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sk9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一劍獨尊-第一千五百零五章:這是什麼意思呢?-meueq

一劍獨尊
小說推薦一劍獨尊
“不可能?”
丁姑娘看着神秘女子,神色平静,“你觉得我骗你有意义?”
神秘女子看向丁姑娘,她神色无比狰狞,双眼猩红,“他若真是我儿子,那你为何不早说?为什么!”
丁姑娘看着神秘女子,“你给过我机会吗?”
似是想到什么,神秘女子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丁姑娘道:“当日厄难之劫降临,天命抵挡厄难之劫,为了保住他,我不得不与你姐姐带着他去找他父亲。可是我没有想到,天命没有告诉你真相。”
说着,她摇头,“不过这也正常,那个时候的她,看谁都不爽,又岂会与你说这些?”
神秘女子双眼缓缓闭了起来,她整个人都在颤抖,“我问过她,她说,我儿子死不死跟她有什么关系?”
丁姑娘摇头一叹,这个天命,当初要是解释一下,也就没这么多事了。
其实,现在的天命脾气比以前好了不知多少倍!
以前的天命,看谁都像看死人一样。
解释?
不给你一剑就是好的了!
还想着她给你解释?
那真的是想太多了!
这个女人眼里,除了她哥,眼里没有别人。
现在的天命,因为叶玄的缘故,脾气好了太多太多,至少像一个正常人了。
丁姑娘收回思绪,看向神秘女子,“我找过你,但是找不到!我没有想到,你一直躲在暗中报复,而且把事情搞的这么大!”
神秘女子突然颤声道:“天命既然知道我在报复叶……他……那她为什么不阻止我?为什么?不……不对,她是想利用我将那厄难之因引出来!”
丁姑娘点头,“厄难之因一直隐藏,她根本无处下手!但是因为你的缘故,厄难之因开始现身,这正是她要的!可是,她绝对没有想到那厄难之因会为了杀他而动用那厄难之门。这个事情,超出了我们几人的能力范围了!”
这时,远处的白袍女子持剑指着神秘女子,“厄难之门在何处!”
神秘女子抬头看向星空深处,许久后,她眼中闪过一丝茫然,“我已经感受不到!”
白袍女子嘴角泛起一抹狰狞,“我杀了你!”
声音落下,她就要出手,但是却被丁姑娘阻止!
丁姑娘看着屠,“屠姑娘,现在能够找到厄难之门的,只有她。”
白袍女子右手紧紧握着剑,脸色越发的狰狞。
丁姑娘看向神秘女子,“必须尽快找到那厄难之门,否则…….”
神秘女子摇头,“我已感受不到厄难之门!”
丁姑娘看着神秘女子,“想办法!”
神秘女子沉默许久后,“我们不能找厄难之门,得找他!感应他!得快!”
丁姑娘问,“你有什么办法?”
神秘女子沉声道:“我之前封印他疯魔血脉时,留了我的力量在他体内!”
说着,她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她看向星空深处,双手摊开,她周身,一股火焰突然燃烧起来…….
就这样,大约一刻钟后,似是感受到什么,神秘女子眼瞳骤然一缩。
见到这一幕,丁姑娘等人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屠死死盯着神秘女子,“说话!”
神秘女子看着星空深处,颤声道:“他的生命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流逝…….”
丁姑娘沉声道:“知道那厄难之门的位置吗?”
神秘女子道:“只能感应到一个大概的方向,而且,那厄难之门好像把他带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丁姑娘突然道:“你与念念姑娘还有屠朝着那个方向去追,一定要追到,不要让它带着他走太远,更不要追丢!我去找他爹!”
说完,她转身离去。
屠死死盯着神秘女子,她目光似剑,想杀人!
念念突然道:“走吧!”
神秘女子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树无边,树无边看了一眼神秘女子,没有说话。
这下尴尬了!
那叶玄居然是这个女人的儿子!
神秘女子看着树无边,“不要动五维宇宙。”
树无边沉声道:“好!”
神秘女子看了一眼那夜神等人,“你等守住五维宇宙,等我儿子回来!”
