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起點-第1467章 白帝的面子(2-3)鑒賞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注意隐蔽。”
于正海飞到最前方,观察了一下。
他们所在的空中,相对是高位,比较显眼。被于正海这么一提醒,魔天阁众人朝着附近的山峦掠去。
层峦叠嶂的山峰,是藏身的绝佳之地。
“跟上。”陆州率众来到了一座山峰之上。
这山峰相对大渊献并不大,但对于人类而言,峰顶上足够容纳魔天阁所有人。
透过两座巨石,远眺大渊献,地理位置绝佳。
“乘黄的个头较大,就留在这里。”陆州淡淡道。
“是。”叶天心回应。
人类于山峰如蝼蚁,乘黄就是大一些的蚂蚱。
洪荒之太冥
“你们有没有觉得大渊献有光线?”叶天心站在乘黄的头顶上,眺望大渊献的天空,试图看到天启的顶处。
黑色的迷雾环绕,但在大渊献天启的附近,黑雾明显减少,竟还有光线落下。
看到这一幕,明世因冷哼了一声,笑道:“端木圣人不是说了,守护大渊献的极有可能是上古圣凶,像这样高层次的凶兽,岂会甘愿被人类踩在脚底下生存?看着场景,早就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了。”
人最了解人类。
他们很赞同明世因的看法。
“下面是什么?”
四位长老来到峰顶的边缘地带,俯瞰了下去。
下方一个个高十丈的巨人,皮肤像是石头似的,头发猩红,后背碧绿,每个巨人都有三颗头颅,并排长在一起。
“未知之地的六大畸形国度之一,三首人。”秦奈何说道。
“没错,是三首人,之前我们已经覆灭了贯胸人的大祭司。没想到三首人会出现在未知之地。”
“师父,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众人看向陆州。
看着大渊献的方向,更像是高原上,固若金汤的城池,贸然闯进去,只怕是九死一生。
陆州负手而立,目不转睛地看着大渊献……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瞄着上方,高处,天启之柱,林立的山峦,参天古树,以及各种来回穿插的强大的凶兽。唯独陆州盯着大渊献的下方。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很熟悉。
就像是曾经来过一样。
可能是姬天道当初施展奇妙的手段来过这里,夺走了太虚种子,才产生的这种熟悉感。
陆州观察了一会儿,便收起了思绪。
说道:“其他人原地等候,不得靠近大渊献。鸢儿跟为师走一趟。”
现在没有得到认可的人,就只有小鸢儿一人。
十颗太虚种子,对应十大天启之柱,大渊献的太虚种子,便在小鸢儿身上。
小鸢儿又紧张又兴奋地点了下头。
其他人纷纷点头,躬身说是。
海螺却道:“师父,我也想跟这您去看看。”
陆州看向海螺,说道:“大渊献极其危险,你确定要去?”
“求师父应允。”海螺跪了下去。
陆州叹息一声说道:“你本是在未知之地的弃婴,洛宣将你养大。在为师看来,这身世之谜不解也罢。不过……既然你执意如此,为师自然尊重你的决定。”
世上最说不清楚的便是血缘关系。
仇也罢,恨也罢。
天底下有为子女无条件付出的父母,也有不配当父母之人。
海螺磕了下头,道:“谢师父。”
陆州说道:“叶天心手中有一块集体传送玉符,若是有危险,只管离开。”
“是。”
叶天心道。
陆州拍了下白泽,本想带着它,考虑到白泽实在太过特殊,在大渊献的圣凶,以及凶兽个个非凡,搞不好会引出乱子,便让它们留了下来。
陆州足踏虚空,朝着大渊献飞去。
小鸢儿和海螺也没有携带坐骑,跟了上去,一左一右,宛若柳絮。
远处看去,三人翱翔于天地之间,浩瀚的山峦与天启之下,如山水画卷,令人赞叹。
……
三人一路飞行。
待靠近大渊献范围区域,始觉巨石林立,每一级台阶便有百丈。
下方的三首人,似乎发现了天上飞行的陆州三人,纷纷抬头。
它们张望了片刻,像是发现了猎物似的,抬起头,嘴巴里发出乌拉乌拉的声音。
一些三首人,朝着天空中抛起十石子。
昨夜雪花开
很快便带动了大量的三首人一同抛石子。
“师父,他们好像不会飞。”小鸢儿笑着道。
身法灵巧的她,很轻松地就躲开了三首人的石子。
陆州的飞行速度,足以避开乱石。
乌拉乌拉……乌拉乌拉乌拉……大量的三首人同时叫了起来,叫声响彻天际。
听到他们的叫声的凶兽们,也在天际慢慢汇聚。
看到这一幕,小鸢儿担心地道:“师父,我们好像被发现了。”
陆州说道:“跟紧为师。”
“哦。”
小鸢儿和海螺左右跟紧。
陆州当即施展新学会的大挪移神通。
天相之力笼罩三人,嗖——
傲娇诡夫太凶猛 深海里的小榆树
消失了!
