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的導演時代-第534章鬥爭和《楚門的世界2》上映鑒賞

我的導演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導演時代我的导演时代
距离第一次国人看电影已经有123年了,那是1895年的魔都,人们看到了“西洋影戏”这种舶来品。
而第一部国产电影诞生于1905年的春夏之交,电影频道下面的1905电影网,也是来自于这个时间。
113年前,诞生了第一部国产电影《定军山》,大部分人都知道的故事。
一个世纪以来,国内形势多变,电影行业也发生过几次巨大的变化。
可是,这百年来,哪怕是80年代电影行业到达了一个巅峰,基本上每年都有票房上亿的电影,也从未有过专门针对电影行业的法律。
直到去年,才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影促进法》,电影行业才有了第一部法律。
不过,没多大用处,里面的一些硬性规定,时时刻刻在被违反,80%的电影院都在违法。
这样已经写进法律里的规定,得不到严格执行。
但是反观不少总局、电影局、中影的规定,都以口头下达的模式,却得到了较为严格的执行。
法律没人遵守,主管单位的的一句话,却人人遵守。
很早开始,关于电视剧审查、综艺审查、电影内容审查的新规定,都不再以任何红头文件或者指导性纲领公布,而是以电话、开会等口头模式下发传达。
这次,光电关于禁止票补一事,没有写进法律里,也没有下发正式文件。
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一下子全国几十家院线,十多家大中型影视公司,四大平台,还有一些媒体,同一时间都接到了上面通知禁止票补一事。
行业上层知道了之后,然后又传遍了整个行业、整个互联网,所有人都知道了。
明明没有任何官方的书面文件,也没有颁布相关条例,就是大家都知道,然后事情就定下来了。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比法律还管用。
而且,所有人全都遵守,没有谁敢违背。
而网上也没有任何来源于官方的消息,传播的最广的,是萬达影城官网的一个“新政”通知。
当然,这个新政在任何官方的地方是查不到的,有媒体采访光电的人,人家只会点个头,然后说一句“一切以近期公告为主”。
这个公告,什么时候出来,能不能出来,谁也不确定。
新政主要有四点:未取得公映许可证的影片,不得展开预售。
发行方制片方、出品方和院线方不得进行网络售票平台补贴投放,销售价即为结算价(不含手续费),销售价不能高于结算价且不能低于最低价。
结算周期变更为八天。
网络票务平台服务费用划定2元:其中1元为系统服务方收取,1元网络售票平台收取,这部分费用院线、影投不得参与分配。
在整个电影局“新政”里,最惹人注目的一条就是——“取消票补”。
具体来说,其实,每部电影在电影进入院线之前,都会制定一个“出厂价”,即最低价,一般为30~40元不等。
而当电影到了电影院,相当于产品到了超市,票价则由电影院制定,30多元到100多元都有,各不相同。而9.9、19.9的电影票,要低于出厂价许多,这种做法,就相当于超市的降价酬宾。
但你见过一个超市常年3折还能保证商品质量的吗?
票补就是你出9.9、19.9,片方和票务平台出20元或者10元,但票房仍以30元计算。
“新政”取消票补之后,网络票务平台票房实际卖多少,就必须以多少结算,即便暗地里存在票补交易,票补部分的金额也将不计入电影票房。
一婚成瘾:穆少宠妻日常 上官宝儿
也就是说,你就算卖1块钱的票,自己给影院掏剩下30多块,实际计入票房里的也就是1块钱票房,而不是以前的30多块。
补贴可以,但是不计入票房,就是这个意思。
由于之前已经吵吵了一个月,“新政”一出来,几天内就被各方解释的清清楚楚的。
