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天啓預報-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義人熱推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圣哉!”
等原照扛着满满当当的好几包材料和路边刷新的‘野怪’奉献的‘掉落’回到他们暂时安身的破烂修车店的时候,就听见震耳欲聋的呐喊声。
如此熟悉。
就在霓虹照不到的小巷里,阴暗模糊的门口,有几个披着黑袍的佝偻身影正跪在地上,拽着槐诗的手狂喜的说着什么,察觉到渐进的脚步声时,猛然回头,兜帽下的眼眸浮现出野兽一样凶狠的光。
就仿佛呲牙的家犬一样,直勾勾的看着他。
槐诗笑了笑,拍了拍一个人的肩膀,又低头对他们说了什么之后,几个人收回了视线,很快,留下了一个袋子之后,就后退了几步,转身匆匆走了。
脚步飞快。
只留下原照茫然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那是什么人?”
“唔,大概是几位慷慨又忠实的义人吧。”槐诗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依依不舍:“多亏了他们,这几天为我提供了不少消息,也让我见识到了这个世道久违的信仰。”
他想了一下,感慨的轻叹:“实在是让人,唔,热泪盈眶。”
信你就有鬼了。
原照翻了个白眼,将东西丢进了槐诗的怀里。
槐诗也不急着翻看,忽然问:“晚上有空么?”
他说:“咱们出去走走?”
原照愣了一下:“我……”
“走走?”
槐诗打断了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要去你去,别拉上我,谁知道你又有什么阴间操作!
原照原本想要这么说,可看到槐诗那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时,脱口而出的话就不由得一变:“我……呃,还没换衣服。”
“你也没别的衣服可以换啊。”
槐诗拿起那几个人留下的袋子,丢进他的怀里:“都给你准备好了,反正时间还早,去洗洗吧。”
“吃完晚饭,咱们出门看热闹去。”
说罢,拎着原照带回来的各种劣质金属材料,转身走向工坊里。
吹着口哨,脚步轻快。
在他身后,夕阳的辉光逝尽。
暮色渐渐升起。
.
.
震耳欲聋的螺旋桨声音再度从天而降。
庞大的直升机落在了空旷的厂房之间。
刚刚会面结束之后,还没有来得及走远的马丁带着下属们已经狼狈的折返回来,速度飞快,等候在降落地点前面。
眼看着半个小时前才刚刚离去的保罗从直升机上走下来,神情阴沉的样子,马丁的神情就越发的紧张。
难以想象往日威风八面的魁梧身躯能够佝偻成那样的程度。
“保罗先生?”
“一帮废物东西,都是垃圾,给客服部的人骑在头上作威作福,还他妈的好意思让我跑腿,早晚把你们全都送上天……”
中年男人的神情阴沉,口中还在怒骂着公司里的其他部门和那些乱七八糟的指令。马丁听了毫无反应,仿佛石头一般,充耳不闻。
只是庞大的身躯,越发的佝偻。
很快,保罗从怒火中恢复了冷静,看向身旁沉默的猎犬时,眼神浮现出略微的满意,可神情却依旧冷漠和苛刻:“最新消息,那个该死的‘圣诞老人’又出现了——”
他说,“调动你的人手,全部。”
就在他的身后,一个又一个的身影缓缓走出来。
那些浑身笼罩在皮革装束中的怪人们披着乐园动力的防雨斗篷,就连脸上都带着厚重的防毒面具,从敞口中偶尔露出的五指也包裹在手套里,只让人感觉细长的不可思议。
就在斗篷下,沉重的钢铁彼此碰撞,便发出细碎的声音。
像是冰河之中碰撞的冰块。
寒意扩散。
半跪在地上的马丁将脑袋压的更低了,根本不敢抬头去看,一滴一滴的冷汗从额角落下来。
见了鬼了,乐园动力竟然为了这么一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出动了自己的私军……
货真价实的猛兽!
