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arn4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六百一十七章:爭執推薦-j1vcz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刑天??”
连大脑袋都不由一愣,似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至于眼前余阳几个就更没听说过了。
“刑天,天者,颠也,颠就是人的头,刑者,戮也,意思是被斩下头颅的人。”
丁鹏目光逐渐炽热起来,他看向大脑袋:“你或许没听过这个名字,但炎帝的你应该记得吧。”
然而大脑袋满脸依旧满脸困惑的摇摇头。
漫长的岁月,他早就忘记了许多事情,自己的名字,自己是谁,来自何处,为什么会被钉在这里等等,他早就忘记了。
仅存的记忆里,只有四周石壁上这些乐谱。
大脑袋的否认,令丁鹏嘴角一抽,刚才还自信满满,没想到被打脸的如此迅速。
“别闹了,我们还是先离开吧。”余阳上前按住他的肩膀道:“咱们这次出来时间可不短了,学校那边不知道要疯成什么模样。”
提起这件事,几个孩子小脸都为之一变,他们甚至可以想象得到,萨达尔校长愤怒咆哮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校场上。
“可是……”
丁鹏回头看向身后大脑袋,正在犹豫时,王湘上前拉住他的手:“走吧,先回家,这里的事情,等回去后禀告给学校就行。”
丁鹏下意识点点头,可正在他要点头答应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大头怪正在目送他们离开,那双憨厚的眼神里带着几许不舍。
顿时他心尖一紧,甩开王湘的手道:“等等,你们先走,我要留下来。”
“别闹!”
出人意料的是王湘此刻突然发起火来,伸手拉向他的衣服:“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别急,有话慢慢说……”
余阳急忙上前想要拦住,但被王湘一手推开。
只听王湘怒视着丁鹏:“你手上肯定有丁校长给你的保命符对吧,所以你才这么轻松自在,你一早就发现了那些黑猴子,你却一直藏着不说,就是想要我们和你一起冒险。”
在王湘的怒视下,被喊破心事的丁鹏不禁心虚的往后退上一步。
见状,王湘顿时更加恼火。
“你有保命符,别人呢?你真能保证我们所有人不出事么?万一呢,万一我们四个里面谁死在这里,你才会意识到,是你幼稚的想法才会害的大家万劫不复么!”
“我!!”
丁鹏被骂的意识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这样自私自利,空有一个好出身又怎样,不过是个不争气的二世祖。”
王湘一通痛骂,令丁鹏的脸色一时青白交错。
张张嘴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任何反驳的道理。
见他说不出话来,王湘声音放缓下来:“丁鹏,跟我们回去吧,别再耍小性子,男子汉大丈夫,别连低头认错的勇气都没有。”
说着王湘向着丁鹏伸出手来。
这话说得极其漂亮,不仅给了丁鹏一个台阶,更是显出了大度,以及对眼前这个男孩的期待。
换做别人,这时候心里不仅不会怨恨,怕是感激的心情更多。
只是丁鹏却并不是那种懵懵懂懂的小屁孩,相反,如果加上睡梦中,被上清道人拉去讲课的时间,丁鹏的心智远比眼前余阳等人更加成熟。
看着伸向自己的手掌,丁鹏犹豫了一下,缓缓举起手掌,可这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手掌在半空一顿:“你刚才说要回去禀告给学校?是指我父亲,还是李老爷子。”
王湘眉头立起,冷声道:“有区别么?”
“有!”
丁鹏果断把手收回来,后退一步道:
“我承认,我错了,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自私自利,我保证从今后,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但如果你是要把这里的事情告诉给李老爷子,抱歉,我真不能跟你们走。”
“丁鹏!你发什么疯,李老爷子和你爹什么关系,你心里没点数?”
梅雨石也受不了了,开口质问道。
“是啊,老大,咱们别闹了,赶紧回去吧,你看王湘姐姐都生气了。”
狄克也跟着说道。
然而面对狄克和梅雨石的劝阻,丁鹏目光始终直视这王湘。
他点点头:“我当然清楚,甚至比你们更清楚,只是李老爷子是工会的人,我爹是我爹,我能求我爹把这个大头怪带走给他自由,你们能让工会放他自由么?”
“这……工会要这个大脑袋干什么??”余阳挠挠头:“丁鹏你想多了吧。”
“没有!你们还没意识到他的价值么?”丁鹏冷声打断余阳的话,指着身后那颗大脑袋。
“他的头就是价值,你们看清楚了他不是灵能生物,也就是说这是一颗被镇压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岁月的头颅,居然还活着,还能唱歌,工会能放过这颗脑袋么?”
