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12. 棋盤落子展示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玄界四大剑修圣地里,藏剑阁和万剑楼一直都在争龙头位置。
两家算是互有胜负。
说白了,其实就是两家都跟昔年剑宗有那么一点渊源。
万剑楼拿下了剑宗的剑典秘录,也借此开创出了万般剑法剑技,于“技”之一道堪称巅峰。
藏剑阁得到了剑宗的剑兵阁——亦即是如今的剑冢——和洗剑池,在“器”之道独领风骚。
事实上,两家早年自不可能如此和睦相处,都是恨不得吞了对方,彻底独占剑宗的一切好处。只是双方你来我往了那么多年,彼此间互有胜负,谁也奈何不了谁,反倒是平白让北海剑宗、灵剑山庄壮大起来,成为了“玄界四大剑修圣地”,所以才彼此暂且放下冲突,避免“第五个剑修圣地”的诞生。
剑道资源就那么多,两家平分都嫌不够,四家分配已近乎极限,自然谁也不希望出现第五家了。
但表面上彼此和睦共处,私底下倒也不是没有彼此打得狗脑子都出来的情况。
只是近千年来,万剑楼一家独大,成为这剑道龙头,所以也就表现出了大哥大的气质——你藏剑阁不想让我们万剑楼弟子去你们洗剑池,我们万剑楼也无所谓。但我们万剑楼的试剑楼开启时,我们还是会给你们藏剑阁发请帖的,来不来你们随意。
这种轻视态度,自然是让藏剑阁恨的牙痒痒的。
斗罗大陆之唐三的妹妹唐莉
疯狂教师
只可惜,藏剑阁也无能为力——以前还能凭借“名剑”压制住万剑楼,但随着万剑楼从“剑典”领悟出更多的剑技剑法后,藏剑阁这种讲究“人剑合一”的“剑利”理念,自然也就渐渐比不过“人定胜天”的万剑楼了。
但这种理念之争自不可能凭借这一时胜负就此分出高下。
像藏剑阁,凭借剑冢名剑的先人感悟,的确可以剑修少走许多错路、弯路,可以更快的踏足更高的境界层次。只是这种修炼方式到底是“人驭剑”还是“剑驭人”就实在说不好了,而除此以外的最大问题,还在于缺乏变通和灵性。
而万剑楼则恰好相反。
凭借从《剑典》得来的感悟,他们可以领悟并开创出更多的剑法、剑技,但也由于这些开创的剑法剑技太多,于灵性方面自是不缺的,可开创者却也跟投石问路没什么区别,自然也就少不得要走许多弯路、错路,甚至很有可能因此而蹉跎一生。但若是有朝一日彻底顿悟,那便也是一条康庄大道。
所以不管是藏剑阁还是万剑楼,彼此之间自是互有优劣,难言高低。
可如果一定要说藏剑阁更有优势的地方,那就非洗剑池莫属了。
洗剑池说是池,可实际上却是残界。
当年剑宗一夕之间破灭后,剑宗所独占的秘境、资源自然也就全部都下落不明。
这数千年来倒也不是没有被人发掘出一些:如万剑楼的试剑楼、藏剑阁的剑冢和洗剑池、琳琅阁的剑心境等,另外还有一些收藏了一两篇剑法剑技的墓冢等地。
大凡于近千年来崛起的剑道宗门,都多多少少可以算是受到剑宗的一些恩惠,自称一声剑宗隔代传人也不无不可。
言归正传。
藏剑阁的洗剑池,对于剑修们而言,其价值不在观摩万剑楼的剑典之下——是观摩剑典,而非进入试剑楼。于剑修们而言,进入试剑楼也不过只是对自身剑技的一种检验,若是不能借由试剑楼得以观阅剑典,那么试剑楼的价值其实并不算大,甚至可以说是远远不如进入一次藏剑阁的洗剑池。
毕竟,洗剑池最大的价值,是可以让本命境的剑修们在不损害自身本命飞剑的前提下,提升本命飞剑的质地。
这种机会是非常难得的——毕竟洗剑池,每两百到三百年才会开启一次。
当然,难得的地方不在于洗剑池的开启时间较长,同时也因为洗剑池的淬炼也是需要竞争的。
整个洗剑池分为五大块。
分别是凡尘池、星辰池、地煞池、天罡池和两仪池,呈环式递进,越向内环则质地越强,分离效果也就越好。但相对的,节点自然也就越少,竞争力度也就越大。
如凡尘池,又称杂池、白池、烦恼池,据闻有超过十万个以上的灵气节点——洗剑池内,想要分离材料的本质和飞剑进行融合,可不是说随随便便找个地方静候就可以的,而是需要寻到这类特殊的灵气节点。而凡尘池的灵气节点,最多只能分离出材质本身的三成特性,大多数节点甚至只能够分离出一、二成,因此自然不受欢迎。
再往上的星辰池,共有三百六十个以上的灵气节点,暗指周天星辰之数,最高可以分离出材质本身五成特性,是本命境修士竞争最激烈的主战场。
地煞池、天罡池,池如其名,分别有七十二和三十六个灵气节点,最高可以分离出材质的七成和九成特性。但这两个池子基本就是凝魂境修士竞争的主战场了,尤其是天罡池,厮杀程度更是极为惨烈。
再进一步的,则是两仪池。
