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312章 平民與穢多推薦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京都府大体分成2派势力。”
神山轻声朝浅井、岛田,以及对京都府的党派斗争不太了解的长谷川介绍着。
“一派势力以京都所司代户田忠宽大人为主导,我姑且称其为‘户田派’。”
“另一派势力则以我为主导,我暂称其为‘神山派’。”
“户田宗宽大人是京都所司代,不论是职位高低,还是手中所握权力的大小,都远远高过只是小小一介京都町奉行的我,所以‘户田派’的势力远远凌驾在我的‘神山派’之上。”
“我与户田大人并不合。”
“因为我与户田大人不合,户田主导‘户田派’一直都在打压我的‘神山派’。”
“但好在江户的老中松平定信大人十分喜欢我,一直给我撑腰。”
“多亏了老中大人的撑腰,我的‘神山派’才能一直撑到现在、我才能在京都町奉行的位置上一直坐到现在。”
从神山的口中听到“老中”和“松平定信”这2个人名后,长谷川的瞳孔微微一缩,眼中的光芒微微闪烁。
“阿部利里身为大番头,职位在我之下,也应受身为京都町奉行的我的管辖。”
“但是……他是‘户田派’的人……”
“因为他背靠户田大人的缘故,阿部一直都不听我的号令,视我的命令与指挥如无物。”
“而我也拿有户田大人做靠山的阿部没有任何办法。”
“阿部是‘户田派’的人,所以他也是瞅准一切机会来找我的麻烦。”
“他之所以会派人去捉拿牧村,想必便是为了来恶心我吧。”
说到这,神山的脸上泛起几分苦涩,苦笑着。
“我都猜得到阿部之后打算做什么了……”
“他日后肯定会以‘神山越之助任用连官差都不是的人去查案,有违律法’为由,对我进行弹劾。然后向江户上交牧村这个人证……”
“在恶心我的同时,也顺便恶心一下牧村……”
“在牧村还于京都做着与力时,牧村便与阿部的关系相当差。”
“阿部之所以派人将牧村押入狱中,另一方面原因,肯定也是为了恶心牧村……”
“混账……”
神山的双拳缓缓攥紧,然后朝身前的矮桌重重擂了一拳。
“‘户田派’这帮人……在治国安邦上毫无建树,只在拖其他同僚的后腿上计谋百出……”、
“……牧村被抓的具体缘由我们已经清楚了。”一直都在静静地听着神山的解释的浅井出声道,“那么——下一个问题:告诉我们牧村被关进哪座狱中了。”
听到浅井的这个问题,神山的瞳孔猛地一缩,扬起视线、将错愕的目光扫向浅井。
“你们……打算干什么……?”
丹武双尊 弋痕溪
“这还用问吗?”浅井朝神山甩去一个白眼,“我们可不会对身陷囹圄的同伴坐视不管。”
“……你们冷静一些。”神山沉声道,“仅凭你们二人之力,不可能将牧村从狱中救出来的。”
“关于这个,神山大人你就不用担心了。”
浅井抬起左手,搭在了左腰间的打刀刀柄上。
“我们……可是很强的。”
“快告诉我们牧村到底被关在哪里。”
浅井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脸上满是不耐之色。
“……”神山沉默着、沉思着……
就在这时——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出声的长谷川突然出声道:
“……我有一个计划。”
突然出声的长谷川立即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引了过来。
“如果我的这个计划成功了的话,说不定将能兵不血刃地将牧村从牢中救出……”
……
……
京都,某片烧毁区内。
“……阿逸,我们走吧。”
“你休息够了吗?”
与阿町并肩坐着、跟着阿町一起休息的绪方看了一眼身旁阿町的双腿。
阿町的双腿没有再发颤。
“嗯。”阿町朝绪方展露出一抹笑容,“我已经休息够了。”
说罢,阿町缓缓站起身来。
“阿逸,我们接下来要怎么行动?”