被丁鹏这么一说,余阳等人也不禁楞然在原地。
是啊,他们一直都没想到这一点,这颗头颅存活了多少岁月,他依旧有独立的意识,说明其本身就有着强大的力量,在维持着他的生命力。
工会为了壮大,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当中的秘密挖掘出来,到时候把这颗大脑袋开颅切片都不为过。
甚至他的细胞,他的基因,工会都会转入生物科技里,加以培养,说不定能够制造出无数强大的战士。
“这……似乎是一件好事啊。”
梅雨石托着下巴,他是梅家的宝贝疙瘩,知晓工会一直在推行造神计划,如果真的能够得到这颗头颅,或许能够改变工会面对异域时,没有神级大佬坐镇尴尬局面。
“好事?我可不觉得,妄图走捷径的人,最后都会死的很惨,工会要强者,就自己去修炼。
只有突破自我,在磨砺中觉悟正果的人,才配的上神这个字,否则创造出来的,只会是不受控制的怪物。”
说到这里他回头看向这颗大脑袋,深吸口气道:“我不是信不过你们,只是有些事情,你们未必比我清楚。”
“这件事我们出去后再商量,丁鹏,我只问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出去。”
王湘默然的看着丁鹏。
邪帝蒼龍 哲哥好寂寞
“不要!”丁鹏果断拒绝,他知道,一旦王湘他们离开,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工会,到时候自己再想救这颗大脑袋,就来不及了。
“我们走!”
见状,王湘立即转身跳进洞口中。
“哎……王湘……等等……你……”余阳站在原地,一时间看着丁鹏和离去的王湘左右为难。
旋即狠狠瞪上丁鹏一眼:“你啊!!哎!我不管了。”
说着余阳就跟着跳上洞口,梅雨石默不作声的跟了上去,只有狄克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也走吧,知道你在这里害怕。”丁鹏拍拍狄克示意他也一块离开。
但狄克却是摇头道:“不要,咱们是好兄弟,我为什么跟他们走。”
听到这,丁鹏心里一暖,但他没有要顺势挽留下狄克的意思,反而道:“那你更应该跟他们走,如果出去后他们打电话给工会,你要帮我争取时间才行。”
“这……”狄克愣了一下。
“去吧,这是任务!”丁鹏仰起头,神情庄重的说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
狄克这次没有犹豫,立即跳进上那个洞口,临行前回头看了一眼丁鹏道:“老大。”
“嗯!”
“万事小心。”狄克挥挥手,说罢人就消失在洞口处。
见人都走了,丁鹏回头看向这颗大脑袋:“放心,我会救你出去。”
说着话的功夫,他伸手擦拭了几下自己的戒指,只见随着戒指上黑雾涌动下,一条体大如牛的黑狗出现在他面前。
这条黑狗从戒指里钻出后,下意识看了一眼大脑袋,纵使是有着龙级实力的式神,曾经强大的大天狗,也不仅被这颗大脑袋吓的一哆嗦。
没见过这么丑,还这么大的脑袋。
“不群,把洞口赌上,然后保护我。”
丁鹏熟练的下达下命令后,便立即找到一处稍微干爽点的地方,盘膝而坐,做出五心朝元的姿态。
随着一呼一吸之间,他居然快速睡着了过去。
“师父在哪里啊,师父在哪里,师父在徒儿的心田里,师父待我好啊,师父待我亲,师父在的地方就是春天里……”
梦境里,丁鹏一路蹦着跳着,唱着,远远的上清道人就听到他这阵肉麻的歌声。
偏偏上清道人就吃这一套,在别人耳朵里,这是如此酸腐的马屁之歌。
但上清道人听了,却是觉得这歌声却是委婉动人,犹如黄雀啼鸣,琴音绕儿一般。
“师父!”
只见丁鹏一脸韩笑的扑过来,跪在上清道人大腿边,粉嫩的小拳头轻轻给上清道人锤起腿来。
那乖巧的模样,简直和上清道人就是上清道人心中最完美的徒儿。
当然,上清道人享受之余,还没被丁鹏这副迷魂药给迷倒呢。
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他一眼,手轻轻抚起长须:“遇到麻烦了?”
