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深空彼岸討論-第四百八十五章 接近真實源頭抓活物鑒賞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王煊来到飞船的“超凡动力室”,万一有红色物质溢出,这里也能够隔绝,提取,并加以利用。
若是有危险和意外,也能将这个舱室解除,保证飞船整体安全。
“谨慎小心点,别在精神分裂!”陈永杰提醒。
王煊瞪了他一眼,不过前几次闭关确实危险,精神病大法着实折腾人,差点将他自己给练没了,一堆化身的麻烦刚解决。
“还能将自己练出问题?”吴茵笑着问道。
“是进行精神方面的锻炼吗,要不要先在额头贴张静心符?”赵清菡也微笑着说道。
“王煊和光神大战时你们看到了吧?你们不清楚究竟,一个人分化出很多道精神,可男可女,多的么离奇……”青木讲解。。
“老青!”王煊无奈,最后不管了,沉静下去,精神进入命土,带着几件重要的装备直接上路。
随着他实力的提升,以及栽种天药效果的显现,到达目的地的时间大幅度缩短了,不足“三天”他就赶到了银色池子附近。
这一次,他不是为了地狱式的煅烧自己而来,主要是了为了盗取时光,以及贯穿陨石通道。
在虚无之地修行,没有在内景地那么夸张,但是远比在现实世界坐关时精神思感更为活跃。
粗糙的赤壁,银色的仙液,满满的溢出,旁边的两座命土山,都生机勃勃。
一座土山上栽种着九劫天藤,像是虬龙盘绕,洁白的叶片下,隐藏着红色的尖刺,白雾缭绕,掺杂红色物质。
“叶片和尖刺汲取的超物质,分别对应着银池的仙液和远处的红色物质吗?”王煊思忖,连这株天药都在逐渐适应,他认为,随着时间推移,自己也能完全吸收红色物质。
另一座命土山紧邻池子,仙茶树长势旺盛,郁郁葱葱,各种颜色的茶果摇曳,流光溢彩,带着淡淡清香。
到了这里后,王煊放松下来,有的是时间思考修行的问题,养生炉并不大,和两个拳头合在一起相仿。
他烧了一炉仙茶,袅袅白雾飘起,闻着茶香,他静静的思索,眺望未来的路,想进入逍遥游的话,他随时能闯进去。
想破十三段,则无比艰难,但是,他愿意选择难度极大的这条路,逍遥游什么时候踏足都行。
至于十三段,错过的话,就是永远失去,再也无法回头来弥补。
“希望金蝉功、蝼蚁望龙篇能助我涅槃,实现一次全方位的提升,破开那道恐怖的关卡。”
接下来,他利用这里活跃的精神思感,参悟几本奇异经文,开始了孤独的修行之旅,彻底与外界隔绝。
他大多数时间都盘坐在茶树下,偶尔去接触红色物质,体验以不同超物质修行的异常与妙处。
“这里接触到的接近真实物质比内景地更甚,但是,盗取时光效果不及。”
大概是“两年”后,王煊起身,结束盗取时光的修行,赶向陨石通道那里,试试看能否贯穿过去,这才是此行的重头戏。
仅一天时间,他就从仙茶树那里赶到了巨大的陨石所在地,它像是天穹遮盖在上边,无边无际。
一条发光的通道,红色的烟霞,细微的颗粒状晶体,以及火光等,不时从那里随着光雾涌动出来,灼热难忍。
来到这里后,王煊谨慎了起来,他没有忘记,精神分裂出很多个化身时,这里还曾有模糊而凄厉的嚎叫声传出。
“那是错觉,还是真有什么东西?”他琢磨着,这件事很离谱,属于他一个人的地方,怎么会多出一个怪物?
他认为,不外乎三种可能,一是精神分身,属于漏网之鱼,在这里还蛰伏着一道,没有发现。
跟童年玩伴締結情人契約
若是这样的话,就有些可怕了,当初方雨竹、妖主、老张等人一起会诊,都没有察觉到那个分身吗?
