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問丹朱-第四百六十章 言談展示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问丹朱
陈丹朱当然不是因为要遇到楚鱼容才穿新衣的,如果她知道会遇上楚鱼容,只会躲在家里不出来。
網 遊 大 相 師
不过,这种随口的甜言蜜语说惯了——面对铁面将军的时候,铁面将军也从不揭破,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她就这么一说,他就这么一听,大家乐乐呵呵的嘛。
今天楚鱼容竟然不听了。
陈丹朱讪讪:“穿了新衣能遇上也是缘分。”说着看了眼楚鱼容。
楚鱼容没说话,面色平静。
他不笑的时候,明明是年轻人的面容,也像铁面将军带着面具,陈丹朱撇撇嘴,既然不想听好听的话,那就不说了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她端正肩头:“殿下怎么来了?军政繁忙的话,丹朱就不打扰了。”
楚鱼容看向她,神情有些郁郁:“你都不肯哄哄我了啊。”
眉眼郁郁了,人便又变了一个模样,像那个弱柳扶风的贵公子了,陈丹朱忍不住又放软了声音:“我不敢啊,万一说的不好,惹你生气呢?”
“你有什么不敢的。”楚鱼容闷声说,“你也不在意我生不生气。”
“怎么会!”陈丹朱大声争辩,这可是冤枉了,“我是怕你生气才讨好你,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从没变过,你说不要哄你,我自然也不敢哄你了。”
楚鱼容道:“你先前讨好我是要用我做依仗,现在用不着我了,就对我生冷疏离。”
“天地良心。”陈丹朱道,“我哪里敢对你生冷疏离!”
楚鱼容看着她:“是不敢,而不是不想,是吧?”
陈丹朱沉默一刻,叹口气:“殿下,你是来跟我发脾气的啊?那我说什么都不对了,而且我真的没有想对你生冷疏离,你对我这么好,我陈丹朱能有今天,离不开你。”
楚鱼容说:“但你还是不喜欢我。”
“我没有不喜欢你。”陈丹朱脱口道,又认真的重复一遍,“我真没有不喜欢你。”
不管是铁面将军还是楚鱼容,就像日光,高山,星辰,又美又令人安心,她重生归来后,因为他,才能一路走得平坦顺利,她怎能不喜欢他。
楚鱼容看着女孩子认真的神情,脸色稍缓:“但你不想嫁给我。”
陈丹朱低下头,想了想:“我不是不想嫁给你,我是没有想嫁人的事——”
京城妖怪奇谈
“又说谎!”楚鱼容打断她,“那你为什么想嫁给张遥,还想跟楚修容走。”
陈丹朱讪讪:“也没有啦,我就是随口问问——但他们都不喜欢我呢,你看,我就觉得,我这样的,连张遥楚修容都不喜欢我不想跟我成亲,怎么能配上你。”
看着女孩子滑头又真心的解释,楚鱼容有些无奈:“丹朱,你让我该怎么办啊——”
这一声轻叹传入耳内,陈丹朱心中微微一顿,她抬头,看到楚鱼容垂目,长长的睫毛日光下轻颤。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京城,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不肯归来,我也知道你为什么想要嫁张遥,还想跟修容走,你是在逃避我。”
与家人一起走过的岁月
“我不想失去你,又不想为难你,我在京城左思右想日夜不安,决定还是要来问问,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如此害怕,如果还有机会,我会改。”
陈丹朱听着他一句句话,心也不由忽上忽下,沉默一刻:“你做的很好,我说真的,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没有需要改的,事实上是我不好,殿下,正因为我知道我不好,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所以她害怕,以及不相信。
楚鱼容道:“对一个人好,还需要理由吗?”不待陈丹朱说话,他又点点头,“对一个人好,当然需要理由。”
陈丹朱瞪了他一眼:“理由呢?”
“自从我与丹朱小姐初次相识——”楚鱼容道。
话没说完被陈丹朱打断,她咬牙压低声:“你——你我初次相识的时候,你就,就对我——”
就对她爱慕,是为老不尊了吗?楚鱼容哈哈笑了。
他还笑!
