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禁區之狐-第一百章 做客利茲閲讀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禁区之狐
胡莱站在酒店房间的窗户边,望着下面的街景。
他有些唏嘘。
这是他第一次以客队球员的身份来到利兹。
而且这次所住的酒店竟然就是当初李青青没住成的那家……
这似乎是个引子,勾起了他在利兹的许多回忆。
虽然他在利兹城只踢了两个半赛季,但是这个城市和这支球队却对他影响颇大。
毕竟这是他来到欧洲的第一站。
而每个人,都总是对自己的第一次格外看重。
胡莱突然想起来,不光是他在欧洲足坛的第一站利兹城,实际上他在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站安东闪星效力的时间也不长。
和利兹城一样,竟然都是两个半赛季。
这两支对胡莱影响深远的球队,在他的职业生涯中,竟然时间都不长。
如果只是回忆的话,会很容易以为无论是安东闪星还是利兹城,都待了很长时间。
因为细节丰富,有太多值得回忆的故事。
胡莱已经和主教练帕罗蒂请好了假——不论明天的比赛最终结果是什么,他都会留下来和自己的朋友们小聚一下。
然后第二天再独自一人返回马德里。
帕罗蒂同意了他的请求,并没有像当初克拉克那样,设置任何条件。
他不需要有进球,马德里海盗也不需要赢球。比赛一结束,胡莱就可以离开球队,去找他的昔日队友叙旧。
真不愧是“好人”帕罗蒂。
当然胡莱也不会觉得比赛之后去找前队友叙旧有什么不职业的。
职业球员也是人,在完成自己本职工作之后,比赛和训练之外都是自己的个人时间,只要不是夜夜笙歌,住在夜店不出来,影响第二天的训练和比赛,那么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指责他。
和在利兹城两人一间房间不一样,在马德里海盗,所有球员都是住单间。
这样有助于让球员获得更好的休息,当然也需要俱乐部花更多的钱在这些支出上。
不过这就是豪门嘛,球员都不能住单间怎么体现豪门风范?
别说客场住酒店了,马德里海盗的训练基地里球员宿舍也都是单间。
每个人有一间宿舍,门上有球员的号码和名字。房间里独立卫浴,和五星级酒店的房间是一个标准。
此时此刻的胡莱不用担心此时会有人突然来问他“你在发什么呆”,他很放松的在窗户边站了很久。
酒店并不大,只有五层楼高。
他的房间位于第三层,距离外面的大街其实很近。
他看到有些利兹城球迷就聚集在街头。
实际上在马德里海盗抵达酒店的时候,聚集在这里的球迷更多。
海盗球迷占少数,更多的是利兹城球迷。
他们当然不是来欢迎马德里海盗的,他们只是来看望胡莱的。
当时胡莱在下车之后,冲他们挥了挥手,现场就一片欢腾。
还有球迷把Tik Tok上的“HUUUUU挑战”搬到了线下,在胡莱面前玩了起来。
引得马德里海盗的球员都在旁边驻足看热闹。
这一幕也很快被传到了Tik Tok上。
魔女與小女仆
现在下面这些球迷,是之前那些人散去之后剩下的。
他们留在这里自然是不可能为了获得胡莱的签名,但他们也没有发出什么噪音来影响海盗球员们休息。
他们就只是站在街边抬头张望,似乎在寻找胡莱所在的房间。
这个时候胡莱相信他只要在窗户边现身,再挥挥手,就又能收割一拨欢呼和尖叫。
并且欢呼和尖叫伴随着自己身影的画面也一定会再出现在Tik Tok上。
成为他受利兹城球迷们欢迎的又一有力证据。
但胡莱没这么做。
他始终把自己的身影藏在窗帘后面,仅通过窗帘之间的缝隙观察着外面。
出风头很容易,彰显自己有多受这里球迷的喜欢和爱戴也很容易。
但是在海盗和利兹城的比赛之前,胡莱并不想迎合大家对他的爱意。
虽然有媒体打出了“回家”的标题,胡莱却不认为这是一场温情脉脉的比赛。
如果利兹城在主场输给了马德里海盗,想要从这个小组出线难度就会激增。
假如自己在外界不断炫耀他有多受前东家球迷欢迎,不停地往自己脸上贴金。他那些为了这场比赛认真备战的前队友们,会作何感想?
他为什么不愿意迎合那些球迷的想法,为什么不顺势答应进球之后庆祝?
