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2z1優秀都市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129章 破釜沉舟鑒賞-mxklu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
淮阳军将军黄彦明被困在燕子矶下,已经是第四天了。
前锋楚兴带着扬州润州军,渡江过来,已经是第七天了,攻了无数次,损失惨重,却寸步不可进。
诸军卒已经疲惫之极,随军携带的干粮,也所剩无几。
进不可进,后退无船。
黄彦明满眼血丝,紧绷着脸,绷出气势和精神,在一团团坐在地上,疲惫不堪的兵卒之间走动查看。
先锋楚兴跟在他后面。
楚兴半边脸青紫肿涨,大腿中了一箭,走路一瘸一拐。
丑时前后,他亲自督战,冲在前面,猛攻过一回,可还是寸步不得进。
兵卒们都已经累极了,士气低落。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看文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查看过一遍,黄彦明站到块黑色石头上,从燕子矶突前一角,转头眺望着连绵黑沉的莫府山。
楚兴半靠半坐在石头上,仰头看着燕子矶。
黄彦明看了一会儿,从石头上滑下来,坐在石头上。
他领兵渡江前,急递给顾大帅的信,要是没什么意外,顾大帅肯定已经收到了,可顾大帅那边,谁知道怎么样呢。
南梁突袭合肥,必定不是只为了占据合肥,肯定是想要北上,往徐州,或是往襄阳会合,要是这样,南梁往合肥的兵将,必定以十万计,大帅那边,只怕也是无比艰难。
说不定,大帅已经弃守合肥,退往淮阴……
南梁已经占据了合肥,沿江北上,就是风箱里的老鼠,沿江南下,可他们在燕子矶这边,怎么过去呢?
三國之獵頭系統 古月今人
黄彦明想的出神。
“将军,让大家再歇一会儿,我领着,再攻一回,这回肯定出其不易。”楚兴声音沙哑的几乎说不出话。
诱拐萌妻:高冷男神暖暖爱
重生南美做国王 巡山小老鼠
“你再歇一歇,咱们往那边看看,看能不能绕过燕子矶,往南。”黄彦明缓声道。
“好。”楚兴点头答应。
这一趟进退维谷,都是因为他过于心急了,他已经做了战死的准备,将军要是能找到南下的退路,他就殿后,为诸军死战拦敌。
……………………
从云梦卫歇息的地方,到江都城,不过一百来里路,李桑柔和云梦卫一行人,沿着江岸,一边探查路径,一边往外探看周围的情形,一路上走的不算快,也不过午时刚过,就离燕子矶不远了。
云梦卫前哨看到齐军旗帜,远远的,就扬旗示意。
哨探急报给黄彦明,黄彦明正坐在那块大黑石上,看着燕子矶,和楚兴低低商量。
听了哨探的禀报,黄彦明急忙站在石头上,顺着哨探手指的方向,踮着脚,看向那面旗。
楚兴也扶着石头站直,伸长脖子看过去。
一面三角信旗,旗子被飞驰的云梦卫举着,被风拉成平直一片。
红底金边,上面一只飞虎。
黄彦明看向楚兴,楚兴摇头。
这飞虎旗,他们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有谁用这样的飞虎旗,这旗张扬显眼。
“带他过来!小心防备!”黄彦明吩咐了句,跳下石头,大步迎上去,楚兴拖着瘸腿,急急跟在后面。
六七个亲卫长刀指着云梦卫前哨,进了营地。
离黄彦明还有十来步,云梦卫前哨就站住,拱手道:“我等奉大帅令,前来增援。”
“哪个大帅?你家统领是谁?”黄彦明紧盯着前哨。
“顾大帅,我家将军姓乔讳安。”云梦卫前哨微笑道。
“嗯?”黄彦明不敢置信的看着云梦卫,“谁?乔安?”
“是。”
极品皇子
黄彦明随即失笑,乔安这名字,并不稀奇,重名重姓的,多的是。
“来了多少人?合肥……”黄彦明话没说完,就看到了疾驰成一条线,飞快而来的云梦卫诸人,眼睛顿时瞪大了。
这疾驰而来的一条黑线,锐利而充满杀气。
“合肥大捷,梁军已经退回江南。”前哨回头看了眼,微笑答道。
“噢?”黄彦明顿时喜形于色,随即敛了笑容,急急命道:“警戒!”
