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閲讀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事实上,不只是杨六和武大郎,几乎所有人都带着怀疑。
因为这根本不像是骑兵冲击。
他们又不是没有看过骑兵的样子。
那薛仁贵的重骑营……隔三差五就撒欢似的操练,一个个气势如虹,震天动地。
虽然达不到精良的轻骑兵风驰电掣一般的冲刺,可是那等排山倒海一般的铁骑冲击力,还是能让人明显感受到的,那速度绝对不慢。
可眼前的这些重骑,就让人很费解了。
呃,这是冲刺吗?
只是你若说他们只是先热热身,这也不对啊。
因为火炮阵地那儿,一轮轮的火炮不断的轰击,漫天都是火雨降临。
这可是数百门火炮啊。
即便这个时代的火炮威力并不大,更像是某种更精锐的抛石车。
可轮番的发射,伤害力还是很大的。
至少肉眼可辩的是,许多的重骑就此倒下,场面一片血腥。
你说他们不急?
这是不是傻,命都要没了啊!
可依旧……
无数躲在壕沟里的步兵们……原本都紧张地躲在壕沟里,等待着对方的重骑发出雷霆一般的猛烈冲击。
可现在……他们一个个冒出头来,忍不住议论纷纷。
“还不来?”
“怎么回事呀?”
“会不会对方出了什么问题?”
“马跑的这么慢?我没见过这么慢的马。”
紧接着,尖锐的竹哨声刺破了壕沟,武官们大喝:“注意隐蔽,不要冒头,不要喧哗!”
于是大家又忙将脑袋缩了回去。
而那吹着竹哨的武官,却是探出了自己的脑袋,一脸懵逼的样子,人都看傻了。
这跟印象中的重骑冲击,有点不太一样啊。
他扶了扶脑袋上的暖帽,实在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好躲回了壕沟里去。
“随时准备战斗,大家不要窃窃私语!”武官吩咐着自己小队中的官兵,显得极为严肃的样子。
于是大家匍匐着,不吭声。
却是都忍不住挤眉弄眼。
有人突然大喇喇的道:“这要等多久啊,也不给一个痛快。”
“住口!”
“噢。”
火炮依旧还在轰鸣。
巨 鳳 之 卵
这震耳欲聋的火炮,很有震撼力,可其实大家早就习惯了。
杨六甚至觉得自己再趴下去,都快要睡着了。
这些日子以来,壕沟挖得太多,身体不免有些疲倦。
再加上方才的时候,见重骑开始冲击,人的精神格外的紧绷,现在一下子的松懈下来,居然有了几分倦意。
不过他而后立即又打起了精神。
因为他觉得这可能是高句丽人的计谋。
说不定对方就是想利用这一点,好降低他们的警惕心。
于是连忙端着步枪,又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壕沟。
便见那漫山遍野的铁骑,似乎还没有来……看着还有点远,连最远的射程,都还差得远。
他随即便抬头看天,不免感到了几分百无聊赖,忍不住欣赏起天上的火雨,口里道:“武大郎,你说……这被火炮砸中,会是什么样子?”
武大郎是老兵,老兵最大的优势就是见多识广,他看了一眼天空,想了想道:“我在河西的时候,收敛过被火炮打中的叛军尸首,哎……说是惨不忍睹也不为过,真是死无全尸啊,怎么,你想试试?”
杨六嘿嘿一笑,不做声了。
武大郎看了杨六一样,忍不住打了哈欠,随即道:“我觉得我得先睡一会儿,养养精神,等重骑来了,你再叫醒我吧。”
杨六不禁道:“武大郎,可不能啊,若是上头知道,是要军法从处的。”
武大郎露出了几分畏惧之色,点了点头,随即却是叹了口气,很是郁闷地道:“这鸟高句丽重骑,来又不来,裹着这大衣,人又暖和,嗜睡啊。唉,不能睡,得等到什么时候?你等等,我去探探看。”
说着,武大郎便冒头往前看去,只见那重骑还是模模糊糊的,距离射程还是有些距离。
于是又缩回来,看表情更郁闷了,他道:“我之前听涌入仁川的百济人说,这高句丽的重骑,端的厉害,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呢,可是……就这?”
