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劍骨 ptt-第五百一十九章 嫁妝讀書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这个世界,有时候很安静,有时候很热闹。
东境战争结束,长陵宴席落幕,这座喧嚣的大隋天下,终于难得安静下来……时间走得很快,不仅仅是山中无甲子。
在太平岁月里生活的每个人都不知经年。
春夏秋冬,花开花谢。
又是一年夏。
……
……
北境的某条山脉山脚下,一方幽潭。
马车停住,就地饮水,歇息。
有风吹过,车厢四角悬挂的雪白铃铛随风摇曳,清脆悦耳。
小昭鞠了一捧清泉,先是轻轻啜饮,然后拍打在面颊处。
其实修行者饮天地星辉,温养身子,自内而外的莹润之下,女子肌肤吹弹可破,乃是常态,即便不用清水洗面,依旧能长褒青春。
小昭自入宫之后,便跟在小姐身后修行星辉吞吐之术。
腹黑爹地:调教纯情妈咪 万迈
当然……虽然修行能够一定程度的改善姿色,但依然有上限。
同样是美色,却也是有三六九等之分的。
当徐清焰摘下帷帽之时,世间万物都寂静下来,潭水倒映出一张绝美无暇的面孔。
小昭看得怔怔出神。
在她心中,小姐这张脸,是真正的神颜。
大隋闻名的其他女子,虽然也很美,跟清焰小姐比起来,那就是星辉比之皓月。
差得太远,太远……甚至可以说,不具备可比性。
徐清焰以水瓢取水,坐于大石之上,垂目缓饮。
四下寂静。
只有蝉鸣。
徐清焰轻声道:“一路走来,怎么人非但没有变少,反而越来越多。”
按理来说,北境清幽孤僻,平日里除了圣山子弟执行任务,偶尔会来此地,其他人不会刻意来此……可如今路途,时常遇见一拨又一拨的车团。
小昭颇为无奈地揉了揉面颊,二人这一路离开天都,跨越中州,跋山涉水,本意是想把北境洞天福地都走一遭,继续之前未完成的旅程。
的确。
最近北境人越来越多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大隋天下太平了,于是这些人……组团来北境旅行?
小昭也想不通其中道理,她试探性问道:“要不我们换个方向?不往北走了?去南疆看一看风景?”
不知为何……总是有种继续北上不太妙的直觉。
徐清焰忽然蹙起眉头,垂饮一半的水瓢缓缓倾落,琼浆玉液重回幽潭,她信手抓起身旁帷帽,缓缓戴上。
说时迟那时快,徐清焰蹙眉之时,远方密林之中,缓缓走出几个谈笑风生的读书人。
小昭刚刚反应过来,小姐已是遮掩容貌,好整以暇,做擦拭唇角的动作。
已经有些迟了。
那几个读书人误入此地,看到一位身姿绝佳的年轻女子,俱是神情一滞,虽未有人看清了这位姑娘的真实面容……但单单是如此一瞥,便足以震人心魄。
看得出来,这几人已经看呆了。
徐清焰收回木瓢,轻声道:“小昭,回去了。”
掀帘,回座。
一位读书人回过神,连忙鼓起勇气,快步拦下马车。
“你想做什么?”小昭皱起眉头,握着缰绳,神情警惕。
“抱歉抱歉……无意打扰。”
读书人挠了挠头,望向小昭,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对主仆……倒是罕见,两位女子结伴而行,难道不惧盗贼劫匪,连婢女都如此好看,即便主人带着帷帽,也难免惹人垂涎。
须知。
大隋天下虽然太平,但四境之中流匪仍有,千万年来都是如此。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这二人,要是遇到了歹人,又该如何?
可惜,他却不知,此刻拦在路上的自己,就已经是小昭眼中的“歹人”了。
小昭冷冷道:“既然无意打扰,就不要拦路。公子还请让道。”
读书人笑着抱拳揖了一礼,对着车厢内大声道:“想必阁下也是去往北境天神山,聆听那位宁山主开山讲道的吧?”
只此一言。
小昭心坎咯噔一声,预感到了不妙。
坐在车厢内的徐清焰,面容隐于皂纱之下,眼神露出恍悟之色。
宁山主……开山讲道……难怪如此……
这些日子,北境这么多人结对而来,原来都是听他讲道的。
见车厢内没反应,便当是车主没有抗拒之意,这位鼓起勇气的读书人,又是一礼,朗声道:“在下天都书院门生弟子,林升,绝非恶人歹徒。邀请姑娘与书院同行,齐赴天神山,共听讲道。”
“不必了。”小昭语气冰冷,道:“什么天神山讲道,我家小姐不稀罕……”
读书人神情尴尬。
他望向车厢,那里传来了声音很轻的一句问话。
“宁奕的天神山,建在北境何处。”
宁奕?