第二种可能就是,又是那株魔花在作乱,故意诱导他,不将他折腾到精神出问题,怀疑人生,不甘心。
若是存在第三种可能,那就有些可怕了,来自真实的源头,有什么东西从陨石通道上方过来了。
上一次来此地时,他都没有进陨石通道,就是意识到这里出了问题,觉得贸然闯入可能会很危险。
现在,他走到十二段领域走到尽头了,而且真正掌握了养生炉,所以要探个究竟,不然总放任祸端在这里,以后飘渺之地都不好进了。
在动身前,他去自己开凿的那个洞穴,看了一眼仙人掌天药,长势极好,它居然要开花了。
“哎哟,小子,你终于来了,快带我出去,我简直受不了啦!”这里有几页岁月之书,痛苦的叫唤。
“我和你说,这精神病让人无法忍受,影响到了我道心的稳固,再和它呆下去,我真要疯了!”它在那里扑腾,几页岁月之书中夹着承载精神病大法的纸张。
“我看你本来就不正常,和它作伴正好。”王煊才不会满足它的愿望。
“别啊,带我走,这精神病也就罢了,外面还有厉鬼啊,不时在附近转悠,要吓死我了,他会吃书的。我臣服了,只求你带我一起离开!”它颤栗着,在那里哀求。
王煊听到这则消息,顿时头皮发麻,还真有生物在这里作祟,不是错觉?
“是不你产生幻觉了,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厉鬼?”
岁月之书叫道:“你才幻觉呢,我又没分裂,也不是什么精神病,怎么会感应有误,这里绝对有大问题,严重影响到了我。”
“那你就在这里呆着吧,好好会一会它。”王煊拒绝带它离去。
岁月之书讲条件,道:“那你将我补全,就这么几页,残缺的我没有多少力量!”
“你在这里呆着吧!”王煊怎么可能将他补全,这东西来历存疑,眼下还是拆分比较好。
他问了很多问题,带着疑惑,离开此地。
王煊进入通道,有兽皮书,更有养生炉,从容与镇定了很多。在这条涌动红色烟霞、划过雷霆的陨石路上,他的元神剧痛,每次来这里都是煎熬。
不过,现在的他比以前强大太多了,承受能力也猛烈提升,没有躲避进养生炉,直接硬扛着前行。
突然,就在耳畔,一声凄厉的嚎叫响起,响彻人的灵魂深处,明明是元神,但他却有寒毛倒竖的感觉,浑身过电,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王煊头都没回,如同蝎子摆尾,向后踢出去一脚。
砰的一声,他遭遇了阻挡,脚掌剧痛,有生物生猛的挡住了他。
在他回头的刹那,看到一张惨白的脸,刷的一声,没入烟霞间,而后远去,隐伏进看不到的模糊通道中。
“真有东西!”王煊心惊,在灼热难忍的通道中,竟感觉到一股来自后背的寒意,那个生物很危险。
他深呼吸,结果元神发红,剧痛难熬,这里全是红色物质,而今他承受力越来越强了,竟抵住了。
“得抓住它,弄清楚是什么生物!”他冲了上去,一路追赶。
砰!
突然,那东西如同厉鬼般,从粗糙的陨石壁上跳了下来,模糊而强大,如同云烟组成,扑杀王煊。
一刹那,王煊各种手段尽出,和它碰撞了数百次,自身剧痛,那个怪物居然强大的离谱,和他不相上下,在硬抗他!
“轰!”
王煊跳过斩神旗,直接动用养生炉,想以至宝收它!
棄 妃 狐 寵
“嗷!”
凄厉的嚎叫,居然在人的心底响起,让王煊的精神都有那么刹那的摇动,恍惚,这就有些恐怖了,让人遍体生寒。
他催动养生炉,使之轰鸣,而那怪物则没入石壁,再次消失不见。
养生炉震动,有至强的涟漪扩张,削的那坚不可摧的陨石壁簌簌坠落粉末,不断龟裂,一路炸开,许多巨大的石块落下。
这比他用铁钎子挖通道时省力多了,至宝就是至宝,让陨石通道中不断崩落石皮,各种乱石翻滚。
同时他也意识到,这如同天穹般庞大的陨石,确实惊人,太坚硬了,至宝也只是在通道中削落石块,而不是将它整体打崩,解体。
王煊再次上路,手持至宝,随时准备轰杀,身上裹着银色兽皮书,以及有窟窿的金色兽皮。
突然,又是一声凄厉的嚎叫,这种如同深夜厉鬼般的生物能影响到人的心神,延缓动作等。
王煊已经准备充足了,想要用至宝轰杀它,可是那一声又一声的精神嚎叫中,他的行动受到影响。
最为重要的是,这东西神出鬼没,在叫出第一声时,就突兀来到王煊头顶,从兽皮的缝隙中,贴着的头皮向里钻,冰冷刺骨,想进他的身体!
