着左轮枪,卫兵们都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而是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前往中心区域,十分礼貌和友好。
再次经过一些宽敞不少,可以用街道来称呼的通路后,师徒二人顺利抵达了一处市场,真正意义上的市场。
在这里,秘客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各种各样被贩卖的人,而且真的是当作工具在卖,甚至连装奴隶的笼子都用不上,就是这么方便。
而这里的商贩们倒是具有表情了,他们唾沫横飞地推销着自己的产品,甚至还为了比谁的声音更大,而和邻居商贩闹得脸红。
秘客小小地吐出一口气,放松了下来,她张望着寻找监工所说的酒吧,同时对老师说:
“终于算是看见像活人的人了,这世界还真是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