下方的三首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地到处张望,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天空中的凶兽们,左右观望,也没有找到陆州的身影,全都懵逼当场。
魔天阁众人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纷纷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
“阁主刚才施展的是大神通?”
“不像是,大神通术也应该会出现才对,不会一直平白无故消失。”
“那就是时间静止?”
“有可能。”
时间静止持续越长,规则越高。
陆州掌握时之沙漏,他们察觉不到也属正常。
……
与此同时。
陆州,小鸢儿和海螺出现在大渊献的脚下。
他们抬头看向前方。
恶魔的吻:坠入地狱的天使 水密的桃子
前方就像是一座墨色的城墙,挡在面前。
在黑暗的城墙的上方,有明显的光线落下,若隐若现的碧绿之色,说明那里便是大渊献的范围。
三人张望了一会儿。
哗啦————
那黑暗的山体巨石碎裂,往下坠落。
这时,一个足有千丈之高的超大号三首人,走出了黑暗,三头六只眼睛,同时锁定陆州,小鸢儿和海螺。
嘴巴发出乌拉乌拉的声音,而后嗓音转变,低沉道:
“靠近大渊献者,死!”
言罢,千丈之高的三首人当空抡动手臂,朝着陆州横拍了过来。
小鸢儿和海螺紧张极了。
哪怕小鸢儿已经是到了真人的地步。
陆州面色淡然地看着那三首人,当那手臂掠来的时候,他不急不缓地取出了白帝的玉牌,往前一伸。
那千丈三首人果然停下了手臂,看着陆州手中的玉牌,表情复杂。
陆州轻哼道:“还不赶紧带老夫进入大渊献?”
“死————”
千丈三首人的牙缝中蹦出一个狠厉的字眼。
“嗯?”
陆州再次施展大挪移术,覆盖小鸢儿和海螺,出现在三首人的背后,收起玉牌,一掌拍出。
金掌千丈,贴面前冲。
轰!轰轰……不断推着三首人向前扑去。
陆州皱着眉头,白帝未免高估了自己,什么面子,什么玉牌,狗屁不如。
那三首人回身一转,三头同时发出刺耳的音浪。
“走!”
陆州带着小鸢儿和海螺,朝着大渊献上方掠去。
就像是飞向了万丈高度的轮船。
横跨无尽的黑暗和城墙,以令人惊叹的速度,飞向天际。
三首人的音浪划破长空,惊动四方。
无数的三首人,出现在下方。
千丈之高的三首人,双脚踏地,跳了起来。
陆州回身沉声道:“下去!”
大成若缺!
那道惊天掌印,穿过空间,眨眼间来到了那千丈三首人的面前。
轰!
掌印将其击退。
陆州带着小鸢儿和海螺继续向上掠去。
那三首人吃了痛,竟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落地后,抬头望天,再次蹦了起来。
陆州一边飞行一边回头:“可怕的弹跳力。”
“师父!”小鸢儿吓了一跳,只见那三首人的背后,出现了一双墨色的翅膀,展翅飞了起来。
陆州说道:“别担心。走!”
大挪移神通!
嗖!
消失了!
那三首人盘旋到空中,一脸茫然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天空。
目光搜寻,却怎么也找不到陆州的影子。
嗖。
在遥远的高空之上,陆州,小鸢儿,海螺出现了。
他们已经进入了光线出现的区域。
三首巨人,发出怒吼,振翅高飞!