那可是据说是就连大脑都经过改造,所有血肉全部在基因工程之下异化的‘殖装猎犬’。
恐怕只要一队,不,三条,就足够将自己的帮派彻底血洗……
“怎么了?”
保罗不满发问:“为什么不说话?”
“不,不,没有,只是吓了一跳。”
马丁艰难的挤出一个谄媚的笑容:“在下立刻调动所有的人手,听从命令,只是……我们去哪儿?”
保罗面无表情的低头,看向手中的PAD,上面还带着‘顾客管理服务部’的标志,简称客服部。
只不过,那个部门真正的主体却并不是什么表面上为顾客解决售后的温柔机构,而是暗地里专门用来解决难缠顾客、危险诉讼和商业纠纷矛盾的杀人机关!
只是一条捕风捉影的简报,就让自己这个经理人像是狗一样跑腿,再次来到了这个臭不可闻的最底层。
可偏偏他却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很快,简略的报告就被翻到了最底层,映入眼中的是一个从未曾听说过的地方:“龙……之乡?”
保罗皱起眉头。
“你听说过么?”
马丁一片茫然,摇头。
察觉到保罗的冷意,他连忙摆手解释:“低层区所有地方只有官方编号,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叫法,名字里带着龙或者是蛇、吸血鬼的地方数都数不过来——”
“那就去找啊。”
保罗推了一下眼镜,冷漠命令:“时间宝贵这种话,用不着我再多说了吧?”
马丁颤抖了一瞬,疯狂点头。
很快,来自马丁的命令就瞬间传达在整个风暴兄弟会中扩散开来,所有人都搜肠刮肚、绞尽脑汁的寻找着任何沾边的地方。
叫做龙渠的臭水沟,叫做龙之家的假药工厂,叫做龙之子的一帮街头瘪三,以及叫做巴哈姆特之梦的下九流骗子团伙开的教堂,以及,最后……
一家叫做龙之梦的破烂寿司店。
位于7区和8区的夹缝地带,经营时间不到半年,卖点是不限量的机油回转寿司和午间的物美价廉的鱼粉定食……
在照片上,各种裸露金发女郎妆点的墙体,以及一个个搓成球形在铁盘上翻滚的‘寿司’,乃至独眼黑皮裸露上身的肥胖大厨照片……
保罗的神情越发的阴沉:
“你确定?”
“呃,大概?”
马丁颤颤巍巍的点头:“应该是这个地方没有错了。”
他停顿了一下,偷看了一眼保罗的神情:“那咱……还去吗?”
保罗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去。”
去他妈的!
明明还没有开始。
他就感觉自己已经受够这个鬼地方了。
.
七点半,龙之乡。
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无处不在的噪音扩散。
而就在一墙之隔的寿司店里,如今却一片死寂。
那些穿着三点式暴露服装的服务员和胸毛大把的黑皮主厨全部都被赶到了储物间里收走了所有的东西,反锁起来。
只有原本为‘贵客们’准备的菜肴摆在桌子上,无人问津。
而就空旷凄清的店面里,门后,柜台里,桌子前,所有人都在抓紧最后的时间分发枪械,熟悉着手中的武器。
对手中未曾见过的大家伙啧啧称奇。
咔嚓。
一声脆响。
沉重的霰弹枪上膛。
“都准备好了吗?”
在正中间,威廉端着武器,环顾四周,神情狰狞:“等他们进来,就立刻开枪,不要给他们任何机会!
事成之后,那帮狗东西所有的地盘,所有的妞儿,所有的钱都是我们的!”
“是!”
一张张面孔上浮现出喜悦和狰狞,将武器藏进暗格里,迫不及待的等着猎物上门。
与此同时,在外面,一辆外壳在层层涂鸦之下染成五颜六色的破烂货车停在了门口,司机咀嚼着口香糖,隔着窗户,向着门口等待的人热情一笑。
反手,敲了敲后面的车厢。
在昏暗的车厢里,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
“都准备好了么?”