说完,她直接化作一道火光消失在星空尽头。夜神等人面面相觑…….
幕念念与屠也是随之消失在星空尽头!
三女将自己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一路撕裂星空!
为首的神秘女子看着那无尽的星空,双眼通红,“等我!一定要等我…….”

随着神秘女子等人离去,场中突然间变得安静下来!
夜神沉默片刻后,转身离去!
他现在才明白当初神秘女子为何让他低调一点了!
这个时代的强者,不是一般的多啊!
真的得低调一点!
他觉得,他得去好好发育一下,不然,生存堪忧。
不远处,帝女没有选择离去,丁姑娘离去时,让她镇守一下五维宇宙。
现在的五维宇宙,叶玄与幕念念都不在,这里必须得有一个超级强者坐镇才行。
帝女看着星空深处,她眼中,有着一丝担忧,那厄难之门如此恐怖,他能够抵挡吗?
若叶玄真的死在那厄难之门之中,那事情可就真的严重了。
以那女人的脾气,没有人能够活!

某处星空之中,丁姑娘一路穿梭星空,在她身旁,是安澜秀。
丁姑娘神色也是凝重的,厄难之门的威力,大大超出了她的预料。
可以说,就目前而言,除了那三个人,基本没有人能够抵挡那厄难之劫。
以叶玄现在的实力进入其中,能活吗?
一旦叶玄惨死其中,天命会如何?青衫男子会如何?
“哎!”
丁姑娘低声一叹,在得知叶玄要出事时,她就已经放下手头里的事情赶来,但没有想到,还是迟了。
这时,一旁的安澜秀轻声道:“他不会有事的,对吧?”
丁姑娘看向星空深处,“希望没事!”
闻言,安澜秀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叶玄缓缓睁开了眼睛,当他睁眼的那一瞬间,他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此刻的他,在一片血色世界,在他头顶,是一片的血色云层,这些云层内,无穷无尽的雷电在闪烁。
见状,叶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厄难之劫!
他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在这厄难之门内。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叶玄身旁响起,“小主,我们完蛋了!”
闻言,叶玄心中一惊,转身看去,不远处,小塔正在那蹦蹦跳跳,似是很着急!
叶玄眨了眨眼,“你怎么进来了?”
小塔一下子跳到叶玄面前,“我也不想进来啊!我是被它吸进来了!”
叶玄:“……”
小塔突然道;“小主,现在怎么办?”
叶玄看向天际,那些血色雷电越来越狂暴,威力也是越来越大。
而以他现在的实力,别说这么多的血色雷电,就是一道血色雷电他都扛不住。
这时,小塔道:“小主,我觉得,我们得想办法开溜!”
叶玄看向小塔,“能联系到你的主人吗?”
小塔摇头,“不能,这里阻断了一切,而且,主人离这里非常非常远,莫说在此地,就是在外面,我都无法联系到他!”
不能联系青衫男子!
叶玄轻声道:“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小塔有些兴奋道:“小主可是有什么办法了?”
叶玄看了一眼四周,四周看不到尽头,可以确认,他们在一个未知的世界里。
似是想到什么,叶玄眉头突然皱起,他抬头看向天际,这些血色神雷为何不对自己动手?
这不正常啊!
就在这时,在他头顶的云层突然间变成了一个诡异的黑色漩涡,随着这个黑色漩涡的形成,整个天际那些血色神雷顿时朝着这个黑色漩涡汇聚而去。
见到这一幕,叶玄眉头皱的更深,眼中有一丝不解,“这是要做什么呢?”
小塔道:“小主,我觉得它可能是要放大招!”
它声音刚落下,那漩涡之中,一道巨大的雷柱突然自那漩涡内钻了出来,雷柱长达近千丈,宽也有数百丈,随着这道雷柱的出现,一股强大到无法形容的威压顿时自天际席卷而下,整个天地在这一刻层层扭曲。
见到这一幕,小塔有些兴奋道:“小主你看,我没猜错,它真的在放大招耶!”
叶玄满脸黑线,“你猜的真准!”