“先设法去一趟那三王子街吧。”绪方跟着阿町一起站起身,“刚才那独眼龙说了,他们那名为‘龙之介’的老大,在三王子街设有一处不知作何用途的据点。”
刚才在询问那独眼龙时,绪方和阿町从独眼龙那问出了3条颇有价值的信息:
一:他们的老大名为“龙之介”。
二:龙之介有跟一个神秘势力合作,这伙神秘势力的领头人名为‘鹤弦’,负责为龙之介提供武器。
三:龙之介在三王子街设置有着一个据点,只不知这据点是何用途。
“那么——问题来了。”阿町苦笑了起来,“我们该怎么去那三王子街呢?”
在阿町的这句话的话音落下后,绪方跟着阿町一起苦笑了起来。
刚才在跟着阿町一起坐着休息时,绪方就有掏出蝶音赠送给他的那张京都地图查找三王子街的位置。
然而——二人将地图翻来覆去看了数十遍,也没有在地图上找到“三王子街”的字样……
“总之……”绪方道,“先离开这片地区吧。去有人的地方,找人问问路。”
“嗯。”阿町点了点头,“走吧。”
在出发之前,绪方拉出了他的个人系统界面,检查了一下他目前的各个经验条。
【目前个人等级:LV25(1410/3400)】
榊原一刀流等级:10段(455/5000)
无我二刀流等级:8段(2630/6500)
不知火流忍术等级:2段(165/500)】
刚才在将稻叶的妻女救出时,让绪方的各个经验条再次获得些许增长。
——距离升级最快的是“不知火流忍术”和“个人等级”吗……
在心中这般暗道了一声后,绪方默默地将他的个人系统界面关闭。
……
……
绪方与阿町并肩穿梭在到处都是废墟的烧毁区内。
二人其实都并不太清楚该往哪里走可以离开这烧毁区,所以二人只瞅准了“东”这个方向,抱着“碰运气”的想法一个劲地往东走。
就在这时——一道奇怪的声响陡然自二人的身侧传来、传入二人的二中。
“嗯?”绪方微微眯起双眼,“什么声音?”
绪方和阿町双双驻足,侧耳认真聆听了起来。
认真聆听过后,绪方和阿町才听出这是人类的争吵声。
“虽然不知道是在吵什么,但总算是碰见活人了。”阿町道,“阿逸,走吧。我们去找他们问问路。”
“嗯。”
绪方和阿町循着这争吵声快步奔去。
在绕开一座被大火烧塌的民房时,绪方二人总算看清了这争吵声的发源地——一片小小的空地。
刚凑近这片小小的空地,一股难闻的酸臭味便一个劲地往绪方和阿町二人的鼻孔里钻,让绪方二人的眉头都不由自主地皱紧了起来。
不少人此时正聚在这片空地上,占据了这片空地近一半的空间。
4名青年和1名少年正站在这空地的最中央,在那争吵着什么。
绪方和阿町二人刚才听到的争吵声便出自这5人之口。
从他们的那副模样不难看出——这4名青年和那名中年人分属2个不同的阵营。
那4名青年为一个阵营,那名少年为另一个阵营。
这名少年就这么和那4名青年对骂着。
不论是正对骂着的这5人,还是坐在周围围观着这5人的骂战的其他人,统统都一副蓬头垢面的模样,弥漫在周围空气中的那股酸臭味便是自这些人的身上散发而出。
从这些人的这副模样,不难看出——这些人应该都是烧毁区的居民。
绪方二人并没有急着立即赶过去,而是先躲在一边,姑且先听听他们在吵些什么。
“你这该死的秽多!”这4名青年中的其中一人朝少年咆哮着,“你的脏脚刚才碰到我的脚踝了!我的整只脚都被你污染了!”
这些青年在说话时,一直抬手掩住口鼻,似乎是在屏着呼吸,避免自己吸入太多此地的空气。
“既然你的脚被我给污染了的话,那你就去随便找潭池子洗洗手不就行了吗!”少年不甘示弱地回嘴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另一名青年吼道,“你这臭小鬼!你的长辈难道没有教育过你:你们这些肮脏的秽多是没有资格触碰平民的吗?快跪下来向我朋友道歉!”
“刚才是那家伙自个不小心踢到我的脚的!”即使是一场“1对4”的战斗,那名少年也没有丝毫要让步的意思,“又不是我主动碰到你们,我为什么要向你朋友道歉!”