莫西干头穿着鼻环的年轻人把嘴里的嚼烟吐在地上,向周围摩拳擦掌的同伴吩咐:“等我们进去,就立刻开枪,不要给他们任何机会!
事成之后,那帮皮条客所有的地盘,所有的妞儿,所有的钱都是我们的!”
“好!”
欢呼的声音从狭窄的车厢里想起,手握着沉重枪械的野狗们咧嘴,已经在肉和血的诱惑之下,忍不住流出了口水。
砰!
一声闷响,货箱的大门被领头的暴徒一脚踹开,紧接着,十几个手持着各色枪械的下属从其中接连不断的跳下。
门口等待的人愣了一下,回头,想要向身后示警。
可是已经晚了。
当枪口抬起的瞬间,伴随着巨响,守在门前面的人已经在枪膛中喷出的金属暴雨里变成一团烂肉,只有猩红的血色从破裂的玻璃后飞进室内,令寿司店里磨刀霍霍的恶棍们微微一愣,下意识的拔出武器,对准了大门。
当大门被粗暴的踢碎,袭击者们冲入龙之乡的时候,一切嘈杂好像在瞬间消失无踪。
在短短的刹那,不论是威廉身后的皮条客们还是七号帮的瘪三,所有端着武器的人愣在原地。
看到了彼此手中同样规格的枪械,面色骤变。
好像明白了什么。
可在那之前,手指就已经忍不住……
——叩动扳机!
難道就只有我不女裝嗎
虽然好像有哪里不对,但先干死这帮狗娘养的再说!
接连不断的巨响从狭窄的空间里迸发,当吊灯破碎熄灭之后,阴暗的室内不断的有枪膛中喷涌出的火光亮起。
夹杂着惊恐的呐喊和凄厉的咆哮。
而随着手榴弹的弹跳和翻滚,火光迸发时,便掀翻了楼板和屋顶,升起了一道道浓烟。
当马丁他们的卡车冲到现场的时候,所看到的便是如此惨烈的场景。
激烈紧张的交火已经开始。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拔出了武器。
可刺耳的警笛声骤然从远方响起——一辆辆巨大的飞行器从高层的阴影之中降下,耀眼的光芒不断的闪烁着,投下了阴暗的轮廓。
就在敞开的装甲车里,全副武装的圣都警卫们鱼贯而出,警觉的对准了风暴兄弟会的所在。
巨大的喇叭里,响起了震怒的警告声:
“前面的人,放下武器!立刻!”
一时间,所有人都僵硬在原地。
“圣都警卫?谁报的警?”
马丁身后,被掩护在中间的保罗面色骤变,分辨着那些圣都警卫的穿着,还有防弹衣上如此显眼的LOGO,不由得愣住:
“不对,是万能工业那帮杂种养的狗!”
“怎么办?保罗先生。”
马丁皱眉,回头看向真正的主心骨。
保罗的神情变化,咬牙,推开他:“先等等,别开枪,中间说不定有什么误会,让我来跟那帮家伙交涉。”
保密部究竟是做什么吃的!
怎么能让那群该死的家伙嗅着肉味过来,这下又要平添枝节了……
不论如何,必须确保公司的利益,不然万一搞砸的话,自己恐怕就要发配到读报室里去了……
想到不知道还有多少人饥渴的盯着自己的位置,他就下定了决心,挥手示意身后的殖装猎犬跟紧,向前排众而出,冲着另一头呐喊:
“等等,别开枪,我是——”
轰!
伴随着爆炸。
在破碎的墙壁之后,一颗流弹骤然飞出,落在最前排的警卫身上,爆裂的金属瞬间将防爆盾连带着后面的人大半截身体彻底撕裂,点燃。
就好像彻底拉响了毁灭的警报。
暴雨一样的枪声再起!
love you
保罗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有一只手骤然按在自己的脑袋上,压着他,砸在了地上,只感觉眼前一黑。
然后,才察觉到子弹贴着头皮飞过的惊悚和炽热。
“开枪!开枪!”
