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愛下-第二百八十章 專業和業餘推薦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韩申离开了道家小筑就直奔了墨雪说的有间客栈,找遍了全蓟阳城也没找到这个看起来像藏有高手的客栈。
“墨门不愧是当世隐门,藏起来的技术是真的厉害。”韩申叹道,因为要隐藏身份无法接住墨家的情报来查找,所以他只能自己一双脚走遍蓟阳城去寻找。
无限之魔人
结果却是在蓟阳城的主道上找到了,客栈名直接就叫做有间客栈,看着高大的门头上有周朝文字写着的有间客栈,韩申感觉到自己被冒犯到了,智商被狗吃了。说好的隐门呢?你直接在蓟阳城主道上开了这么大一间客栈,是生怕别人不知道?
只是韩申有些疑惑,这个有间客栈并不小,既是客栈,又是食肆还是酒楼,在蓟阳城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不小啊。所以韩申点了一桌菜,一壶酒就坐在了二楼靠窗临街的位置,仔细观察着来往的行人和客栈来往的食客,但是确实没有看出谁是墨门神杀剑士。
“中隐隐于世,墨门在秦国混久了也沾上了道家这种臭毛病了。”韩申无语的说道,亏得自己满蓟阳城的跑,连贫民窟的臭水沟都钻进去看了,生怕下水道里藏着这么一个客栈,结果你们就这么明晃晃的开在了蓟阳城大道上。
“年轻人,口味挺重啊。”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一身破布麻衣,拐着竹杖,一双芒鞋做到了韩申对面,也不客气的直接拿起桌上的烤鸡就大肆饕餮起来,吃的满嘴满手都是油,然后又在身上擦了擦手。
韩申看着老人的动作也不阻止,这个老人看起来没有一丝修为,但是谁见过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还能吃完一只三四斤的烤鸡,喝完两斤烈酒而面不改色。
“前辈可是吃好了?”韩申谦敬的问道。
老人点了点头,然后什么也没说,又拐着竹杖走出了有间客栈。
韩申留下饭钱,也急忙跟了上去,一直跟着老人走到了城外,老人才回过头来看着韩申说道:“年轻人,你要找的人不是我。”
“前辈怎么知道我在找人?”韩申反问道,更加确信老人就是他要找的人。
“你身上有城南贫民窟才有的酸臭味,又有城东的酒坊的百花酿的味道,鞋子上的却是地底的黄泥巴,这是只有城北在修的城墙才翻上来的黄泥,你几乎跑遍了东南西北四城,却又出现在城中的客栈,点了一桌吃食却有在四处观望,所以你是在找人。”老人坐在雪地上,脱下芒鞋抖了抖鞋里灌进去的雪泥慢慢的说道。
韩申眉头紧锁,自己居然这么引人注目的吗?那岂不是暴露了。
“那前辈可知道我要找的人在哪?”韩申再次问道。
“你不是已经找到了吗?”老人反问道。
韩申愣住了,随即摇头道:“请前辈指点。”
“看人不要用眼睛去看,用心去看,用心去听,你就会找到你想要找的人。”老人说道。
韩申站在雪地上,思索了一阵,再次拱手行礼道:“请前辈明示。”
“你怎么这么笨呢?”老人重新穿好了芒鞋,站起来骂道。
韩申一阵尴尬,看着老人,却是听到一丝风声,一条碧绿的竹杖就打了下来,韩申来不及躲避,直接被一杖点中了胸口,一口气没提上来,被定在了原地。
“道家井字印!”韩申心底惊愕,却无法动弹,看着老人身影缓缓的朝远方走去。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寒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老者缓缓离开,一句句的念叨着。
韩申却是有些听不懂,唯一记得的只有那一句,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拄竹杖曳草鞋轻便胜过骑马,这都是小事情又有什么可怕?一身蓑衣任凭风吹雨打,照样过我的一生。
韩申瞬间对老人肃然起敬,这是个豁达的而充满豪侠之气的道家前辈,这是老人的自语,却也是在点醒自己啊,自己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又有什么好害怕的,死之前也要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来祭奠自己的一生。
终于,井字印消散,韩申朝着老人离去的方向遥遥一拜,行了个大礼,才转身往蓟阳城走去。
“笨的,要死!”地平线后边,老人摇了摇头,继续走进了风雪之中。
龙楼探险 神月偷天