…………
而此时,陈正泰在后压阵,他的位置距离炮兵的阵地不远,护军营很紧张,生恐重骑杀来,让陈正泰有失。
因而黑齿常之亲自带着一队人马,紧紧的随在陈正泰的左右。
陈正泰很努力的看着远处那浩浩荡荡的重骑。
最后叹了口气道:“哎……真是造孽啊……可怜了那些马。”
黑齿常之笑了笑道:“殿下……真是大仁啊……”
“别拍马屁。”陈正泰瞥了黑齿常之一眼:“你好好的做你的将军,靠军功混日子,这不是你擅长的事。”
“噢。”黑齿常之脸上带着羞愤,此时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哒哒哒……
冒着火雨,王琦要哭了。
看着天上随时要落下来的铁球,身边隔三差五的都有被铁球砸中,而后落地的人。
他怎么也想不出,究竟何时才能冲上前去。
座下的马,已是像是拉风箱似的,拼命的打着响鼻,没命的喘息。
嗯,它真的是尽力了。
连人带甲,足足两三百斤,还要一路‘疾奔’,马也受不了啊。
尤其是那炮火的轰鸣,让铁甲马起初受惊,所以拼命地狂奔,一下子将积蓄的马力释放出来,而现在……实在是跑不动了。
可没有办法,还是得跑。
因为退是不能退的。
只能硬着头皮不断的催促战马继续狂奔。
可这马……只能小跑着,哒哒哒的迈着蹄子,慢悠悠的前行。
可即便如此,身边还是有战马嘶鸣一声,直接双蹄跪地,显然这是彻底的废了。
马上的骑兵,便一下子的滚落了下去,身上厚重的甲胄,令这马上的人,根本没办法翻身起来,后队的马一到,那落地的重骑,伴着惊恐的叫声,很快被淹没在人马潮中。
王琦只能硬着头皮,死咬着牙,继续冲锋。
至于……最前的重骑……终于越来越近了。
后队,依旧可听到哀嚎,火炮依旧覆盖在他们的后方,幸运冲过火雨的人精神一震,发起了冲击。
当然……冲击的速度有限。
紧接着,前队又出了问题,似乎他们遭遇了陷阱,连人带马翻滚进了陷阱里。
似乎这里……还有不少的绊马索,马儿蹄子一失,前队的战马,便一个个的摔了下去。
…………
尖锐的竹哨,在这蜿蜒数里,重重的在壕沟里开始响彻了战场。
战斗……真正开始了。
那些陷阱和绊马索,其实并不是用来杀伤重骑的。
毕竟……凭借这些东西,杀伤力也实在有限。
不过它们往往布置在步枪的射程外围的位置。
如此一来,这拒马、陷阱和绊马索一旦发挥作用,等于是提醒壕沟里的步兵们,要做好战斗准备了。
不只如此……这些陷阱,也起到了打乱骑兵的冲锋阵型的作用。给壕沟中的将士们,预留出足够的准备时间。
因而,大量的陷阱和绊马索开始起效,于是壕沟中密密麻麻的步兵们,便此起彼伏的开始吹起竹哨。
当然……现在的长哨显然只是让大家打起精神的信号。
因为……对方还未入有效的射程。
只是各队的武官,其实已经开始死死的盯着那铺天盖地的重骑了。
终于……在确定了距离之后。
发动攻击的尖锐哨声从四处开始吹响。
杨六这时才稍稍有些紧张。
他趴在壕沟里,努力地瞄准前方。
其实这瞄准只是他下意识的动作罢了,在军中操练的时候,武官们教授的内容是,别瞎比比的瞄准了,朝着敌人的方向射就是了,你瞄了说不准还打不准,不瞄还能干翻几个。
当然,这倒不是武官们偷懒,而是因为……这个时代的步枪,其实真的没有太多射击精度可言。
啪……
火枪的火栓处冒出火光,而后枪口冒出火舌。
随即……数不清的枪声,犹如连绵不绝的炒豆一般的响起。
杨六觉得自己的身躯震了震,一枪之后,也来不及去观察敌情,而是火速的从火药袋里取火药,倒入枪口,随即拿出随身的通铁条,插入枪口,将火药夯实,紧接着塞入子弹。
这一切的动作,他早就习以为常,不知操练了多少遍,军中还有专门各种装药的比赛,紧接着,继续举枪,死死地盯着前方……
整个壕沟里,硝烟弥漫。
当枪声响起之前。
已冲过了陷阱和绊马索区域的重骑,其实在这个时刻,还是松了口气的。
冒着巨大的伤亡,敌人总算就在眼前了。
毕竟……距离对他们而言,确实是个障碍。
可不管怎么说,他们是重骑,只要冲进了敌阵,如同他们对付百济人一般,就几乎已是单方面的屠戮了。
直到无数的枪声大作。
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而后……犹如割麦子一般,冲杀在前的重骑一个个的倒下,偶有几个漏网之鱼,却是惊骇莫名的看着自己的左右,宛如一下子进入了人间地狱一般。
他们一切的勇气,在此刻,竟是化为乌有。
此前,之所以他们还有向前冲击的勇气,只来源于他们对于自身甲胄的自信。
他们自觉得自己是刀枪不入的,即便是被刀劈了,也不过是轻伤而已,不至于危及自己的性命。
可现在……
他们突然发现……
自己浑身的甲胄……
在这火药面前,就好似是纸糊一般。
这玩意……根本就抵挡不了那枪声之后射出的铅弹。
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身上,那甲胄上出现的一个弹孔,那上头还冒着烟,而后,他感觉到身上一股剧痛,随即落马。
越来越多人……察觉到了这种情况。
所谓的刀枪不入……根本就是骗人的。
只是……他们明白得太晚。
枪声又响起来了。
他们冲刺得太慢了。
慢到哪怕是这百丈不到的距离,也好似是老牛一般。
