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無量劫主笔趣-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研究方向推薦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朦胧的烛光下是几个硕大的餐盘,相比于盘子,其中盛放的食物分量实在是有些感人,不会比一泡猫shi多到哪里去。
而餐盘中摆放食物的样子也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猫shi一样的鱼子酱,狗shi一般鹅肝,还有羊shi一般的香肠。
或许这桌子上唯一能看的就是那金黄色的烤面包片,但是陈安实在无法接受指甲盖大小的一片面包竟然能卖出黄金的价格,虽然两者颜色看起来很像,但完全不是其鱼目混珠的理由啊。
好在他现在扮演的角色是一位绅士,否则当下就能冲过去这家据说全市最贵餐厅的老板给掐死。
稍稍地为将要支付的几千大洋默哀了片刻,陈安强行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女生身上。
女生样貌不丑,完全不是平时想象的女学霸形象,她长发如瀑垂下,反而显得有几分温婉,五官看起来比较立体,不算惊艳但非常耐看,唯一美中不足的或许就是平时疏于保养,皮肤显得有些粗糙。
仙狐
这次见面对方也是画了妆的,但看得出来她并不擅长这些,薄薄的粉底并不能将这瑕疵完全掩盖。
经过方才的介绍,陈安知道女生叫耿云倩,二十六岁,博士在读。
罗茜计划:遇见一个合适的人有多难
“菜差不多上齐了,不用客气,随便吃。”
陈安也是第一次经历这阵仗,不过到底见多识广,心思也不在相亲上,因此暗地里吐槽了一遍桌上的菜品就先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当然,说出的话也并不是多么符合当前的气氛。
不过也正是这暴发户式的热络,缓解了女生的紧张,她小声的“嗯”了一声,就拿起金色的小勺子,舀了一勺鱼子酱放到口中,随即细细的黛眉皱了起来。
这玩意说着高端,其实还真不是谁都吃的惯的。
而看她眉头皱起来,陈安也有些挠头。
他是带着诚意来的,上次放了对方的鸽子,这次就想聊表歉意,所以选了一家最贵的餐厅,可现在看来除了菜品的价格让对方更紧张更疏离外,简直一无是处。
本来以他的手段若是有心讨好谁,不至于把事情办成这样,可实在是心中装的事情太多,没工夫去了解一下对方。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并不是真的来相亲的。
事已至此,陈安干脆吁了一口气,不再做无用的事情,开门见山的向女生道:“听说,你是学历史的?”
女生抿嘴咽下口中的滑腻腻的小颗粒,忍着恶心,道:“中国古代史。”
陈安眼睛一亮,道:“哪个方向啊?”
“先秦文献。”
陈安心道很接近啊,不过看女生的样子感觉又有些郁闷。
对方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看起来有些像是在敷衍,并没有说到自己喜爱专业的兴致盎然。
陈安能看得出,一开始见面时,女生虽然表现的非常平静,但内心应该是对他放鸽子的行为极度不满。但在他选了这么贵的一家餐厅后,这种不满稍稍释去,更多的是显得有些紧张。
所以当下对陈安态度,应该不是针对陈安,而是真的对这个话题没有兴趣。
进而由此可以推断,对方根本不是黄旭大姑介绍的什么高材生,其实和普通女生一样,仅是为了拖延找工作的时间才考研读博的,和兴趣爱好、人生规划、职业理想什么的完全不挂钩。
此时,陈安对对方能帮他找到邹衍的下落几乎不抱什么希望了。
五方术士在这方世界的历史中,本就如神话传说一般,仅有一鳞半爪的记载,很多人都未必知道。如果不是兴趣爱好释然,根本不会关注。
期间,陈安稍稍将话题往《始终》和《主运》两篇言论上引了引,果然耿云倩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不过就算如此,陈安也没有拂袖而去,反而依然表现的非常热情。
这当然不是为了扮演到底,而是更看好对方这条线。
对方虽然是个“混子”,但她的导师同学们未必都是如此,总会有些因为喜欢才选择这个学科的人在。
至不济也能给陈安指一个方向,给他一个渠道。
不过就是这一点,恐怕也很难完成,看对方的样子应该对陈安挑起的话题很不感兴趣,但却没有主动的转移话题,从这一点可以看出应该是对陈安这个人不感兴趣。
水月镜花、愚神弄鬼这两门神通皆是些骗人的玩意,在操控人心方面分外有建树。目前陈安虽施展不出这等手段,但在窥伺人心方面却很有心得。
秦时大BOSS 蛋二鸡下