竟然直呼其名……读书人一直平静的神色,此刻稍露不快。
按下心中愠怒,他皱眉道:“宁山主在玄神洞天,起立圣山,背靠将军府,面朝北境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镇压北方龙脉,填补大势残缺。看二位车饰,与天都皇亲应该颇有渊源,好歹算是个体面人,总不至于连这都不知道吧?”
“你这……”
小昭眉头一挑就要发作。
“多谢林先生解答,先前失礼,还请见谅。”
车厢内传来淡淡的回应声音,“在外云游,难免如此。时逢宁山主开山,所以如今北境,如此热闹。”
“不错。”林升的神情缓和一些,这次车厢主人还算合礼,没有直呼宁剑仙大名,而是用了山主的雅号。
身旁的几位同伴跟了过来,其中一人嘿嘿笑道:“二位姑娘,这北境流寇可不讲规矩,若是遇到了,恐怕会颇为麻烦。不如跟我书院同行,若是嫌弃我们这几位糙老爷们,白鹿洞的女弟子们,就在不远处。”
林升心底越来越不痛快,默默嘀咕,自己这一身书卷气的打扮,还糙老爷们,北境的那些散修不都成臭要饭的了?
“诸位,还是就此别过吧。”
小昭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有礼貌,可惜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她此刻的拒绝语气听起来很是生硬。
“我家小姐……素来不喜欢与人同行。”
车厢内,没有回应。
风停了。
树叶不再沙沙作响,就连蝉鸣在这一刻都戛然而止——
小昭皱起眉头,她发现那几位拦路书生的神色忽然变得很是恭敬,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身后。
林中。
徐徐走出另外一道高挑身影,那人背着一面黑布缠绕的巨大古琴,与小姐一样面系轻纱,只不过只系到鼻梁处,露出饱满光洁的额首,一轮弯月黛眉,一双似水双眸。
“你们几人,拦在别人车前,成何体统!”
很难想象,这般温柔面孔的女子,开口便是训斥,而且甚是严厉。
颇有几分雷霆震怒之意!
“琴君大人……”
林升身子一颤,连忙解释,道:“北境鱼龙混杂,我们几人担心二位姑娘遭遇流寇,便邀请她们与书院同行……”
琴君!
小昭知道车厢内的小姐,为何不开口了。
是天都的熟人啊。
几位读书人,说着说着,声音渐小。
四人乖乖给马车让出一条道来,然后垂头丧气,来到琴君面前。
“该做的礼数都做了,咱们几个行得正做得直,大君子要罚便罚。”林升咬牙,狠下心告了一状,道:“那车厢主人,刚刚还直呼宁山主大名,就这一点,就算她愿意同行,我还得掂量掂量呢。”
声声慢心底好气又好笑。
“既然知道北境鱼龙混杂,还招惹是非……”
她面容上不显山不露水,语气也不冷不热的教训道:“可曾想过,人家为什么敢如此行走北境,为什么敢直呼其名,你还要掂量掂量……掂量什么?不先掂量掂量自己修为,看看四个人一起上,能不能动得了这位驭车姑娘一根手指头?”
一连串别有用心的教诲。
林升神情呆滞,别说他们几个能被带到北境聆听圣山开坛讲道的聪明人了。
就算是傻子,也都能听懂此刻琴君大人的别有用意。
四个读书人都乖乖闭嘴,灰头土脸撤离幽潭。
风继续吹,树叶继续响,风铃继续晃荡,蝉……依旧不鸣。
此地空寂。
背负古琴的女子,幽幽望向车厢。
“徐姑娘,好久不见。”
坐在车内的徐清焰,沉默了小片刻,礼节性地回应道。
“好久不见。”
她与琴君,的确算是熟人,算是相识,可其实……二人之间,关系并没有多好。
准确的说,她们二人,没什么关系。
皇宫是座小笼牢,天都是个大笼牢,她这只金丝雀,只配被关在笼子里。
哪里还有什么朋友呢?
只不过琴君对于宁先生的心思,她是心知肚明,而且无比了解的……毕竟,她曾经是那么的喜欢那个人。
那时候,日日夜夜,辗转反侧,能盼到宁先生的一个消息,都是无比欢喜的。
关于他身旁的每一件物事,每一个人物,自然也都是托着宫里关系,一一打听清楚了的。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我本以为你不会来北境的。”琴君低声笑了,“宁奕立山开坛,你……该不会是去听他阐述修行大道的吧?”
徐清焰没有解释。
她没有对声声慢说这是一个巧合,没有说自己只是无意游历至此。
这世上所有的巧合,其实都是命运的安排。
很多偶然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所以,她什么解释都没有说,只是轻声道:“这就准备南下了。”
这就准备……南下了?
