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rrb都市言情 墨桑 ptt-第119章 大過年的閲讀-gxtf4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
大常办年,一向是从祭灶那天正式开始。
今年这个年,大常觉得,得好好办,好好过。
愛妻如命,總裁悠著點! 圓圓小姑娘
早几年前,老大就说过,他们过的是刀头上舔血的日子,死人是常有的事,不管谁死了,哪怕死的是她,活着的人,日子都要过下去,好好的过下去。
今年一年,田鸡他们走了,金毛走了,走了好些人,可日子,还是要好好过下去。
今年这个年,一定要好好办,办好,过好,热热闹闹的。
和前年一样,祭灶隔天,院子里就架起了大油锅,大常高高捋着袖子,从大铜盆里,将馓子条捞出来,再一次盘进另一个装满油的大盆里。
黑马往大铁锅里倒油熬油,在灶下烧火的,由金毛,换成了小陆子。
李桑柔站在廊下,看了一会儿,出了院子,往铺子过去。
大常他们几个,从天黑忙到天黑,忙了三四天,从厨房到厢房,都堆满了馓子,丸子,麻页,馒头……
晚饭后,李桑柔看着站在厨房门口,往大缸里撒盐撒作料,再一层层放鸡鸭鱼肉的大常,看了一会儿,提高声音叫道:“让黑马腌,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大常哎了一声,黑马正和大头一起,用沙子埋大葱白菜,也听到了李桑柔的话,忙放下大葱白菜,洗了手,接手腌鸡鱼肉。
大常擦干净手,坐到李桑柔旁边。
“明天一早,你带着窜条,从无为到扬州,从扬州再回来,小陆子和大头一起,从扬州去无为,再回来,蚂蚱跟着黑马,去太原线,仔细巡一遍,看一遍,不急,出了正月再回来。”李桑柔声音低低。
“你要干啥?”大常眼睛瞪大了。
李桑柔抿着茶,没答话。
“去杀沈贺?”大常追问了句。
李桑柔点头。
“我跟你去。”大常闷声道。
“两个废物,我一个人足够了,用不着你。
以后,你带着他们,这建乐城,能回来就回来,不能回来,就去别的地方。”李桑柔看着黑马。
黑马拎着鸡头,将鸡挥起来甩一圈,再拍进缸里。
“我肯定跟着你,死活都跟。让黑马也去吧,留他一个人,他也不能活。”大常顺着李桑柔的目光,看向黑马。
李桑柔往后靠在椅背上,好一会儿,叹了口气,“好吧。”
隔天一大早,小陆子和大头一路,蚂蚱和窜条一起,启程前往无为和扬州线巡查。
……………………
大年三十的炒米巷宅子里,大常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在满院子年货中,三个人慢慢悠悠吃了年夜饭,喝了杯茶,李桑柔站起来,“走吧。”
“把金毛带上,得让他瞧着。”黑马一头扎进厢房,一只手拎着金毛的牌位,一只手拿着块布包袱,一边走,一边将牌位裹起来,背在背后。
三个人出了院门,沿着空旷的街道,在远远近近的鞭炮声中,在油香肉香酒香中,径直到了永平侯府大门外。
李桑柔眯眼看着灯火通明,焕然一新的永平侯府。
“走!”李桑柔抬脚往前,上了台阶。
大常一步两个台阶,抬脚踹开了虚掩的侯府大门。
大门后,四个门房正在门房内吃着赏下来的年夜饭,大门被踹开的声响,惊的几个门房同时窜了起来。
走在最前的大常抡拳打晕两个,黑马打晕一个,最里面的门房一头扎到了桌子底下。
黑马刚要弯腰,拖出桌子底下的门房,李桑柔喊住了他,“留他去报信。”
黑马立刻直起身,跟在李桑柔后面,沿着永平侯府中间甬路,直冲往里。
尖叫声在李桑柔三人之前,先一步冲进了摆着年夜饭,喜庆却不热闹的正堂。
