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催妝 txt-第六十章 守城(二更)分享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宴轻一句来日方长,彻底安抚住了凌画。
事实证明,她不会睡不着的,被宴轻抱在怀里,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安心又踏实,她是睡得着的。
从栖云山脚下对于她来说的第一次初见,原来是他多年暗中观望后的出手,她所以为的那些宴轻不想娶妻,没有她喜欢他更多,对搅乱了他生活的愧疚等等,原来都不存在,所以,她有什么不踏实,睡不着的呢。
凌家满门倾覆,又不是他的错,不能因为他没按照《推背图》推演的一样杀了太子太傅,便把责任推给他。
水笙 小说
对于他口中说的抢了她的命定姻缘,既是孽缘,又叫什么姻缘呢。反而他倒要感谢他,守护后梁江山的同时,也去栖云山脚下守株待兔了她。
凌画睡着后,宴轻侧着头看着她,嘴角一点点漫上无声的笑意,他没跟她说的是,那一日,他去栖云山脚下守她,眼角余光看着她的马车远远驶来,他射箭的手其实是抖的,只因内心跳动的太快,后来她吩咐人停车,用栖云山的入山令换他三只鹿,他接过令牌时想着就这么上山去,会不会太上道了?她那么聪明,让她怀疑他是一个十分有心计的人怎么办?会不会敬而远之?正好程初要,他万分不舍,但还是漫天要了个高价,没想到程初一口答应,他只能咬牙给了他,她已经看到他的脸了,所以,他告诉自己不能急,要稳住,反正,也等的够久了。
一步算,步步算,总算将她算计到了自己的手里,且将他放在了心上。
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 弄清浅
果然,诚如宴轻所料,第二日,宁叶率军攻幽州城。
因意在守城,凌画被宴轻安排坐在总兵府的高阁上,手里拿着千里镜,坐镇后方,统观全局,调派兵马,宴轻带着叶烟以及暗卫们与碧云山的高手在城墙杀的昏天暗地,双方的普通士兵们反而成了战场上最次要的角色。
这一杀,便杀了一日,幽州城墙纹丝不动,碧云山的军队没有攻下幽州城。
一日后,宁叶鸣金收兵,传言中宁叶的娘宁夫人并没有现身,大约是在观望,伺机而动。
我的上司是傳說中的病嬌
宴轻回来时,一身的血,他今日特意穿了黑衣,但鲜血太多,依旧将黑衣染成了在烛光照耀下的一片血色。
小说
凌画要靠近时,宴轻摆摆手,柔声说:“我先去去沐浴,别弄脏了你。”
凌画点点头,多问了一句,“哥哥,要我帮你擦身吗?”
宴轻脚步一顿,气笑了,“你让我省点儿心吧!”
凌画弯起嘴角,对他挥挥手,“那你自己劳累吧!”
宴轻沐浴回来,一身清爽,凌画终于能抱他了,双手搂住她的腰,“哥哥,累不累?”
“嗯。”
凌画蹭了蹭他,“我帮你捶捶肩?”
“这么体贴的吗?”宴轻笑,揉揉她的头,声音低了些,“别惹我,哪怕累了一天,也受不住你这么太体贴。”
凌画懂了,微红了脸,松开他,“用过饭后,赶紧歇着,碧云山的高手的确是厉害,宁叶那个人,保准今夜还会攻城。”
宴轻点头,“最多能歇两个时辰,他肯定会攻城,幽州城是他的必夺之地,夺不了幽州,他与江山无望,所以,在岭山兵马赶来前,一定会拼死拿下。”
凌画有些忧心,“今日这情形,我觉得我低估了碧云山高手的厉害以及宁叶的厉害,他短短时间,便与温行之带的兵马整合了,不知道我们撑不撑得住半个月。”
京麓兵马大营的兵马和漕郡的兵马还是差远了,如今是高手过招,暂且普通兵马是配角,但等高手们杀的差不多了,最多三日,碧云山和幽州军便该成为主力了,那时候城内的兵马全无优势。只能还要靠宴轻和叶烟顶着。
“不要担心。”宴轻拉着她睡躺在床上,“昨夜忘了与你说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是全无准备的。”
凌画猛地抬眼。
宴轻给与她肯定的眼神,笑着说:“你以为绿林老主子为何将新主令塞给我?是他乐意的吗?那都是说与绿林和天下那些人听的,他的新主令,是我抢过来的,不止如此,还让他安排人,帮我做了不少事情,绿林人物遍布数千里,很好地能掩人耳目。”
凌画一拍脑门,“我就说昨儿还差点儿什么好像没问哥哥。”
她一下子来了精神,“所以,你都做了什么?”
班級同學都被召喚到異世界,只有我幸存下來
“除了没碰东宫和萧枕的事情外,我几乎都沾了。在京城倒是做的少些,怕引人注意,毕竟萧泽也不算太傻,东宫势力确实大,还有先皇也并不糊涂,尤其是你太聪明了。”宴轻道,“我自己不方便出京,便遣散了端敬候府那些人,让他们去做。”
凌画恍然,“怪不得当年你要遣散端敬候府的人呢,连老侯爷、侯爷,还有你自己自小培养的暗卫们护卫们都遣散了。如今端敬候府那些护卫,还是太后娘娘死活塞给你的。”
“嗯。”宴轻道:“没有人手,如何能成事。”
“所以,那些人都去哪儿了?”
“哪里的都有,除了绿林外,江湖各大门派,碧云山和岭山难混进去,但也不是撬不开豁口进去那么一两个。”
“养私兵了吗?”凌画问。
宴轻摇头,“没有钱养。”
凌画看着他。
宴轻笑,“这些放出去的人太能花钱了,端敬候府是有军功封赏以及打仗收罗回钱财的底子,但几代祖辈都不是看重钱的,还要拿出去养老弱病残的将士,所以,其实真要算起来,也没积累多少,当然,比普通高门府邸,还是谁也比不过的,若是供我自己花,几辈子也花不完,但毕竟端敬候府不是你外祖父家,富可敌国,遍布天下的产业,,每日有金山银山的产出。所以,养私兵的钱是没有的。”
凌画想想也对,偌大的岭山养二十万兵马,都觉得要命了。这么一想,碧云山能养三十万兵马,应该是得来的不义之财居多。
“虽然没养私兵,但是各军中,都有我安插的人手,关键时刻,虽不见得能杀主将代之,但也能起作用,所以,不必担心。”
凌画眨眨眼睛,懂了,笑的很欢乐,“那这可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