“我去!”楚兴急冲往前。
万一不是援军是敌人,他要拦在前面。
乔安冲在最前,李桑柔紧跟其后,离竖着盾牌,横着长枪的战阵二三十步,两人跳下马,大步往前。
两人身后,离了一射之地,云梦卫诸人就勒马停住,等候命令。
盾牌长枪让出一条路,乔安在前,李桑柔跟在后面,大步流星,走到目瞪口呆的黄彦明面前,乔安拱手长揖,“将军。是我。”
“你不是……”一个死字,在黄彦明嘴唇上抖了抖,却没抖出来。
“我进了云梦卫。”乔安看着黄彦明,露出丝笑意。
“我当时想着,你也许……唉,也就是活着,唉!能活着就好!当初,听说你……我后悔极了,我该拦住你,把你捆起来拦住,悔了十来年,你……好好好!”黄彦明不停的拍着乔安,眼泪下来了。
“头些年,我很后悔没听您的话,不过!”乔安声调微扬,“现在,一点儿也不后悔了。
云梦卫现在大帅帐下听令,合肥一战,云梦卫跟着大帅,冲在最前。”
“你们……”听到云梦卫在大帅帐下听令,黄彦明惊讶无比,正要再问,话却被李桑柔打断。
“说正事儿吧,回去之后,你们再把酒长谈。”李桑柔带着笑,温声细语的提醒道。
楚兴紧挨着黄彦明,从乔安看到黄彦明的眼泪,再瞪向李桑柔。
“是我失态了。”乔安顿时有些尴尬,下意识的又拱起了手,“奉大帅令,云梦卫五百骑,助将军撤回江北。”
“从哪里过江?濡须口?”黄彦明立刻问道。
从看到乔安,他一下子就精神十足,反应敏锐。
“要是从濡须口过江的话,是这样,咱们现在在这里,过江的地方,在这里。”李桑柔蹲在地上,用手指在沙地上画了个简图,“武怀义残部营地在这里,离过江的地方三十多里路。
还有,这个地方,只能停靠一条船。”
“从这里到过江处,百十里,我们一路沿江过来,往外探察了十里左右,没有梁军。”乔安补充道。
“这位姑娘是?”黄彦明这才想起来他不认识这位姑娘,还有,怎么会有位姑娘?
“这是桑大将军。”乔安郑重介绍。
黄彦明听的眼睛都瞪大了。
这个桑大将军,他从来没听说过!
“桑大将军一箭射杀了武怀义,射断了梁军牙旗。梁军这趟北征,以武怀义为主帅。”乔安压着声音,看着黄彦明道。
黄彦明响亮的呃了一声,楚兴眼睛瞪的不能再大了,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桑柔。
“还是说正事儿吧。”李桑柔再提醒一句,看着黄彦明问道:“江都城守将是谁?你们知道吗?”
“说是叫张征。”黄彦明答道,“拿到过两个从燕子矶上掉下来的守军,活了一会儿,问了几句话。”顿了顿,黄彦明皱眉道:“两个人对张征都是直呼其名。”
“张征是逃荒到江都城的,先在宜春院当护院,后来,宜春院的头牌苏婉,被武怀国抬进将军府,做了武怀国的小妾。
苏姨娘有个弟弟,叫苏清,和张征十分要好。
苏姨娘进将军府后,苏清就在武怀国军中,领了份小差使,把张征带到了军中。
没几年,张征就脱颖而出,做到了千人队的统领。
张征这个人,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不择手段,又极其悍勇。
武怀国不止一次说过,齐梁大战起时,至少在他麾下,最出色的,必定是苏清和张征。
张征这个人极要面子,说话很冲,很不讨人喜欢,武怀国却很喜欢他,常常把他带在身边,对他悉心教导。
张征眼里只有两个人,武怀国,和苏清。
因为张征和苏清的出身,江都城的人,很看不起两人,城内的贩夫走卒,对两人直呼其名都是客气的,常常称呼苏草包,张狼狗。
张征对江都城了如指掌,这城,有他守着,极难攻进去。”
李桑柔对张征,极其熟悉。
黄彦明凝神听完,看向乔安。
恋人记忆 安亦静然
“回去再说。放心。”乔安微笑道。
“张征极其精明,后撤的事儿,你们一定想周全,布置好。”李桑柔最后提醒了一句。
“请大家过来!”黄彦明吩咐亲卫。
“我四处看看,你们商量。”李桑柔和乔安低低交待了句,往旁边过去。
黄彦明等人,围成一圈,在地上写写划划,商量了半个时辰,才站起来,一个个急步奔出去。
李桑柔正好看过一圈回来,乔安迎上她,低声道:“天黑后开始撤,都安排好了,黄将军心思缜密,放心。
我去安排人先回去,告诉对岸准备接应。”
“让黑马他们去,一来他们路熟,对咱们下船的地方更是熟悉,二来,只怕要游过江,云梦卫的水性不一定比窜条他们好。”李桑柔低低道。
“好。”乔安没多话。
李桑柔说的这两条,云梦卫确实远不如黑马他们。
李桑柔叫过黑马等人,吩咐黑马带着小陆子、大头、蚂蚱,窜条四个人,赶回去,通知北岸准备接应。
黑马愉快答应,和小陆子四个,隔开距离,掉头疾奔回去。
各自回去的几位统领,已经带着本部兵卒,上了泊在岸边的不多的几艘大船,和几十只小船,叮叮咣咣开始拆船,拆下来的甲板,桅杆,抬起来,扔到燕子矶下,再顶着盾牌,七八个人抱着根细桅杆,将甲板等等木料,一件件捅到燕子矶下。
燕子矶上的守军,躲在垛口后面,看着齐军叮咣热闹的拆船,再将木板木块推到燕子矶下。
守军飞快的报给张征,张征蹲在垛口旁边,看了一会儿,鄙夷冷笑。
这是要用火攻了,燕子矶这样的地方,用火攻,那是笑话儿。
真是慌不择路,死到临头就昏了头了。
张征退后,吩咐加强警戒。
齐军咣咣噹噹,忙了一两个时辰,太阳西斜时,把近岸的船全部拆光拆尽,能推到燕子矶下的,全数推了过去,江水里只剩一堆光船底。
几个兵卒往船底上烧了些桐油,扔进火把。
没多大会儿,沿江一串儿,火光雄雄。
封印吞天魔
黄彦明站在那块大黑石上,厉声高喊:“众儿郎!我等生做人杰,死为鬼雄!当义无反顾!死战报国!”