陆州三人飞到了最高处,感受着光芒照耀,一时感叹不已。
“大渊献,居然有光。”
“好漂亮。”小鸢儿看着郁郁葱葱,宛如仙境的环境,不禁沉醉其中。
海螺亦是道:“好像太虚。”
“你还记得太虚的样子?”
“记不太清了……”海螺扶着脑袋,意识有些混乱,自得到洛宣的传承以后,她的意识便是如此,“很像很像。”
小鸢儿道:“难道大渊献就是太虚?”
陆州摇头道:“绝无可能。否则十大天启之柱,便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有大渊献天启就行了,要其他九大天启作甚。
三人悬空于黑暗里,只要向前,上岸,便可以踏足光明。
就在这时,光明里出现了一个个身影,嗖嗖嗖……
大约五名长袍男子,凌空而立。
他们的背后皆生着翅膀。
悬空在中间的男子,耳朵修长,头发泛白,浑身沐浴着淡淡的光华。
这是……圣人之光。
由于他生长着翅膀,无法判断这到底是人类还是凶兽。
上古时期,人类与凶兽共存,人与凶兽的区别不明确。史书上多有记载很多神明都是半人半兽的形态。
这生着一双翅膀的人形“生物”,倒是很少见。
双方对峙。
陆州眉头微皱,向下扫了一眼。
这就是被人包了?
下方三首巨人终于飞到了跟前。
那长着翅膀的男子,轻声而平淡道:“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三首巨人的怒火,顿时被浇灭,恭恭敬敬,朝着那男子鞠躬,然后落了回去。
陆州看着三首巨人,目光再次掠过墨色万丈之高的山体,像是城墙一样,将大渊献高高地托起。
他忽然想起记忆水晶里的画面,漫天的修行者和各种颜色的莲花从天而降,全部被击杀,那画面,不就是大渊献脚下吗?
姬天道来过大渊献,甚至从大渊献拿走了太虚种子!
陆州每隔一段时间,脑子里便会浮现这个画面。
他终于找到了画面所在的位置——大渊献。
“原来,是这里。”陆州淡淡道。
那男子目光摄人,看向陆州,小鸢儿,海螺,说道:“人类不允许靠近大渊献。”
陆州看向那男子说道:“你是人,还是兽?”
男子皱眉。
他不喜欢陆州这种质问的语气。
人与兽的区别,在大渊献不被提及。
人类向来喜欢自诩高高在上,俯瞰一切。
更有万物之灵长,人类居首的说法。
男子语气冰冷而平淡,表情麻木而无情,说道:“靠近大渊献者……杀无赦。”
“杀无赦?”
“大渊献的规矩一向如此。”男子说道。
“大渊献本是太虚的名字,这里应该是‘人定’,寓意为人定胜天,大渊献,在你们的头顶之上。”陆州大胆推测。
既然太虚在天上,那么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一律是十二时辰,对应的天上,才是真正太虚十二地支。
“知道的不少,可惜……你没这个资格。”
嗖嗖嗖嗖。
四道身影虚影一闪,将三人包围。
陆州取出玉牌,向前一伸,沉声道:“带老夫进入大渊献。”
手中的玉牌迎着大渊献的光华,熠熠生辉,玉牌上刻着一个字:白。
男子微怔,皱眉道:
“白帝?”
陆州淡然道:“不知白帝可有这个资格?”
男子沉默。
陆州见他表情有些不太自然,便将玉牌丢了过去。
男子接住玉牌,看了一眼,只得朝着陆州躬身道:“原来是白帝的人,请。”
其他四名鸟人,飞回原来的位置。
陆州向前飞去,踏上了大渊献。
他深吸了一口气,新鲜的空气,浓郁的元气,铺面而来的芳草气息,四周充满了盎然的生机。
抬头,看天。
就像是进入了环形露天的大型角斗场,天启之柱便在角斗场的中间,太阳的光芒从上方斜照了下来。
“太阳……”陆州感觉到十分刺眼,默念天书神通,适应了好一段时间,才恢复正常。
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太阳了。
如同新生,陆州负手前行。
那男子见三人表情各异,上前道:“三位客人,远道而来,想必在未知之地赶了很久的路。这里是大渊献,是未知之地,唯一拥有阳光的地方。”
PS:晚上2更了,太晚了实在写不完,另外绝壁毫无存稿。求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