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讀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而此时……浩浩荡荡的高句丽大军已是直扑仁川。
先是大家察觉到,仁川的外围出现了零星的高句丽斥候。
顿时……整个仁川如临大敌。
天策军骤然之间开始进入备战状态,他们果断的开始进入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壕沟。
炮兵们开始有序的进入壕沟后方的炮兵阵地。
数百门火炮,分别设置于东南和东北一线。
壕沟的外围,是交错的拒马。
甚至……还有挖掘的一些陷阱。
端着步枪的新兵都有些紧张,好在往往都有老兵们带队,这些老兵的神情就轻松了许多,他们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对于战斗轻松自如。
或许是因为老兵的轻松感染了这些新兵;又或者是数月的操练,让新兵们有一种条件反射的服从。很快,所有人有序地进入了自己的战斗岗位。
最不满的就属薛仁贵了,他的重骑兵布置在侧翼,只负责袭扰和游走,显然……陈正泰这一次,不打算将重骑当做主力来使用。
而护军营,则作为后备队,暂时调配在陈正泰的左右。
仁川城中,许多人惶恐起来。
不少逃入仁川的难民顿时哭爹喊娘起来。
他们原以为高句丽的大军会直奔王都,所以大家都蜂拥跑来了仁川,可哪里想到,人家就是奔着仁川来的。
崔延庆便是其中之一,他的父亲官拜百济国郡将,父亲固然不敢贸然离开自己的岗位,可自己的妻儿却不能不顾,因而他父亲让人连忙带着他的母亲以及弟妹妹数十人,再加上一些仆役,携带着崔家的家财,连夜跑来了仁川。
原以为……可以躲避兵祸,可哪里知道,这高句丽人居然死咬着奔着仁川来了。
这一路,高句丽都是势如破竹。
而显然,当百济朝廷察觉到高句丽的目标乃是仁川,却也不敢阻挡,统统将兵力收缩在了王城泗沘以及锦江一带,保护王都。
仁川城中已经开始出现了混乱,哭爹叫娘,崔延庆只好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弟妹们随着人流,往码头方向去。
虽然此时没办法登船,可似乎距离船更近一些,便让他们多了几分心安。
又过了两日,越来越多的高句丽军马开始出现,他们先扫荡了附近的郡县,而后将仁川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可是十万大军,浩浩荡荡,遮天蔽日一般,附近的百济守将根本不敢抵挡,早已落荒而逃。
此时……整个仁川外围,却是出奇的平静。
显然,高句丽人也在尝试打探仁川的虚实,并没有急于发动进攻。
而天策军显然也没有进攻的欲望,他们躲在壕沟里,像是享受着最后的一丝宁静。
天气很寒冷,高句丽的军中出现了大量的冻伤。
不过唯一的好处在于,此时天寒地冻,因而军中并没有出现瘟疫。
王琦等人,已经渐渐的恢复了一些士气。
这其实也可以理解,当初的时候,他们惶恐不安,被将军们抽打着来到了百济,抵达百济之后,他们便开始分兵各路,袭击郡城,显然高阳意识到必须得犒赏将士们了,于是纵兵烧杀。
须知人就是如此,王琦是弱者,他被官差欺凌,被上头的将军甚至是伍长们随即践踏,可给了他们一把刀,让他们进入了城中和村落时,当伍长鼓励他们可以随意劫掠,王琦心中对于自己父兄的担心,以及这些日子来操练和行军的苦闷,在这一刻全宣泄了出来。
他似是红了眼睛,像是变成了野兽,竟开始觉得莫名的痛快。
而此时……一座港口摆在了他们的面前。
将军们一次次暗示,这里有着惊人的财富,有无数的妇孺。
于是这高句丽军马上下,骤然之间士气如虹。
他们用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矗立起来的港口灯塔,看着眼前那一重重的壕沟……
显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唐军和那些菜鸡一般的百济官兵有什么分别。
高阳则骑着高头大马,来到了最前线,远远眺望着仁川的动静。
随即,他笑了。
“果然……没有多少兵马。他们的士卒,巨好像是土耗子,龟缩不出,可怜那陈正泰,真是作茧自缚,将天下最好的甲胄兜售给了我们高句丽,而他们自己……似乎那些士兵们连甲胄都没有呢!”