尖叫声也就先行了一步。
永平侯沈贺听到尖叫声,正要呵斥时,已经看到了直冲而进的李桑柔。
“你们!把他们打出去!快来人!去报官!去王府!快去!”沈贺的喊叫声,由怒而恐。
“快走!快逃!”韩老夫人猛扑往前,用力去推还在怒吼的沈贺。
沈明书坐在韩老夫人另一边,背对着屋门,拧过身,正好看到李桑柔从手腕滑出的狭剑,惊恐的一声尖叫,猛窜起来,一头撞倒目瞪口呆的女侍,却被女侍绊倒在地。
李桑柔往前一步,伸手揪起还没摔结实的沈明书,手里的狭剑滑过沈明书的脖子,将沈明书推倒在丰盛无比的桌子上。
鲜血从沈明书脖子上直喷出来,如下雨般,淋在韩老夫人和沈贺脸上身上。
韩老夫人双眼圆瞪,下意识的扑挡在沈贺面前。
“儿……”沈贺一声惨叫只叫了一半,喉管和血管就被李桑柔手里的狭剑划开。
韩老夫人圆瞪着双眼,抱着沈贺,和他一起,跌倒在地。
李桑柔收了狭剑,从淋在血泊中的韩老夫人,看向呆若木鸡的永平侯夫人,和紧紧抱着永平侯夫人、尿水淋漓的沈明义。
黑马解下掏出金毛的牌位,甩到面前,扯开包在外面的包袱,将牌位举起,“金毛,看看,老大给你报仇了。看好了哈,别急着走,等一会儿,咱们一起走!”
……………………
新皇登基的头一个新年,文顺之领了巡视建乐城的差使,头一趟巡查,从睿亲王府出来,刚刚巡了两条街,就遇到了惊恐万状的永平侯府门房。
文顺之带着诸侍卫,纵马冲到永平侯府门口,冲进正堂。
正堂内鲜血满地,静寂无声。
李桑柔坐在门槛上,大常靠着门框,站在李桑柔旁边,黑马一只手举着金毛的牌位,蹲在李桑柔侧前,看到疾冲而进的文顺之,咧嘴笑着,举着牌位冲他挥了挥。
文顺之扶着门框,目光从压在满桌年夜饭上的沈明书,移到仰面躺在地上的沈贺,和抱着沈贺,生死不知的韩老夫人,再看向跪坐在地上,紧紧抱着沈明义的永平侯夫人,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顾晞没在睿亲王府,他在宫里,和刚刚登基的新皇顾瑾,大病初愈的宁和公主,正说着话儿,看着隆重严肃的大傩戏。
文顺之命人封了永平侯府,硬着头皮,急急进宫禀告。
到了大殿外,文顺之没敢直接上前禀报,悄悄示意如意,叫出了顾晞。
psyangel
顾晞听文顺之三言两语说完,脸都白了。
是了,那天,她说的是:大哥登基之后,她要杀了沈贺父子,是她杀!
“等着。”顾晞咬牙吩咐了句,转身进去。
“是致和?出什么事了?”顾瑾已经看到文顺之了。
“是。”顾晞扫了眼看着他的宁和公主,嗯,她在这里最好,一会儿也许能帮着说几句话。
“他刚从永平侯府过来。”顾晞硬着头皮,接着道。
顾瑾眉毛挑起。
“李桑柔杀了沈贺父子,就刚刚。”顾晞干脆直接说了。
顾瑾眼睛眯起。
顾晞往后半步,跪倒在地,“这件事,大错在我。
那天,我去找李姑娘,她说您即位之后,她要杀了沈贺父子,我听清楚了,却没往心里去,也会错了意,没跟她说明白,没跟她说不行。
这事大错在我,这罪责,该我承担。”
重生之完美人生 壹盞綠茶
宁和公主呆了呆,才从愕然中反应过来,按着案几站起来,跪倒在地。
“这不是你该掺和的事,扶她进去。”顾瑾在宁和公主说话之前,厉声吩咐道。
農女有萌獸:空間盜邪王
几个女使急忙上前扶起宁和公主,连扶带拖,和宁和公主一起,急步退下。
“你这是威胁我?”顾瑾转回头,直视着顾晞。
“她对我有救命之恩,不只一次。
沈贺父子确实有错在先,柳家一家六口,有老有小,实在无辜。
她确实跟我说过,是我大意了,我没说不行,她大约以为我默许了。”顾晞俯身下去。
“我让你去找她,明明白白告诉过她,永平侯府,沈贺父子,不可动!”顾瑾声色俱冷,“她救过你的命,就可以暴起杀人,目无王法?”
