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刺客之王討論-第六百章 大逆風熱推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高玄真的有点意外,他就随便杀鸡儆猴,结果却找到了正主。
这有点巧!
高玄不得不怀疑,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切。
但是,他转又觉得不可能。
就算有人在幕后操纵,对方也不可能预测到他下一步要怎么走。更不可能预测到他就突然灭了狗帮。
整个过程,没人能引导他,也就完全没有可操控性。
所以,这就是巧合。
醜 婦
高玄反过来想,这件事又不能完全算巧合。
毕竟明京就这么大,狗帮和灰教都是体量很庞大的组织。
天仓、天狱和灰教联系,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然,他们大老远跑到明京来做什么?肯定是要联系明京的本地组织。
灰教这种小小的邪教组织,根本没能力解析圣甲、剑匣。他们估计也没那个胆子要这些东西。
邪神虽然脑子不太好,却也知道谁不能惹。
那么,天仓、天狱大老远跑过来又是为什么?给谁送货?
高玄一下就想到了姚广,在明京城,有胆子拿圣堂东西的可没几家。
姚广和狗帮有联系,狗帮和灰教有联系,灰教和天仓、天狱又联系。
证据链条很完整啊!
高玄对姚广其实没什么意见,两人层次差的有点远,根本就没有交集。
只是公司这种地方,每个位置都有人。一个萝卜一个坑。
中层就算了,尤其是高层,一个个都能活三五百岁,谁愿意放权。
想要上位就只有踩着别人才行。
姚广和许君是仇家,踩着姚广上位自然是最好的办法。
现在,就有了这么一个机会。
公司内部有权力制衡,许家虽然势大,也不能把姚家怎么样。但在圣堂面前,姚家又算的了什么。
圣堂看各大世家,就像公司看各大帮派一样。还是想杀就杀,想宰就宰。这就是圣堂权威。
只是进了圣堂也是麻烦。圣堂内派系更多,等级更森严。还不如公司这种地方有活力。
高玄权衡了一下,立即就做出了决定。不过,他可没去追天仓、天狱两个家伙。
八级圣武士元平安都出动了,他过去把对方灭了算是怎么回事。
想出风头没问题,可不是什么风头都能出的。尤其是这种事情,圣堂那么重视。
四季花
就凭他的出身,他的能力,他凭什么解决问题?
圣堂只要生出一丝疑问,事情就麻烦了。
高玄这才立即给卫英汇报了情况。
面对狂喜的卫英,高玄冷静把情况介绍了一遍。
“我们现在东区灰教总部A24出口,对方杀了一个小组外勤兄弟。但是,按照我事先的命令,这里布置了三千个纳米级追踪器。”
高玄说:“对方不论怎么小心,身上一定会沾染纳米追踪器。”
卫英更兴奋了:“做的好。我立即去元平安大师,带着他们过去。”
卫英很着急,立即关闭光屏通讯。
高玄有点意外,元平安居然早就到了。卫英居然的沉得住气,没有和他通报这个消息。
既然元平安已经到了,事情就容易了。对方不敢去地面,地下世界虽大,确定对方大概位置,哪怕是用人力搜索,也终究能把两人找出来。
高玄沉吟了下,又主动联系了许君。这也是他第一次联系这位便宜大舅子。
作为外勤部副部长,他到是有权限联系这位最顶头的上司。
三十秒后,通讯接通。
许君很有兴趣的看着高玄,他甚至主动先开口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
这句话虽然是居高临下,态度上却颇为随意。对许君来说,这已经是对下属极其友好的姿态了。
“部长,我觉得有一件事需要向您汇报。”
高玄并没有和对方叙旧,也没介绍自己身份什么的。
许君虽然是个纨绔子弟,可能坐稳安保部长的位置,自然有他的本事。
高玄把事情简要说了一遍,最后说:“我怀疑天仓、天狱可能和姚总监有关系。”
“这种事情不要乱说。”
许君训斥了一句,他又说:“你现在任务是配合元大师尽快抓捕两名要犯。”
“我明白。”
高玄一听许君的话就知道了,这便宜小舅子动心了。
天朝殒落
把这件事牵扯到姚广身上,没事也没损失,至多加大双方的矛盾。
真要成功了,就能直接扳倒姚家。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关闭了通讯,高玄就不管了。他把刀都递给许君了,许君要不会用,那他也没办法。
这种事情,也不可能随便栽赃陷害。这个后果一旦反噬回来,高玄也吃不消。
等了不到十分钟,高玄就看到卫英带着几个人急匆匆赶过来。
风流法医
卫英罕见的穿了一身深蓝战斗服,腰里甚至还别着一把长剑。这副打扮,到也有些几分勃勃英气。
跟在卫英身侧是一个中年人,短发,看面相为普通,目光平和。这人穿着一件银色长袍,在幽暗地下闪着明亮银芒。
圣堂制式的银色长袍,是正式常服。圣武士出席各种场合,都会穿着银色长袍表示身份。
银色长袍华美又威严,样式和高玄以前喜欢穿的天罡剑衣一样。只是在细节上有一些差别。
高玄心里也有点叹气,当初他喜欢炫耀嘚瑟,颜值又高,才穿成这样。圣堂弄了这身衣服当做常服,真是有点浮夸。
银色长袍穿在这位中年人身上,到是颇有宗教的神圣平和气息。
毫无疑问,这位中年人就是八级圣武士元平安。
跟在元平安身后有三名低级武士,他们就都穿着全套银甲。
这种银色盔甲也是漂亮华美的风格,盔甲还分成男女不同款式,注意突出身体曲线之美。
三名低级武士中有一名美少女,杏眼很漂亮。她扶着腰间长剑做严肃状,却没什么威严,反而有点萌。
卫英一过来就迫不及待的说:“这位是元大师,天仓天狱跑哪去了?”