此池只有十八个灵气节点,呈阴阳黑白二色,不仅可以让材质的特性完全分离出来,甚至在淬洗融合的过程中,还有可能沾染上诸如阴阳之力、生死之力等特殊习性。甚至于某些本身是彼此互相对立的材质,也只能在两仪池才能够被彻底分离融合出来,若是前面四个池则很有可能导致材料的破碎,乃至影响到修士的本命飞剑。
洗剑池固然不会损害到修士的本命飞剑,但如果修士非要自己作死,那就怪不得洗剑池了。
但两仪池,也被称为深渊内境,乃是整个洗剑池里最危险的地方。
据传,两仪池内有魔。
非天魔、地魔之属,而是无形无相的心魔。
所以非大意志坚韧者,轻易不会进入深渊内境,哪怕明知道两仪池的功效远超前面四池,但若非被逼上绝路的话,天罡池分离出九成材质特性的功效,也已经足够了。
黄梓就告诫了苏安然,绝对不能进深渊内境,也就是两仪池。
凭苏安然的实力,想要抢下一个天罡池的节点绝对是绰绰有余。
医道生香
只不过这次不同以往,太一谷里的顶尖战力都已离谷,所以苏安然只能独自前往藏剑阁了。
但苏安然也知道,这是一条必经之路。
他的师姐们护了他十年,从神海境一路走到如今的凝魂境,也是时候该放手由他自己来走接下来的路了。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苏安然便独自离开太一谷了。
……
山谷内,林依依看着苏安然离去的背影,撇了撇嘴:“真是个没良心的,走了也不跟我们打一声招呼。”
许心慧倒是不以为意:“说得你好像每次走的时候,都会跟我们打招呼似的。”
“那不一样。”林依依声调高了几分,“我要是不趁机会开溜,大师姐能放我走嘛。”
“现在大师姐不在了,你怎么不走了啊。”许心慧抬杠。
“那不是老头子在嘛。”林依依一脸苦闷。
她回太一谷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除了在太一谷里帮着缝缝补补修整护山大阵,顺便照看老九那边的情况外,她平时倒也是真的没事,所以心思难免也是想要离谷出去敲诈。按理而言,林依依想走的话,真没有几个大阵能够困住她,只是她前脚刚离开,后脚就被黄梓给抓回来了。
林依依知道,黄梓这个老头子肯定不会放自己离开,她就干脆绝了离谷的心思。
“小师弟不跟我们打招呼是正确的。”魏莹看了一眼争论中的两人,然后才缓缓说道,“师父和小师弟虽然没有明说,但这次显然应该是小师弟的一个劫。我们能够给小师弟的支援不多,与其告诉我们后给我们徒增烦恼,还不如他自己去承担,这也是小师弟的一种历练。”
凤隐龙藏
末了,魏莹又补充了一句:“别忘了,当年其他几位师姐是如何走出去的。”
沉默了好一会,林依依又撇了撇嘴:“我就是抱怨一下他都不跟我们打招呼而已,说得我好像成了罪人一样。”
“这种事还需要刻意跑你面前说?”魏莹挑了挑眉头,“洗剑池的开境日期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小师弟要赶在开境之前抵达西州藏剑阁,这日期推算一下就知道了。……按我说,昨天就该离开了,结果还在谷里多逗留了一天,不就是为了跟像你这样的蠢货多说一天的话嘛。”
林依依一脸愤恨的望着魏莹,不过在看到魏莹肩上的小红后,她理智的闭嘴了。
太一九女(林依依自封)里,她是最足智多谋的,但苍天也是最为公平的,已经给了她足够多的智力,那么自然就不会给太高的武力。所以如果能够事先有所准备的话,林依依自认自己甚至能够一人吊打其他八……七人——大师姐不在此列——但像眼前这样连点准备的时间都没有,林依依觉得足智多谋的自己不屑于和这些蠢货计较。
魏莹对于这个蠢蛋老八的脾性多少也是有些了解,所以也懒得跟她多扯,只是又再度望了一眼已经渐行渐远的苏安然背影,嘴角轻扯,露出一个笑容,内心默念了一声“平安”后,便转身走人了。
她如今的修为,已经不比苏安然强多少了,但她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凝练法相,然后一举跨过化相期,成就镇域期。毕竟她趁着这次养伤和照料御兽的机会,已经跟“四圣”达成了心意相通,就等这四只御兽的伤势彻底痊愈后就可以初步尝试融合化相了。
随着魏莹的离开,许心慧和林依依彼此间也没什么共同话题可以交流,毕竟两人的研究领域都不一样,所以也很快就各自散去。
一时间,太一谷便又重回了往日的宁静。
不过,这并不包括黄梓所在小院。
药神一脸凝重的望着黄梓,语气冷峻且带着强烈的不满:“你就这么把倩雯丢在东方世家了?”
