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txt-第一百六十七章 戛然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乌北城外,月鳞河畔一座山丘上。
穿着牛仔服,戴着宽沿帽,身体左右两侧都保持着对称状态的许蓝将目光投向了前方的平板电脑。
它静静地躺在地上,液晶显示屏表面投射出了一道又一道光芒,于半空凝聚出一道巨大的身影。
这身影若隐若现,让人看不清模样,只能勉强分辨出有脑袋、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有双手、有躯干,如同放大了十几倍的人类。
整体而言,这就像是神灵从天界降临,或是恶魔于深渊爬出。
“博士”确实从“新世界”回归了,可他只能归于自己藏在第八研究所内的身体中。
而当前绝大部分交通工具都不足以支撑他在得到消息后,于几个小时内赶到乌北。
Escape
喷气式飞机或许可以,但目标太过明显,一进入“救世军”领空,就有极大可能遭到导弹拦截,非常不安全。
所以“博士”选择的依旧是借助自身对电磁的掌握,通过许蓝手中的平板电脑,对乌北的目标施加影响。
当然,和之前相比,已彻底回归的他依靠这种办法能制造的威胁肯定不可同日而语,完全能在一定范围内带来“无心病”,只是强度和真身过来还有不小的差距。
如果黄委员、蒋白棉、商见曜等人留在乌北,和大部队在一起,“博士”还真拿他们没办法,因为人类意识要是聚集了起来,且有多个达到“心灵走廊”层次的支柱维持,远程施加影响的他实在难以让“无心病”散播开来,达到预定的目的,只能像在最初城那会一样,让人们的精神变得衰弱,于夜里做起噩梦,第二天陆续头疼、恶心。
若没有人管,让这种状况延续超过一个月,让被影响者的精神越来越差,那“无心病”还是有可能爆发的,但这里是乌北,是“救世军”的核心城市之一,怎么会没有人管?
要是“旧调小组”未曾察觉危险,“博士”还能让许蓝悄悄潜入乌北,在对称性强迫症发作前,帮自己找到机会,用别的手段打击目标,可商见曜、蒋白棉等人实在太警觉了。
迫不得已,“博士”只能“打草惊蛇”。
他请求“新世界”内的同事们帮助,短暂困住了乌北沉睡的那位,讲述了一个“新世界”强者即将真身来袭的故事,以此惊动当地的“救世军”高层,让他们急匆匆疏散民众,分批撤离重要人物。
这样一来,聚集效应就被打破了,“博士”就能依次让分批撤离的小队感染“无心病”。
这也就是乌北沉睡的那位联络不上后,他迟迟没有发动袭击,给乌北民众留出了“疏散”时间的原因。
正常来说,真要突袭,肯定是“博士”即将动手时,他“新世界”的同事们才会猛然发难,不给“救世军”反应过来的机会。
虽然受到能力范围和直升飞机撤离速度的限制,“博士”自问只来得及影响三到四支队伍,但没关系,接近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已经相当可观,而且他事后还能让许蓝继续追溯目标,反正乌北沉睡的那位和他的主要清除对象肯定不在一路,免得被一网打尽。
到时候,就算“救世军”别的强者及时化解了乌北那位的困境,他回归以后,也来不及帮“旧调小组”!
念头转动间,平板电脑延伸出去的那道巨大人影将目光投向了快脱离自身影响范围的一架武装直升飞机。
5号直升飞机上,不管是“救世军”的老战士们,还是“旧调小组”的成员,都把腰背挺得笔直,等待着或许会来或许不会来的袭击。
打着冷颤的蒋白棉调节好了心态,让自己变得非常专注,不再去想会不会死会不会得“无心病”的问题。
她把重心都放在了对自身状态的监控上,一发现有什么不对,立刻就会尝试反向感应敌人,争取能依靠意识层面的连接,锁定对方的位置。
到时候,就算她不可避免地感染了“无心病”,她生物义肢内的辅助芯片也能记录下相应的信息,传递出来,让格纳瓦知晓。
而格纳瓦作为智能机器人,肯定不会变成“无心者”,可以根据位置情报,向正确的地方发射信号弹,引来乌北防区的弹道导弹覆盖。
同时,格纳瓦还能帮忙操纵直升飞机,使用列装的各种武器。
蒋白棉是这样打算的,商见曜也是,龙悦红相对没什么办法,只能任由思绪漫无目的地散发开来:
要是真感染了“无心病”,我选择被人道毁灭……
不行,万一过个几年,找到了治疗“无心病”的办法呢?