喇叭里的声音怒吼:“反了天了,你们这帮垃圾,全部击毙!”
毫不犹豫的,圣都警卫们开始向这群胆敢开枪的瘪三儿发动了攻击,没有任何的留手。天空中回旋徘徊的飞行棋喷吐弹流,就在最前排,那些刚刚放下枪的恶棍们在扑面而来的铁雨中彻底变成了烂泥。
而剩下的人也不假思索的后撤着,开始了还击。
等保罗被殖装猎犬拖曳着,回到了后方的时候,原本纯白的礼服早已经沾满了淤泥和污水,狼狈又凄惨。
像是个臭要饭的一样。
而马丁还没有反应过来。
眼看着场面瞬间难以收拾,已经六神无主。
“保罗先生……怎么回事儿?”他呆滞的问。
和他一同看过来的,还有周围十几只殖装猎犬,冷漠的等待着命令。那些猩红的目镜上倒映着保罗惊慌失措的样子。
一缕温热的血液,就这样从被子弹擦破的头皮里流下来,落在他的眼睛里。
如此刺痛。
“开枪啊!”
保罗怒吼,“还愣着什么!等董事会给你们打电话么?给我开火!”
他嘶哑的呐喊:“把这帮狗东西全杀了!”
猎犬们僵硬在原地。
伴随着他的话语,一道道状态灯从面孔上亮起。
【语音验证,通过。】
【虹膜验证,通过。】
【剿灭模式,启动!】
细碎的电流声接连不断的响起,猎犬们藏在斗篷里的身体开始迅速膨胀,将薄弱的伪装撕裂,枯瘦佝偻的躯干和长到不可思议的多节肢体从斗篷中抬起。
没有呐喊,没有咆哮,人为创造出的怪物们拔出配备在嵌槽里电磁武器,迎着圣都警卫的火力,发起还击!
而巨大的发射器,已经从最前方的猎犬肩头抬起。
我的神瞳人生 小說
锁定了高空中上飞舞回旋的飞行棋。
火箭弹带着耀眼的光芒飞出。
烈焰从高空之中爆发。
巨响扩散。
真正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而就在四公里之外,隔着两个街区,破败的天台上,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满意的放下了望远镜。
“看呀,原照,野狗厮杀的场面如何?”
槐诗轻叹着,仿佛在悲悯着尘世的苦难那样,“那一副饥肠辘辘、可怜巴巴的样子……”
“——实在是,有够滑稽。”
“……”
沉默里,呆滞的原照抬头,看了一眼那一张阴影里毫无温度的冰冷眼瞳,眼角忍不住抽搐一下,无法理解。
“喂,你真的是丹波之王么?”
“嗯?”
槐诗疑惑的回头:“你是说我的效率不够么?我已经很努力了啊……”
“这是效率的问题么!我是说你没人性好么!”原照翻了个白眼,质问:“遇到这种状况,按照你的烂好人圣母人设,不是应该大发慈悲么!”
“可慈悲有用么?”
槐诗反问,让原照愣在原地。
冰冷恶臭的夜风吹拂中,槐诗半蹲在地上,扯开了旁边的挎包,展开了毡布,将里面用丝绒和布帛包裹着的精密零件一个个的摆在了上面。
分门别类。
瞄准镜,支架,枪管,击针、机匣、螺丝……一应俱全。
而最后,从其中落出的,是一枚沉重的子弹。
“你看,这种事情,俄联的圣典上不是说过么?”
子弹灵巧的在创造者的五指间旋转着,铜光照亮了原照的眼睛。槐诗平静的吟诵着典籍里的训导,告诉他:
“假使这城里有一个义人,我也不毁灭它——”
“但如果,真的只剩下一个了的话。”
槐诗遗憾耸肩:“我觉得,还是毁灭了比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