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xb4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九天劍主 線上看-第兩千八百七十七章 絕對的力量展示-rlp42

九天劍主
小說推薦九天劍主
一栋庄园内。
几个身影站在一座茶亭内聊着天。
“白龙主,不是我不想与您保卫里圣州,实在是我们特剑山庄势单力薄,有心无力啊,白龙主,您还是令请贤能吧!”一名穿着蓝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端起茶杯,面色淡然道:“喝完这杯茶,阁下就请上路吧!”
说完,便满饮了杯中的茶水。
旁边的山罗烟眉头紧皱。
南幽一言不发,但眼底深处闪烁着异光。
白夜面色平静,望了眼面前这位特剑山庄的庄主身后,却是见庄主的后方有不少魂者的身影闪烁,且个个杀气腾腾。
显然,这是南幽的局。
南幽定然知晓特剑山庄的庄主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明白特剑山庄对鸿兵垂涎已久,便故意带白夜来这。
他想借助特剑山庄的力量来摆脱白夜的束缚。
只可惜他这手段太过拙劣,也太过明显。
“庄主,我是带着诚意来与你商谈的,其实如果你不愿意,完全可以拒绝,何必要在茶水里下毒呢?倘若说你对鸿兵感兴趣,大可直接开口!用这种卑劣的手法,着实让人看不起。”白夜摇了摇头,平静说道。
“白龙主,你这话从何说起?”特剑庄主皱眉问。
“这茶水里的毒虽然品级极高,无色无味,不过白某人还是能嗅到一些,特剑庄主,你的这些毒,毒不死白某人,而且你埋伏下的这些人,可能连白某人的皮肤都伤不破,何必要做些无用功?”白夜叹道。
特剑庄主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轻抬起手。
呼呼呼….
茶亭周围瞬间升腾起足有墙壁般厚的壁垒结界,且同一时间,四面八方冲出大量恐怖的魂者,直接将这儿围了个水泄不通!
“什么?”
山罗烟脸色骇变,猛地起身大喝:“特剑庄主!你想干什么?敢冒犯龙主威严?你们特剑山庄是活腻了吗?小心龙绝将你们屠杀殆尽!”
“我知道白龙主实力不俗,但鸿兵在眼前,岂能就这样错过?我也想一飞冲天,也想成为里圣州的大能,今时今日,碰到了这样的机会,若想叫我就这样白白放弃
,我做不到!所以我必须拼一下!”
特剑庄主一把将手中的茶杯狠狠摔在地上,面色凝沉的说道。
“你的想法并不可耻,但你觉得,特剑山庄有这个实力抢夺鸿兵吗?”白夜淡道。
“如何没有?”特剑庄主还是显得十分自信。
“你对付的了我身边的南幽吗?”白夜再问。
南幽一怔。
特剑庄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哼道:“这个人?怎么对付不了?”
“是吗?”
白夜淡淡一笑:“你是了解他的实力?不然怎么这般自信?”
“这…我只需一眼就能看出此人之深浅!”特剑庄主道。
“这样…既然此人震不住你!那得要什么实力才能让你放弃抵抗?”白夜问。
“呵,让我们放弃抵抗?这还不简单?你若能镇压我这里的所有高手!我们自然是缴械投降!不敢反抗!没有别的途径,绝对的实力,才是让他人俯首的最直接的方式!”特剑庄主轻笑。
但他这话刚刚落下。
咚!!!
一记惊天动地的爆裂声突然响起,接着整个特剑山庄都震动了。
特剑庄主被突然摇晃的空间与大地震的差点没栽倒在地。
好一会儿,他才稳住身躯,回过神。
“怎么回事?”
他发出惊呼之声。
然而…没人回答他的话。
特剑庄主赶忙朝四周望。
只一眼,特剑庄主彻彻底底的傻眼了。
却见四面八方他所安排的所有人,此时此刻竟然全部趴在了地上。
没有一个人是站着的。
他们无不是面朝地下,五体投地。
有人想竭力的站起身来,却根本做不到,浑身颤抖死咬着牙的他们根本不可能将身躯顶起来。
仿佛他们的身上压着千斤之力。
“什么?”
特剑庄主目瞪口呆。
南幽也傻眼了。
“特剑庄主,这样的力量,你是否抵挡的住?”白夜看着他,淡淡询问。
“这…这个.
..”特剑庄主张着嘴,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双膝跪下,放下手中的武器,朝白夜颤抖叩首。
“白龙主,请饶恕我等,请饶恕我一命!”
特剑庄主认输了!
这样恐怖的存在,根本就不是他能对付的!
他原本以为白夜之所以厉害,依仗的不过是鸿兵,若是用计,或许能拿下白夜,夺取鸿兵。
可现在看来…他想太多了。
白夜的这股镇压之力依仗的完完全全不是鸿兵力量,而是他自身的力量!
他自身就能镇压特剑山庄上上下下所有高手,自己还拿什么与之抗衡?
除了投降,没有别的选择!
“饶你?这么说,你是愿意听从我的号令,随我去击外敌,庇护里圣州了?”白夜淡道。
“愿意!我一万个愿意!”特剑庄主忙道。
“那好!既然如此,我便饶你们一命!”
白夜说道,手臂轻挥。
呼!
那些镇压在特剑山庄的高手们方才能起身,摆脱了束缚。
他们赶紧跪伏在地,朝白夜磕头。
“多谢白龙主不杀之恩!”
呼喊如浪,连绵不绝。
“都起来吧。”白夜淡道。
人们方才起来。
“白龙主果然神威无双,烟儿佩服!”山罗烟欣喜说道。
“没什么!”白夜淡淡一笑。
南幽方才回过神,也挤出笑容:“不愧是名震里圣州的龙主,南幽也是钦佩万分,像白龙主这样的人,简直如天神一般呐。”
然而他这话落下,白夜淡淡看着他,那眼底深处飘荡着的意味儿,已经是十分的明显了。
南幽浑身一颤,隐约间像是意识到了白夜的意思。
他脸色轻变,迟疑了下,最终一咬牙,双膝跪下,颤声说道:“请…请白龙主恕罪。”
“你是有哪不服我?”白夜淡问。
“我…我…”
“我觉得我应该拿你的人头震慑这些人,你觉得呢?”白夜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