韩申重新收拾了自己一番,然后再次来到有间客栈,却还是不知道怎么去找到墨雪说的那些神杀剑士。
“看人不要用眼睛去看,用心去看,用心去听。”韩申脑海中回响起老人的话,于是不再盯着四周的人群去看,静静地闭上了眼睛,用耳朵去听,用心去感受四周的变化。
然后一息,十息,一盏茶时间过去了,韩申还是什么也没感受到,反而是店小二来给他换了一壶温酒,还顺带温馨提醒道:“客官,天冷地寒,酒冷了就没法喝了。”
“任:为身之所恶,以成人所急。”韩申脑抽风一般的瞬间说道,正是墨家《墨经经说》中的一句,不是即便是墨家总院也没几个人知道这句,这是墨子对任的解释,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以便于成人之急。之所以说这句也是在解释他想要做的事跟这些神杀剑士无关,但是希望他们成全帮助。
店小二愣住了,看了韩申一眼,摇了摇头转身离开,重新给他烫了一壶新酒上来。
韩申看着窗外的飘雪,摇了摇头,自己果然是很笨的,拿起酒壶就一口灌了下去,结果却是一口喷了出去,还好对面无人。
店小二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有够笨的,然后又继续自己的活计。
韩申倒不是被酒烫到或者呛到,而是这酒壶里居然藏有一根竹签,跟着他喝时飞进了他喉咙里。
将竹签小心的取了出来,韩申才注意到上边有字,回头看了一眼店小二,却是发现店小二理都没理他,就绪忙着自己的事。
“勇,以其敢于是也,命之。”竹签上细细密密的写着回应,同样是《墨经经说》中对勇的定义只是去掉了后半句“不以其不敢于彼也,害之。”
韩申松了口气,他的话是求神杀剑士帮他,而神杀剑士回应他的意思也很明确,勇,就死因为敢去做才叫做勇。
店小二在此来上酒,手指却是指向了一个雅间,放下酒壶后就转身离开了。
韩申看到了店小二的指引,就想直接走向房间,刚站起来就又被店小二一肩膀撞了回去,韩申有些不解的看着店小二,刚想出声,店小二却是有殷勤的去招呼其他客人了。
店小二心中也是有些骂娘,少主怎么着了这么个笨蛋过来,是不是傻,我刚上酒你就直接跑过去,傻子都知道有问题,我给你上酒就是让你喝完了再去,酒钱就不是钱啊,也很贵的好吧!
韩申终于是心领神会,慢慢的喝着酒,然后等四周客人少了才站起身钻进了那间雅间之中。
雅间之中却是一个人也没有,等了好一会儿,才有脚步声靠近,韩申也是立刻躲到了门后,小心警惕着。
神聖 羅馬 帝國 新海 月
“客人,酒冷了,我给您换一壶。”店小二敲门说道,三长一短,同时也是在说刚才的事。
“进来吧!”韩申听到敲门暗号和店小二的声音才松了口气开门。
店小二看到韩申的防备,才有了一丝的安心,总算不是笨到家,将酒托直接放到了一旁,径直走到床边往柱子上一拍,之间床边抽开,露出了一个暗道。
“一直往前走,看到灯火拍三声,再继续向前。”店小二说道。
韩申点了点头,走进了密道中,然后就听到了头顶床板重新合上的声音,视线也变得一片黑暗,摸着墙壁向前走了十来步才发现是一个转角,在转角的前方有一盏微弱的油灯在点亮,于是韩申按照店小二的吩咐拍了三次掌声,才继续往前,一连路过了四个油灯,才出现在一个底下室之中。
只见地下室里七八个剑士戴着青铜兽面具的盯着他看,而在这地下室中除了人以为居然还有着一罐罐的猛火油和硫磺以及两架大黄弩。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令牌呢?”中间的那人看着韩申问道,一头赤发别着长剑,为什么说是长剑,因为他的剑真的很长,比他整个人还高。
韩申伸手进兜,摸出了墨雪给他的墨门神杀令牌,递给了那个超长剑士。
超长剑士结果令牌检查无误了向暗处打了个手势,韩申才发现在暗处还有两个人在隐藏着,而且手臂也比常人的要粗大,显然是两名神射手。
“说吧,想要我们杀谁?”超长剑士问道。
“燕太子姬丹!”韩申说道。
超长剑士点了点头,道:“今天晚上就动手,磨好你的剑别拖后腿。”
“不用准备踩点什么的么?”韩申呆了呆问道。
超长剑士看了他一眼,冰冷的说道:“太子府都是我们墨家建造的,还要什么踩点?”
韩申点了点头,才发现超长剑士拿出了一张布帛,正是太子府的构造图。
“姬丹的行踪你可知道?”超长剑士看向韩申问道。
韩申摇了摇头,我找你们就找了两天,哪有时间去打探姬丹的行踪。
“啥也不知道,你就让我们去杀人?”超长剑士也是愣住了,然后有开口说道:“你在这呆着,我们去查。”
于是超长剑士转身吩咐了身边的两人出去查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