琴君有些意外。
徐清焰笑着反问道:“江姑娘呢,该不会不是去听宁奕阐述修行大道的吧?”
声声慢神情一怔。
她认真道:“徐清焰,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车厢女子掀开车帘,望向负琴女子,眼神困惑。
声声慢沉默片刻,道:“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今日是个很重要的日子。”
“今日,不仅仅是宁奕开坛讲道的日子,也是他与紫山裴灵素成婚的日子,婚书早已经公示四境,今日之后,二人结为道侣,灵山,道宗,四境圣山,中州皇室,大隋天下的大人物,都会到场,送上祝福。”
一道雷霆。
晴天霹雳。
徐清焰怔怔坐在车厢内。
声声慢眼神中混杂着意味难明的笑意,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涩。
“我不是去听他阐述修行大道的,而是去祝他与裴姑娘白头偕老,百年好合的。”
说完,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幽潭一旁,车厢静立了许久。
马蹄擂地,黑鬃烈骏不安地嘶鸣,不知为何如此暴躁……或许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心境。
小昭声音嘶哑,问道:“小姐……你还好吗?”
坐在车厢内的女子,静静回想着琴君的话。
今日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吗。
好像是啊。
其实每一天对自己而言都一样,每一天都是无趣的,乏善可陈的日子。
主公
只有遇到很重要的人,那一天才会变得重要。
“小昭。”
车厢里传来了落寞的笑:“陪我……去看看吧。”
……
……
玄神洞天,天神山山门!
将军府铁骑驻扎于山道两侧,玄甲森然,在阳光下倒映出粼粼寒光。
圣山初辟,铁骑辅佐。
北境将军府,甘当绿叶。
当今大隋,除了宁奕,还有谁能让沉渊君做到这一步?
而且更让人惊叹的……是将军府如此鼎力支持天神山,并不避讳天都,天都看在眼里,也没有丝毫制止意味。
太子与宁奕,这对君臣,并没有发生不合。
“太平难得,难得太平。”
气色莹润的男人,额首覆着紫抹额,肩披黑色野鬃大氅,神色巍巍肃穆,坐于木质轮椅之上,由千觞君推动而行,山道两旁落叶簌簌,两人缓缓登山。
天神山初辟,举山上下都无弟子,秩序自然由铁骑代为维系。
“师兄。”千觞轻声叹道:“这玄神洞天的风水气运,还真不错。此地星辉氤氲,适宜修行,若是初燃星火者在此闭关,进境定会比其他地方快上许多。”
“宁奕看山挑水的眼光,向来不错。”沉渊柔声笑了笑,“师尊二十年前对我说过,北境某座洞天风水气运,二十年后会迎来逆转,当初粗略指了几个地点,玄神洞天就在其中之列,如今来看,师尊还真是神机妙算。只不过此地风水,不是山养人,而是人养山。”
冥冥之中的气运之说,的确存在。
而太子,宁奕,沉渊这样的人,自然就是站在气运浪潮最高处的人。
他们在哪里立足,在哪里扎根,哪里便是气运满盈。
千觞低声道:“宁奕开辟天神山,既为北伐,也为拧合天神高原和大隋天下的关系……这次开坛讲座,恐怕会收一些弟子。可是整座圣山,举目望去,就只有他和丫头二人, 要如何去收徒?难不成,他准备收亲传弟子?”
沉渊摇了摇头。
“亲传弟子这种事情……可遇而不可求。要看根骨,看资质,更要看机缘,因果。”沉渊淡淡道:“以宁奕沉稳的性格,不会轻易收徒。”
这一点,可以参考叶先生。
叶先生五百年来,教人修行剑法,在蓬莱传下剑术,却从未真正收下所谓的“亲传弟子”……直到遇见宁奕。
传承绝非儿戏。
赵蕤留着小霜山,宁愿耗尽寿元,也要等到百年后的徐藏。
自己的师父……亦是如此。
裴旻将破壁垒留给了自己,将剑藏留给了丫头,浑身绝学,满身剑气,最锋锐的那颗剑心,他一直珍藏保留,直到藏师弟的出现。
历代以来,剑修授剑,都是靠着机缘,因果去推进。
剑修不打讥讽。
时机到了,便是时机到了。
是你,便是你,不是你,便不是你。
此事……强求不得。
“圣山初辟,前期难免会遇到麻烦。”沉渊君沉思片刻,嘱咐道:“就算收几个徒弟,也无济于事……此事就不是靠几位弟子能解决的。同在北境,立山于此,你替小师弟多多留心。天神山的麻烦,便是将军府的麻烦,北境铁骑能帮衬的,就多帮衬一下。”
千觞牢记在心,他想起一些往事,笑着摇头道:“总感觉,此次开坛讲道……宁奕还会给我们带来某些惊喜。我总觉得,天神山的开辟,他早有谋划,说不定前期的麻烦,他自有办法。”
“千觞师兄,此言差矣。”
山道落叶,簌簌而鸣。
一袭黑衫,不知何时,已从山顶踱步而来。
“宁奕,你来了。”沉渊微微一笑,道:“刚刚的话,你都听见了。”
“不小心听到了些。”
宁奕行了一礼,笑道:“多谢师兄关心。此次开山,维系秩序,招揽接待,还要麻烦将军府的兄弟们了。师兄,近来身体如何?”