有些观众得知票补可以继续,只是补贴的部分不会计入票房之后,反应倒是不那么大了,还想着平台会继续补贴。
不过,观众们很快就发现,四大平台的电影票价,已经恢复了影院的原价,都在30-40之间。
于是,观众开始骂平台黑心了。
之前没骂平台,是因为大家都以为光电不允许平台卖低价票了,可是现在低价票可以继续卖,只是因为补贴部分不计入票房,就不优惠了,当然怪到平台上去了。
影迷们很是不满了一阵子,4月份的电影市场也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低迷。
票价涨了,都不习惯了。
大盘低的令人发指,都创造了近几年的最低记录,比去年的开学季都低的多。
于是,某加媒体出现了标题为“取消票补正在杀死华国电影”的新闻,并且短时间内冲上了微博热搜第一。
明显有组织有纪律的大规模水军在抨击光电。
大盘低,确实有票价上涨的原因,不过四月份真的没有什么电影,票房最高的还是徐征主演的《幕后玩家》。
不是喜剧,一部悬疑片,首日4000万票房,总票房3.5亿。
各种非议也在冲击着国产电影,什么没有票补就没人看国产电影这种垃圾之类的。
不过,依然没有对新政照成什么影响,除了另外三大平台,整个电影行业,都完全遵守新政。
一时间,电影行业,好像恢复到了五年前的光景。
不过,好景不长,平台和行业的对抗还在继续。
五月,上一届的奶茶妹妹刘若莹导演的电影《后来的我们》上映,这部由猫眼、企鹅主控出品和发行的爱情片,就引爆了新一轮的对抗。
电影上映前,猫眼、微票儿两大平台,预售涨幅惊人,首日预售就高达9000万。
而逃票票和未来电影两大平台,预售才3000万。
这还是因为,猫眼、微票儿抬高了预售,影院给了足足60%的首日排片,逃票票和未来电影的预售才能有2000万
如此悬殊的差距,一开始没有被发现,毕竟自己平台产出了多少票,这个除了影院和自己平台,是发现不了的。
请叫我妖孽大人 骚包的驴
就算影院发现都是出自一家平台,那也当是巧合,毕竟全国无数家电影院不会去互通这个数据,等到电影上映后,才会进行统计工作。
如此高的预售和排片,《后来的我们》首日票房高达2.5亿。
这是很不正常的数据,票房只有预售的两倍。
这时,众多电影院爆出来了《后来的我们》出现大规模退票行为,一切才真相大白。
也就是,一开始大量金额(假数据)入场购买预售票,预售很好影院就加排片,然后假数据继续入场,跟上了排片的增长,排片继续增长。
这时候观望的真实观众怕买不到好位置,也入场买票。
紧接着假数据开始撤退,在退票零手续之前退票离场。
可这时,影院已经被绑架了,排的场次已经有真实观众买票了,无法更改排片。
网上不停有影院晒出退票情况,最惨的一家电影院,一天被退了400张票。
按场均30人次算,这等于是13场全被退了。
那家电影院7个厅,一个厅一天排7场,一天49场,也就是超过四分之一的票都被退掉了。
不过,退票和观众没多大关系,再加上控评控的好,网上各种刷评论,短视频平台全是关于青春和《后来的我们》的视频,次日依然拿到了两亿票房。
影院也不是傻子,除了各种限制退票之外,也在网上控诉猫眼和微票儿。
不过,第一家影院刚刚把矛头直指两大平台,两家平台就发声明了。
反正就是表示,这是有人在利用系统漏洞恶意退票,和平台无关,平台也是受害者,我们平台也坚决反对这种恶意竞争啥啥的。
总结起来,就是甩锅。
不过两大平台是电影的主要出品方、发行方,得利最大的就是他们了,鬼才信这种话。
而且,做这种事,没有谁比平台更方便了,票就是在他们平台买的,自己买自己退,再方便不过了。
要不然,怎么逃票票和未来电影两大平台就没有呢?
不过,他们就出个谴责、甩锅的声明,该干啥还是干啥。
靠着票房造价造假、刷评论的《未来的我们》,在没有什么对手的情况下,收获了十亿票房,结束了这个闹剧。
平台和院线这波争斗,算是平台赢了。
不过同期没有其他的电影,影院也没有损失,甚至平台这一招把不少观众骗进了电影院,电影院还得利了。
你赚了,我也赚了,那亏的是谁?