元平安到是很沉稳轻抚胸口对高玄点头致意:“你好。我是圣堂元平安。”
“元大师好。”
高玄也点头致意,他直接打开电子手环。通过电子手环投射3D光屏投影,上面标记着两个红点正在不断向前移动。
“这就是逃窜的两个人。但不确定对方的身份。”
高玄当然不可能把话说满了。他又没亲眼见到,只能通过尸体剑痕确定对方的武器状态。
元平安很老练,一下就明白高玄的意思。他点点头,又走过去检查了外骨骼战甲的剑痕。
他很肯定的说:“没错,就是张瑛的五级剑器。”
圣堂武士是有数的,不可能到处乱跑。更不可能跑到明京地下来杀人。
丢失那个剑匣内是五级剑器,虽然轻易斩破了外骨骼战甲,剑痕却还露出了明显的痕迹。
元平安目光很老辣,通过剑痕就认出剑器等级。
各方面条件都契合,就只能是天仓和天狱。
不过,对方居然强行解开了剑匣驾驭剑器,这让元平安感觉不太好。
元平安对高玄说:“还麻烦你引路。”
地下世界环境复杂,道路交错曲折。带着高玄更容易追到两个要犯。元平安人生经验丰富,这个时候并不逞强,而是很客气请高玄带路。
跟随元平安的三名年轻武士,脸色都有点古怪。一个小小的公司职员,元大师怎么如此客气?
高玄点头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卫英也看出元平安不想带着她,她到是跃跃欲试,想在元平安面前表现表现。但强行表现,要是误了事反而不好。
她只能嘱咐高玄:“你跟着大师好好做事。一切听大师安排,绝不可擅作主张。“
“我明白。”
高玄想下下从被杀小队装备箱里取了一套飞鹰轻骨骼战甲。
这种轻型外骨骼战甲重量很轻,而且非常智能。能极大提升个人力量。
轻型外骨骼战甲武装起来也很方便,把胸甲待在胸口,启动之后,外骨骼战甲根据高玄身体数据,调整出最适合高玄身体数据的机械骨骼,自然连接在高玄身上。
武装好飞鹰型轻骨骼战甲后,高玄又选了一块单兵磁悬浮滑板。他对元平安说:“大师,我前面领路。”
元平安点头:“你放心领路,不会有什么危险。”
高玄这次没说话,他只是点点头启动磁悬浮滑板。这种磁悬浮滑板只能贴着地面滑行,时速能达到两百公里。性能极其优秀。
元平安带着三名年轻武士跟在后面。他们的圣甲就强大多了。磁悬浮只是基本操作。有必要的话,圣甲可以直接飞行。
我的妹妹不可能是百合 哥哥是个坏淫
圣甲是修真科技的技术结晶,内部构造非常复杂。技术领先整个时代。
所以,丢了圣甲和剑匣,圣堂不论如何都要把东西找回来。
高玄在前面领路,不时回头看一眼。看到元平安等人游刃有余的飘在后面,速度既快又毫无声息,就如同四个没有任何重量的鬼魂。
他不得不再次感叹,这种战甲还真是厉害。他要有这样一套战甲,横行飞马绝不是难事。
可惜,这东西太烫手了。就是送给他,他也不能拿。
对方两个家伙也没跑太远,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多了纳米追踪器。这种追踪器释放的特殊电子信号,人类是无法感知到的。
至于他们对危险的直觉,应该被元平安都屏蔽掉了。圣堂要没这种本事,也没办法制霸联盟。
高玄带着元平安他们追了不到三十分钟,就已经找到了人了。
这两家伙找了一座残破的旧楼,门窗都坏的不成样子。里面还住着一群地下贫民。
这群人就睡在地上,身上裹着乱七八糟的衣物。房间里散发着刺鼻的各种臭味。
在这片区域,到处都是这种破旧小楼。这两人躲在里面,也是想用外面这群贫民做个掩护。
高玄自然不会进去,他站在小楼外一指,“大师,人就在里面。”
元平安点点头,他对三名年轻武士说:“你们进去把人驱赶出去。”
