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啓預報》-第九百二十八章 美好生活看書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是我认错了。”
那个中年男人忍不住露出惊喜的笑容,愣了许久,好像如释重负一样,长出了一口气。
“你好,欧文·卡特,叫我欧文就好。”
他有些兴奋的自我介绍,拎起从超市里买回来的大袋子,将门打开:“快请进吧,家里有点乱,还请不要在意。”
十分钟后,槐诗和罗素已经坐在略显杂乱但是布置温馨的客厅里。
手中茶杯中升起隐隐的热气。
还有一条狗在客厅里跑来跑去撒欢,最后拱进槐诗的怀里讨摸摸,被槐诗抱住了,揉搓狗头。
环顾四周。
这里到处都是书架,堆满了各种资料,还有一张巨大的桌子上堆满了图纸。上面都画满了各种奇特的生物和建筑,天马行空的画面和一些稚嫩而可爱的孩子们。
展示柜里还放着各种各样的绘本和童话故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画手的工作室。
而在杂物间里,不断传来翻找的声音。
许久之后,欧文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脸上和手臂沾满尘埃,有些吃力的托着一个巨大的箱子回来。
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终于找到了。”
他松了口气,坐下来:“家父生前有过遗嘱,说有朝一日,如果照片上那位叫做罗素的先生上门拜访,就让我将这个东西交给他。”
他掏出了一个旧相框,同眼前的罗素对比着,感慨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了,您真的一点都没变。”
异界之王者之旅
“人老了就会迟滞与变化,不奇怪。”
罗素缓缓的放下茶杯,看着眼前的铁箱:“那个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会突发奇想啊……不过,这么荒唐的遗嘱,难道你没有怀疑过么?”
神仙山上的仙草
欧文摇头:“父亲的安排大多都有他的道理,况且,既然是遗嘱,那么作为儿子也没什么好说。”
旁边,槐诗抱着狗,正在好奇的看着客厅里的陈设,观察到那些精美的童话绘本:“这都是你画的吗?”
“是啊。”
欧文颔首,有些不好意思:“我现在是给杂志和广告供稿的插画师,偶尔会出一些绘本糊口,如果你喜欢的话,我等会儿送你两本。”
“那可太好了。”
槐诗点头:“我正巧在发愁,给学生带点什么伴手礼,可以麻烦您多签几本么?”
“这个当然没问题,不过,学生?”欧文疑惑起来。
“我们在一家教育机构工作,这位槐诗先生最近刚刚担任我的助手。”罗素镇定的解释:“他,你的父亲,没跟你说过这些么?”
欧文摇头。
他的父亲好像从未曾给自己的孩子说过升华者的世界,在罗素的试探之下,很快就发现他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或许,这是那位父亲为自己的孩子所遗留的保护。
对于常人而言,升华者的世界未必美好。
“他竟然没有跟你们说过他以前的工作?”
罗素说:“卡特先生曾经是我们最好的白鸠,嗯,你可以理解为研究院成员——在他退休之前,曾经为我们孤身深入荒野,采集了众多珍贵的样本和数据,功勋卓著。”
“哦哦,类似探险家一样么?”
欧文眼睛亮起来:“这些他都从来没有跟我讲过啊。
小的时候,我还曾经幻想过,他是一个隐姓埋名的杀手,或者是什么黑暗组织的狠角色……现在想起来,那都和父亲的样子不搭边。”
“他有他的苦衷。”罗素说:“餐风露宿的苦生活总是不好对孩子讲的,况且,他也为此牺牲了很多。”
“我多少也能猜到一点。”
欧文颔首,感慨:“像他那种对自己过于严肃的人,一定不会让自己的人生空过。至于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定有他的道理吧。
不过,他去世的时候很满足,那种毫无遗憾的样子,让我很羡慕。”
“所以,我觉得,他一定做了一份很有价值的工作吧?就比方说……拯救世界什么的?”
说完,欧文也被自己荒谬的想象逗笑了,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尘封的箱子推了过来。
“不论如何,我都相信,我的父亲已经完成了属于自己的使命,感谢你们的到来,能够让我再次知晓他的价值重大。”
他郑重的对眼前来访的客人说:“现在,我将他最后的遗留交给你了,罗素先生,只希望父亲的遗物能够为你们起到一些帮助。”
罗素低头,凝视着尘封的箱子,还有上面从未曾动过的密码锁。
“难道你不好奇里面有什么吗?”他忽然问,“竟然从来没有打开过?”
欧文愣了一下。
陷入沉默。
好像在好奇心和某种坚持之间挣扎,许久之后,摇了摇头。
“父亲临走之前对我说,如果我有一天我想要抛弃现在的生活的话,就可以打开它。可我觉得我现在的生活不错,没必要再改变什么,所以……还是算了。”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陪伴自己多年的铁箱,收回了视线,毫不可惜:“反正都不是我的东西了,就让我保持一个神秘的幻想吧。”
罗素颔首,没有再多说什么。
在离开之前,他恳请两人坐下来,让自己画了两幅速写留念。
画稿上的罗素是一个威严而冷厉的老人,手握权杖,威风凛凛。而槐诗则是风尘仆仆的流浪者,可是却带着得意的微笑,好像拥有了整个世界一样。
那究竟是他作为绘画者的想象和加工,还是精准的用直觉抓住了什么呢?