同时,平台这个操作,也刷新了业内电影人的见识,令人感慨,不愧是互联网资本。
虽然赚了,不过得到教训的电影院,也开始给退票设置各种门槛,0手续费的要求越来越严苛了。
而且,距离新政颁布一个月了,为了吸引被高额票价劝退的观众,电影院和平台也开始有了动作。
电影院开始大力推广影城卡,平台也推出城市卡、全国卡,反正就是各种会员卡,办卡就有优惠。
除了优惠之外,李谦将原来格拉瓦的团队提拔起来。
之前合并的时候没有重用他们,是因为当时在抢市场,顾不上提升服务。
现在市场稳定下来,没有大量票补抢市场了,就该把服务做好,留住人了,同时服务比别人好,也能抢别人的用户,只是没有真金白银的优惠作用大罢了。
李谦这边开始注重服务,其他三家也不学,各自都忙着搞优惠。
逃票票率先推出津贴和优惠券,以及观影卷。
尤其是观影卷,观众先花钱买卷,然后用卷买原价票。
也就是说19.9元买一张卷,卷兑换成三四十多块钱的电影票,实际上观众花的钱少了,计算到票房里的数字也是三四十多块。
然后通过公众号/微博/小程序等外接程序,以及小游戏,互动分享等方式,发放大量的优惠券。
逃票票这招,大家也跟进,李谦也不例外,现在重服务和优惠可以兼顾了。
不过即便有变相的票补,可是“新政”里还有降低服务费、缩短账期两点,还是严重制约了平台的另类“票补”行为,覆盖面远没有之前广了。
“新政”对于票补的遏制效果大概只有60%多点,观众还能通过这种方式买到低价票,舆论也开始平息了。
不过,对于市场的影响还在。
一个学渣的转变
《妇联3》作为同期唯一一部大片,在没有对手,以及市场长时间冷淡的情况下得到了复苏,首日票房破六亿。
可是,票房都集中在首日了,在票价恢复的时候,这种口碑一般的爆米花电影,走势直线下滑,最终总票房才刚刚破20亿。
开头的六亿耗尽了潜力,电影票贵了,除了漫威粉、不在乎钱的观众,选择相对就要谨慎多了。
穿越之我为传奇 宇莫殇
口碑对票房走势的作用越发地重要了,六月份的《侏罗纪世界2》虽然首日才2.5亿,也是爆米花电影,不过口碑好点,总票房就拿到了16亿,这比例比《妇联3》强多了。
不过,整体大盘依然低迷,尤其是同期那些口碑一般的片子,几乎票房全都缩水。
喜剧是例外,影响最小,哪怕是普通的俗套搞笑片,只要能让一部分观众笑出来,观众就愿意买票。
大盘低迷了四个月,时间也终于来到了暑期档,《楚门的世界2》、《阿修罗》、《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西红柿首富》四部大片将在七月份展开角逐。
率先上映的是《楚门的世界2》,这版周星池自导自演的喜剧电影,7月8号要上映了。
流浪 的 蛤蟆
片名没有改,只是加了个2,这片子也是讲“楚门的世界”,所以不用像西游降魔、伏妖那样改名字。
上映前,李谦也为电影举办了盛大的首映仪式。
毕竟上一部是经典之作,还拿了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第二部又是周星池这个喜剧大师接手。
作为投资人,和上一部的导演,李谦也出席了首映礼,并且上台。
记者也没忘了挑事,问了些尖锐的问题,比如问他觉得周星池的第二部拍的怎么样,续集和第一部哪一部更好之类的。
“在喜剧领域,周导绝对能够让大家放心,电影如何,待会大家就有答案了。”李谦很敷衍地回答着。
记者还不放过他,追问道,“李导的意思是,星爷只能排喜剧,别的类型拍不好吗?”
纯属没事找事了,还有拿肾疼和周星池比较的,肾疼主演的《西红柿》马上也要上映。
当然,也没忘了问李谦新片什么时候开拍。
“《命运航班》已经筹备完成,暑假之后就会正式开拍。”李谦也给了记者们答案。
主要是等邓朝,他刚拍完《影》不久,那片子可是没少受罪,一人分饰两角,要疯狂减肥。
……
仪式结束之后,众人就下台,等待着电影开始了。
大银幕刚刚亮起,旁边周星池就扭头说起了取消票补一事。
“李导,票补取消了,对票房影响不小啊,我看预售都不如春节档的片子。”
确实,《楚门的世界2》预售只有8000万,这对于经典电影续集,周星池这个导演来说,太低了。
票补对于预售影响很大,低价票少了,提前购票的观众就少,这一少,更多的人看到那么多好的场次票很多,也就不着急买票。
一个循环,你不急,别人也不急,看大家都不急,我也不急。
李谦也知道周星池在担心什么,他把自己一家公司一些股份卖掉了,签了一个类似与对赌合约的东西,《楚门的世界2》他那20%的份额就放在卖掉股份的那家公司里,靠这片子完成对赌。
李谦笑道,“其实没了票补,影响的只是质量不佳的片子,当初没有票补的时候,好电影照样大卖,《楚门的世界》几年前大卖十多亿,续集的票房周导不用担心,反而是好电影的市场竞争力加强,对周导你这样的导演才是最大的利好啊。”
都这样说,周星池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第一部几年前大卖十多亿,再担心那不就成了自己第二部没拍好吗,他这么高傲的人,怎么能流露出这方面的担心。
大银幕上,龙彪一闪而过,《楚门的世界2》也正式开始放映了。
虽然已经看了成片,不过李谦还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欣赏接下来的这120分钟了。
票房这玩意,他是从来没担心过,取消票补对他的损失只有未来电影以126亿的估值融资,比之前预估的少了24亿。
高质量电影竞争力加强,以及稳住了票务平台28%的市场份额,这才是最大的好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