因为他希望让大家都知道,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
既然是普通比赛,那自然就互为敌人,要分出胜负来。
抛开那些温情的外衣,收起自我感动的情绪,不要让焦点被模糊掉。
这个焦点就是利兹城想赢,马德里海盗也是冲着一场胜利来的。
无论利兹城球迷们在比赛中对他多么热情和宽容,他也都会拼尽全力取得进球,帮助新东家海盗赢得这场比赛,争取拿到欧冠小组第一。
站在窗帘后面发了一会儿呆,胡莱把窗帘完全拉上。
转身躺回到床上之后,胡莱还是觉得有些新鲜——自从他当初加盟利兹城的头几天后,他就再也没有在利兹住过酒店了。
现在重新躺在利兹的酒店床上,让胡莱清醒地意识到,不管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他现在确实已经是这座城市的客人了。
※※※
在一袭干练的都市冲锋衣下面,韩书雨穿的是一件红色的中国队十四号球衣——她无比庆幸当初带一件冲锋衣来英国的决定,因为现在正在下雨。
雨不大,淅淅沥沥的小雨配上英国的天气,让韩书雨觉得稍微有些冷。
但还好她脖子上围着利兹城和马德里海盗这场比赛的围巾,能够让她感觉稍微好点。
在围巾下面,韩书雨的脖子上挂着刚刚从专门的窗口里领到的媒体采访证。
她端着稳定器上的手机,正在对佛兰德球场外的球迷们进行采访。
这些采访是为她自己的VLOG积累素材,倒不是央视的要求。
实际上,要等一会儿央视那边才会发来现场连线的请求,然后她会简单和后方的主持人互动一下,回答对方提出的问题,并且把前方现场的情况介绍给后方。
等到比赛结束之后她再和后方演播室连线一次,工作就完成了。
就像当初姗姗姐对她说的那样,作为一个编外的兼职记者,工作其实非常简单。
如此简单的工作就能让她获得到处看比赛的福利,并且再也不用为球票发愁。
拥有媒体证,甚至还有一些球迷得不到的福利——比如可以在赛前享用专门为媒体记者提供的餐饮服务。
另外各个球场的媒体席基本上都是看球视野最佳的区域,在媒体席上看比赛,也不用担心自己为胡莱欢呼就会招致身边人的恶意。
所以当初在姗姗姐找到她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姗姗姐自述是因为看到她在B站上发布的那些看球VLOG里,有许多对现场球迷的采访。
这让她意识到韩书雨或许可以成为央视在那边常驻的一个记者。
毕竟平时央视没必要总是把记者团队派到马德里去进行采访,马德里同城德比这样的比赛也不是每轮都有。
为了能够尽量满足国内球迷观众对一切有关胡莱的兴趣,最好的做法当然是直接在马德里找记者。
逍遙 都市 行
韩书雨作为在国内球迷群体中人气颇高的UP主,就这样被“招安”了。
至于具体报酬什么的,韩书雨根本不在意。
能够让她免费看球,就已经是最好的报酬了好吗!
“……我们把这场看作是胡回家的比赛!”接受韩书雨采访的利兹城球迷对着镜头说道,“他离开利兹城稍微有些仓促,我们甚至都没有在佛兰德和他好好道别。”
他旁边另外一名利兹城球迷插话道:“胡离开球队的时候,是在法兰克福集训。没有告别赛,也没有告别仪式……什么都没有!我们就是想要给胡一场告别比赛!”
“他说得对。没错,这场比赛对于胡和我们来说,既是一次重逢,也是一次告别。”第一名接受采访的人点头道。
“谢谢,谢谢你们接受我的采访……”
“不客气。”两位受访者向韩书雨竖起大拇指,“CHINA,NEW BEE!”
看着两位利兹城球迷混入人群中,向佛兰德球场走去。
韩书雨把相机的镜头切换到前置,然后她狠狠吸了一下鼻子。
镜头中的她鼻头和眼圈都有些微红,却并不是被冻的。
“我能感受到……尽管胡莱已经离开了利兹城,但是在这座城市里,大家都还依然爱他。就像之前我采访的另外一位球迷所说的那样,胡莱只为这支球队踢了两年半球,却创造了利兹城俱乐部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光……”
“据说利兹城球迷们表达他们对某个球员的爱的方式,是把这个人画在自家房子的外墙上。这次我来到利兹,随处可见绘有胡莱画像的房子……大家跟着我的镜头向这边看……”
韩书雨先结束当前视频录制,再切成后置摄像头开启摄像。她拍到了身后的一排民居,这些都是典型的英式小洋楼,和佛兰德球场仅一街之隔。
显然在这里住的也都是利兹城的球迷们。
这些小洋楼造型并不完全一致,但却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朝向佛兰德球场的那一面外墙上都是胡莱的大型立绘,只有动作不同,画风不同,可见并非出自一家人手笔。
“当胡莱还在利兹城踢球的时候,佛兰德球场的外墙广告上还有他的形象。随着他的离去,外墙广告上也撤下了他。但那些来到佛兰德球场的人不用担心会因此看不到胡莱……看这边,这里一共有十二幢小洋楼,每幢外墙上都是胡莱。利兹城球迷用这样的方式留住了他们心目中的英雄……所以我觉得刚才那位利兹城球迷说的很对,这场比赛对于胡莱和利兹城球迷双方来说,既是一场重逢,也是一次告别。”
她已经想好,一会儿央视体育频道直播连线她的时候,她要告诉国内主持人、解说员和球迷们的是什么了。
告诉他们,在遥远的英国利兹,有多少人如此深爱着一个中国球员。
告诉他们,作为一个中国球迷,她此时此刻有多么骄傲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