实在是难以理解。
在画完之后,欧文也为自己的成果感到了震撼,兴奋的问:“可以的话,我能把它们用在绘本里么?”
“这是您的作品,当然如您所愿。”
罗素提着箱子,最后说道:“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话,请随时打这个电话。我欠您和您的父亲一个很大的人情。”
他递上了一张名片,“相信我,绝大部分需求,我能够做到。”
“我会的。”
欧文认真的接过名片,装进口袋里。
他并没有怀疑罗素的保证,可看上去也并不在意这价值万金的承诺。
“正好,也我该去接女儿放学了。”
他拿起了车钥匙,充满期待和愉快:“多谢你们今日的拜访,看来今晚我能有个新的睡前故事对她说了。
爷爷的传奇故事,她可爱听这个了!”
罗素愣了一下,无奈感慨:“真希望我在里面能有个正面角色啊,能活到故事结局就更好了。”
“我一定努力安排!”
欧文微笑着保证。
就这样,在同两人道别后,便开着车渐渐远去。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许久,槐诗才收回视线。
麒灵传人
“很羡慕,是吧?”
罗素轻叹:“能够有这样甘于平淡生活的后代,看着他结婚成家,最后毫无遗憾的满足死去,世上再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结果更好了。
像我们这样的人,恐怕永远都得不到那样美好的生活。”
“现在不也挺好么?”
槐诗耸肩,“虽然那样的人生值得羡慕,但我不觉得我的人生有什么不好。”
“倒也没错,除了没办法有个稳定的恋爱关系之外,也没什么缺点了。”罗素深深的看了槐诗一眼,意有所指。
槐诗顿时一阵呛咳,无言以对。
等回到车上之后,他才看向罗素手中那个沉甸甸的箱子,好奇的问道:“方便告诉我里面是什么吗?”
“这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呢?”
罗素缓缓拨弄着密码锁,问道:“你还记得‘白鸠’是做什么的吗?”
“呃,我记得雷蒙德跟我说过,都是象牙之塔的精锐研究员?”槐诗有些不太确定。
“差不多,应该说,都是原本天国的探索者才对。”
罗素轻叹:“白鸠、赤鹿、灰鹳,以及黑鲸,都是对于那些杰出探索者的尊称,只有在自身的领域做出绝大贡献的研究员才能够得到这样的称号。
赤鹿是巡行地狱的流浪行商,灰鹳是深入地狱的潜伏者,‘黑鲸’更是只有地狱中的大群之主才能获得。
至于‘白鸠’则是最精锐的地狱遗迹探索者——他们是奋战在第一线的研究员和战斗单位,负责对地狱遗迹和重要发现进行抢救性发掘,作为被授予私掠执照允许动用一切武力的掠夺者,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对任何阻拦者进行从物理到灵魂的灭绝……”
在直属的武力机构出动前,白鸠便是理想国在深渊中的暴力象征。
对于他们那样的独行探索者来说,称之为单人成军,绝对不夸张。
曾经槐诗在黄昏之乡想要招募大群还需要秘仪,可每一个白鸠身上都至少会有十张以上的军团契约,超过上千名地狱生物的效命。
正是有他们的存在,曾经的理想国才能够掌控地狱的脉络,象牙之塔的研究才能完成不断的突破。
“而这,便是曾经最杰出的白鸠所遗留的传承——”
罗素缓缓打开铁箱,凝视着其中几乎快要满溢而出的古卷,每一张上面都写满了地狱的文字,加盖以印章和源质印记。
记录着所有地狱探索经历的六本厚重笔记,超过四百张以上的军团契约,还有数百个地狱大群的信物,来自魔金银行的三个匿名账户和两柄深度保险柜密钥。
足以在地狱之间进行一场全面战争的可怕储备,此刻就承装在这一具小小的铁箱中。经历了漫长时光的沉寂与等候之后,顺应着主人的遗志,来到了罗素的手中。
“欢迎回来,我的朋友。”
罗素从箱子的最上方,拔出了那一柄短剑,诅咒之铁铸就的光华剑脊映照着他的眼瞳,浮现出无数来自的往昔的幻影。
“让我们再次的,重建这一切吧……”
他轻声呢喃着,收剑入鞘,将它珍而重之的收入怀中。
一切归于沉寂。
“走了,槐诗。”
他盖上了箱子,凝视着窗外的黄昏:“我们该出发啦。”
槐诗颔首,拧动钥匙,发动汽车,回头问道:“接下来去哪儿?”
“我想想……”
罗素沉思片刻,忽然问:“你喜欢喝酒吗?”
“一般,偶尔两杯,但不讲究好坏。”
“赌博呢?”
“虽然感觉很刺激,但还是一点都不想碰。”
“那,美女?”罗素提议。
“算了吧。”槐诗嗤笑,反问:“再美能有我好看?”
冥泉
“总是这么杠精的话,可是找不到乐子的啊,槐诗。”
罗素惋惜的摇头叹息,对于自己这个学生不上道的表现惋惜不已。
“下一站,美洲。”
就好像看到那一片纸醉金迷的霓虹闪光一样,他的话语也变得嘲弄又沙哑:
锦绣欢
“——拉斯维加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