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笔趣-第三百八十四章 笑話熱推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蔡邕走后这段时间,劝吕布顺势晋位之人其实不少。
郭嘉只是点一点,但其他人就不同了,有的说的很直接,甚至连李儒都来劝过。
“你不劝我晋位?”南市的茶楼里,吕布抿着茶,听着小曲,看了贾诩一眼笑道。
“主公若真有此意,如今劝说之人无论数量还是分量都已足够,何必臣来多言,主公若无此意,臣多言又有何用?”贾诩盘坐着,抿了一口茶水,活像隋朝时从天竺那边传来的佛陀形象,剃个光头就更像了。
“还是你看的清呐,若所有人都如文和一般,也就无这般多的事情喽。”吕布往后靠了靠,有些感慨道。
别小看蔡邕的影响力,大儒这个身份且不谈,吕布麾下多少文武官员的子弟在长安书院读书?
蝙蝠俠-三個小醜
授业恩师在这个时代可是仅次于父亲的存在,加上蔡邕跟吕布是忘年交,而他的立场始终是终于天子的,哪怕吕布权势滔天,蔡邕依旧坚定地站在天子那边,努力维系吕布跟天子之间的关系。
如今蔡邕死了,等于解开了吕布麾下那些文武身上的枷锁,同时皇党这一派也失去了一位核心人物,此消彼长之下,自然会有大量的人希望吕布代汉。
这也就是郭嘉所说的顺势,吕布此时代汉,肯定会有人反对,但在这关中之地,没人能掀起什么波澜,有也是随手能摁灭的。
关东诸侯讨伐,吕布顺势扫平天下,如此一来,携平定天下之威,吕布根本无需担心皇位是否稳固的问题。
当然,刘协的问题得处理好,否则在名声上还是会遭人诟病。
“缓一缓,或许对主公会更加有利。”贾诩赞同的点点头,其实如今吕布如果想要皇位,唾手可得,但怎么得还是有区别的,按照郭嘉的意思,自然是没问题,但还是会有诟病,而以吕布如今手中掌握的力量,想要,完全可以以一个更加体面的方式得到,早晚的事情,为何要那般急迫?
若吕布接受郭嘉的建议,贾诩也不会阻止,不接受,贾诩同样不会反对,从这些也大概能够看出吕布的态度来。
显然,吕布是要体面一些的方式,慢慢来,这很好,至少在贾诩看来,这慢火熬炖的方法更适合现在的吕布。
年轻人呐,就是激进,虽然也没什么不好,但却不知慢也有慢的魅力。
不过主公为何老盯着自己的头发看?
贾诩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发髻,没什么毛病啊?
六部到如今已经稳定,吕布的日常恢复到每日出来闲逛或是在家陪妻妾的悠闲日子,现在可比当初荀攸一个人操持公务要轻松多了,荀攸有时候也会跟着吕布出来走走。
自从荀家人被接到长安之后,荀彧虽然没来,但荀攸可是更加尽心尽责了,曹操虽然下作,但这招用起来其实也挺不错的。
吕布虽然清闲,但各部不能清闲,尤其是第二次科考日子逐渐接近,女儿也诞下了一子名为马秋,严氏担心女儿身子,亲自去照看,貂蝉和王异又有了身孕,家里是又忙碌了起来。
事情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凑到一起,吕布见多识广也无法解释这种现象,闲的时候是真闲,忙的时候会越来越忙。
终究都是琐碎之事,吕布能够迅速理清,第二次科考,缺了蔡邕这个顶梁柱,不过格局已成,吕布继续把杨彪、钟繇这些人请来坐镇,又细化了规则,请了各个学问方向上的人才来审核相应的卷宗给予评价。
总之就是筛选出足够的人才。
百草同學
这第二届科举,来了足有三千人,是上次的一倍,然而录取的还是八百人,如今朝廷这边基本不缺官员了,接下来,吕布便开始清账,三年来贪腐官员一并查处,既可以安抚民心,又可以震慑这些新官员,同时还剔除一批残次品。
毕竟第一次科举很多人持观望态度,来的人才也只有殿试的那一批能看,不过因为人才短缺的原因,有点能力就都用了。
因为需要维稳的缘故,吕布对于这些贪腐之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今人才不缺了,这些旧账就该算了。
