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大明鎮海王 ptt-第1518章,並不是亂民,只是工人想要工錢分享

大明鎮海王
小說推薦大明鎮海王大明镇海王
当南京变的乱糟糟的时候,南直隶布政使王守仁正在淞沪这里视察。
“淞沪的变化可真大啊~”
“第一次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桑田,转眼间就变成了一片高楼大厦,一片庞大的工业区。”
王守仁站在淞沪的一处高楼俯瞰淞沪。
眼前的淞沪变化非常的大,可以说是日新月异,大量的工厂、作坊,一条条四通八达的宽敞水泥马路,还有黄浦江两岸码头停泊的大量的船只,非常的繁忙,也是非常的繁华,特别是这马上要过年了,淞沪这里的大量工厂给工人们发放了一年的工钱以及年终奖。
手中握着大把银子的工人们在回家过年钱自然是要大肆的采购一番,以至于整个淞沪的一条条街道上面到处都是人山人海,众多商铺里面的生意十分火爆。
“江南想要发展起来,还是更多的应该要向淞沪这边学习。”
“重视工业,多办工厂和作坊,这样才能够迅速的发展起来。”
王守仁很清楚工厂的力量,一个小小的工厂可以为成千上万的人提供就业岗位,而且创造出来的财富非常的庞大。
不仅仅朝廷可以从中收取到大量的税收,工厂主可以获得丰厚的利润,众多工人也能够拿到可观的报酬,比起在农村种地要好太多了。
“是,是,我们一定认真向淞沪这边学习,重视工业,多办工厂~”
王守仁的身边跟着众多州府县城的官员,听到王守仁的话,也是跟着纷纷点头。
就在这时,有官差急匆匆的来到王守仁的身边。
“大人,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南京这边出现大量乱民,数以十万计算的乱民在南京大肆的打砸抢烧,大量的工厂、商铺等等遭到打砸和抢劫。”
来人连气都来不及喘一口,急匆匆的汇报道。
“什么?”
王守仁一听,顿时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自己这前脚才刚刚离开南京,这南京就出这样的事情,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南京这边一直都非常的繁华富庶,所有的一切也都井井有条,过年相关方面的工作都部署的非常妥当,这眼瞅着马上就要过年了,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
“走,立即回南京!”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王守仁急匆匆的就往南京这边返回。
王守仁乘坐的四轮马车在通往南京的道路上急速的奔驰,他整个人心急如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王守仁紧皱着眉头急速的思索,他在南直隶这边已经工作多年,对南直隶的情况也是非常的了解。
江南之地,繁华而富庶,绝对不可能说出现乱民和叛乱,更何况这几年一直以来都风调雨顺,没有任何的灾荒,按理说绝对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乱民和叛乱。
“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难道是那些人在捣鬼?”
很快,王守仁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或许极有可能是那些想要将自己弄走的人在背后捣鬼以至于出现了眼下这些事情。
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王守仁在第一时间内就回到南京。
一回到南京,王守仁还没有来得及歇一口气,南京这边的众多官员就急匆匆的找到了王守仁。
“王大人,整个南京都乱了,彻底的乱了,数以十万计的乱民在肆意的打砸抢烧,这是有预谋的叛乱,必须立即请求朝廷予以镇压!”
“是啊,王大人,必须立即调遣大军进行镇压~”
“我等已经联名上书给天子讲清楚了江南这边的局势,想必很快朝廷这边就会有派遣大军前来镇压,当务之急,还是要关闭南京旧城,进行严防死守,防止叛乱打进来。”
“是啊,是啊,一旦乱民打进来了,我等官员必定难逃一死。”
王守仁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些官员,一个个官职品级都非常高。
南京和其它的地方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南京一开始就是大明的国都,只是后来迁都去了北京,但仍然保留了南京这边的六部等设置,所以南京这边,也有一套完整的班子。
当然,被发配到南京这边的官员都是养老的官员,南京吏部尚书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权力,只是品级在哪里。
特工农女 花不言语
现在一窝蜂的全部来自己这里,似乎好像一个比一个急。
不过王守仁在回来的路上却是已经注意到了很多事情,南京这边看起来似乎好像很乱,特别是工业区这边,众多的工人聚集在一座座工厂这里,但并没有出现所谓的叛乱,打砸抢烧的事情确实是有出现,但也限于一些地区,很多地方虽然也有所波及,但一切秩序都还算正常。
这让王守仁更加肯定,这其中必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肯定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出现了叛乱。
“本官刚刚回来,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起因经过,待我弄清楚之后,定会有所安排。”
王守仁没有慌乱,而且越是这种情况,他越变的冷静下来。
等将众多官员送走之后,王守仁仔细的沉思起来,他有有预感,这似乎好像是针对自己的一场天大的阴谋,如果自己处理不好的话,掉乌纱帽都还是轻的,说不定连脑袋都要搬家。
“哼~”
“趁我不在,出现这样的大事,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又急急忙忙的上书到天子这边去,按照他们的做事风格,必然肯定是写的乱民和叛乱。”