“还有——”少年接着喊道,“你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秽多的居住地吗?是你们自个无端端跑到我们秽多的居住地的。不小心碰到我的身体,这是你们的责任!关我什么事!”
“你以为我们乐意跑你们秽多这肮脏的地盘来吗?!”这4名青年中的又一名青年喝道,“我们几个的家今天早上被大风吹倒了!若不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安身之所,我们才不会来你们这种鬼地方!”
“你们这些家伙,从刚才开始就什么态度啊!”就在这时,一道充满稚气的娇喝突然自一旁的围观人群中炸响。
不论是绪方二人,还是这片空地上的众人,此时纷纷循着这道娇喝望去。
这道娇喝的主人,是一名从身高、外貌上看,大概只有10岁左右的小女孩。
虽然这小女孩的脸也是脏兮兮的,但绪方隐约辨出这小女孩的五官和那名正跟那4名青年争吵的少年的五官有些神似。
这小女孩和那少年应该是对兄妹。
在刚才,绪方就发现这名小女孩的存在了。
因为这名小女孩实在是太显眼了。
在一旁围观的人中,基本都是一脸麻木、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在那旁观着少年和那4名青年的争吵。
唯有这小女孩满脸愤怒,数次打算起身,但都被旁边的人给死死摁在地上,并捂住这小女孩的嘴。
直到刚才——位于这小女孩旁边的那几人一时疏忽,让小女孩发出了这瞬间吸引了周围所有人注意力的娇喝。
发出这声娇喝后,小女孩挣脱开周围人的束缚,快步朝那名少年的身侧跑去。
“阿出!回来!”
几名刚才就坐在小女孩旁边的中年人朝小女孩这般喊道。
但这小女孩像是没有听到那几名中年人的这道喊声一般,快步跑到那名少年的身旁后,用中气十足的嗓音朝身前的4名青年喝道:
“你们4个从刚才开始就嚣张些什么啊!”
“你们一直口口声声说着‘平民’、‘秽多’什么的!”
“那我问你们:身为平民的你们4人,现在和我们这些秽多有什么区别吗?”
“还不是一样家被大火烧毁,至今没能得以重建,只能在这片到处都是废墟的地方苟活!”
小女孩的这番话并不算长,但却成功让这4名青年统统涨红了脸、怒发冲冠。
“区区秽多,竟然敢出言侮辱我们!”
“哼!所以我最讨厌秽多中的小孩子了!不懂规矩!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这4名青年纷纷发出愤怒的大喝后,快步朝一旁冲去。
他们4人不是逃跑。
而是跑到一边去拿一旁的废墟中的棍子。
此地到处都是废墟,最不缺的就是木制的棍棒。
这4名青年个抽出一根碗口粗的大棒后,气势汹汹地朝那名少年和那小女孩杀去。
望着提着大棒杀过来的这4名青年,不论是那名少年还是那名小女孩此时都脸色煞白。
虽说脸色煞白,但二人的脸上都没有流露出太浓郁的恐惧之色。
少年将身子一转,把小女孩护在身后,直面着这4名气势汹汹的青年,攥紧了他的那双小拳头。
直到那4名青年都已经杀到这少年和这小女孩的跟前了,在一旁围观的那些人仍旧是一脸麻木,没有一人有任何冲上去帮这少年和小女孩的动作……
就在冲在最前头的那名青年已将他手中的大棒高高扬起,准备对准身前的少年挥下去时——
“嗯?”这名青年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低呼。
将木棒高举过头、正打算将木棒挥下时,青年感到自己手中的木棒像是被个铁钳给钳住了一般,怎么也没法再挥动。
——有人在身后抓住了我的木棒!
这个念头刚在青年的心头间浮出、青年还没来得及回首去看是谁抓住了他的木棒,青年便感到自己的双腿像是被条粗长的鞭子给甩到了一般,双腿站不稳、重心被破坏,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
……
绪方将刚刚从这青年手中夺过来的木棒扔到了一旁后,朝另外3名青年扑去。
几名衣不蔽体、脚步虚浮的青年,自然没可能是绪方的对手。
绪方使用不知火流柔术,轻轻松松地将这4名青年统统撂倒在地。
个人等级和不知火流忍术获得经验值的系统音在绪方的脑海中连响4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