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愛下-956 舊世竹分享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王天竹的经历很简单,也很心酸。
她回到了家乡,位于松江省达庆市周边的一个城区。那里一片荒芜、早已人去楼空,变成了一座“鬼城”。
如此一座独特的城区,也是资源型城市兴衰的产物。
数十年间,大起大落。
欣欣向荣的城区随资源而起,数十年后,也随着工厂搬迁、职工转移而迅速衰落,甚至现在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了。
当王天竹回到自己儿时的家乡时,那里只剩下了残破的建筑,凄凉的街景。
元尊
不过也好,清净。
王天竹寻着年幼时的记忆,在这里居住了下来。
望着印象中熟悉的家乡,当年的辉煌依稀尚存,王天竹的心情同样大起大落。
她也曾有过想不开的时候,也曾强忍着委屈,压抑着内心翻腾的情感。
万幸,梅鸿玉在。
环境可以极大程度上影响一个人。
如果王天竹身旁没有梅鸿玉陪伴,或者陪伴她的不是梅鸿玉,也许王天竹会走上另外一条道路。
但是这一切,王天竹都埋在了心底。
面对着何司领、荣陶陶的询问,她轻描淡写的讲述了觉醒后的经历,也抹去了她在爆发临界点上不断徘徊的过往。
如此故事,令人唏嘘。
荣陶陶的情绪很复杂,一颗心也坠入了谷底。
没有任何“奇遇”的王天竹,就是一个纯粹的旧世之人。
一个被世界抛弃、背叛、欺骗的旧世之人,与莲蓬一事根本不搭边儿。
办公室内陷入了一片沉寂,良久,何司领终于开口:“按照风华给的讯息,淘淘,你带梅竹二老进旋涡看看吧。”
“是。”
何司领叮嘱了一番过后,梅竹山桃四人组离开了办公室,也返回了青山军大院。
梅竹山桃?
不同时代的雪境人还真是好分辨,仅从江湖诨号上就能看出差别。
让何司领没有想到的是,他才送走荣陶陶不久,正坐在沙发上默默思考的时候,只感觉眼前一花,办公室正中央突兀出现了一道人影。
何司领猛地抬头看去,却是看到了荣陶陶歉意的眼神:“首长。”
何司领眉头微皱,显然也不太适应这神出鬼没的荣陶陶。
不难想象,未来,虚空穿梭魂技的命运会和驭心控魂相同。
想要镶嵌、拥有这一魂珠魂技,魂武战士必须得经过严格考察,经过层层审批才行。
“怎么了?”何司领并没有责怪荣陶陶,在他想来,这孩子必然有要事汇报。
荣陶陶:“我刚才跟梅鸿玉老校长私下里沟通了一下,他给予了竹教授相当高的评价。
虽然竹教授这段日子经历了万般苦楚,但她依旧是当年的王天竹,依旧是我们可以仰仗的人。”
何司领:“所以?”
荣陶陶:“我想申请一枚雪境龙族的命珠。
旧世之人数量稀少,觉醒条件更是严格的过分,就我目前所知,竹教授很可能是华夏范围内,唯一一个雪境·旧世之人。
难得她又是我们的人,更是开天辟地的初代雪境人,镶嵌龙族命珠的话,她也可以帮我们研究雪境龙族的命珠命技。”
“嗯……”何司领轻轻点头,其实不用荣陶陶来申请,无论是松江魂武大学还是雪燃军方,都会抓住王天竹这根稻草。
毕竟雪境龙族来自另外一个力量体系,而能帮助众人研究的,放眼望去也只有王天竹最适合了。
自她被从家乡叫回来之后,肩膀上就又多了些许责任。
只不过,荣陶陶如此急切的申请,倒是让何司领心中想法颇多。
“你对进入旋涡、获取莲蓬一事比较悲观?”
荣陶陶也不隐瞒,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感觉,我又要回到之前漫无目的的搜寻状态了。
雪境龙族命珠中有一项感知类魂技,范围极大,也许能稍稍帮助我们。”
“相信你的母亲。”
荣陶陶心中一怔,看向了何司领。
何司领:“不必如此悲观,既然风华敢说,那就一定对你有用,按照她留下的线索去查探就好了。
相信她说的每一句话。无论是对雪燃军、还是对你,徐风华同志的真诚是毋庸置疑的。”
荣陶陶重重点头:“是。”
何司领:“去找龙城,让他带你去拿命珠,我等你的消息。”
荣陶陶当即立正站好:“是!”
当荣陶陶推开办公室房门之时,在昔日战友的眼中,荣陶陶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警惕与戒备。
事实上,当史龙城听到屋内再次传来荣陶陶与何司领的对话时,史龙城的内心已经炸了!
明明荣陶陶已经离去,现在又悄然出现?
这无关乎于他是否适应瞬息移动这件事,而是作为首长的贴身的警卫员,史龙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能接受敌人从他的身上碾过去,但他不能容忍守护的对象无声无息的遇袭。
“参某长。”
“啊?史哥?”荣陶陶不明所以,他有很多称呼,在雪燃军内部,他大都被称为首长、荣指挥等等。
但严格来说,他也的确是雪燃军的副总参某长,这是他当年征战雪境旋涡时,在联合远征军番号时期留下的产物。
史龙城:“请您务必不要再这样做了。”
“嗯……”
荣陶陶倒是听劝,走出总部大院之时,在大院门口留下了一道精神印记,打算以后再来的话,直接回到这里,不再给兄弟们添麻烦。
跟着史龙城拿取了一枚晶龙珠之后,荣陶陶的身影再次闪烁,消失的无影无踪。
留下了一脸错愕的士兵,以及心中无奈的史龙城。
荣陶陶完全就是个法外狂徒!
