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空彼岸 辰東-第四百八十九章 隻身面對惡龍鑒賞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三位神明残了,都只剩下半截身子,被一只振翅的蝉重创,满身是血,被捕获回来,丢在飞船残骸间。
“这不是逍遥游层面的体现,他这是……进军十二段领域了?”那个身穿乌金甲胄的黑发男子,虽为至强神明的分身,但现在彻底失态了,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十一段已是神话理论的尽头,在人世间这个大境界,从没有人可以超出这个范畴,他……身在红尘中,如何能做到?”那个身穿红色龙鳞甲胄的女子也彻底呆住了,而后从头凉到脚。
她半截身子都没了,被蝉翼削断,现在血淋淋。早先她还不忿,心中满是敌意,要为元蕾讨债,现在她只希望这是一场梦境,从未来过这里。
“不可能,人间从不见十二段,没有人可以立足在这个领域,那是一片无人区,谁尝试踏足谁会死!”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有些接受不了。
他现在半边身子破碎,手中的巨剑也断了,被金蝉重创后,他很虚弱,被这种猜测刺激的情绪过于起伏剧烈。
他们是谁,都是个各自时代的至强者,说是自身所在超凡星球的一个时代的主角也没问题。。
在神话最灿烂时代,能从千军万马中搏杀出来,成为神明中的至强者,自然有常人远不及的地方。
连他们也只能遥望,对十二段只能静默的想一想也就罢了,从未听说有人可以闯进那片荒芜与危险之地。
现在,他们怎能不惊?
“十二段啊,数天前,我在不朽之地渡劫时,已经走到那个高度,现在比你们想象的走得还要远。”王煊平静地说道。他认为,自己超越了十二段,约莫着有十三段的实力了。
这些话语让三位神明当场呆立,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他们在心中低吼,怎么可能?竟出了这种人!
尤其是,对方是现世红尘中人,一个人间的青年,竟在神话末世取得了这样的成就。
如今的至强者,当初在人世间大境界时,大部分人是十段的破限者。还有部分人甚至只是九段,而后在其他大境界弥补,做到了破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就金字塔顶端的人,可是现在,一个凡人立在他们的头顶上方,俯视着他们。
“在现实世界中,他或许可以和齐天一战!”三人相顾后,再也难以平静了,心绪剧烈起伏。
在他们的推测中,齐天当年在人世间时,必然踏足十一段领域尽头了,后来成为超绝世,在这枯竭时代,比其他人更强。
至强神明的分身在现世大多都在逍遥游一二层,那么齐天应该能保住第三层!
“恶龙齐天什么时候来?”王煊问道,从容而镇定,道:“不用为了体现气节而嘴硬,说出后我会给你们一个体面的死法。”
不然的话,他就直接搜他们的元神,让他们死状凄惨。
“半日内,应该可以赶到。”尽管不甘心,心中很愤怒,但他们还是接受了现实。
因为三人都看到了至宝,注定要被灭口,但是,如果对方有意折腾他们,可能会更可怕,生不如死。
“上路吧。”王煊说道,一只蝉出现,双翅轻震,残余的规则之力,化成涟漪荡漾出去,三人的元神刹那崩溃,肉身也炸开了。
转瞬屠神!
机械小熊控制银白飞船过来了,在庞大如钢铁城市的飞船残骸中吸收活性金属,收割能源,补充所需。
很快,小型银色飞船就重组了,修复完毕,主要是底子太厚了,由瘆灵的飞船残骸改造而成。
王煊将赵清菡、吴茵、陈永杰等人从养生炉中放出,送回飞船,告知她们暂时远离这里,不要和他们在一起。
相互交換
“你要和那个齐天交手?他可是一位超绝世,你……有把握吗?”几人都为他担忧。
“不如等方仙子、妖主他们回归后,再考虑和那个女人开战!”陈永杰建议道。
恶龙名气太大了,历大劫而不死,在这个时代再现,真正走到明面上来,说明他底气太足了。
“在不朽之地时,不是有确切消息吗,他从超绝世手中抢到了羽化幡,这个人非常强。”赵清菡蹙眉说道。
“没事儿,这是现世,不是他说了算。”王煊让他们立刻远去,暂时不要接近这里。
几人都知道,他做出决定后不会更改了,最后离开了这里。
深邃的宇宙,冰冷的空间,这是王煊第一次独自一个人盘坐虚空中,到了他这个境界,短期内自然可以在这样恶劣环境中生存。
他站在这里一动不动,闭上眼睛,感受冥冥中的恶意,警惕恶龙的到来,那个人神出鬼没,需要严加戒备。
养生炉自然被他藏了起来,万一露出气息,惊跑了恶龙,那么后患无穷,这次他准备屠龙!
半日后,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恶意,恢宏而有阴冷,无比的慑人,由远而近,快速出现了。
一艘陈旧的飞船从虫洞中出来,无声无息,停在不远处,一道影子飘飘然,如羽化登仙,出现在飞船外部。
他一点也不在意,就这么过来了,看到王煊附近的庞大飞船残骸,他依旧平静,无比自信。
“三个神明,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让人失望。”弃天平淡地开口,依旧是影子状态。
并且在这时,王煊感觉自己的内景地又要开启了,他今非昔比,第一时间觉察,立刻阻止,避免它被外人控制大敞大开。
“精进了一大截,成长很快嘛。”齐天开口,影子飘摇,向着王煊而来,停在不远处。
他是三千五百年前的人,对特殊内景地的了解自然超过王煊,他是第二位在凡人时期开启内景的人。
王煊没有出声,只是目光冰冷地看着他。
齐天十分平和,道:“我原本想邀你进内景地坐会儿,神游过去,畅谈未来,想不到你这么抵触,要不进入我的内景地?”