“我已经安排好了,东方世家不敢报复的。”黄梓有些心累的望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师姐,“倩雯已经长大了,谷里的其他弟子也都逐渐成长起来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护着了。”
“你什么意思?!”药神俏脸泛寒。
“你知道小玉跟我说了什么吗?”
药神不答。
“她说,时机到了。”黄梓吐出一口浊气,“这次临走前,我也问过倩雯了,她说她还有事没解决,所以暂时不打算跟我一起回来。……你见她什么时候跟我说过这样的话?所以当我听到已经化身规则的小玉说,时机到了,我就明白了,是时候该放手让他们自己去走自己的路了。”
“时机……真的到了?”
“是啊。”黄梓点了点头,“这盘棋,其实早就应该开始下了,只是被我硬生生的拖延了五百年而已。”
“为什么?”
“五百年前若落子,我必输无疑。三百年前若落子,我输面甚大。一百年前若落子,也不过五五之数。”黄梓轻叹一声,“但如今再落子,我则是赢面不小。……有道是落子无悔,所以什么时候落子,第一子当落何处,自然也是需要慎之又慎。”
药神默默的望着黄梓,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不善。
五百年前,黄梓收了方倩雯为徒。
三百年前,太一谷多了上官馨、唐诗韵、叶瑾萱、王元姬、魏莹。
一百年前,太一谷又添了许心慧、林依依、宋娜娜。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你不懂。”黄梓摇了摇头,“天机不可轻泄。……你又怎知,你我何尝不是棋子呢?”
药神默然不语。
片刻后,黄梓才叹道:“放心吧,就算我死了,我的这些孽徒也不会死的。……这次没有带倩雯回来,只是因为倩雯难得找到了一件自己喜欢做也想去做的事,所以我已经做好安排了,到时候真惹出什么乱子,也会有人护她平安的。”
想了想,黄梓又在内心里补充了一句:“……大概吧。青珏做事还是有点分寸的。”
……
另一边,离开了太一谷后的苏安然,如今出行已经相当有经验了。
他一路向西而去,经过好几个宗门的传送法阵,只花费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抵达了中州极西的出海口,然后搭乘灵舟出海。
灵异事件委托社
这一路,他越是向西而行,便也越容易见到剑修。
因为洗剑池乃是地仙境以下的修士方可进入的秘境,所以这一路上他倒是没有见到地仙境以上的剑修,甚至就连镇域期的剑修也都没见到。毕竟镇域期的修士,已经掌握了领域的能力,本命飞剑也已经和法相结合化作镇压领域的定海神海,就等着成为奠定小世界的基石,这种事再想着提升本命飞剑的质地,多少也算是有些为时已晚。
所以按照以往的规矩,凝魂境镇域期修士基本是不会进入洗剑池秘境的。
但也并不包括一些另有想法的人。
苏安然早已知晓此行的危险,所以他的假想敌自然是以这些剑修为对手。
只可惜的是,这一趟行程花费了小一个月的时间跑下来,苏安然却是没有见到任何一名凝魂境镇域期的修士,反倒是见到过几位剑气冲盖的化相期剑修。
就连石乐志对这几人的评价也是以赞叹居多,这也让苏安然意识到,只怕天罡池的灵气节点,不好抢呢。
但转眼间,苏安然却又变得斗志昂扬起来。
这次,毕竟是他继幻象神海秘境后,第二次一人出谷游历——甚至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独自出谷,因为上一次参加幻象神海的历练时,他是在大日如来宗的庇护下一同前往的。
所以这次,苏安然的心情才会显得越发的激动。
“希望这次顺顺利利,千万别再把洗剑池也给毁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