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線上看-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迴天無力分享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补罗稽舍二世看着身后的大营,大营上空火焰冲天,烟尘四起,补罗稽舍二世面对敌人的进攻,他不仅仅准备南撤,甚至还一把火烧了整个大营,用来迟滞大夏兵马的速度。
战马缓缓而行,补罗稽舍二世心中却是十分难受,他想到自己满怀信心的北伐,想趁自己老对手被击败的时候,获得更多的好处,占据更多的土地,没想到,迎来的不是好处,而是敌人凶厉的进攻,杀的自己狼狈逃窜,兵马损失无数,这次更是黯然返回德干高原。
蘇聞櫻 小說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行北上?”补罗稽舍二世化成了一声叹息。
大军缓缓而行,很快就消失在他地平线上。
李煜率领的骑兵也出现在大营面前,看着眼前被火焰笼罩的敌人大营,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一把火岂能抵挡自己前进的步伐。
“陛下,是不是绕开大营。”李大挥舞着手中的战刀大声说道:“不过数里的距离,我们很快就能追上敌人。”
“不要着急,让敌人先走一阵,这个时候进攻,只能是将他们逼急了,返过来会向我们发起进攻。”李煜摇摇头,补罗稽舍二世想找自己决战,想和自己两败俱伤,这样一来,自己就不能进攻遮娄其王朝,甚至还不能弹压天竺北部的叛乱。
无上龙脉
而补罗稽舍二世自己却能返回德干高原,休养生息,等待下一次北伐进攻的机会。所以才会在撤兵之前,找自己决战,现在自己送过去,正好顺了对方的心思。
“陛下,敌人并没有追上来。”半天后,距离大营以南十里的地方,补罗稽舍二世面色冷漠,看着远处的浓烟,听着身边大将的汇报,面色冷峻。
他认为大夏会追上来,最起码能进攻自己的后军,所以才会在这里设下埋伏,准备给大夏来一个狠的,可惜的是,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用处,敌人根本就没有进攻,而是躲在后面。
“这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家伙,十分难缠。”补罗稽舍二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身后的敌人十分难缠,在这种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还不主动发起进攻,而是等待自己疲惫的时候,才会冲上来咬上自己一口。
让补罗稽舍二世担心的是,从这里到德干高原路途遥远,想要平安脱险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德干高原。
“走吧!”补罗稽舍二世翻身上马,领着众将缓缓而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计划没有得逞的缘故,他感觉到将士们士气低落,垂头丧气的。
等下下午的时候,补罗稽舍二世终于得到了消息,大夏皇帝亲自率领的骑兵已经朝自己追来,双方的哨探在自己身后三十里的地方展开了厮杀。说明大夏的兵马距离自己大约在五十里的地方,这个地方比较尴尬,进可攻、退可守。让他不知道现在是进攻还是继续后撤。
“陛下,敌人距离我们二十里。”身后的哨探飞奔而来,再次将大夏兵马的消息传来,补罗稽舍二世面色阴沉,他看着身后,烟尘四起,千里镜下,可以看的出来,敌人的哨探正在厮杀,肉眼都能看到自己的兵马,可是对方仍然是如此的大胆。
屬於我們曾經的虛假戀愛
“可恶的家伙。”补罗稽舍二世挥舞着马鞭,恶狠狠的咒骂着。
面对这种情况,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亲自率领骑兵断后,免得自己的兵马受到了冲击,然后命令前军加快前进的步伐,以求尽快脱离敌人的追捕。
“陛下,前锋兵马受到了袭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噩耗传来,彻底的将补罗稽舍二世给惊呆了,自己在这边和敌人厮杀,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前锋居然遭遇了敌人,这简直是难以想象的。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在我们的前方?”补罗稽舍二世忍不住惊呼道。
“前锋大乱,还请陛下早日离开这里,在拖延下去,我们就会被敌人前后夹击,两边围攻,我们的兵马恐怕就要被围困在这里。”亲卫大声催促道。他脸上露出惶恐之色,显然碰到这种情况,不知道如何是好。
“离开这里,立刻离开这里。”补罗稽舍二世这下彻底的慌乱了,面对身后的敌人都是小心翼翼,自己都没有任何把握,没想到在大军的前面,居然也有敌人出现,他顿时知道自己已经上当了,在自己的后面敌人或许没有多少,但在前方,敌人已经设下了重重埋伏,就等着自己上钩。
他不敢留在这里,一旦被敌人围困,自己的兵马将会成为瓮中之鳖,连逃跑的可能性都没有。摆在自己面前,只能是逃走。
补罗稽舍二世调转马头,身边的骑兵也紧随其后,已经顾不得身后的敌人了。他身边的将士们显然已经知道自己所面临的问题,恨不得长了两个翅膀,好让自己逃之夭夭。
李煜看见敌人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知道前面的埋伏已经发动,自然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毫不犹豫的率领骑兵压了过去。
符宝 小说
“自由射击。”李煜看着前面的敌人,脸上尽是兴奋之色,张弓搭箭,一箭接着一箭,射了出去,就见对面敌人纷纷被射落,敌人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大夏骑兵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又是到了获得战功的机会了,将士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他们驱赶着战马,朝敌人杀了过去。
补罗稽舍二世也发现了敌人已经杀来,听着身后的惨叫声,补罗稽舍二世心在滴血,这些都是自己麾下最忠勇的士兵,可是现在却被敌人击杀,甚至还会有更多的士兵被射杀。