“她这个人过于意气,死的又是和她同生共死的兄弟,她一时糊涂。可她没逃!”顾晞硬着头皮解释。
“她从来没糊涂过,她也不是过于意气,她是视王法如无物,视你我如无物,她眼里只有她自己,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顾瑾冷冷道,“临涣县的事是这样,永平侯府,也是这样,这样的人……”
“大哥!”顾晞打断了顾瑾后面的留不得,满脸哀求的看着顾瑾,“沈贺父子死有余辜,这你知道,大哥,就这一次,要是再有下一次,我……”
“再有下一次,也是一样,照样像这一次,像临涣县那一次一样,你知道在事后!早已经于事无补!”顾瑾攥起拳头,捶在几案上。
“她确实犯了律法,置上谕于不顾,可她没逃。
致和说,黑马让金毛等等他们,她这是打算以命抵命,她不是视王法如无物,她敬重王法,她只是要以命抵命!
她救过我的命,这救命之恩,我不能不报,大哥要是一定要治罪,我以命报命。”顾晞垂头道。
顾瑾紧紧抿着嘴,直视着俯身垂头的顾晞,“你这是威胁我?”
顾晞垂着头,一言不发。
“也是,你也是这样的混帐货,从小儿就是。”顾瑾往后靠在椅背上。“你这一大通废话,只有一句说得对,她没逃,她知道犯了律法,逃是逃不掉的。
我饶她一命,不是因为什么救命之恩,是因为她没逃,可以免死,不能免罪。
她和她那帮手下,一共六个是吧,去军中苦役终身。
未来之战,要么,她能立下足够的功劳,替她,和她那帮手下赎罪赎身,要么,她和她的手下,就死在沙场之上吧。”
顾晞俯身应是。
能留一条命就行,以后再说,到军中就到军中,军中,那是他的军中。
……………………
文诚急急匆匆赶进永平侯府,离了几十步,看着正堂扑溢而出的光亮中,李桑柔安安生生的坐在门槛上,大常安安静静的站着。
伴着浓烈的血腥味儿,黑马挥着金毛的牌位,唱着“彦章打马上北坡……纵然一死怕什么?战鼓不住震天响,兵如潮涌到身边……”
无惧无畏,肆无忌惮,坦坦荡荡。
文诚站住,看了片刻,叹了口气。
他有点儿感受到世子爷那份无奈了。
李桑柔看到文诚,坐着没动,只伸手拍了拍黑马,示意他别唱了。
离了两三步,文诚站住,示意三人,“跟我走吧。”
“是这会儿就砍头,还是先到牢里住几天?大过年的。”黑马抱着金毛的牌位,一跃而起。
李桑柔站起来,下了台阶。
“世子爷把这事儿担下来了。不过,”文诚直视着李桑柔。
“皇上口谕,大当家的,和你那六位兄弟,发到军中,终身为奴。
皇上说,要么,大当家的在未来的战事中,立下足够的功劳,替你自己,替你的兄弟赎命赎身,要么,就战死在沙场之上。”
“不能算小陆子他们,这不关他们的事儿,他们都不在家!”黑马急忙解释。
李桑柔抬手止住黑马。
“就是不算上,他们回来,也得过来找咱们。”大常伸手将黑马拉到后面。
“也是。”黑马抱着金毛的牌位,拍了拍,“金毛你先走吧,别等了。”
“多谢。”李桑柔冲文诚微微欠身。
“大当家的回头见了世子爷,亲自谢他吧。
走吧,从现在起,大当家的和几位兄弟,就是军中的罪奴苦役了。”文诚苦笑示意李桑柔。
洛陽女兒行
李桑柔回头看了眼灯火通明,静寂无声的侯府正堂,大步往前。
贵女娇妃
李桑柔三人,挤在一辆破囚车里,走了大半夜,在初一的鞭炮声中,进了离建乐城六七十里的军营中。
当值的偏将很年青。大过年的当值都是头一回,大过年当值接了三个罪囚,更是头一回。
年青偏将瞪着挨个从车上跳下来的李桑柔三人,愕然意外的竟然没想起来这三个囚犯怎么不捆不枷,怎么就这么蹓蹓跶跶自己下来了。
“过几天还有四个要送过来,把她们安排在一伙,该怎么派活就怎么派。”文诚交待年青偏将。
“这个是女的……”偏将一头懞。
“你就当她是男人。”文诚答的极快。
“啊?”偏将目瞪口呆,一个小娘子,当男人?怎么当?