众将都笑了。
因为他们确实看到……唐军裹着的,不过是一件件大衣。
看上去好像挺暖和的。
可实际上,没有甲胄……又是步兵占了多数,是根本不可能经得起高句丽重骑的冲击的。
“可见人贪婪起来,真是连砍自己脑袋的刀都敢卖。”
高阳心情愉悦地道:“让将士们歇息一日,传令下去,好好犒劳他们,杀鸡宰羊,饱食一日之后,便踏破仁川。”
“喏。”
高阳此时大喜过望。
这一路的进展过于顺利。
重骑还真买对了。
即便他很清楚,重骑的真正战斗力还未发挥出来,可战果却很丰硕。
至少在面对百济人的时候,几乎是一面倒的杀戮。
此时……自己的大军,是唐军的五倍。
又多是威力惊人的重骑。
这唐军龟缩在此,其实已经陷入了死地,这仁川根本没有城墙,不过挖了一些沟渠而已,想凭借这个抵挡漫山遍野的重骑,就等于是找死了。
他回到了大帐,兴冲冲的召了众将饮酒,酒过正酣,难免会有些得意忘形了,乐呵呵地道:“等拿下了仁川,击溃了海路的唐贼,我等便立即北上,前往辽东,与大唐天子血战,必将那李世民打得跪下求饶!这百济国小力微,也没多少财富,可若是能入主中原之地,粮食、钱财和妇人,我可与诸将任取。”
“万胜!”众人红光满面,纷纷万分激动地回应。
当天夜里,高阳披着衣,开始写下一份奏疏,大抵禀告了自己已抵达仁川的经过,并且保证数日之内,便可击溃海路唐军云云。
写罢,他让人连夜送出,而后好好休息了一日。
这一日……天色极好,虽是寒风依旧冷冽,却有艳阳高照。
这艳阳驱散了晨雾,远处的仁川……又重新如剥开了云雾一般,慢慢的浮现在了高阳的面前。
五万重骑,还有四五万辅兵,花了一上午时间进行集结,摆开了阵势。
高句丽的旌旗,在寒风之中猎猎作响。
高阳骑着马,徐徐从中军出来,数不清的重骑,已经静候待命。
此时,高阳眼睛眯着,远眺着仁川,而后冷笑道:“此时那陈正泰,只怕已是吓得屁滚尿流了吧!真是可惜,我不会给他机会了。”
而后他张嘴,发出了一声怒吼:“传令,出击!”
“呜呜呜……”
号角齐鸣。
蠢蠢欲动的重骑,已经纷纷开始取了武器。
王琦在数不清的重骑之中,他感受到了一种安全的感觉。
从前觉得这些重甲是累赘,压得他透不过气来,甚至无数次想要摆脱掉这身沉重的负担。可这个时候,被这重骑包裹着,却觉得无比心安。
何况身边,层层叠叠都是重骑兵,许多的战马打着响鼻,或是前蹄刨着结霜的地面。
王琦还是觉得冷,浑身都冷,身躯好像已是僵硬了。
不过……渐渐的……他的气血开始涌动,身躯慢慢开始热了。
进攻的命令还没有发出。
人们不安的等待。
…………
壕沟里,一柄柄火枪已经冒出了壕沟。
匍匐在壕沟里,几乎和土地连为一体的‘军大衣’们,此时都默不作声。
有人冒出头,看着远处乌压压的重骑,就好像一座座大山,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重骑兵还是没有立即开始进攻,显然还在等各部做好最后进攻的准备。
可就在此时……炮兵营已经预备完毕了。
他们早已架设好了炮兵阵地,一门门的火炮,早已准备妥当,他们将炮口指向远处重骑的最密集之处。
足足七八百门火炮……已装填好了火药,塞入了炮弹。
陈正业显然很清楚……现在的高句丽在预备进攻。
所以这个时候,炮火的覆盖式打击,可以让敌人仓促未定的时候,先行一轮炮击。
于是……他猛地吹响了竹哨。
尖锐的竹哨刺破了寂静。
而后……便有炮兵举着火石,引燃了一根根浸泡了火油的引线。
轰隆……
第一声火炮响彻了天际。
巨大的炮口瞬间喷出了火舌。
而后……无数的炮火声音连绵不绝。
天空……炮弹如火雨一般划过了完美的弧线。
火雨瞬间开始倾泄到远处的重骑的密集之处。
原本还在等待进攻命令的重骑兵们,显然是没有意识到这种场面。
大地震撼,炮声震耳欲聋。
于是……许多战马开始受惊。
人们骇然的看着无数的火雨从半空中砸落,而后……世上最恐怖的场景……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炮弹落地,毫不留情地将一个个的重骑直接砸了个稀巴烂。
没错……理论上来说,重骑的防护是十分完美的,三层护甲,可以阻挡绝大多数的武器,可这炮弹的巨大威力,却好像是从天而降的狼牙棒,所谓的重甲,其实脆弱得和天灵盖没有多少分别。
重生之庶女为后 竹宴小小生
王琦骇然。
坐下的马直接受惊,居然直接撒腿便开始向前疾奔。
而后……他看到地上……布满了七零八落的尸首,这些尸首……直接明光铠变形,而里头的人……也随之变形了。
到处都是战马的嘶鸣,原本还打算列队冲锋的重骑,实际上……已经开始出现了混乱。
因为大量的重骑,已经先行奔跑了。
而后的战马,则开始后跑。
有的呆立于原地。
高阳顿时失神,实际上……他所处的位置也并不安全,就在前方数十丈,两个禁卫被天上落下来的铁球砸中,直接落马,再也没有爬起来。
高阳看着浩浩荡荡、层层叠叠的重骑,已经开始陷入了混乱之中。
他知道此时……自己已经不能选择了,若是再混乱下去,势必会陷入相互践踏的境地。
于是已经顾不得重骑的队列,立即大吼:“出击,出击……”
号角又是齐鸣。
轰隆隆……
无数的马蹄声响彻大地。