陈丹朱恼羞:“我那时候对您老人家——”她在您老人家四个字上咬牙切齿,“——真当父辈一般敬待!”
我把你当父亲看待,你,你呢!
楚鱼容忙收了笑,知道这是女孩子得知他是铁面将军后,竖起的最大的心坎。
他说道:“我还没说完呢,你听我说,我怎么可能初次相识就喜欢你啊,你那时候,可是我的敌人,嗯,或者说,是我的棋子而已。”
陈丹朱哼了声:“敌人棋子又怎样,难道不会对我的貌美如花动心?”
娱乐第一天王
楚鱼容哈哈笑:“你哪里有我美。”
这真是,陈丹朱气结。
“丹朱小姐当然美。”楚鱼容忙又认真说,“但我岂是被美色所惑的人?”
还是在夸他自己,陈丹朱哼了声,这次没有再说话,让他接着说。
“我是说一开始有缘跟丹朱小姐相识,从敌人,戒备,到棋子,利用,一步步相交往来,熟悉,我对丹朱小姐的认知也越来越多,看法也越来越不同。”楚鱼容接着道,“丹朱,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事,实不相瞒,我原本没有想过这辈子要成亲,但在某一刻,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改变了念头——”
说到这里低头看陈丹朱。
“当我确认了我的心意,当我察觉我对丹朱小姐不再是与他人一般后,我立刻就决定不再做铁面将军,我要以我自己的样子来与丹朱小姐相见,相识,相知,相爱。”
陈丹朱想了想,问:“是我去杀姚芙,你来救我那时候吗?”
“以前你什么事都告诉我,明里暗里要我帮忙,唯独那一次避开我。”楚鱼容道,“我察觉的时候,你已经走了几天,我当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来不及了,然后心被挖去一般疼,我才知道,丹朱小姐占据了我的心,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陈丹朱面色微红,捏了捏手指没说话,又想到什么抬起头:“所以你就装病,然后装死,我赶来看你的时候你都知道———”
“我不仅知道你来看我,我还知道,修容那时候要害我。”铁面将军说,“我本想顺势而亡,但你那时候看破了修容的手段,闹起来,我不想你因为我的死而自责,就抢在你们进来前死了。”
武道圣者 劣质烟丝
原来是这样啊,陈丹朱怔怔,想着当时的情景,怪不得原本说要见她,后来突然说死了,连最后一面也没见——
“那具尸首?”她问。
“那具尸首不是我,是早就准备好的与将军最像的一个罪犯。”楚鱼容解释,“你看到尸首的时候我离开了,去跟陛下解释,毕竟这件事是我自作主张又突然,有很多事要善后。”
陈丹朱怔怔一刻,要说什么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看了他一眼:“那真是可惜,你没有看到我哭你哭的多悲痛。”
楚鱼容伸手按心口:“我的心感受的到,丹朱小姐,后来当我在将军墓前看到你的时候,心都要碎了。”
陈丹朱默然一刻:“我在陛下寝宫的屏风后,听到你是铁面将军的时候,我的心也碎了。”
吓的。
“我们扯平了。”
楚鱼容笑了,上前一步,声音终于变得轻快:“丹朱,我是没打算让你知道我是铁面将军,我不想让你有困扰,我只让你知道,是楚鱼容喜欢你,为你而来,只是没想到中间出了这种事。”
瞒着还挺有理的,陈丹朱看他一眼,想到什么,问:“等一下,你说你为我而来,为了我不当铁面将军,殿下,我记得你当时跟皇帝不是这么说的吧?”
楚鱼容微微一怔。
陈丹朱似笑非笑看着他:“陛下那日在宫里问你,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你说是为了皇位,所以当我被陛下揪出来,你是束手就擒啊,还是看我头断血流啊?”
这个问题啊,楚鱼容看着她,神情再次郁郁:“我也想问问你,你那时候为什么不在意我是不是束手就擒,也不顾自己会头断血流,而舍命去救周玄?”
这个问题啊,陈丹朱伸手轻轻拉住他的衣袖,温柔道:“都过去那么久的事了,我们还提它干吗?你——吃饭了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