处理起这个,吕布是丝毫不手软,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官员还有贿赂者是一起惩处,轻则杖责流放,重则斩首,同时妻儿也得受牵连,可谓是手段极为狠辣。
神精榜新傳-神庠偵探團
但同时,吕布又提高了一次基层官员的俸禄,县令一级的官员,俸禄翻了一倍,大汉官员俸禄本就不低,如今再涨一倍,足够过富庶日子,这也算是让官员不至于为生计烦忧,官员不贪腐也可以过好日子,不能让大家对当官失去了兴趣。
这一番清算加任免,三年下来,由科举出身的官员带来的一些歪风还没真正兴起就被吕布摁下去了,虽然不知道能摁多久,但只要人们对科举还有信心,只要书院培养的人才越来越多,就不怕官不够。
醜 妃
他得给已经上位的官员造成一些危机感,同时让尚未登位的考生来说,也能盯着这些人,形成一种并不牢靠的监督。
监督……
吕布揉了揉太阳穴,他自然有监督手段,不过相对日益庞杂的官场而言,这监督手段就变得有些单薄了。
若是民举的话,一来容易造成冤假错,二来也会让朝廷成为某些人排除异己的刀,民可以举,但得有限制。
如今天下未定,还不适合完全推广,只是如今的四州之地,目前的手段还不算太落伍。
林林总总的事情直到科举后的第三月才算彻底解决完,而一直等着吕布篡位的各路诸侯以及朝中百官,失望的发现吕布似乎并没有因为蔡邕的离世而有不臣之心。
想想也是,吕布若真有此心,有没有蔡邕重要么?双方说到底也没什么厉害交情,人家本就没这个意思。
“兄长,看来是有奸人想要挑拨。”冯翊太守府,关羽看着刘备肃容道:“太尉看来并无夺位之心。”
刘备也松了口气,点点头道:“没有自是最好。”
说着,将手中的信丢进了火盆里,如果真有的话,刘备能做的也只是挂冠离去了,想要在关中把吕布怎样,纯属做梦。
别看关羽、张飞都在军中,而且经过上次一战,手底下也有兵权在手,但这个兵权想要拿来对付吕布,不用吕布如何,手底下的人会先反了他们,在关中打败吕布是不可能的。
而且吕布最近开始对军中进行的道德方面的训诫也颇合刘备三兄弟之心,吕布这是要为攻打中原做准备,却能把百姓先放在心上,这样的人,没办法讨厌,如今吕布拒绝夺位,也让兄弟三人松了口气。
朝中暗中跳窜的势力,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平静下去,不少人彻底息了类似的心思,就算还有想跟吕布做对的,没了人支持,也只能继续蛰伏下去。
更失望的恐怕还得是中原诸侯。
曹操和袁绍手下的谋士都预测到吕布极有可能在科举之后篡位,已经摩拳擦掌来一次联合讨伐吕布,双方甚至已经暗中建立了盟约,而这一次,没了之前那些掣肘,曹操和袁绍能够拿出来的兵力比上次更多,都是十万起步,两家联手,加上曹操手中已经有了连弩,他是有信心跟吕布来一场大战的。
但吕布不接招,白白错失了此番夺位良机,曹操和袁绍也只能看着叹气,继续蛰伏下来,为下次作战做准备了。
不过如此也好,曹操如今已经有了成熟的连弩制作工艺,再拖下去,他手中的连弩会越来越多,等到下次交手,定能打吕布一个措手不及。
袁绍这边,其实也在积极仿造连弩,只是没能比曹操先弄出来,不过倒是从关中打探到一件奇怪之事。
“铁轨?”袁绍不解的看着一众,皱眉道:“这有何用?”
田丰思索道:“此前关中曾有木轨往来运送货物,臣曾潜入关中查看,有此物确能令木轨车更快,运送货物也更加方便,不过那木轨却极易折损,如今换成铁轨,应当是为替代木轨,方便运送物资。”
“同时铺设去往南阳和洛阳两地铁轨,看来吕布也在积极备战。”一旁许攸冷笑道:“不过此举可谓愚不可及!实乃自取灭亡之举!”
“子远此言何意?”袁绍看向许攸。
许攸冷笑道:“主公,铁轨乃以铁铸成,从长安到洛阳以及到南阳,光是距离便有一千五百里,一千五百里的铁轨,需要多少铁锭?能打造多少兵器,关中有几座铁矿能让那吕布这般折腾?光是这两条铁轨,依在下来看,便足够让关中元气大伤。
更何况百姓会否偷偷拆卸铁轨?此举完全是得不偿失,依在下之见,他要铺我们不要管,此举足够让那吕布元气大伤,原本用来作战的兵器变成了所谓的铁轨,到时候,他吕布拿什么与我军打?下次作战,我军必胜!那吕布此举,真是天大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