“然也,师父您真是神通广大,徒儿都开口,您老掐指一算,怕是西游记里的孙猴子,都被您捏在了指尖上。”
丁鹏竖起大拇指,满脸崇拜的说道。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纵使上清道人这般人物,对于丁鹏这般溜须拍马,夸张的歌赞言辞,也是十分受用。
当然,这是看拍马屁的人是谁。
也就是丁鹏这个小徒弟,上清道人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就如自己的孩子,对自己说上一句爸爸真棒,效果也抵过别人千万句马屁。
若是换作其他人,别说溜须拍马,你连给他提鞋倒夜壶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拍马屁也是要看对象的,丁鹏一顿标准马屁拍完,也一点都不和上清道人含蓄。
直言道:“师父,我找到刑天的大脑袋了,可他的头被钉在那儿,你给徒儿出个注意呗。”
“哼!就知道你小子没憋好屁。”上清道人一撇嘴,伸出手指戳了戳丁鹏的额头。
“要不是这件事,你能来给师父我端茶送水,捏肩捶腿?”
“唉!师父我平日里表现也不错啊?”丁鹏故作惊讶道。
上清道人点点头,对此话倒是挑不出毛病来。
香都战医
这小子除了不用功背书,平时也没今天这么乖巧,但具体表现还是不错的。
至少以他的眼光来判断.表现的还挺合格。
宫逗之皇后是个神经病
“师父,那颗古树又大又粗,那颗头又大又圆,树从他头颅百会穴钻出,又直通地底,徒儿只恨自己平时不够努力,若有师父千分之一,不哪怕是万分之一的本领,也不敢为这点小事劳烦师父。”
丁鹏先是把所有过错拦下,同时依旧不忘拍上一记马屁。
上清道人闻言,总算是满意的点点头。
门徒 听叶
指着他的小脑袋瓜,笑骂道:“你个油嘴滑舌的小家伙,少给为师来这套。”
“是是是,师父您吃过见过,鹏儿这点小伎俩,师父自然一眼道破。”
丁鹏头如捣蒜连连应下:“还请师父您老人家给徒儿支个招把,我相信天底下能解开此法这者,除了师傅你,再无别人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上清道人还能说什么。
捏着自己的长须,眯起双眼问道:“先说好,那颗大脑袋究竟是不是刑天之颅且要两说。
你帮他解开束缚,少不了要因动不少因果,未来你可要自己扛,休怪为师没提醒你。”
丁鹏闻言一征,但想到那颗大脑袋憨厚模样,与自己大头叔叔简直如出一辙的丑笑。
顿时他咬咬牙:“知道啦,不管他是否是刑天之颅,今天的事是因我而起,这份因果鹏儿受了。”
“好,这才是我上清道人的弟子。”上清道人一拍大腿,就喜欢丁鹏这小子偶然间露出的浑劲。
趋利避害虽然不是坏处,可若是一味计较得失,精于算计,这种徒弟不要也罢。
只见上清道人伸手在丁鹏额头一点,低声道:“听好了,为师传你一法,你到时候就这样……”
昏睡中丁鹏突然睁开眼皮,清澈的双眼闪动着一股子灵光。
抬起头看向眼前这颗大脑袋,咧嘴一笑道:“幸得大师父开恩,有办法了。”
…………
“王湘,你等等啊,真把那小子留在那么?”
顺着洞口爬出去后,梅雨石三人快步追赶上走在前面的王湘。
“他自己要待在那,与我们何干,你们也拉不走他,就让他自己在待着吧。”
王湘气鼓鼓的说道。
“可话是虽然这么说,但把他丢在那,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咱们怎么和校长交代。”
余阳满脸忧愁道。
“交代什么交代,我就看不惯他那副世界围着他转的模样,他乐意怎样就怎样吧,反正我不想再理会他。”
王湘赌气般的踢开眼前的石头。
石头在半空划出一道弧线,砸在远处的树丛里。
“谁啊!那个不长眼丢的石头。”
总裁的重生娇妻 萧家小七
这时候树丛里一声大骂,紧跟着四五个穿着迷彩的身影就走了出来。
余阳四人一愣,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几人。
对方看到居然是四个孩子后,也是满脸茫然。
双方四目相对下,只见为首的中年汉子冷着脸走上前,眯着眼盯着王湘:“小妹妹,你们是哪儿的孩子,上几年级啦?”
说着就要伸出手去拉王湘的手腕。
哪知还没来及碰到她的小手,王湘突然抬手从身后举起一把手枪,对准眼前汉子扣下扳机。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