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nowy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樹海林深 txt-第三百二十二章 解析熱推-qdfjk

樹海林深
小說推薦樹海林深
我用力推开厨堂的门,叫道,“出来!”
“来喽来喽!是我们家可爱的小白白凯旋而归了吗?”白爷颠颠的跑了过来,看到我顿时愣住,“这这这……玄叹!把我的药箱搬出来!”
我摆摆手,“免了!水墨他们已经帮我处理过了,我们还是直接进入主题吧。”我也叫了一声,“管家!药箱换藤椅!”
白爷道,“就水墨那小子,除了长了一张能吃会说嘴,他还会什么啊?你看看他这给你弄的……这,哎呦不行不行,看不下去了,辣眼睛!”
青春的刀锋 蒋文睿
“水墨是不能跟你比,你的嘴除了会开火车,脸上还能摆剧场!”我问道,“这些日子我几乎天天在厨堂,我倒是好奇了,你跟降谷两个人的小剧场是怎么隔空架起来的?靠意念?靠缘分?还是靠爱情啊?”
白爷干笑两声,“你看你说的,还爱情……那可不是谁都能跟降谷擦出火花的,你还不知道,那小子衣食住行哪样不挑?”
没一会儿,管家抬着藤椅,上面放了一个药箱,从里屋出来了。
白爷拉我坐到藤椅上,不停的咂嘴,“这两个畜生!居然把我的小白白当块生肉一样虐!玄舍你看看,就脖子上的这两个血洞,要不是我早上在那碗面条里注了些父爱味道的仙力,你说这小子还能有命回来兴师问罪吗?”这老头一边说着,还一边偷瞄我。
我说道,“今天倒是稀奇,也不急着先看看你的小伙伴是不是毫发无损。”
白爷义正严辞道,“谁还能有我的小白白重要?”
我叫出肖愁,“这是你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
白爷立马起身,围着肖愁转了好几圈,确认肖愁连根头发都没少后,又坐下来继续忙活我。
我拉肖愁坐下,“来,听你白爷爷讲故事。”
異界打工皇帝
白爷开篇第一句就是,“我是被动的,这都是降谷一直在领导剧情。”
白爷说,小粉知道我们在凡间曾经剿过扇形刃白狐时,就开始留意赤尧这个人了,后来因为蒸馏塔倒了,为此我被赤尧带到竖峰,还迷了路,小粉当时就想到,赤尧是有意把我带错路的。
之后我们建造树屋时赤尧也有来帮忙,虽说是赤墨把他带来的,但小粉随口一问得之,是赤尧主动要跟赤墨来的,那时小粉就有准备,赤尧要再次下手了。
仙路永無涯
步步惊心(上、下)
只是小粉没有想到的是,赤尧竟然敢用烧毁白略寝房这招来嫁祸给我。
小粉在白略寝房发现泥球时,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白爷则是一过手肖愁的荷包,就发现了问题。这两个影帝瞬间默契链接,隔空便开始配合上了。
所谓捉贼捉赃,捉奸见双。赤尧故意让我迷路想借刀杀人也好,烧毁白略寝房想恶意嫁祸也好,即便明知道是他做的,但是没有确实的证据,只要赤尧抵死不认,搞不好到最后,我们还会被反咬一口,被他说成是污蔑冤枉他。所以小粉将计就计,把我赶出怅寻阁。
这次的栽赃嫁祸,没有让我丢了小命,对赤尧来说就是失手,所以他一定还会有下一步行动。少了小粉的庇护,他对我下手就更容易了。
但是这个赤尧也是很谨慎了,一年多的时间,他一直都在观望,一边试探虚实,一边等待合适的机会,倒是赤迅迫不及待的对我用了鞭刑。
就像赤迅自己说的那样,他与赤尧本不是一路人,但是他们因为有共同仇视的人,所以才联手了。
我猜赤迅当年放走了一半的扇形刃白狐,他想的是,白涣没做成的事,最后还是要留给怅寻阁,只要是能给怅寻阁制造不便的事,他都愿意做。然后再顺便卖赤尧一个人情,毕竟仙灵界里有这样心思,和敢有这样心思的人不多,说不定以后还能用上赤尧。
我问道,“你跟降谷不会一直靠心灵相通配合的吧?你们这期间,是不是有私下见面商讨过?”
白爷道,“仙灵界人多眼杂,见面难免会暴露……哦,要说见面,倒是意外见了两面。”
“意外见面?”我问道。
“一次是你去执初轩前几天时,他莫名其妙的来了趟厨堂,这你知道的。还有一次就是你小子睡在怅寻阁门口那次,降谷先把你放在了怅寻阁里,然后又来找的我。”白爷道,“那次见面很冒险了,我和玄叹背你回去的那一路,还零零散散见到了几个仙灵,我都担心降谷来厨堂的时候,有没有被人发现。”
“这么说管家也知道你们的计划?”问完才看到,管家和肖愁两个人都听的全神贯注。
白爷得意的扬着脸,“从头到尾,就只有我和降谷知道。哦对了……”白爷从腰带间拿出了肖愁的泥球,“保存了这么长时间,来小伙伴,物归原主。”
肖愁愣了下,一把拿过泥球,在手里攥了好长时间都没舍得再放回荷包里。
管家问道,“那您与怅寻上仙之间,是如何互通情报的?”
