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銀鴉之主》-第八百一十八章 錯亂的時間讀書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
走进这座彷如城堡一般的教堂中,亚戈凭借着曾经的“梦”中对于教堂的记忆,熟稔地在这座教堂中行进着。
被火光照亮的地面,满是各种黑灰色与白色粉末残渣的灰烬。
哦,不,黑灰色也许是灰烬,但白色,大概是墙灰。
踏…..踏……
寂静的教堂中回响着脚步声,亚戈踏在这仿佛大火焚烧后的灰烬铺的路上。
很快,他找到了莎娜的房间。
那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
谨慎戒备的同时,亚戈的视线扫过这间房间,第一时间,他的视线落在了墙上。
但和他某几次梦境时不一样,这个现在空荡荡的房间的墙壁上,并没有那刻画成无限符号姿态的怪蛇。
这个同样铺了不少灰烬的房间中,显得空荡荡的。
这个房间中,连床都没有,只有在左右两侧,都有一堆木炭残余。
看上去,大概是箱子之类的东西留下的。
这个房间,还是仓库的样子。
之前“做梦”成为教堂的人时所残留的模糊记忆告诉他,这个房间,在莎娜住进去之前,就是一间仓库,一间堆放杂物的仓库。
那么…..
这里是老修女赫莉收养莎娜之前的时间?
从阿蒂莱那里,从自己几百次死亡累积到的记忆而终结出的对于梦境世界的了解,让亚戈做出了判断。
现在,他所在的这个教堂的时间,是在老修女赫莉收养莎娜之前。
但是,这个教堂在那个时候就被烧毁过吗?
不,以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律来说,自己的认知并不是“实时”的,并不准确。
他所了解的教堂,在那个时间之前没有被烧过,但在他了解之后呢?
之前也说了,这个梦境世界的时间是交错回环的。
现在也可以影响过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过去也可以是未来。
清穿之妾室守则
或者说,每一个时间点都可以是未来。
过去、现在、未来都可以是未来。
本来过去没有被烧毁,但是在“之后”的某个时间,教堂被点燃,然后影响到了过去——
火焰从“现在”、从“未来”点燃了过去的教堂,也是符合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律的。
非线性的杂乱时间图谱。
在这里,“历史”、“过去”、“记忆”的可靠性降低了很多。
真是令人讨厌的规律。
用容易理解的方式来说的话……
比如亚戈“现在”有一块没过期的面包,但是,因为这个世界交错杂乱的时间,“现在”、“过去”、“未来”混淆。
当未来亚戈没有吃面包,导致面包过期腐坏的事情发生,而这一事实的时间发生了混淆,那么,过去的亚戈,手里的面包直接就是已经过期腐坏的。
甚至更早一点,在亚戈买到之前,面包就已经过期腐坏。
至于那些祖母悖论之类的事情?
比如亚戈看到过期腐坏的面包,还会不会买?
思绪纷呈间,亚戈忽然理解了阿蒂莱那一通让他迷惑的解释。
“现在”。
一切都是“现在”。
现在是“现在”。
过去也是“现在”。
未来也是“现在”。
这个交错回环的时间图谱上,历史已经失去了意义,追溯过往,追溯‘曾经’是没有意义的。
只有“现在”才有意义。
过去如何,发生过什么,不重要也没有意义。
只有现在的状况,只有自己身处的当下才有意义。
记忆和现实,是错位的。
比如刚才的例子,亚戈记得的是自己买了没有过期的面包,但是“现实”是他因为面包过期腐坏没有买面包,然后又形成了另一个结果——
他买了另一个面包或者干脆没有买面包。
但是,亚戈自己却不记得这回事。
记忆和现实,是错位的。
不过,更准确地说,这仅仅是对他而言。
在这个梦境世界里,他是个例外,他还没有被这个永恒噩梦同化。
他能够记得与现实不符合的事情。
但是如果是这个世界的人,那么在因为时间混淆错位,现实变化的时候,这些“梦境”“真实化”的力量,会让这个人的记忆一同变化成他买了另一个面包或者干脆没买面包,与记忆是一致的。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亚戈反而会因为没有被同化而无法及时掌握变化过后的信息。
永恒的噩梦……
这个噩梦,到底是身在其中者的噩梦,还是旁观者的噩梦?
亚戈之前会倾向于身在其中者——
因为他们会在无知中,在一切“正常”的梦境中度过无休无止的一生。
甚至,他们的“一生”,永远不会迎来终结。
但现在,他认为,旁观者所经历现实与记忆不符的混乱感,才是更加可怖的噩梦。
不,应该说,两方都在经历噩梦。
一个是无知的永恒。
一个是杂乱的永续。
亚戈摇了摇头。
现在,从这个房间的状况,大致可以确定,这座教堂并不是“时间混淆”所造成的,“未来”的教堂在现在的这个时间出现。
而是未来某个被点燃的事物,甚至是“被点燃”这个非具体事物,这个事实受到时间混淆的影响,点燃了这座“过去”的教堂。
不过,要下结论,还得看看其他房间…..
如果只有这个房间是这样,他的判断就不对了。
亚戈离开了这间房间,在火光的照耀下,走进了其他的房间。
他选择了老修女的房间。
他当然要从他“熟悉”的房间来判断。
然而,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他却发现…..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书架。
这个房间里有不少书架的灰烬残骸。
书架上,还有很多细碎的书页灰烬,甚至有一些还保持着书页的大致形状。
这一点,让亚戈皱起了眉头。
他之前的“梦”,他是“西鲁”的时候的记忆表明,老修女是在他被托付后,将隔壁,也就是“西鲁”的房间,原书库里的书清空的。
更重要的是,老修女的房间在一开始并没有放书,而是在她去世后才把那些书搬进去的。
莎娜的房间是被收养之前,老修女的房间却是收养之后甚至她去世之后?
到底哪个时间才是符合“现在”的?
亚戈眉头紧紧地皱起,思绪不由得有些混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