“这奏疏到了天子这边,到时候天子必然会震怒,撤我的职都还是小事,关键是一旦朝廷的大军抵达这里,在不知道具体情况之下进行镇压的话,到时候这南京必然会血流成河,死伤无数。”
想到这里,王守仁顿时就心急如焚了,他都可以预感到,朝廷已经在从四面八方调兵遣将前来南京这边镇压叛乱了。
“大人,有京城来的家书~”
就在王守仁心急如焚的思索对策之时,有家仆急匆匆的拿着一封信说道。
“拿来~”
王守仁赶紧接过信,迅速的拆开,其实不用想也都知道,这必然是自己父亲王华从京城这边写给自己的信,谈及的事情也肯定是关于朝廷这边的安排。
“果然如此~”
“所幸的是这一次南下的是刘晋,如果是换个人的话,我就真的要担忧了。”
看完了家书,王守仁悬着的心也总算重重的落下。
和自己预料的一样,天子收到消息非常的震怒,对于王守仁这个布政使相当的不满,出现这样的大事,他这个布政使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盗墓笔记 南派三叔
对于可能发生的叛乱,朝廷这边也是进行周密的部署,派遣了吏部尚书刘晋南下全权主持大局。
“来人,立即秘密前往南京各地,调查清楚事情的起因经过。”
“传我命令给南京个衙门,所有捕快、差役立即组织起来,到各个街区、道路维持秩序,所有打砸抢烧的人员,立即进行抓捕,严惩不贷。”
“持本官手令,立即前往南京大营,要求南京驻军协助本官维持南京秩序。”
王守仁迅速的进行部署,当务之急还是要稳住南京这边的秩序和事态来,不能让那些人继续打砸抢烧,保证南京各地的正常运转。
官差、衙役、申请驻军的协助,这些都是属于王守仁的职权范围之内。
“来人,随本官穿上便衣前去视察一番。”
做完周密的部署之后,王守仁想了想又决定亲自去看看到底是出现了什么事情。
很快,王守仁带上十几个官差穿着便衣就来到了现在南京最乱的工业区这边,来到了金陵水泥厂这一带。
金陵水泥厂这一带,现在确实是乱,大量的工人聚集在一起,不断的打砸工厂以此来宣泄自己内心之中的不满。
同时在这种情况之下,必然也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事情,有人趁机抢夺财物,奸yin掳掠之类的事情也是不少,毕竟自古以来总是不缺少那么一些动乱分子的。
“还我工钱,还我工钱~”
“黑心东家,还我工钱~”
“所有工人都是一家人,理应团结起来,共同对抗黑心东家!”
“团结一心,同舟共济!”
王守仁面色严峻的看着这一切,很快就听到了一阵整齐的呐喊声,只见大量的工人聚集在道路上面,一边游走,也是一边在喊。
“老乡,我刚从外地来南京,这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王守仁拦住几个工人,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说道。
“唉~”
“别提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周围工厂里面的工人,辛辛苦苦的给厂里面干了一年活,谁知道这到年底了,竟然不给我们工钱。”
“不给工钱就算了,还都雇佣地痞流氓来殴打我们这些工人,还要我们继续在厂里面干一年才能够拿到工钱。”
“我们气不过就和他们打起来,闹出了不少人命,现在他们又扬言报官,要将我们统统当成反贼给抓起来,到时候诛灭九族什么的。”
“我们现在怕的要死,所以大家都准备联合起来,一起向官府这边讨个说法,真要是逼急了我们,大不了我们就真的反了,连条活路都不给我们。”
被拦下的工人也是无奈的向王守仁这边说出来自己内心之中的心酸,这一切都是被人给逼的。
“大家都拿不到工钱?”
王守仁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连忙问道。
“可不是嘛,我们是金陵水泥厂的工人,他们是金陵纺织厂的工人,还有玻璃厂、造车厂的,我们都没有拿到工钱。”
“倒是那些北方佬开的工厂,他们是一文不少的拿到了工钱。”
众多工人也是跟着说道。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告官呢?”
王守仁皱起了眉头,想了想问道。
“我们有人去高官了,可是那些当官的根本就不替我们老百姓做主,他们说了,这些都是我们和工厂东家之间的事情,他们管不了,让我们自己想办法。”
“还有人被官府的官差给打了呢。”
“那些工厂的东家不知道有多黑呢,雇了很多地痞流氓,我去要钱,他们就打我们,有好些人都被打断了手脚,还有被大死的呢。”
“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也实在是气不过,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辛辛苦苦干一年,拿不到工钱就算了,还被打,现在还说我们是什么乱民,要搞叛乱呢,很多人被吓的连工钱都不要了,赶紧就回家乡去了呢。”
“是啊,是啊,我们是没办法,手里面没钱,这大冬天的,连买吃的钱都没有,这回去的话,肯定是要饿死、冻死在路上的。”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真希望天子能够听到我们的话,给我们做主,让东家把钱给我们,以后我们就再也不出来打工了。”
工人们你一句我一言的向王守仁述说着自己内心之中的苦楚。
“原来是这样~”
王守仁顿时就明白了。
“走,回去~”
弄清楚了事情的起因经过,王守仁立即马不停蹄的回到自己的衙门里面,然后赶紧写奏疏给天子,同时也是写信给刘晋,说明南京这边情况,并且将自己接下来的行动进行了说明和汇报。
“快,将此奏疏用八百两加急送往京城~”
“还有此信,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送给刘晋刘大人,他此时应该乘坐火车南下,要提前算好他的行程来。”
王守仁写完奏疏和信,也是赶紧吩咐自己的亲信、心腹去办,对于南京这边的一般官差和衙役,他已经不相信了,这绝对是有预谋的一场阴谋。
“是~”
亲信一听,也是赶紧急速前去办理此时。
看亲信离开,王守仁思索一番之后,也是又拿出笔墨迅速的写起家书来,写给自己在京城这边的父亲王华,向他们说明情况,同时也是在心中说清楚了自己的猜测和担忧,希望王华这边能够帮他在京城先稳住,这样他才有时间来处理。
“并不是乱民,只是工人想要工钱?”
两天之后,刘晋在火车上收到了王守仁的来信,顿时就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