“走,赶紧离开这里。”补罗稽舍二世挥舞着马鞭,他越过了面前的士兵,他已经看见了前锋的情况,前锋果然陷入杀戮之中,在一边,有不少的骑兵穿着火红色盔甲,他们射出了利箭,肉眼可见自己的麾下士兵被射杀。
前锋的达席尔将军正在指挥大军和敌人鏖战,当然看见补罗稽舍二世率领大军到来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妙了,补罗稽舍二世已经放弃了后路,虽然前进的速度会加快许多,但后面已经无人阻挡大夏的追击,前后夹击之下,遮娄其王朝的士兵是不可能专心应对眼前的敌人。
“达席尔将军,立刻率领大军撤退,敌人已经率领大军杀来了,在我们的前方,还有更多的敌人,现在立刻集中兵力,向南方杀去,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迅速的突破重围。”补罗稽舍二世并不知道自己的心腹大将在想什么。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面前的敌人,虽然只是一队人马杀了出来,可实际上,他认为自己的前方,有可能出现更多的敌人,眼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离开这里。
达席尔并没有恋战,而是跟在补罗稽舍二世身后,率领大军向前杀去,至于两边的突袭,他已经将其抛在一边了,他只是想带领大队人马离开这里而已。
枫色色 小说
李二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杀过,脸上露出一丝异样来,就在刚才,敌人若是和自己厮杀下去,自己身边的兵马是不可能抵挡的住敌人的进攻,那个时候,不仅仅不能给敌人带来混乱,还会给大局带来影响。
索性的是,补罗稽舍二世放弃了和大夏决战的计划,想着的是如何逃走,如何保住自己的实力,所以并没有发现伏兵的真实情况。
“杀啊!不要放跑了敌人。”李二命人擂起了战鼓,自己率领士兵继续追杀敌人的后军,能留下多少敌人就留下多少。
遮娄其王朝的士兵哪里想到这里,他们的将军都已经逃走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逃跑,这个时候,大家恨不得生了四条腿,好逃的快一些。
很快,跟在后面追击的也率领骑兵杀来,和李二联合在一起,针对遮娄其王朝断后的兵马进行剿杀。可怜这些遮娄其王朝士兵们面对优势兵力,加上心中惶恐,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一时间,被斩杀者甚多。
“陛下,敌人逃走了。”李二看见李煜,赶紧迎了上去,大声说道:“幸亏敌人逃走了,他要是留在这里和臣决战,臣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能逃到哪里去呢?碰见了敌人,不是想着如何解决对方,而是想着逃跑,这样的敌人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李煜不在意的说道。
若他是补罗稽舍二世就会一往无前,和自己进行决战,唯有如此,才能震慑自己。遮娄其王朝缺少的是粮草,认为自己落入了下风,实际上他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夏是客军,在万里之外的土地上,和自己决战,自己就算损失了一些人马,但很快就能补充。
可是大夏就不一样,大夏远离故土,一旦兵马损失惨重,就会生出很多的问题,甚至还会导致眼前所取得的战绩化为乌有。
补罗稽舍二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是想着自己兵马损失,并没有想过,实际上,大夏比他更加害怕大决战,所以才会有眼前的一切。
可惜是补罗稽舍二世这个时候明白已经迟了,战争已经不以个人的愿望而转移了,胜利的天平已经向大夏偏移,补罗稽舍二世唯一能做的就是率领大军逃走。
补罗稽舍二世率领兵马,狂奔几十里之后,这才停了下来,他看了周围一眼,将士们身心疲惫,各个都是满头大汗,那些骑兵还好些,可怜那些步兵,发现补罗稽舍二世已经停下了脚步,这些士兵毫不犹豫的坐在地上,寻找好不容易休息的机会,谁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样子,敌人会不会再次对自己发起进攻呢?
补罗稽舍二世看的分明,脸上露出一丝凄凉,他看可四周一眼,径自下令身边的士兵再次启程,大军留在这里,迟早会被敌人追上来的,最后不是被敌人所杀,就是被敌人俘虏。
“传令下去,大军立刻启程,敌人随时都会杀来,我们的粮草不够,唯有跑的更远一些,才能逃脱敌人的追捕。”补罗稽舍二世忍不住催促道。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粮草,在出发的时候,大军的粮草还是能管上一段时间,但现在,在敌人的突袭之下,自己的粮草还保存了多少,就是补罗稽舍二世自己都不知道。
“补罗稽舍二世,哪里走,你家程爷爷已经等候多时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左边的道路上,喊杀声震天,一侧的官道上,有大量的敌人杀了出来,为首之人,手执长槊,正在率领大军杀了过来。
遮娄其王朝的士兵们哪里想到,敌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杀出来,而且就在自己的附近,这些士兵奔跑了好一阵,身心疲惫,正坐在地上休息,哪里想到,敌人会突然出现在附近,一时间,这些事情如同惊弓之鸟一样,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速度之快,就是补罗稽舍二世看见了,脸上都露出惊讶之色,自己的部下,什么时候跑的如此之快。
“应该反击,应该反击的。”补罗稽舍二世刚才发现伏击自己的敌人并没有多少,若是反戈一击,未必不能击败敌人,可惜的是,自己手下的将士们已经失去了斗志了,发现了敌人的踪迹,第一件事情,就是逃走,连手中的武器都丢在一边,一心只是想着逃命,这让补罗稽舍二世心中很是郁闷。
战马之上,他也想清楚了,敌人的兵马实际上并没有多少,还分散开来,设下了重重埋伏,这是将有限的兵力分散开来,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可以击败对方,只是自己麾下的将士们已经被敌人杀破了胆,明知道自己比对方厉害,可是,已经没有决战的勇气,见到对方的军旗和号角声,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跑,就算兵力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