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一十八章 四方混戰,神力殺敵熱推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将军墓的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他们只是奉军师之命前来镇场,甚至后将军和左先锋一系,压根就不愿来,只不过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
按照军师的说法,基本没有打起来的可能。
可那冲上来的是什么?
他们还没搞清楚状况,迎面就是麟爪飞扬的真龙虚影,在苍茫古老的龙吟声中,神魂一片空白。
这真龙虚影是东海水府的底蕴,虽然微弱,但也带着一丝远古真龙的威势。
百眼魔君都吃了瘪,更何况是他们。
金色龙影闪烁,狂狼翻卷,将军墓的八卦大阵阴气瞬间被冲散,随着龙影肆虐,数不清的阴兵大军瞬间魂飞魄散。
噗通!
站在最前面的左右先锋神魂重创,直接昏迷,连人带着青铜战车沉入水中,后面是密密麻麻落下的阴兵尸体。
后面波及的两个大乘境也是气息微弱,只不过被旁边同伴一下子扶住。
至于龙影经过的地方,已经被清空一片,就连神游境也没保住命。
张奎在海底眉头微皱。
脑海中一个技能点都没获得,看来这种取巧的方法不行。
不过,机会已经来了…
他森然一笑,向着海面直冲而去。
“赤麟!”
乌云之上,愤怒的声影响彻云霄,紧接着天空之出现一只大手,嫩白如葱,指甲却漆黑如墨,撕破云层铺天盖地向水府方向压下。
“动手!”
灵教教主当机立断,那冲天血色火焰瞬间化作巨狼模样,卷起火风暴冲向大手。
这个时机选择的正好,将军墓一方战力受损,东海水府和灵教一方齐齐发威,各色妖火灵光瞬间爆发,淹没了海眼大军。
能够成为大乘境,无不经过无数生死历练,一旦动手就是毫不留情。
当场海眼一方,就有一名深海虫妖和夜叉被风暴撕碎了肉体,神魂刚逃出也被瞬间搅碎。
轰!
灵教教主与军师刚好对了一招,血色火焰与阴气四散,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猛然扩张,海面一瞬间掀起无数百米巨浪。
双方几乎没有回气,瞬间又是第二次对抗,无边煞光四散,而老龟妖也领着一帮府主对上了百眼魔君,整片水域顷刻陷入混战。
这么多大乘对决,恐怖的力量不断扩散,周围双方的手下尽管连忙退后,但还是被波及,残肢血肉飞溅。
这一切几乎都在眨眼间发生,快接近海面的张奎也受到余波攻击显露出了身形。
不过,他却早已化为龙头人身模样,硕大的巨锤卷起暗流,猛然一挥扛在肩上。
忽然,他眼睛一亮。
原来那浑身红磷的右先锋刚好和青铜战车沉下,就在他上方不远处。
笑傲天地之琴棋书画
张奎目露凶光,瞬间冲了上去,大手一把摁住对方脑袋,紫色剑光暴雨般旋转。
这剑光果然锋利,可怜那右先锋还在昏迷中,就连着脑袋和神魂被撕扯成碎片。
凤凰的饲养方法
来不及看有多少收获,张奎身形一闪,向着远处同样坠海的左先锋冲去。
“大胆!”
海面上突然一声怒吼,左先锋的身躯瞬间被抓回,却是那后将军发现了危险。
我的房间有个星际战场 南黎川
“别跑!”
张奎眼中紫色火光一闪,轰然跃出水面。
然而,他刚露面,眼前景象就忽然大变,天地只余一片血光,一把上万里长的青铜矛如陨星坠落般向他扎来。
神器领域?
那青铜矛也眼熟,正是后将军所用的兵器。
张奎冷哼一声,扛着青铜锤猛然旋转,浑身肌肉鼓掌,额头青筋直冒抡起大锤直接砸向枪头。
他没用新得的煞光,毕竟和刚才不一样,这片战场人多眼杂,很容易日后暴露身份。
如今肉体比血脉妖物还强,再加上担山术大成,正好全力施为,看看能抗住多少。
轰!
恐怖的震荡声扩散,天地异象如玻璃般碎裂,而那恐怖的青铜矛竟被撞歪了矛尖,打着旋飞上了天空。
后将军左手抓着左先锋,右手黑毛尖爪不正常的扭曲,斑驳铜盔下蓝色幽火疯狂跳动。
“好家伙!”
他惊呼一声连忙后退,靛蓝红须的脸上满是震惊,“神游境…不可能…你是何人!”
张奎大锤一抡横在肩上,摸着龙须,眼中一片冰冷。
“东海,敖广!”
后将军没有说话,眼中幽火闪烁,右手瞬间恢复正常,一把抓住落下的青铜矛,二话不说身形闪烁后退。
他却是个识进退的,几乎瞬间判断出张奎力量太过强悍,需要拉开距离。
此时战场早已扩散,到处阴风呼啸,光焰四溅,大乘妖物们各自捉对厮杀。
张奎的出现,当然引起了不少人注意,不过匆忙间看是个神游境,就都没在意。
“别跑!”