“还有,别因为他个子大,就往外调派,她这一伙,你只管派活,不可拆解调动,除非世子爷发话。”文诚看着目瞪口呆的偏将,多交待了一句。
“还有!”眼看文诚要走,偏将急忙上前一步,“空房子有,可被褥衣裳没有多余的,这大过年的……”
大过年的,一时半会可没地方去领。
“我让人送过来。”文诚一脸无奈的看着慌乱无措的年青偏将。
真要打起仗,这样的年青人,都得好好磨练。
“能不能给延真观附近的米瞎子捎个信,告诉他我没事儿。”李桑柔往前两步,看着文诚道。
“嗯,我知道他。”文诚点头。
剑袭江湖 楠枫剑客
送走文诚,年青偏将带着几个亲卫,将李桑柔三人送进马厩后面一排房子中的一间。
这一排房子都没有房门,有的挂着草帘子,有的干脆就是敞开着。
屋子很小,进门就是土炕,土炕上空无一物,黑马伸手摸了摸,炕上冰凉。
“天亮去打扫马厩。”偏将将三人带到屋门口,吩咐了句,看着手脚自如的三人,犹豫起来。
营中的罪囚苦役,都是有脚链的,到晚上,一伙十个人,还要锁在一起,他们……
算了,他还是别管了。
那些罪囚的脚链,都是送来的时候就锁好的,这三个送来的时候就没锁,还是别多管了,这三个人,一个女人,一个铁塔一般的大个子,明显很不一般。
“就这样吧。”偏将看着三人进了屋,背着手走了。
总裁前妻不下堂
黑马在炕上坐了片刻,跳下来蹲到地上,炕太凉了,还是蹲着吧。
大常炕上屋角摸了个遍,只摸到一手灰。
“挤着蹲一会儿吧,天快亮了。”李桑柔挨着黑马蹲下,示意大常。
三个人挤在一起,半蹲半坐在炕头,似睡非睡,也就一会儿,天就亮了。
外面两声破锣响,一阵咣咣噹噹钥匙响着,由远而近,一个四十来岁的老卒伸头进屋,“你们仨就是昨儿夜里来的?干活了!”
老卒喊了一嗓子,转身就走了。
三个人出了屋,前面一群二十来个人,穿着脏破袄裤,塌肩缩脖,脚上咣咣噹噹拖着铁链子,往前面马厩进去。
三个人跟在后面,也进了马厩,从一堆木锨中各拿了一把,先铲马粪。
李桑柔一声不响,认真干活,大常和黑马跟着李桑柔,埋头铲屎。
一直干到太阳高照,巳正前后,一声破锣响,李桑柔三个人,跟着那群有气无力的罪囚,聚到马厩门口一个棚子下,一个屋一堆,一堆一大盆白菜,一筐杂面馒头。
文诚交待过,李桑柔她们就是一伙,不添人,她们这一伙三个人,也是一样的菜量馒头数。
旁边几堆罪囚,倒没人理会这份特殊待遇。
李桑柔三个,衣裳整齐,还挺干净,没戴脚链,他们根本没把他们当成和他们一样的罪囚。
白菜里居然还有十来片肥肉,嗯,今天大年初一。
三个人都不挑剔,李桑柔和黑马各吃了俩馒头,余下的,全进了大常的肚子里,大常也就吃了个半饱,算了,忍一忍吧。
吃了饭接着干活,午时前后,一个亲卫模样的兵卒,站在马厩门口,扬声叫:“李商有,有人找!”