说着,他一把抓住小塔,然后直接化作一道剑光消失在远处。
而在他消失的那一瞬间,他头顶的那道血色雷柱突然间洞穿星空,它再次出现时,已经在数千里外叶玄的头顶,与此同时,一股强的威压直接封死住叶玄的四周。
见到这一幕,叶玄停了下来,他知道,他逃不了了!
只能硬扛!
叶玄抬头看向那道血色雷柱,他知道,别说他现在的实力,就算他实力再提升十倍,也不可能扛得住这道神雷!
叶玄深吸了一口气,他转头看向小塔,笑道:“你离我远点,这玩意只针对我,明白吗?”
说着,他双手猛地紧握,刹那间,一股火焰出现在他周身!
燃烧寿元!
既然无路可退,那就拼死一战!
叶玄持剑看着那道落下来的巨大雷柱,他咧嘴一笑,“不就是死吗?来吧!”
声音落下,他突然冲天而起,而他还未靠近那道雷柱,肉身便是开始一点一点崩裂,虽然有不死血脉,但是,不死血脉的恢复速度根本比不上他肉身的破坏速度!
当叶玄来到那道雷柱十丈处的位置时,他双手持剑猛地朝上一斩。
一缕剑光破空而去!
挥出这一剑的那一瞬间,叶玄感觉全身仿佛都已经被抽空,他自天际缓缓坠落,这一刻,他寿命只剩下不到半年,他倾尽了一切挥出了这一剑!
这是他有史以来最强的一剑!
空中,叶玄缓缓坠落,他看着天际,他的那道剑光斩在了那道血色雷柱之上。
轰!
血色雷柱剧烈一颤,而他的剑光则在一瞬间便是被那片雷光淹没!
血色雷柱笔直而下!
见到这一幕,叶玄双眼缓缓闭了起来!
尽力了!
真的尽力了!
这玩意,别说是他,就是念念怕是都抵挡不住!
就在此时,叶玄身旁的小塔突然化作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小塔直接撞在那道血色雷柱之上。
轰!
一片雷光与血光自天地间爆发开来!
那道雷柱竟然硬生生被逼停!
但是很快,那道雷柱爆发出一道璀璨雷光,小塔直接被压的往下坠落。
这时,天际响起小塔的声音,“小主,快逃啊!我顶不住多久!”
逃?
叶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
怎么逃?
他们现在在这个世界里,往哪里逃都没有用!
念至此,叶玄嘴角泛起一抹狰狞,他右手猛地一拍地面,整个人冲天而起,再次斩向那道血色雷柱,但是瞬息后,叶玄直接自空中坠落,最后狠狠砸落在地面之中。
而那小塔周身的金光则是在慢慢被吞噬!
小塔哀嚎道:“主人!救命啊!我顶不住了!”
下方,叶玄抹了抹嘴角的鲜血,再次冲天而起……
….
外面的世界里,厄难之门带着一道雷光不断洞穿星空,它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是穿越无数个星河,没有人知道它的目的地!
就在这时,厄难之门突然出现在一片星空之中,它刚一出现,一片血色雷光席卷星空,血色雷光所过之处,空间直接被抹除,下一刻,它直接消失在星空最深处。
….
某处未知的星域之中,一名身着云白色长袍的剑修正在星空之中慢慢走着。
剑修看着星空深处,摇头,“茫茫宇宙,连个强者都没有,好生无趣!”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空间突然裂开,下一刻,一个血门飞了出来。
厄难之门!
厄难之门出现之后,一片血色雷光出现在这片星域之中,它速度不减,直奔远处那剑修。
它并不是来找剑修的,只是路过,只不过,这剑修刚好挡住了它的路。
看着那厄难之门带着一片血雷激射而来,剑修眼中闪过一丝不解,“这是什么意思呢?”
…..
PS:推荐一本老乡的小说《苍穹颠》。修真类型的,大家喜欢修真类型的可以去看看哈,已经一百多万字,可以帮忙收藏一下。
最后,求个票票,虽然没有爆发,但还是要求票!没错,我脸皮就是这么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