在各军统领、各队队长的带领下,几万兵卒放声吼喊:“义无反顾!死战报国!”
燕子矶上,张征眯眼看着声浪震天的齐军,片刻,深吸了口气,转身吩咐道:“齐军这是要破釜沉舟,决一死战了,多准备擂石巨木,提前造饭,做好准备!
今天夜里,挡住了,他们死光,挡不住,咱们死光!”
燕子矶下的齐军,也一队队的生起火,架起锅,取了江水,把所余的军粮,都倒进锅里,一幅吃最后一顿饱饭的气势。
离那块巨大黑石头不远,一队兵卒围着口大锅,挨个将各自还余下的一点儿干炒,抖进锅里。
统领后头跟着个亲卫,抱着一袋子油炒面,挨个往各个大锅里倒。
“都吃饱,吃饱就行了,别吃撑了!吃撑跑不快。”统领边走边看,时不时嘱咐几句。
背靠着巨石的一个年青小卒,抖完干炒,坐回去,垂着头,慢慢折着包干炒的油纸。
“你还留它干啥?没用了。”坐在他旁边的年长同伴,从他手里拿过油纸,扔进火里。
修真在异界
火苗扑上油纸,猛的腾起,又扑落回去。
“将军说,死战报国,那咱们,今天夜里,是不是就都得死了。”年青小卒往年长同伴身边挤了挤,低低道。
“今天夜里不死,明天夜里也得死,早死晚死都是死,早死早省心。”另一个同伴一脸的认命。
錦瑟問 杜娘
“我不想死,当初当兵,是我爹,我叔,都是当兵的,当了二十多年兵,从来没打过仗,我才刚……”年青小卒快要哭出来了。
“别哭啦,没用,别想那么多,赶紧吃饭。
我跟你说,啥也别想,你就当没打仗,就当是平时练兵,你就看着队长,跟着队长,跟紧了,就行了。
北途 苍树叶
你看,这仗,咱打了好几天了,你回回看着队长,跟着队长,到现在,一点事儿都没有,是吧?
啥都别想,就盯着队长,盯紧,跟紧,放心,啥事儿都没有!”年长同伴看起来很会宽慰人。
年青小卒看起来好多了。
夜幕开始垂落,众兵卒吃好饭,队长们还真抱着大石头,把锅给砸了。
正宗的,破釜沉舟。
夜暮垂落,天上云层浓厚,已经连阴了好几天了,燕子矶上下,黑沉沉一片。
重生国民校草:夜少,强势宠!
黑沉安静中,突然一声鼓响,年青小卒跟着同伴,握着盾牌,立刻起身,站排成阵,等了好大一会儿,紧挨在他前面的同伴动了,年青小卒急忙跟上,十几步之后,就从走到跑,越跑越快。
李桑柔和乔安勒着马,走在最前,警惕着四周,以步卒能跟上的速度,沿江逆流而上。
五百云梦卫,跟在李桑柔和乔安后面,散成扇形,如同盾牌。
紧跟在云梦卫后面的,是体力最好的淮阳军中军,最疲惫的前锋被夹在中间,黄彦明带着亲卫,看着最后一队兵卒跟上,示意亲卫,“去点火。”
两个亲卫踮着脚,屏着气,跑到那片从船上拆下的木头堆旁,一个亲卫从木头缝隙里爬进去,片刻,一点点挪退出来。
黄彦明带着殿后的亲卫队,已经跑出去很远了,两个亲卫跑的飞快,跟上亲卫队,冲到黄彦明面前,压着声音和那股子愉快之意,禀报了句:点上了。
越跑越远的齐军身后,厚重的鼓声节奏分明的一直敲着。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