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起點-第三千三百二十二章 仇恨與底線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界或许很短的时间,但五灵族已经过去数年了,周围人在议论虫巢,什么虫巢,我没兴趣,但渐渐地,我发现他们议论的虫巢跟我得到的那个玉色圆球好像,那是虫巢?
我不动声色听着,很快确定,我得到的那个就是虫巢,天上宗那位陆主下令全宇宙摧毁虫巢,上交虫巢获得巨大奖励,我对奖励不感兴趣,我想报仇,流云时空,游家,那位陆主会帮我报仇吗?不可能,那些人都是他的属下,他只会偏帮那些人,我要自己报仇。
虫巢可以诞生虫子,很厉害,让那位陆主都忌惮,但我不能大意,不能急,慢慢来,虫子多了就会被发现,一步一步来,不急,不急。

看着眼前熟悉的照片,陆隐没想到居然会这样。
“他就是你哥哥?”
身后,是子静带着仓小雪。
发现仓小雪藏匿虫巢的第一时间陆隐就出手,将她与虫巢都控制,询问为何藏匿虫巢,孕育虫子,仓小雪的回答既在陆隐预料之内,也让他有些意外,是为了报仇,正很正常,但她的仇人,却是流云时空与游家。
这是让陆隐意外的,流云时空与游家怎么会有共同敌人?他第一个就想到维主,超时空之主,游家的敌人是维主,而流云时空的敌人更是维主。
然而这个仓小雪却把他们带到这里,看到了那张照片。
小海,能源研究的小海,居然就是仓小雪的哥哥,全名是仓小海。
那个能源研究组的暗子,想借助永恒族换取身体,掌控能源研究组,最后却死在被陆隐逼迫寻找黑色能量源的基地。
陆隐没想到这个早已被遗忘在记忆角落的小人物竟然还会出现。
“你认识我哥哥?”仓小雪疑惑。
陆隐看着仓小海,此人出卖过他,出卖过人类,死有余辜,但他的死,却带来了一颗全新复仇的心,原本那颗心早已沉寂,却又因为虫巢再度燃起。
虫巢带来的危害不仅仅是破坏智慧文明,摧毁传承,起初的危害更是挑起仇恨,让那些原本无力报仇的人掌握力量,是了,这才是虫巢可以孕育的真正原因。
校園 全能 高手
如果这个宇宙没有仇恨,没有贪婪,虫巢早就被摧毁一空,仓小雪又何必藏匿?换取奖励不好吗?偏偏这就是智慧文明,这就是人类文明,贪婪,仇恨,永不退色,尽管人类有高尚的品德,悍不畏死的精神与复杂的情感,却也无法掩饰那些劣根性。
虫巢,是有针对性的在摧毁文明,只要虫巢能发展起来,这个文明就有被它摧毁的价值与意义。
这就是虫巢文明。
“你才是害死我哥哥的凶手,是你,对不对?是你。”仓小雪忽然想通,什么游家,什么流云时空,背后都是这个人,是这个陆主,是他,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哥哥,否则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认识哥哥?哥哥只是一个小小的能源研究组组员,凭什么认识这样的人?
当初那场营救就是此人做的。
陆隐回头,看向仓小雪,这个女孩目光充满了仇恨,恨不得吃了他。
平凡的容貌下,原本也应该是平凡的一生,一段仇恨,一个虫巢,彻底改变了这条平凡的生命。
“你哥哥是暗子,永恒族的暗子。”陆隐没有否认,淡淡道。
仓小雪彻底爆发,发出尖锐的嘶喊声:“果然是你,就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哥哥,你还我哥哥,还我哥哥。”
“你哥哥是暗子,死有余辜。”子静抓住仓小雪厉喝。
仓小雪嘶喊:“我不管,他是我哥哥,是我唯一的亲人,你害死了我哥哥,你还我哥哥,还我哥哥的命。”
子静看向陆隐:“道主,小雪与我相识多年,性格内向,最在乎的就是她哥哥,这个仇,无法化解。”
仓小雪嘶喊,目光充满恨意,死盯着陆隐。
陆隐看着仓小雪:“你哥哥不是我杀的。”
仓小雪一怔,盯着陆隐,眼中恨意滔天:“不是你杀的?”
