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第六百四十四章 他信了,我有什麼辦法讀書

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
小說推薦從縣令開始的簽到生活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原来如此,好手段!”
“过奖,不过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手段而已,在沈大人面前不值一提”
“是洗脑啊!”刚刚一刹那,沈钰就明白了对方的做法。
这的确不是迷魂术之类的精神功法,却更胜过于这样的精神功法,而且还能不露痕迹。
“那你应该是梁如岳认识的人吧,而且必然是他信任的人,你究竟是谁?”
“当然,我跟梁兄惺惺相惜,我们是知己啊。鄙人不才,添为黑衣卫副指挥使,梁泽恒!”
“原来是你啊=,我知道你,黑衣卫的老好人!寒门出身,那些不甘的人中也有你吧,难怪能让人共鸣!”
梁泽恒,黑衣卫副指挥使,赫赫有名的老实人。面对权贵打不还手,特别擅长和稀泥。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寒门子弟的无奈。他得罪不起人,只能是腆着脸赔笑。
但对下面的人很好,特别照顾其他人,算得上是名声在外。
不过却是看的让人憋屈,寒门出身却能够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已经算是寒门之中极少数有成就的了。
可若不是他这份左右逢源,可能他早就让人拿下了,毕竟眼馋他这个位置的可不少。正因为如此,也让无数寒门弟子在羡慕的同时,心里也憋了一口气。
哪怕是同样身居高位,却也一样得看别人的脸色,一点不满都不能有。不然,等待他们的下场就会很凄惨。
铮铮铁骨的人的确不少,可死的却也大多数是寒门子弟。因为他们没有背景,没有人支持,拿下他们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这也是很多寒门出身人的无奈,他们也想不顾一切,可奈何终究是有顾忌。一人得罪,可能是全家受过,他们有家有室终究是赌不起的占绝大多数。
不过眼前的梁泽恒一脸的老实相,无论是风评还是平日里的所作所为,看起来怎么也不像是奸佞小人,顶多就是小人物的见风使舵而已。
但现在看来对方实则心肠歹毒,心思城府更是极深,老实人果然是最可怕的!
一朝翻脸,能让你怀疑人生,轻易可惹不得啊。
“其实梁如岳只是一步闲棋而已,在他眼中我也是寒门出身,在朝堂上下无依无靠。所以即便是身居高位,也只能是唯唯诺诺。”
“所以他也不怕我,而且对我没多少防备,记得我们初相遇时,推杯换盏之间他也难免吐露些心声。”
“只不过当年沈大人入京,只是区区大宗师的境界,还不入我们的眼。”
“我也只是在街头喝酒的时候无意间遇到了梁如岳,而后跟他喝了顿酒,套了点信息而已。”
说到这里,梁泽恒也是感叹人生的奇妙。当年他见到梁如岳,不过是顺带手的稍稍布置了一下。
哪想到之后沈钰竟会如日中天,梁如岳这枚闲棋,也就成了最重要的棋子。
世人都说沈钰是第二个沐子山,可仔细看看他的成长轨迹就知道,这货可是比沐子山还要可怕的多。
沐子山从出山到最后成长到横压江湖,那也是花费了一些时间。
可再看看沈钰,这货就好像是横空出世一样,从最开始的默默无闻刚刚考中进士的士子,到最后横压天下,也不过是区区两三年的时间。
这晋升速度,真是让那些苦苦修炼了一辈子的人忍不住流泪,太他娘的欺负人了,这让他们怎么比。
真·群青戰記
也难怪那么多人想让他死,除了沈钰的确招人恨之外,嫉妒想来也是一方面。
关键是沈钰还这么年轻,完全不是大器晚成的那一种。现在哪一家教训儿子,不拿沈钰做例子,俨然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你说你能不招人恨么。
“梁如岳,你可真是好棋子!”若不是梁如岳,类似于沈钰,白翼这等高手怎么可能让他如此轻易地就引入局中。
“你!”被人这么利用,梁如岳承认,他现在的确是想砍人了。
想他也是一直自负,当年的自己实力虽然差点,但是破案水平,工作能力等等都是一等一的,自己同样也是立功无数。
我成了家族老祖宗 小说
他相信,只要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必定能一飞冲天。而沈钰给了他机会,他也同样做的很出色。
可万没有想到,他自鸣得意到头来竟是让人耍的团团转,关键是他自己却根本没有发现。
除了沈大人外,梁泽恒就是他最信任的人,对他的话从没有过怀疑。
两个人曾谈天说地,论古谈今。因为同是出自寒门,他以为他们两人惺惺相惜,互相引为知己。
但现在看来,都是人家故意为之,就为了博取他的信任而已。
这好几年来,本来是有很多地方只要是细细思索,就是能察觉到什么的,可是他却下意识的忽略了,不愿意去信。
那份信任让他输的一败涂地,让他被人牵着鼻子走。
“梁如岳,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不是一直在做我们都想做的事情么,我也想让他们死啊!”
“看看,这两年我们配合的多好。我让你借助沈钰的名头扫荡各派,你做了。有沈钰的名头在,大部分人果真乖乖等着被扫荡。”
“我透露消息,说我们组织的人会在峦山破封一批人,让你想办法让白翼来这里,被封印的那些老怪物绝不能轻易出世。”
“你信了,而且还迫不及待的跟白翼商量,派一份人挡住早就破封而出的何沐锦和陆花堂,让白翼先把我们组织的人解决了。”
“啧啧,计划是好计划,可是你不该也跟我商量。”
“之后我又告诉你,其实我们可以借白翼的手,除掉这些顶尖高手。”
说到这里,梁泽恒忍不住轻声一叹,似是对自己的一整套计划极为得意。
一个区区的梁如岳,一个小小的棋子,让自己成功玩出花来了,不得不让人得意。
“而后我让你放出消息,说峦山藏有你沈钰短短数载成就绝顶高手的秘密,你做了,引得这么高手齐聚峦山!”
“我又跟你说,只需要稍用些手段,就能让白翼相信这些顶尖高手就是那个组织的人。”
“这样就可以一石二鸟,既可以覆灭我们组织的人,又能借助白翼的手,灭掉这个江湖中最顶尖的高手们。”
“只要那些顶尖高手没了,朝廷就可以震慑天下,而后就能为寒门弟子博一条出路。”
祝你幸福
“你看看,你偏偏又信了!啧啧,你对我的信任很沉重,是我对不起你啊,梁兄!”
“你,你!”握紧刀的手都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周围看过来的,全都是不怀好意的眼神。
只不过顾忌沈钰在身旁,他们的杀意也不敢太明显。但若是有机会的话,他们一定会活劈了他的。
“我们都是想毕其功于一役,直接将这些顶尖高手伏杀于此,现在马上就要成功了。”
“这些江湖最顶尖的高手一死,天下真空大半。各派经过这几年的清洗,再加上如今这一役必是死伤惨重,必是自顾不暇。”
“想来,他们只能舔舐伤口,几十年都恢复不了元气。”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沈钰到了!”
说到这里,他还看向了沈钰的方向“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把白翼被埋伏的消息透露出去,让梁如岳你赶紧将他来带峦山救人。”
“你看看,你想也没想又又信了,直接将他沈钰沈大人引入死地。计划这么顺利,我其实也很无奈,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那这就没办法了,我一人做到了这么多。我倒要看看到若是白翼死了,沈钰死了,那么多顶尖高手也死了,还有哪个能拦住我们!”
“灵气暴增即将到来,这盛世就要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