这是什么怪物,动作太快了,强如王煊也都头疼,觉得异常棘手,让其他人来此的话早就死掉了。
至强的神明分身,到了这里也不够看!
关键时刻,他体内发光,藏在元神中的斩神旗,从他的体内冲了出来,轰在那个怪物的身上,将它打飞,怪物手中持着一条树杈,寸寸断裂,代它受过。
离开他的身体就好办,他迅速震动养生炉,要灭了它,不给它机会了,这东西实在邪性的过分。
那个怪物化成光雨,嗖的一声,蒸腾没了,再出现时,已经挂在上方的魔花附近。
“有点可怕,不比我弱,挨了斩神旗一击,都没有死?”王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真要放开手脚柏搏杀,这怪物不比他差。
同时,他觉察到,刚才怪物手中持着的是魔花的一条干枯的枝杈,是从那株植物附近寻到的。
“魔花,是你作乱吗?”王煊觉得不像,这次他手持万完整的至宝,而且精神圆满,没有分裂,并未陷入幻境。
You Say Goodbye I Say Hello
最起码他的精神天眼和十二段的底蕴相合后,没在魔花上感受到攸关性命的威胁,隐患只是那个未知的生物。
王煊没有犹豫,动用至宝,向前轰杀,这次波及到了魔花,让它簌簌摇颤,剧烈晃动,雪白的花瓣无比晶莹,仿佛要漫天飞洒。
巨大的陨石块崩落下来,通道在塌陷,那株永不凋零的长生之花比陨石还坚固,受到冲击后,它的根部都露出来部分了,但它自身并未在第一时间瓦解。
随着王煊临近,再次催动至宝,陨石崩落的越发厉害,那株看起来神圣的魔花,似要坠落了。
但也是在这时,王煊头皮发麻,有种大灾难即将降临的感觉,他立刻以精神天眼和十二段底蕴相合,捕捉冥冥中的恶意。
他得到预警,看到模糊的画面,似乎若是让这里全面崩塌,导致那株植物脱落下来的话,虚无之地都可能会被撕裂,即将出大事儿。
王煊立刻罢手,觉得发瘆,这株魔花关乎甚大,竟能影响整片飘渺之地的稳定?
一时间他头大如斗,该不会真是什么愿景之花,心灵中永不凋零的长生之梦吧?他不敢对它下手了。
王煊避开这株花,直接去追那个生物。
邪帝盛寵:天下第一妃 蕭歌
这一次,它忌惮了,头也不回,一路向着陨石通道上方冲去。
王煊追了上去,直到自身烧的受不了,要焚烧时,他才进入养生炉内,驾驭它追杀那个未知生物。
“嗷……”事实上,那个怪物也坚持不住了,被烧的要瓦解了,他们深入的太远了,早已远离魔花所在的位置。
它钻进陨石壁中,但是,瞬间就会被逼迫出来,从里面冒出更为浓烈的红色烟霞,带着雷霆之光。
“你走不了!”王煊追杀,必须得逮到它,这东西危险而强大,不知道来头,不能放任它在这里折腾。
嗖嗖嗖!
然而,它依旧一路向上逃,难道真的是从真实源头过来的?
但它怎么快的过养生炉?这件至宝不以速度见长,但也远超其他异宝,瞬息间,就到了它的眼前。
此时,它很惨,身体模糊,快被烧的瓦解了,面孔苍白而模糊。
王煊挥动斩神旗,直接将它卷住,给活捉了!
本月最后一天了,还有月票的书友不要忘记投出,感谢。
感谢:星辰上的渔夫,燕归人啊,谢谢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