“赤念。”我问道,“是靠赤念按时来签到,用他的嘴来传递信息的对吧?”
白爷笑笑,“还没傻到家。”
穿越到火影:火影之旅
白爷说,赤念每次带来的镇狩情报里,都有小粉想要传递给白爷的信息,每次白爷最后问的那句“失火的事,可有进展?”其实是在问小粉是否要有下一步行动。赤念摇头回复,就代表小粉还在静观其变。
赤念和赤岸两个人经常斗嘴,所以小粉从他们的斗嘴中,能听到关于我这边的现状,他也知道赤念每两天就会来一次厨堂,因此赤念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信鸽。
直到那天,赤念来厨堂时提到了“肖眸”,白爷也瞬间意会到小粉有计划了。
肖眸杀人的传言并非凭空而起,我们所有人都以为,消息是从浮扇宫传出的,其实消息源是在执初轩。
我不敢相信道,“执初轩?那些冰块脑袋除了练符,还会闲话家常?”
白爷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所以消息从执初轩传出来,才不会被追踪到。”
如果说“肖眸杀人事件”是小粉行动计划的初始,那这个假消息会现在执初轩炸开,总要有个人起头才行。
我问道,“那他们是怎么开始传递消息的?”
白爷道,“消息是降谷让白因传的。”
我们都瞪大眼睛看着白爷。
管家感叹道,“让一个身不染尘的人传出消息,一来不会有人想到消息的来源,二来也增加了消息可信度……”管家眼里直放光,崇拜道,“妙哉!妙哉!”
我此刻的心情极其复杂,我越来越看不懂周围的人了。
赤尧,平日里与我们处的那么好。
白因,那样一个人,居然也会参与到这件事情中。
白爷看看我,“如果不是降谷亲自找白因,他是不可能掺合这种事的。”
管家问道,“说服白因上仙帮忙,可是因为他也想除掉仙灵界里,仅剩下的这只扇形刃白狐?”
白爷点头,“这是说服他的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也想帮臭小子。”
血泪死战
我说道,“难怪他后来总有意无意的开导我,说什么让我别担心这个,别着急那个,只管做自己的事,原来他那时就知道,整个局有降谷撑着呢!”
白爷道,“我那时还担心他会多嘴坏事,好在他还是有点分寸的。”
“对了,昨天赤墨还给了我一张灵符,她是不是也一早就知道了?”我问道。
白爷道,“不是跟你说了,通晓整件事的就只有我和降谷嘛,其他人你就理解成是志愿群演好了。赤墨虽然跟你是同期来的仙灵界,但没事就去绾尘殿找白沁,说她跟了白沁快四年了也不为过,所以也一定没少受白沁指点。很多事,她看得明白,只是不说。但能帮忙的,她也从不含糊。臭小子,赤墨可真是个好姑娘。”
我说道,“对了老头,你知不知道她练的那个是什么灵符啊?当时赤尧一个飞刀就甩过来了,然后那灵符一震,我一回头,看到赤尧甩出来的那个飞刀,居然插他自己背上了,就像反弹了回去一样!”
“我说!赤墨是个好姑娘!”白爷提着嗓子又喊了一遍。
我愣了下,“谁,谁也没说她不好啊……我这跟你说正事呢,那个灵符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爷道,“我没听说过这样的灵符,但白沁好像练过类似的法器,据说是对方打出多少内力,经法器转换,会如数反弹回去。”
重生狂野時代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那这么说,白沁这次也帮忙了,不然赤墨应该练不出那种程度的灵符。”
白爷搓搓胡子,“你老子早就说过,你这只小狗就是主人多,走到哪都有人管,辛苦的是我们。”
穿越黑棺
我呵了一声,“还真是这样,你们不止要管我,还要骗我,真是辛苦你们了!”
管家笑笑,“其实大家也都是为了护你,仙灵界看似太平安定,实则人多心杂。”
我问道,“哎你一说我想起来了,今天仙灵界的人可是一点都不多啊,回来一路都没见着一个人,都去哪了?”
白爷道,“仙灵廷。”
“原来是去看热闹了……”我顿了下,“不对啊,那时候我跟赤念还没把那两个人带回来呢,他们怎么知道有热闹看?”
白爷道,“降谷先你一步回来的,已经跟那老东西一五一十的交代过了。”
我急道,“他回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啊!”
白爷不紧不慢道,“早说晚说有区别吗?”
我立马起身,白爷拉住我,“上哪去啊?”
“还用问,当然是去找降谷了!”
白爷问道,“你去哪找?”
“怅寻阁呗!”我说道,“澄潭里的那些鱼,好日子已经到头了,要不你们跟我一起去吧,反正今晚那些仙灵都去仙灵廷看戏了,也不会有人吃饭了。”
“降谷在诛灵塔。”白爷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