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四百七十五章 有貓立於虛空之中,大如星海(兩更!)讀書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道观/地球
“居然真的存在被选中的孩子这种事情……”
余行看着眼前惴惴不安的小道士,假装捻了捻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然后开口就是老二次元地说道。
随后,便被端庄地站在一旁的婉南星用法力狠狠扭了一下!
众所周知,法术总是服务于人的意志。
或许,创造法师之手的法师确实需要多几双手来干点事情……
“小胖你别紧张,等你余行师兄先问问。”
婉南星笑着安慰了一下,明显有些紧张的小道士。
“你三花师兄在外面闯荡,见多识广。”
“这种事情,恐怕他知道得更多一些。”
婉南星随后又道。
她和余行的目光交汇了一下,没再多说。
这个小道士是去年新进的弟子之一,乃是内门弟子。
还未受撰,其俗名:百同。
天资不算特别,只是众多弟子中颇为寻常的一个。
往日里,也不见有什么特异之处。
但不久前,他有些紧张地找上附近教导他们的道人,说起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常。
这引来了掌门的关注,最后不得其解后,最终送到了师祖那里。
结果,还是未能看出什么。
只是,一道人虽然未能窥视其异常,却知晓小道士没有撒谎。
于是,便把在外面过着二人世界的余行夫妇给喊了回来。
余行自然知晓师祖的用意。
他是见过世面,知晓自家师兄一部分跟脚的。
这种一看就不是地球的产物,问问师兄肯定没错。
只是,余行有些不解,为什么师祖不愿意去外面的世界。
按照之前长辈们的说法,师祖如果能到其他的世界,或许早已得道飞升了。
但之前他回到道观,与师祖说起自己在安诺德的遭遇之后,师祖只是淡然地点了点头。
余行便不再多言。
他只是皮,不代表不识大体。
对于一个求道者而言,自有其向道之心。
在这方面,任何的干涉或评价,都是比世俗侮辱更为严厉的成分。
“不会是因为你小子天天看小说,幻想自己有什么天怒人怨的悲愤情节吧?”
忽然,余行有些狐疑地看着眼前的小道士百同说道。
顿时惊得小道士忙摆着头表示否定。
于是,余行的腰部的软肉再次获得了一次致命暴击。
“好了,香快烧完了。”
“我来试试哈。”
余行不动声色地嘶了一口凉气,然后一脸平常地开始捏起印咒来。
往常耍飞剑的时候,他都懒得用这玩意儿。
但毕竟场合不同,便无需再纠结其战斗性价比的问题。
“依吾指教”
“奏上三清”
“急急如三花令!”
咒罢,余行将事先便制好的符纸掷出。
顿时,只见一抹玄光,自余行指尖飞出。
它照在符纸之上,顿时符纸便无火自燃了起来!
于是,众人便一脸肃然地凝视着那逐渐燃烧的符纸。
然后,良久……
符纸烧完了……
“啊这……”
余行下意识挠了挠头,这符纸是他自己尝试制作的。
看来,果然还是不行。
不应当啊,师兄也是有了成就和名号的。
怎么就玩不转?
是哪个关节没打通,还是说师兄不打算理他?
余行有些迷惑。
“我再去试试?”
余行看着周围有些尴尬的气氛,提议道。
而就在他推开门,准备走出去重新制作符纸的时候。
余行的脚直接停在了半空中,因为外面已经是一片虚空了!
余行颤巍巍地将脚收了回来。
他固然不怕摔死,但这毫无防备的,他也慌啊。
“看来生效了……”
“不过师祖不会罚我回去搬砖修道殿吧?”
余行转过身,看向同样一脸愕然地望着门外的混沌虚空的众人,讪讪一笑道。
随后,他直接从门口一跃而出,直接跳到了大殿之上。
于是,余行便看见了一只他觉得可能地球都不太有它大的猫……
而那只猫,正瞪着可能比他所在的城市都还大的眼珠子静静地看着他。
“许……许久未见,师兄,你圆润了许多啊。”
余行愣了愣,有些语气发涩地说道。
他这是知道眼前的是自己的师兄。
不死武帝
若是陌生的存在,他觉得怕是要在飞剑里留下遗书了。
这种形态的生命,他的飞剑得翻上多少倍,才能给它造成能用肉眼勉强看得出来的伤痕?