这是温和中带着自信,于平静中也有种咄咄逼人之态,邀王煊小坐,却要进王煊的内景地中,擅作主张,反客为主。
王煊开口:“想不到三千年过去,你死而复生后,竟变成了这个样子。这是你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曾经的受害者,为什么活成了你自己最讨厌的样子?”
影子飘逸,遗世而独立,哑然一笑,道:“我和那些对头不同,我在为超凡续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从神话大局出发。如今需要你奉献一些,毕竟,你起步太晚了,无力改变什么,而我却可以重塑超凡世界,在神话领域,重新开天辟地!”
王煊冷声道:“真有本事的话,你就靠自己去开天,而我也专注于我的领域,为新神话找出路。”
“不用急,我们坐下来聊,进我的内景地中一叙。”齐天开口。
说话间,在他的后方,一片氤氲光雾蒸腾的空间敞开,那是恶龙的内景地吗?生机勃勃,有浓郁的神秘因子洒落。
他渐渐显露出真身,衣袂飘舞,这是一个非常儒雅的年轻男子,绝世而独立,近古以来第一次在现世露出真容,真的像是谪仙。
他黑发飘散,双眼清澈,身材挺拔,整个人很俊,超尘脱俗,静立虚空中,其仙道气韵直接就影响了整片大环境,有出世之感。
这是齐天的人间之身,飘飘然,竟直接进入了那片内景地中,让王煊都吃了一惊,肉身也能直接进去?
他很早以前尝试过,自然做不到。
这次,他没有什么犹豫,向前迈步,虽然颇感吃力,但是,随着他运转至高经文,脚步加快,就这么以肉身闯进去了!
还可以这样?他有谱了,如今他实力强大,也可以将身体也带进去了,虽然有难度,但可以做到。
王煊自然敢跟着恶龙进内景,真要翻脸在这里大战,他虽然没有主场优势,但是在对方的地盘更方便磨刀霍霍,以至宝震塌这里,从而猎龙。
不过,他心中存疑,这真是齐天自己的内景地吗?毕竟,他曾杀人,炼制过六个稀珍的内景异宝。
这片内景地很不凡,气象惊人,有亭台楼阁,精神大药,栽种在精神药田总,各种花草和宝药不算少。
王煊出神,是了,这里是精神空间,完全可以那些高等精神挖药,带回来栽种在这里。
和恶龙开发这片内景地相比,王煊那里太荒芜了,什么都没有,处在原始状态中。
他仔细凝视,这片生机浓郁的内景地,还是出了一些问题,在充满生气的空间中也暗藏着腐朽的痕迹,它在变得脆弱,随着超凡退潮,这里大概率会崩塌。
“这是你的内景吗?”王煊问道。
齐天十分从容,道:“见笑了,比不上特殊的内景地,毕竟,这是我的分身对应的内景空间。事实上,即便是仙界的主身对应内景地也出了问题,有缺陷啊。当年我被人针对,围猎,刺杀,那些人就是图谋我的这一切后,对我的尸身剥脱,我就是复活了过来,内景也受损了。需要补缺。”
“所以,你盯上了我,拿我来为你补缺,补足你确实的底蕴?”王煊寒声道,逼视这个人。
“喝茶,慢慢聊。”齐天笑了笑,带着他走到药田外的亭台间,这里竟有两个女子,一个负责为他抱剑,一个已经准备好茶具,要展现精湛的茶道技艺。
两个女子都是元神状态,他们的肉身不能立足在这里,两人都很美丽,气质出众。
王煊一怔,恶龙还真会享受,连仙子都有了,这是拘禁来的吗?
“她们是我的追随者,也是我的红颜知己。来尝一尝,仙界第一茶树结成茶果,喝一点少一点了,曾经栽种恒均门前,结果前段时间被盗走了。”
那个女子的茶道技艺非凡,动作优美,给人视觉上的享受。齐天示意,请王煊喝茶。
“将你的肉身和内景一切对应的先天底蕴给我吧,放心,我会留你性命,确保你能活下去。”终于,齐天放下茶杯,说到了“正题”。
王煊寒声道:“这样的恶事,你自己也曾经历过,这么歹毒的心思,你却说的云淡风轻,你凭什么向我索要?”
齐天起身,看向天边,道:“我谋万世功业,不在乎一时骂名,未来我再塑神话天地,所有人都要对我感恩戴德,念我的好,尊我为超凡之祖!”
“自己的路自己走,我不会献祭我的肉身和精神底蕴,至于内景地更是想都不要想了!”王煊很干脆的拒绝。
“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只能自己来取了。”他看向抱剑的女子,示意她可以出手。
这一刻,一道刺目的剑光划过内景地,光芒极尽绚烂,连外面漆黑的宇宙都被照亮了。
王煊坐在那里没有动,但是自身有奇景浮现,一只蝉,双翅震动,淡淡的混沌涟漪扩张,轰的一声,将那无匹的剑光击溃了。
“这是我的内景世界,你要在这里撒野?”弃天带着笑,但是气息有些不同了,随着一念间,他杀意飙升。
“你的内景地,又能如何?该毁照样要毁。”王煊依旧很平静,在他身前,一条大道巨龙缓缓盘旋,这又是一种真形奇景。
月初呼唤下保底月票支持。
感谢:GD鬼刀、叁生缘猫猫、太古啊、魔枪许景明、拾尽人间梦、星辰献,谢谢梦之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