而壕沟里,你甚至看都看不到,犹如地老鼠一般的唐军,却是令身边的人一排排的倒下。
这时……受惊的战马也令他们驾驭不住。
壕沟里的唐军步兵,不断的喷吐着火舌。
王琦亲眼见证了数不清的人马尸首,横在自己的眼前……一道火力网,仿佛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一般。
这时……他才悲哀的意识到。
自己奔向的不是财富,也不是数不清的妇孺。
而是地狱。
队伍更加的混乱了。
有人此时只恨自己慢吞吞的马跑得太快,因为跑得快的……大多已倒在了血泊里。
那呼啸的铅弹,你甚至不知从哪里射来的,只看到身边有人莫名的倒下。
那步枪的枪声,犹如梦魇一般,连绵不绝的在战场上响彻,如催命符一般。
已经开始有重骑崩溃,他们想要撤退。
后队的人,也不知所措,驻马迟疑。
也有愣头青继续前冲,可迎接他们的………却是死亡。
抵达了这里,他们才意识到自己到了地狱。
此前的炮击,已是伤亡惨重。
而现在……看着满地的尸首。
有精神崩溃的人,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嘶吼;有失控的战马四处乱窜;也有伤者倒在血泊中,发出SHENYIN,似乎是在祈求有人将自己带出这修罗场。
王琦慌了。
此前面对百济人的自信,现在完全的土崩瓦解。
一枚铅弹,嗖的一下在他的耳侧划过,仿佛有一股热浪袭来,他很幸运,只与那铅弹擦身而已,只是身后的一个重骑,便没有了这样的幸运了,哀嚎一声,直接连人带马一起翻身落地。
人就是如此……他们是凭借着希望发起冲击的,他们可以不畏惧火炮,因为毕竟火炮被砸中的概率比较低,只要冲过去,他们觉得凭借着甲胄,便可如入无人之境。
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当有人意识到……所谓的甲胄,也不堪一击。
而这沉重的甲胄,非但没有给他们带来更好的防护,反而因为笨重,从优势变成了巨大的劣势,以至于,成为了唐军的靶子,随意射杀的时候。
他们最后一丁点的信心,也已土崩瓦解。
于是开始有人逃窜。
漫山遍野的人,只想着逃离这该死的地方。
王琦此时……勇气俱失。
他惊惶不安得犹如受惊小鹿一般。
这个时候,他开始想到自己的父兄了,他不能死,他要活着,得回去见自己的爹娘。
于是他拨转了马头,毫不犹豫的想要离开。
身后……依旧还是炒豆一般的枪声,还有层层叠叠的尸首。
…………
薛仁贵在侧翼,死死的盯着战局。
他很失望。
那些和他穿着同样甲胄的人,速度居然慢得让人发指。
而且……如此的不堪一击。
身后……三千重骑个个屏息,他们犹如一群蓄力的猎豹。
终于……当高句丽的重骑开始大面积的溃散的时候,新的竹哨传出了讯号。
于是,薛仁贵徐徐的端起了马槊。
他的马槊,已经饥渴难耐。
自薛仁贵的喉头,发出了一声大吼:“杀!”
“杀!”三千重骑,震天的喊声,给予了薛仁贵热情的回应。
而后,薛仁贵一马当先,座下的骏马,已如箭矢一般的射出。
风驰电掣……
身后的重骑,则紧紧地尾随其后。
不需刻意,自觉地摆出了冲锋的阵型。
三千杆马槊端起,如林一般。
那马槊的锋芒闪现。
…………
高句丽的重骑,来的慢,跑的也很慢。
其实在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耗尽了一切的气力,返程的过程中,他们和骑在马上的步兵并没有什么区别。
许多人本以为,只要自己逃离开火枪的射程,而对方的火炮也已停止了轰击。
那么……自己便算是侥幸的得了一个性命。
可是很快……真正残酷的打击,才刚刚开始。
他们听到了大地轰鸣起来。
是战马疾奔,马蹄踏碎大地的声音。
而后,他们惊慌不安的四处张望。
于是,他们便看到了那如滚滚洪流的重骑,朝着他们最密集之处,疾奔而来。
王琦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重骑。
他们穿戴着明亮的甲胄,骑着高头大马。
他们挺着沉重的马槊,却急如疾风,动如雷霆一般,直击溃兵的侧翼。
对方速度太快了,可谓是看的人眼花缭乱。
而这时候……王琦才知道……所谓的重骑,其实就是一个笑话。
至少高句丽这边看来……确实是的。
于是,大家更是没命的败逃。
而后……
大唐重骑已一头扎入了溃兵的侧翼。
事实证明,大力总是能出奇迹。
无论多厚实的铠甲。
在这带着冲刺力量的马槊面前,依旧……还是犹如纸糊一般。
摧枯拉朽一般……
薛仁贵的重骑,轻松的将这些溃兵刺穿,直接杀出了一条血路。
然后王琦又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现象。
他发现……大唐的重骑……跑到自己的前面去了……
“……”
也就是说,自己的身后,是数不清的步枪枪口。
而自己要败逃的方向,却是那依旧还在冲杀,犹如狼群进入了羊群,反复杀戮的重骑。
…………
第一章送到,月底了,求张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