“他死在你们能源研究组组长,那个老者的实验室内,虽不是我所杀,却因我而死,对于他的死,我没有半分后悔,暗子,死有余辜。”陆隐淡淡道。
仓小雪目光憎恨,尖锐嘶喊,充满了不甘。
她不知道仇人是陆隐,恨了游家与流云时空那么多年,她竟然不知道,还一直为这个人做事。
但紧接着她就瘫软在地,就算知道又怎么样?不过是换成了更无法企及的敌人,这个敌人太过庞大,庞大到无法想象,即便有虫巢都报复不了,报复不了。
她坐在地上,神情呆滞喃喃自语着什么。
陆隐看着手中虫巢:“你竟然没孕育苍兰与鬼兰?自来到五灵族已经过去三年零七个月,前三年不算,那时候虫巢尚未被发现,直到你们来五灵族三年后,于冷屠戮六方道场,虫巢才彻底被发现,那时候你应该没有孕育虫子,否则这里早就汇报了。”
“也就是说在虫巢消息传出后,这里才得到消息,你也才开始孕育虫子,最多七个月,换算成五灵族时间就是不到六十年。”
“如果专心孕育虫巢,不足十年就可以孕育出锦修罗,外界那个人孕育出苍兰也大概是这个时间,不会超过十年,你却要靠将近六十年,就是怕被发现吧,所以孕育出了苍兰与鬼兰,也没让它们出现,那为什么派出了锦修罗?”
仓小雪缓缓抬头,笑了,充满报复性:“你觉得我会回答?”
陆隐看着她:“以你的谨慎,在没有报仇前不应该贸然暴露,要么你控制不了锦修罗,要么,就是不止你可以控制锦修罗。”说到这里,他蹲下身,与仓小雪对视:“你,孕育出青仙了吧。”
“哈哈哈哈。”仓小雪大笑,笑的大声,笑的畅快。
而她的笑,让陆隐心不断下沉。
“陆主,你真聪明,好,我不妨告诉你,不错,青仙出来了。”仓小雪大笑:“是青仙控制了锦修罗离去为她探路,她想了解始空间,我阻止不了。”
“青仙呢?”陆隐厉喝。
“哈哈哈哈,没想到我有一天会看到高高在上的陆主失态,哈哈,哥哥,你看到了吗?哥哥,哈哈哈哈。”仓小雪笑的张狂,压抑了那么多年,这一刻完全释放,那种笑仿佛仇恨得报,越是看着陆隐失态,她越是高兴,渐渐地,脸上的笑容淡去,面色灰暗,眼中的光芒越来越少,最后缓缓倒下,死去。
在仓小雪死去后,陆隐起身,原本的失态不过是装出来,这个女人藏匿虫巢,孕育锦修罗,死去不少人,该死,但她也很可怜,陆隐不可能因为她可怜就放过她,但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愿意圆了她的心愿。
死亡的那一刻,她是真的开心吧。
子静看着仓小雪尸体,有些不忍,她被禾然挑起了野心,但本质上并非修炼者:“道主,仓小雪死了,那锦修罗?”
陆隐道:“我是不是心软了?”
子静一怔,复杂看着陆隐,心软?是吗?她回想着陆隐的一生,这不是陆隐一个人的权利,而是所有人的权利,因为陆隐的一生被所有人知晓,成为传奇。
陆隐自踏上修炼界,血腥与杀戮就没消失过,地球,外宇宙,内宇宙,宇宙海,新宇宙,直至树之星空,第六大陆,六方会等等,他杀死或间接杀死的人有多少?那些人因为种种原因死在他手上,而那些人,就真的全部该死吗?
医妃惊华
修炼界,谁会思考这个问题?一句弱肉强食就解释了一切,但,生而为人,岂能不去想?这是作为人的底线。
如果是以前的陆隐,根本不会圆了仓小雪报仇的梦,她的死不在考虑范围内,而是想尽办法利用她解决锦修罗。
而今,陆隐却看着她自尽而亡,临死前还畅快大笑,这个结局对仓小雪无疑是最好的,但对于陆隐,对于当今承受锦修罗之灾的始空间却不好。
冤冤相报何时了,仇恨,是永不退色的主题,而这个主题,陆隐在成为人类主宰的时候才考虑到。
一个不用担心被人报仇,带来过无数仇恨的人,有什么资格导人向善?陆隐看向仓小海的照片,他带来的这段仇恨,随着仓小雪的死终结了,但其他人呢?
子静没有打扰陆隐,安静的站在他身后。
有些问题只有陆隐这个位置的人可以思考。
过了好一会,陆隐下令,所有祖境强者齐聚始空间,以祖世界囊括周边,寻找锦修罗。
这种办法跟守株待兔没区别,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锦修罗这种游走于平面的生物很难直接找到。
任由仓小雪死亡,也是因为锦修罗并不听仓小雪的,否则不会离开五灵族,它们只听青仙的。
找到那个青仙才是最重要的。
但仓小雪本人也不可能知道青仙在哪,虫巢只是虫子的一个孕育之地,却不代表那些虫子一定会回到孕育它们的虫巢,它们会寻找就近的虫巢,这是单古大长老告诉陆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