嗯,让老格把我们关起来,照看好我们,等待科技的进步。
只要没死,就还有希望!
龙悦红带着满满的求生欲,侧过身体,看向了格纳瓦。
就在他张开嘴巴,试图将自身想法告知机器人同伴时,商见曜的脑袋突然抽痛了一下。
作为“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他对这种影响有一定程度的抵御之能,于是引来了更加强力的对待。
这让蒋白棉等人没有第一时间感染“无心病”,只是觉得直升飞机内部的光线黯淡了一点。
商见曜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立刻就要将意识沉入本身的心灵世界,然后把“起源之海”内,糅合了霍姆生殖医疗中心奇特气息的、代表小冲的那道裂痕撑开到极点,等待变化。
强烈的头痛和眩晕中,还没来得及进入心灵走廊的商见曜突然看见自己右拳缝隙里有浓郁的黑暗涌出。
他下意识松开了那只拳头,露出了掌心的小玉佛。
那个湖水绿色的小玉佛已变得虚幻,似乎不再有实体。
另外,它散发出的不是青绿色的光芒,而是潮水般涌动的“黑暗”。
这“黑暗”骤然爆发,一下填满了整架直升飞机,并沿着无形的联系,遮蔽了天空,笼罩了远处那道巨大的身影。
“博士”的眼中霍然出现了一副画面:
電競萌妻
浓郁的黑暗里,一道若有似无的女性身影隔着半掩的“屏障”,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啊!”
一声惊恐到了极点的惨叫响彻云霄,仿佛一直延续到了群山以北,冰原深处。
喀嚓的声音里,那全息投影般的巨大身影瞬间烟消云散,就连支撑它的平板电脑,屏幕表面都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裂缝,纵横交错。
许蓝啪地跪到了地上,心脏因惊恐而失速,这差点导致她被活生生吓死。
幸运的是,她不是目标,只是被波及的对象。
索菲的中美遊記
涌动的“黑暗”飞快变淡,没再回到小玉佛内。
也就是一两秒后,5号直升飞机中的光照恢复了正常。
龙悦红察觉到这样的变化,摇了摇脑袋,发现自己还能思考。
“结束了?没感染‘无心病’……”握着“生命天使”项链的他脱口而出。
刚才的异常里,他似乎也受到了惊吓,从一条腿瘫痪变成了四肢都无法动弹,直到此时才恢复。
听到龙悦红的话语,蒋白棉、白晨、格纳瓦都将目光投向了商见曜掌中那枚湖水绿色的小玉佛。
它已恢复了存在感,温润而坚硬。
商见曜长长地叹了口气,语含欣慰地感慨道:
雄霸南亞
“我就说‘诸天执岁庇佑图’是有用的!”
唐砖
蒋白棉想糊这家伙一脸,但忍住了。
她没在意“救世军”老战士和飞行员的存在,自言自语般道:
“‘幽姑’的帮助?”
现在看来,红石集普教会议上,“幽姑”的注视带来的不仅仅是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内的异变,还相当于给了“旧调小组”一道护身符。
也对,我们拿到了小玉佛,其实就等于获得了开启铁山市第二食品公司内遗留特异的钥匙,“幽姑”的注视在这件事情上只是锦上添花,其实没什么必要……直到此时,蒋白棉才恍然大悟。
商见曜低头看着掌中那枚小玉佛,再次发出一声叹息:
“现在没有了。”
“幽姑”给的“护身符”用掉了。
说完,商见曜脸上流露出了明明白白的追悔和遗憾:
“早知道是这样,我们就不该走,黄委员、张老他们也不会死……”
前排一名“救世军”老战士闻言叹气道:
“不用内疚,这种事情你们根本没法预知。
“黄团长和张营长是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死,死得其所!”
为了缓和商见曜的情绪,蒋白棉转而问道:
“‘博士’怎么样了?”
商见曜摇了摇头:
“可能吓死了,也可能吓疯了,或者只是被吓到半身不遂。”
他无从确认“博士”的情况,只能肯定一点:
这位短时间内无法再兴风作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