女人或许是天生的演员,这位耿博士更是内向不外露的性子,可通过之前的交流,以及当下的表现,陈安还是能够看清她部分心思。
那日放了她鸽子估计就已经被她记恨在心了,女人的心眼明显不大,但在亲朋的劝说下又不好强硬起性子拒绝,于是今天就来了。
或许他今日只请贵的不请对的的诚意稍稍让其改观,但显然效果并不大,女人性格柔软却自有一股心气,不会被这些外物所左右。
再加上他今晚表现的土豪面孔也显然为对方所不喜,两人之事以陈安所见,当是黄了九成九,之后再不联系就是对对方最好的回答。
也是他这段时间太忙,没有做到知己知彼,否则事情在他有心经营下,当不会闹到这一步。
不过总也不算全无收获,起码对方的身份让他想起了一件事情。这重点大学的图书馆怎么都得比市图书馆藏书多的多,其中或有用得着的信息。
而若仅是去对方的学校看书,当也不需要非得有个熟人什么的。
在饭后送对方回去的路上,陈安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书中没有,还可以再和对方联系,不谈男女之事,只以一个求教朋友的姿态,想来以对方不善拒绝的性子,当不会拒绝什么。
廢 材 丹 神 腹 黑 鬼王 逆 天 妃
很多事情,其实是越简单越有效。
当然,这其中还存在一个难点,就是自己想要了解的东西不好直言相告。
这其中倒也不是有什么难言的,仅仅只是不能说出邹衍的名字,或者引导他人说出邹衍的名字。
一开始陈安心中还觉得有些奇怪,当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历史中竟然有着邹衍的名字时候就很是困惑。
就算对方想要在这个世界留下印记也没必要非得把自己的名字暴露出来。
当初陈安化身禹皇,或编纂道书,用的都不是他自己的名字,为的就是怕被邹衍找到线索,确立因果联系。甚至当初记述小说时还换了好几个笔名。
可即便是笔名也有着因果联系存在,只要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照样会有印记收获。
所以就算真的像是他猜想的那样,邹衍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印记,根本不需要用本名,随便拟个名字,又隐蔽又实惠。
可当他现在真想要找寻这个名字的信息时,才发现这其中竟别有机心。
因为任何念到,写到,想到这个名字的人都会被邹衍所感知。
这是大罗天尊就拥有的真名印记,到得清净天时更是会变成唯一印记。
念动,即可知。
陈安有着无相本质,还不怕什么,但其他人却是没有,也就是说,他只要引导身边的人说出或想到“邹衍”这个名字,立刻就会被邹衍察知他的所在,十分可怕。
所以即便是能和一些学究讨论相关的问题,也只能大而范之的去了解。最终的推断还是得他自己来。
这个难点在自己查书上也同样存在,不可能直接去搜寻关键词,或者找人帮忙推荐。
只能将凡是涉及这一时期的书籍都找过来看。
这就复杂了,因为世界本身的压制,他没有全知全能乃至一目十行的能力,以他一个凡人的能力,看完那浩如烟海的书库想来头发都白了。
况且他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或许可以双管齐下,从耿云倩那里获取人脉关系,帮忙筛选出一个范围,再仔细查找,自己推算,这样当可省力一些。
那么问题又回来了,还是得拿下或者交好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实际上自有心气的女孩。
皱眉看着女孩的背影消失在学校门口,陈安摩挲着下巴,思考着对策,冷不丁的旁边响起一个女声。
“咦,老板,你在和耿老师相亲啊?”
陈安吓了一跳,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去看说话的人是谁,而是自省了一下自己脸上有没有流漏出什么猥琐的表情。
当前时代可是个法制社会,刚刚他想着事情,不自然的就盯着耿云倩的背影看了许久,若是被人误会成色狼就麻烦了。
尤其是现在还是在学校门口,对于那些学生来说,其中出现什么愣头青都不意外,他现在遵循的宗旨是低调做人,可不想被个愣头青弄的没脸。
好在他刚刚仅是沉思,倒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妥。
回想起这点,才心安的转头看向来人。
对于有人靠近,他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大学城本就是繁华地带,现在又不算晚,人来人往的热闹一些也十分正常。只是面前这人却让陈安有些怔然。
方才听声音还以为是个熟人,可看样貌陈安又十分确定自己绝对没见过,不由疑声道:“你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