张奎一声怒喝,大锤一横,瞬间飞射而出,身后掀起滔天巨浪。
“哈哈哈…”
一名身着狰狞青铜甲胄,脸色青紫、獠牙独眼的大汉,手持青铜质地的哭丧棒,将一名夜叉府主脑袋击碎,又猛然一吸,将对方尖叫的神魂吞入腹中。
看到后将军竟被一神游境追击,顿时大笑嘲讽道:“后将军,你可真是不要面皮。”
后将军眼中凶光一闪,冷声道:“右将军,请拦住此人,我要帮左先锋疗伤。”
“你居然求我?”
“好,此事定要和左参军好好说道一番…哈哈…”
这右将军嗬嗬一笑,尸气喷薄而出,随即身形闪烁拦住了张奎。
他身高足有七米,眼中乌光闪烁,青紫腐烂的大手挥舞着青铜哭丧棒当头砸下。
“死吧!”
这将军墓的人战场之上都要互相陷害,可见内部矛盾已不可调和。
不过张奎此时却顾不上搭理他们的龌龊,眼见那青铜哭丧棒砸下,刚想闪避,耳边顿时鬼哭狼嚎,如电钻一样激得神魂震荡。
这哭丧棒竟有这般异力,简直防不胜防,那夜叉府主想必也是着了道。
噗!
张奎的身体瞬间被砸碎,化作一团烟雾。
不好…
这右将军心中一凛,哭丧棒瞬间横在头顶。
灭魔
原来张奎见势不妙用了分身术,真身早已跃在空中,抡起巨锤当头砸下。
这青铜锤虽然不是神器,却坚固异常,更有灵气震荡的能力,正好与张奎神力相配。
轰!
那哭丧棒自有恐怖厉鬼器灵存在,也勉强算是神器一级,但却被硬生生砸弯,器灵厉鬼发出惨叫。
这右将军根本来不及闪躲,脑袋就被砸得血肉四溅,身体轰然落入水中,炸起滔天浪花。
“后将军,你害我!”
海底传来怨毒的嘶吼声,随即一个无头尸体轰然跃出水面,已经弯曲的哭丧棒呼啸着飞向张奎。
“来的好!”
张奎一声大喝,直接用手抓住了哭丧棒,也不管上面阴火灼烧,浑身肌肉鼓胀。
伴随着凄厉的鬼嚎声和牙酸的支呀声,将哭丧棒扭成了铁环,紧接着身躯一道黑雾卷走。
軍 少
“长生”领域内,藤妖两眼猩红扑了上去。
“混蛋!”
这右将军一声怒喝,居然伴着黑水粘液又长出一颗头来,青紫大手卷起无边阴雾向长奎抓来。
张奎不想显露身份,只能近身肉搏,右将军此举正和他意,巨锤瞬间抡圆,伴着恐怖的呼啸声砸去。
然而就在接触的瞬间,右将军阴森一笑,身形瞬间消失,原地卷起浓郁黑雾将张奎包裹了进去。
黑雾中传来右将军肆意的笑声,“你这怪胎力气不小,不过落入本将军的噬魂削骨阵,就等着…”
阴雾瞬间炸裂,张奎掐着右将军的脖子飞射而出,拳头暴雨般噼里啪啦落下。
“真特娘的多嘴!”
张奎此时的力气堪比凶兽,即便是大乘境的身躯,也是一拳一个血窟窿,随着一路血肉飞溅,撞碎无数波浪,右将军连人带铠被轰成了破布娃娃。
与刚才没有反抗之力的右先锋不同,右将军可是神魂清明,浑身剧痛刺激得他快要发狂,但却从心底冒起一股寒气。
眼前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怪不得后将军要退,这怪物不可近身,必须拉开距离!
右将军没有丝毫犹豫,体内瞬间黑雾炸裂,想要用出遁法,但耳边却传来了一声“定!”
轰!
右将军的身躯彻底碎裂,他虽然可以长出残肢,却没有张奎碎体重生的能耐,顿时神魂裹着阴风离体,想要逃走。
然而,张奎大手一张,摄魂术瞬间发动,将他硬生生扯了回来,手中紫芒一闪,无边阴气瞬间四散。
后将军刚将左先锋救醒,看到后瞳孔一缩,连忙裹着黑烟往正在大战的军师方向跑去。
张奎眼中凶光一闪,他斩杀这些大乘邪祟已经不成问题,但对上军师和百眼魔君还是没有底。
“哈哈哈…”
身后响起清朗的笑声,游府主一身是血,飞到了张奎身后,“敖广道友果然神勇,当为我东海水府府主…”
张奎森然一笑,忽然转身抓住了游府主的胳臂,随后猛然用力。
“去你娘的!”
游府主躲闪不及,半条手臂被撕扯下来,气急败坏连忙后退,“你这厮疯了不成,打我做什么?!”
张奎大眼一瞪,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我,敖广,东海之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