于是漫山遍野的重骑,朝着一个方向疾奔。
而炮击依旧还在继续。
一轮轮的火炮砸在头顶,重骑们呼啦啦的,只晓得埋头乱冲。
根本就没有任何队形可言。
可即便如此……这数万重骑一齐冲击所带来的威势,还是如排山倒海一般,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
密密麻麻的重骑,已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是一味地狂冲,即使留下了许多的尸首,似乎也在所不惜。
王琦就在浩浩荡荡的马队之中,其实重骑的马速很慢,条件实在有限,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做到……唐军重骑那般发挥出战马的冲击力。
因为绝大多数的战马,根本就良莠不齐。
此时,四周都是混乱的喊杀声,那该死的炮火,似乎像是没有尽头一般,一个个在半空中划过,形成了一道道的火雨。
王琦亲眼看到一个炮弹,直接砸在前方一个重骑的面上,那重骑只闷哼一声,整个头并没有因为头盔的保护,有任何的幸运,因为连着头盔带着脑袋,直接砸掉了半边。
他甚至可以看到血浆在飞溅,然后洒落在地。忍受着这空气中弥漫的血腥,王琦依旧拿出了武器,和所有人一样,扬起了刀,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喊杀,而后往前冲去。
高阳感觉他的心是绷紧的,面对这突然降下的炮火,他内心很是震撼,他原以为……这是抛石车的效果,可很快,他意识到抛石车根本不可能射程如此之远。
而且最让他觉得可耻的是……对方居然射出来的乃是一个个大铁球。
铁啊……
居然就这么用来砸人。
这确定你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要知道,在高句丽……铁是很值钱的,毕竟炼制不易。
这也是为何,当初陈家要卖甲胄,高句丽人立马上赶子去抢的原因,因为这一算,横竖都不吃亏,一套甲胄下来,含铁量这么高,更别说这钢铁还十分的精良。
可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奢侈到拿铁球砸人的地步。
看着这漫天的火雨,高阳开始为唐军心疼了,费钱啊!
不过此时,高阳倒是渐渐地松了口气。
因为即便有着这满天的火球,重骑依旧往前冲杀。
只要重骑冲了过去,按照这一路上虐菜的经验,应该很快便可摧枯拉朽!
虽然显然这炮火打乱了高句丽人的阵列,可是有没有阵列,又有什么紧要呢?
唯一的美中不足的是,这炮火还是导致了巨大的伤亡……
不过……这依旧是可以承受的,只要最后他们能够取得胜利!
冒着炮火冲击的重骑,其实速度很慢。
绝不如轻骑那般的风驰电掣,和其他的骑兵相比,他们更多的……像是在‘蠕动’。
这蠕动的军马,慢悠悠的……其实也是没办法,毕竟战马不行……能勉强将马甲和重骑兵承载着没有倒下,已经算是这战马合格了。
你还想痴心妄想地飞快跑起来?
不过大家都愿意接受这样的速度,反正已经习惯了。
毕竟平日里都是这样冲锋的。
…………
“武大郎……”
此时,在壕沟里,一个新兵很紧张。
他叫杨六,看着前方那漫山遍野的重骑,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要知道那重骑营可是经常被薛仁贵拉出来操练的呢,虎虎生威,场面震撼!
何况这一次……人家出动的重骑,可谓是铺天盖地。
可很快,杨六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他的心情松弛起来,探出了脑袋,一脸错愕的样子,忍不住呼唤着一旁的一个老兵的名字:“你说……这是重骑兵?”
“看着像。”武大郎点点头,却是皱了皱眉,若有所思。
杨六脸上堆满了怀疑,忍不住道:“怎么和咱们重骑营的人不一样?我看薛将军带着重骑操练的时候,呼啦啦的,可快了,像风一样。可是他们……这会不会有诈?高句丽人不会是故意如此麻痹我们的吧?”
武大郎托着下巴,毕竟是老兵,得假装自己见过大世面的样子,在杨六这等新兵蛋子面前,当然要端着一点。
他开始开动脑筋,仿佛在思索了几秒之后,才道:“极有可能,高句丽人狡诈,这极可能是在故意示弱。”
“又不对。”杨六摇了摇头道:“他们可是冒着炮火往这边冲的啊,你看看……你看看……咱们的火炮,砸死了这么多人呢!可他们还是慢吞吞的……哎呀,我看着都觉得着急了,难道他们拿自己的性命……来示弱?”
“这……”武大郎忍不住探出脑袋来,很努力的观察着那慢吞吞的杀来的重骑。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觉得自己要被这些重骑整成神经衰弱了,你们倒是赶紧来啊,这还没人跑的快呢。
“我看……这里头一定有阴谋。”武大郎眉头拧成了一条扭曲的毛毛虫,若有所思的样子。
…………
睡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