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步步爲途 愛下-第215章 牛大山暈厥了讀書

步步爲途
小說推薦步步爲途步步为途
当晚,何家热闹非凡,林玉山带妻子过来串门,两家人边吃边聊,其乐融融。
“何院,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林玉山一脸正色道。
“什么问题?”
何允宽放下酒杯,满脸开心。
自从李老太的事出了之后,何允宽始终苦着脸,今晚则满脸开心,笑声不断。
“你和嫂子怎么将志远培养的这么优秀的?”
林玉山出声问。
听到这话后,何允宽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出声道:
“玉山,不瞒你说,我们俩在志远身上真没怎么下功夫,这小子从上学到工作,表现都不错!”
何允宽说这话时,脸上笑开了花。
“何院,我本想向你讨教育儿心得的,搞了半天,志远是自学成才,哈哈!”
林玉山笑着说。
何志远见状,连忙端起酒杯,出声道:
“林叔,这事多亏你鼎力相助,否则,我也没法捋清头绪,抓住关键,从而一举将其解决掉!”
“志远,你这话林叔可不敢当,但酒还是要喝的。”
林玉山举杯和何志远轻碰一下,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何院,志远为了弄清这事,让我陪他去停尸房,仔细查验李老太的尸体,为了找到头部的伤势,他……”
林玉山将何志远在停尸房里的表现一五一十说出来。
何允宽和吴春秀并不知这事,听到林玉山的话后,抬眼看向儿子,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既有开心和感动,又有欣慰和感激。
“儿子,这次的事多亏了你,老爸敬你一杯!”
何允宽端起酒杯,郑重其事的说。
“爸,您这话我可不敢当,我敬您!”
何志远连忙举杯和他老子相碰,仰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何允宽开心不已,也仰头干杯。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何允宽见局长的电话,连忙摁下接听键。
“喂,何院长,李老太的事公安部门已经介入,与中医院和你本人并无关系,从明天开始,你恢复正常工作!”
“谢谢局长!”
何允宽一脸开心的说。
何志远见老爸挂断电话后,出声道:
“爸,祝贺你官复原职,我们一起喝一杯!”
这一提议得到了桌上所有人的认可,大家纷纷举起酒杯,当当的碰杯声不绝于耳。
就在何家对酒当歌之时,牛家却一片静默。
吃完晚饭,牛大山将牛经义叫进了书房,王贵凤顾不上收拾锅碗瓢盆,跟着父子俩一起走进书房。
一家三口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气氛非常压抑。
牛经义微微挪了挪身体,抬眼看向他老子,出声问:
“爸,你不是有事和我说,怎么不出声?”
在问话的同时,牛经义用眼睛的余光扫向老妈,心中很是疑惑。
以往,牛家父子谈事,王贵凤从未参加过,今晚她也坐在一边,这让牛经义很是不解。
牛大山将手中的茶杯轻放在茶几上,沉声道:
“经义,今晚,我和你妈想和你谈一谈生活上的事!”
牛经义抬眼看向他老子,脸上的惊诧之色更甚了,出声道:
“爸,我上次就和你说过了,我和方娇柔之间是不情我愿的事,和其他人无关!”
牛经义下意识以为老夫妻俩要和他谈方娇柔的事,抢先将话说死。
王贵凤想到儿子为了遮掩自身缺陷,假意弄个情人出来,不由得悲从心中起,抽抽噎噎哭了起来。
牛大山本就一肚子火,听到老伴的哭声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喝道:
“哭什么哭,老子还没死呢!”
女 伯爵
王贵凤见牛大山发飙,强忍心头悲痛,擦干眼泪,不再哭了。
牛经义见状,心中很是疑惑,出声道:
“爸、妈,你们怎么了,为了这点事,你们至于如此这般吗?”
牛大山抬眼看向儿子,沉声道:
“你如果真和方娇柔之间有关系,我和你妈绝不会如此表现!”
牛经义听到这话后,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
“难道我和方娇柔之间的事暴露了,老爷子和老太太知道了?不应该呀!”
在这之前,牛经义每月给方娇柔五千元,让她不得将这事说出去。
方娇柔见钱眼开,按说她不会将这事说出去。
尽管心中没底,但牛经义还是不愿低头承认,试探着说:
“爸妈,你们这是唱的哪一出,我都被你们搞糊涂了!”
王贵凤见状,再也忍不住了,哭嚎道:
“儿呀,你就别装了,妈和婧莹、小方好好谈过了,她们都说你……”
这事关系到儿子的隐私,王贵凤并未说出口。
牛经义听到这话,如遭电击,瘫坐在椅子上,两眼紧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王贵凤吓坏了,急声道:
“经义,你怎么了,你可别吓……吓唬妈呀!”
牛大山看着老伴一脸慌乱的表情,冲他轻摆一下手,狠瞪一眼,示意她别大惊小怪的。
王贵凤见儿子双目紧闭,眼中留下两滴泪水,知道她杞人忧天了。
这事是牛经义最大的秘密,如今被人戳穿了,他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整个人都被击垮了。
虽说牛大山和王贵凤是牛经义的父母,但他依然无法面对。
久久之后,牛经义抬眼狠瞪父母,怒声道:
“谁让你们多管闲事的,我的事和你们无关,出去,给我出去!”
这事给牛经义的心理带来巨大的创伤,让他自卑不已。
此时,牛经义恨不得用一个巨大龟壳将自己罩住,待在里面,永远也不出来。
牛大山抬眼看向儿子,沉声道:
“经义,这病没什么大不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爸就算花光所有积蓄,也要为你治好,为我们老牛家传宗接代!”
牛经义抬眼怒视他老子,满脸失望,喃喃自语道:
“没用,治不好,我不但在国内遍访名医,还去了欧美,医生说,这是器械性的,根本治不好!”
自从得知儿子有隐疾后,牛大山心里如同压着块大石头一般,有种喘不过起来之感。
他本以为这病虽然麻烦,但一定能治愈,听到儿子的话后,心中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牛大山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牛经义和王贵凤见状,吓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