他在望天缺城这个军事重地之中肆意穿梭、目无法纪,真真恨得人牙痒痒。
以荣陶陶这等肆无忌惮的行为,再这样浪几天,估计他就能推动立法了……
嗯,也算是反向操作,为社会做贡献了。
华夏是怎么严格限制霜美人·驭心控魂的,就该怎么限制虚空魅影·虚空穿梭,甚至应该严厉十倍。
而对于荣陶陶而言,总指挥办公室不让去,自家青山军大院,谁能管得了我?
之前他可是和父亲一起,护送梅竹二老返回青山军总部的,自然也在院内留下了精神印记。
话说回来,一周多的时间过去了,荣陶陶留在南极洲大陆的精神印记竟然还没有消散?
此刻,荣陶陶对印记的感应依旧清晰,精神印记甚至都没有能量减弱的迹象。
夜阑 小说
这魂技也太猛了吧……
还是我拥有的精神系至宝过多,导致我留下的烙印太强了?
好家伙~
就像是无形的坐标似的,如若早点拥有这一魂技,荣陶陶早就在环游世界的时候,将全部地图“点亮”了。
“没事啊,没事。”荣陶陶对着办公楼前的立岗将士们说着,他托举着巨大的晶龙星珠,缓缓放在了地上。
立岗战士们面面相觑,这一刻,他们的心情与史龙城相同。
其实战士们比史龙城更激进一些,他们已经准备动手了,多亏看清楚了这人是荣陶陶……
二楼办公室内,站在窗前的夏方然第一时间看到了荣陶陶,也看到了自家徒弟挥手招呼的模样。
荣陶陶等了一会儿,办公楼里走出来一群人。
其中就包括表情尴尬的夏方然、面色阴沉的梅紫,以及死气沉沉的梅鸿玉。
不出意外的是,大鬼和小鬼又杠上了?
看到这一家三口神色各异,荣陶陶的脑中已经补出了一场大戏!
啧~
可惜自己忙活正事儿去了,否则的话,看看梅紫师娘是怎么跟老爹梅鸿玉吵架的,应该也很有趣?
“竹教授,您的力量体系与龙族相同,我申请来了一枚雪境龙族命珠,您试试?”荣陶陶来到王天竹身旁,小声提议道。
王天竹轻轻点头,神色淡然,迈步上前。
看到老教授如此状态,荣陶陶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其实,早在荣陶陶少年时期,和大薇第一次在松魂图书馆见到王天竹的时候,他就能察觉到竹教授的淡然性子。
那时的王天竹专注在书籍的世界里,对其他一切都不感兴趣。
而此时,历经旧世记忆洗礼的她,真的好像看破了红尘,清心寡欲、面无悲喜。
要知道,作为开天辟地的初代雪境人,给这代人留下创伤最重的就是雪境龙族了。
晶龙群带走了王天竹的同事、朋友、徒弟,带走了她身旁一个又一个战友。
而面对生死仇敌的命珠,王天竹竟然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她到底有多麻木,对这个世界又有多失望……
“咔嚓~”
在众人的眼神注视下,王天竹一手按在了巨大的晶龙珠上。
顷刻间,巨大的命珠破碎开来,化作了无尽的能量,涌入了王天竹的体内。
1秒,2秒,3秒……
“呵。”周遭剧烈的星力波动之下,王天竹轻轻舒了口气,缓缓睁开了眼帘。
荣陶陶满脸期待,旁人不知,他可是知道晶龙星珠足足拥有四项星技。
他凑上前去,小声询问道:“怎么样,竹教授,吸收成功了?”
王天竹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表情,只见她眉头微皱,胸前的半张禅杖星图徐徐绽放开来。
星图展开,荣陶陶却是傻眼了。
因为那半张禅杖星图上足足17颗星槽,竟全部都是空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命珠镶嵌的迹象!
失败了?
吸收星珠还能失败的?
荣陶陶接触的旧世之人足够多,最不济的情况下,老人也能从龙族的星珠中淘到一种龙技!
然而王天竹一项星技都没吸收到?
又一次,荣陶陶感受到了“星武文化”的冲击。
旧世之人吸收星珠的时候,星技列表一直缺斤短两也就算了,甚至还能吸收失败!?
这不是玩人呢嘛!
魂武世界中,哪怕是再怎么普通的魂武者,对魂珠都是镶嵌既成,且魂技全满。
星武世界是什么意思?地狱难度?
我们这里龙族生物这么少,用一个就少一个,可没有资源去堆啊……
“不错的能量补给。”王天竹淡淡的开口说着,“明天我们就启程去旋涡吧。对了,淘淘。”
“啊,竹教授。”
“给我安排个地方休息,清净点的。”
“好的,那…那我带你回我家,回石头小院住一夜。”
“家,好去处,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