李桑柔出了马厩,跟着亲卫,一直出到辕门外。
辕门外,米瞎子正左一下右一下的挥着瞎杖,米瞎子旁边,站着顺风总号的管事儿老左和陆贺朋。
看到李桑柔,老左和陆贺朋一溜小跑迎上来。
“大当家的,您真在这儿呢!这个瞎子说,您把永平侯给杀了?真的假的?”还没跑到李桑柔面前,老左就急急问道。
这一路上,他这心,油煎火燎一般。
“嗯,永平侯,还有他那个大儿子。”李桑柔微笑答道。
老左脚下一个趔趄,陆贺朋猛的呃了一声。
“行了行了,一边儿去,我还能骗你们?”米瞎子用瞎杖将两人往外捅。
“你们先在那边等一会儿,我先跟瞎子说几句话。”李桑柔示意老左和陆贺朋。
眼角瞄着老左和陆贺朋退到了大车旁边,米瞎子的瞎杖猛的捅在地上,“你真是疯了!”
“我得在战场上捞点儿功劳,把兄弟们,还有我自己,赎出来。”李桑柔直接说正事儿。“那个手弩,你说过,可以做成大弩,有图没有?”
米瞎子瞄着李桑柔,片刻,舔了舔嘴唇,“要是你用……我得再改改,那可是大杀器,也就你能用,别人可没你那准头。”
“最好是连弩,还有,能不能再帮我弄个大弩,大常能拉开的硬度,我的准头你知道,射的越远越好。”李桑柔接着道。
“那可是大杀器!”米瞎子啧啧了几声,“你找我,就这事儿?”
“那你还想什么事儿?”李桑柔反问了句。
“我还以为你让我给你看坟地呢。行了,你们说话吧。”米瞎子瞎杖挥了半圈,大步往大车过去。
“大当家的,您这……”老左伸头看了看站在辕门旁边的亲卫,“您没事儿吧?您这,咱那铺子里的事,咋办哪?”
“你们一早就过来了?”李桑柔从老左看向陆贺朋。
“一大清早,天都没亮透,那个瞎子就找到我,说您关到这军营里了。
我也不知道啥事儿,想着官府军营这一块儿,我不懂,就去找了陆先生,是想着,真要打点,陆先生熟。”老左见李桑柔神情自若,一颗心渐渐安稳下来。
重生之修道
“你们回去,铺子里大约已经有人等着接手了,不管谁接手,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们不会亏待你们。”李桑柔微笑道。
“要是没人呢?”陆贺朋接话问道。
“没人。”李桑柔怔了下,随即看着老左笑道:“要是没人,有事就到这里来找我。要是有像上次疫病那样的急件,就去找陆先生。”
李桑柔转向陆贺朋,“疫病那样的事儿,你知道该怎么办。”
“知道知道。”陆贺朋赶紧点头。
“那我先回去了,等到明天,要是没人到咱们铺子,我和陆先生再来一趟。
车上,给大当家的带了些吃的,铺盖,还有衣裳鞋。”老左一颗心彻底放下。
他们大当家的,净做大事,做大事的人都坎坷,免官流放坐牢什么的,哪个不是三起三伏,这个他有准备。
这一趟,他们大当家的这就是坎上了,到军营里坐牢了。
李桑柔连扛带抱,那个小亲卫也帮着,连扛带抱,将半车吃的穿的扛进了那间没门空屋。
李桑柔将东西扔到炕上,谢了小亲卫,长长舒了口气。
看起来,只是把她赶进了军营而已,能见人能送东西,这可比她预想的好太多了!
全職醫生未來 絕世貓痞
至于以后,打仗,那就打仗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