三名年轻武士都是一脸为难,他们还没见过这么脏的人类。尤其是那个美少女。
在元平安目光逼视下,三名武士虽然不情愿,却只能一起进入小楼,驱赶那些贫民。
问题是有很多人就是躺着不动,这让几个人都很为难。不知该怎么办。
元平安都觉得几名弟子太笨拙了,他不得不和高玄解释:“他们都是圣堂杰出的新生代,但是,他们经验太少了。”
高玄微微点头。这几个年轻人,还真是稚嫩到蠢笨。比起卫英来都远远不及。
元平安看不过去了,他不得不出声提醒:“不愿意出来就扔出来。”
三个人这才恍然大悟,很快就有十多个人贫民被扔了出来。
顿时就是一阵惨叫声。
这么大的动静,藏在里面的天仓、天狱两个人早就发现不对了。
两个人一左一右,从窗户直接飞蹿出去。两个人都是身材高大矫健,动作敏捷如猫。
元平安距离两人足有三十米,他目光一冷却没有追赶的意思。高玄注意到元平安手握着一种法印,眉心的精神力量猛然暴涨。
元平安突然低喝一声:“诛邪、斩!”
在他宽大袖子里突然飞出一道银色剑光,这剑光在空中一分为二,无声无息斩在两道急蹿的身影上。
两道身影在空中就变成了四片,血光漫空飞扬。
两道银剑光色重新汇合为一,回到元平安袖子里。
高玄在一旁看着,眼眸也不由收缩了一下。这飞剑还真厉害。比起他来都不差多少。这种剑光分化之法,也颇为精妙。
只是这一招非常消耗力量。元平安看似云淡风轻,他精神力量至少在瞬间消耗掉了三成。
三名年轻武士闻声跑出来,他们也看到了尸体,三人都露出喜色。
高玄却感觉到了不对,两个使徒死的太容易不说,两人死后神魂并没有消散,反而凝炼在一起。周围空气更是弥漫着一股难以形容的邪恶气息,而且那气息越来越浓烈。
他暗自嘀咕:“情况不妙啊……”
隔了差不多十秒,元平安才感觉到不对。他脸色猛然一变,“坏了,是白虎煞神降临了!”
高玄都想叹气,这哥们感觉也迟钝了一点。
这时候想走,却有点晚了。
空中弥漫着点点白光,看上去有些像雪。
这些白光落在地上居然不散,反而一点点堆积。转眼之间,幽暗地下世界已经一片惨白。
被白光覆盖的贫民,很快就在白光中腐蚀融化。
元平安看到情况不妙,从手里拿出一个硬币大小磁盘贴在高玄身上。他轻颂了一句咒文,那磁盘被咒文激发,化作一团银光把高玄包裹起来。
这个时候,三名年轻武士也都汇聚到元平安身边。三个人满脸警惕,到是没什么惧色。
元平安对三个人说:“启动元光护罩,避免被邪祟侵入神魂。”
空中惨白光芒不断汇聚化作一只巨大白虎。白虎双眼如炬,静静漂浮在半空。
光化的白虎看着很虚幻,但在它身上,却有着雄浑强横的煞气。
这煞气直指神魂,三名年轻武士虽然有元光罩保护,一个个也是脸色惨白。这不是他们怕不怕的问题,而是神魂层次差距很大,他们神魂都承受了巨大压力。
元安平到是很沉稳,但从气势上说,可比对方差很远。
高玄觉得情况很不妙,元安平神魂层次明显比对方差了一个档次。
圣堂装备是好,可无法弥补双方的巨大力量差距。元平安要没什么绝招,只怕一招就会被秒杀。
高玄在心里叹气,他本来以为是躺赢的局,结果却变成了打BOSS的大逆风局。
只是到了这一步,想跑也晚了。
高玄其实刚才可以跑的,问题是不能就这么把元平安他们扔下。这几位他得罪不起啊。
元平安他们死了,他单独逃生。只是圣堂那面就交代不过去。
现在只希望元安平能有什么绝招!
元安平已经开始低声颂咒:“玄元七剑,诛妖灭魔,破劫渡厄。”
念诵完法咒,元平安猛然一指巨大白虎:“敕令、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