“最近吃得有些多,估计回不来了,只好用这种方式来看看。”
眼前巨大的猫如是说道。
回不来?
余行默默地想了想,决定果断抛开这个话题。
笑是不能笑的,现在这个状态的师兄,一尾巴下来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了。
他要是没被粉碎的话,怕是能够从地球给打飞到月球上去。
“师兄,我想请你看看这个孩子。”
“他身上发生了一些异状,师祖也没能看出来跟脚。”
余行想了想,指着脚下的大殿说道。
他知道,只是浅薄的墙壁,显然不可能阻挡师兄的目光。
“无碍,一个机缘罢了。”
易春没有看向大殿,他已然知晓了这一切。
那只是一个幸运地被综网选中的孩子。
当然,这个地球并非综网的联系位面。
所以,这个传承显然有其根源。
但那,是这个孩子自己所需要背负和选择的东西了。
易春对此并不在乎,就像他也不会在意之前被他连带着覆灭的、不知多少个倒霉小型邪恶势力。
“既然师兄说是机缘,那么师弟想恳求为那孩子,向师兄求一根……毛。”
余行似乎找到了某种熟悉的感觉,他不再那么压抑。
而是有些嬉皮笑脸地说道。
“师兄都说了是机缘,显然不大可能是家里的,那孩子怕是要到外面去闯荡。”
“都是一个锅里吃饭的,总不能让孩子在外面受了欺负。”
余行眺望着远处虚空中的易春大声说道。
这种情况下,他下意识将声音喊得大了些。
毕竟,这也太远了……
“你倒是个热心肠的,所幸不是你身上的毛。”
“不过他有他自己的道路。”
“我的毛现在有些怕生,把他染熟了就坏事了。”
“他怕是也要学剑的,我便帮他弄个小玩意儿吧。”
易春凝视了余行一会儿,然后缓缓说道。
随后,余行看见易春将虚空中一颗散发着无尽热量的恒星给牵引了过来。
在余行的注视下,那恒星不断扭曲、缩小!
那无尽的光与热,最终凝结成一道哪怕只是远远望去都令人灼痛的光!
下一瞬间,那光消失了。
恍惚间,余行发现自己脚下多了什么东西。
他定睛一看,却是一把通体火红的剑。
无形中,似乎有某种不竭的火焰正在剑身上燃烧着!
而随着余行的灵视,他似乎看见了一轮正在释放着无尽光亮的大日。
而余行知道,那玩意儿可不一定是幻觉……
“卧槽!帅啊!”
余行下意识道,然后他猛地抬头:
“师兄,给我也整一……”
随后,将天地都覆盖的尾巴扫了过来……
“把啊!”
余行猛地睁眼,这个时候,他发现自己还在殿中。
而眼前的符纸,也才刚刚烧到一半。
倒是旁边的几人,一脸莫名地看着他。
“你搞什么?”
总裁前妻不下堂 斗儿
“请神的时候还乱喊乱叫的。”
婉南星忍不住传声问道。
“师兄已经走了……”
余行带着有些不甘和悲愤的语气,如是说道。
“小胖子,过来。”
随后,他把小道士喊到近处来。
“你三花师兄不喜欢别人给它磕头,但你以后发达了,却是莫要忘了。”
然后,他从虚空中取出一把通体火红的剑。
而道观的云海之中,一道人猛然从小憩状态睁开了眼。
“胡闹!”
他沉声喝道,旁边的童子顿时吓得一个激灵。
因为,她刚刚忍不住打了一个盹。
“去把你余行师兄喊过来!”
就在童子领命告退的时候,一道人又道:
“对了,再给我那几位老友发张请帖。”
“就说:许久未见,甚是想念,请诸位老友至此,借着残阳,品品陈茶老酒。”
“去罢。”
童子再次领命,然后心里缓缓松了口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人又开口说道:
“噢,年纪大了,差点忘事,悟道的时候打瞌睡该怎么罚,你自己清楚。”
“明早别忘了把抄好的经文拿过来。”
“知道了!”
童子噘着嘴巴离开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