沉渊君摆了摆手,轻声道:“身体无恙,只是习惯了坐在木椅之上,便索性长久坐下。正好天都的那些文官,不希望看到我站起来,就当是演戏好了,真正北伐那一日到来之时,我会第一个杀上芥子山。”
宁奕看得出来,师兄说了一半的谎。
沉渊君的伤势,的确好了许多……但似乎仍然留下了后遗症。
所谓的北伐到来,第一个杀上芥子山,这种言论,倒也属实,只不过能说出如此话语的沉渊,大抵是将白帝与自己的对决,当成毕生的最终一战了。
沉渊君始终拒绝宁奕的帮助。
宁奕尊重师兄的选择,也相信沉渊的实力……最关键的是,他看出了沉渊身体里的某些蜕变。
这还真不是逞强。
沉渊君以刀剑双道踏入涅槃,立地成圣。
从凤鸣山的战绩来看,他应该是极其罕见的踏入此境,便直接成为“高阶”的凤毛麟角。
妖族天下还有一位同样凤毛麟角的妖孽火凤。
如今的师兄,在重伤之后,隐约有更进一步的风采,宁奕竟然有种错觉,师兄在掌控着他自己的生死。
若生死有一条界限。
那么坐在轮椅上的沉渊,便坐在这条长线的正中央,不偏不倚,他每一时每一刻,都在感悟着生死间的大恐怖,以及大机缘。
颇有些类似于自己的神火。
一步生,一步灭。
生死之间的大危险带来了大造化。
北伐那一日,若师兄圆满涅槃境界的感悟,掌握生死道果,说不定……真的可以与白帝一战!
宁奕轻声道:“沉渊师兄,你说的话,其实丫头都听得见,也看得到。”
轮椅男人微微一怔。
宁奕翻腕,取出通天珠,映射出后山洞天内的景象。
云雾间,一位女子闭上双眸,双手捧着一枚白色珠胎。
裴灵素的声音,通过通天珠传递,在山道四处袅袅荡开。
“沉渊师兄,千觞师兄……我想你们了,不管北伐结果如何,当我离开后山的那天,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
她是在提醒沉渊,这世上还有事情值得期待,还有人需要等待,不可以轻易死去。
宁奕解释了丫头闭眼的缘故,以及“念珠”的功效。
沉渊怔了怔。
他深深望向宁奕,这小子有些歪门邪道,做出了白色珠胎这等代替视物的小玩意。
不过。
这是确实将丫头放在心底的证明。
宁奕,自己没看错人,这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家伙。
“好。我答应你。”
沉渊君声音极其罕见的温和下来,他笑着望向通天珠内的景象,立誓道:“丫头,等你平安走出蜀山后山,大师兄一定在将军府等你。”
千觞也连忙补充道:“二师兄也等着你。二师兄给你烧一大桌饭菜。”
云雾里的女孩笑了。
“宁奕……你陪师兄他们聊吧。”她缓缓睁开双眼,断绝与念珠的交流,笑道:“师姐来后山了,我得去补一个妆,换身衣服。”
通天珠的景象消散。
沉渊君的笑意也缓缓消散。
大师兄坐于木椅之上,望向宁奕,轻声道:“今日是你初辟圣山之日,也是你和她的大婚之日。将军府十万铁骑就在天神山外二十里候着,这些铁骑之所以愿意来,可不是因为你宁剑仙的名字,也不是看在李白蛟铁律皇权的面子……这两样东西放到北境,狗屁都不是,北境长城不吃这一套。”
这些人,追随将军府,追随北境野火。
追随裴灵素的父亲。
当年的裴旻大将军!
宁奕神情一凛,他万万没有想到,沉渊君取出一枚兵符,将其交付到自己掌心,替自己合拢五指。
“十万北境铁骑,是我替师父送给你的……嫁妆。”
……
……
(关于更新时间,和通告。目前是习惯性的放在微信公众号“会摔跤的熊猫”上,大家可以关注公众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