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oun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三百九十八章 互相傷害嘛-oz6yx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9月30日,周三。
周离坐在教室里发着微信,外边阳光明媚,鸟鸣清脆,身边的位置却是空的。
楠哥旷课了。
老师在讲台上认真教课,看见他在悄悄玩手机,也没理会他。
教室里玩手机的人实在太多了,大多都藏藏掖掖的,有的甚至还会装模作样的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讲台,假装自己在听课,其实在老师眼中实在不要太明显,只觉得好笑。但和那些光明正大玩手机甚至戴着耳机的人还是不一样,后者会显得更嚣张,前者至少还会让老师感到稍稍的尊重。
这位老师比较温柔,一般你不影响到他上课,他都不会理你。
而这几天周离的任务也比较重——
尹乐还是会经常给他发消息,在一些细节上参考他的意见,透露出活动的严谨,并且一些安排需要双方交流意见,例如时间、地点,周离要充当两者之间交流的桥梁。
好累的……
嗡嗡!
手机又一阵震动。
周离连忙打开QQ,却是社团群里的消息。
李呆毛:今晚咱们社团第一次活动+迎新会,大家记得不要迟到哦
李呆毛:【定位】
李呆毛:7点钟,不见不散
绵绵:可以蹭车吗?
周离瞄了眼前排,那两只抠脚萌妹就是典型的光明正大玩手机的类型,生怕老师不知道她们没听课一样,还穿着奇装异服,上学期她们居然没挂科,也是神了。
李呆毛:你们三个就坐我车吧
绵绵:收到
千千:开心
包子:/嗯嗯
李呆毛:苏觉和小花可以打个车
小花:好的
李呆毛:可惜咱们社只有一辆车,以后搞活动都不太方便
苏觉:需要我再买辆车吗
绵绵:哇
千千:哇
包子:/发呆
周离又瞄了眼包子。
包子也是光明正大玩手机的类型,而且她还喜欢坐第一排。不过她不会一直玩,而是把手机放桌上,有消息来了就看一眼,想回了就拿起来按按,打完字就放下继续听课——通常只有学霸才有这样做的自信,老师也不会在意。
不在意,和不管,是不一样的。
周离:认真听课
绵绵:哦
千千:嗷
包子:。
李呆毛:切
李呆毛:你还不是在玩手机
周离:你醒了还不来上课,在寝室里玩手机,下午的课不准旷了
李呆毛:/困
绵绵:周大帅哥牛逼
千千:教育现场
小花:你们上的什么课呀?
……
晚上。
鲜白的汤汁倒进木桶里,淋在滚烫的石头上,顿时升起一阵白烟,有吱吱的声音传出。
服务员将盖子盖上了。
楠哥坐在主位上,瞄着服务员走远,才咳了两声开始发表讲话:“咱们社团人比较少啊,但是不存在,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社团不在人多,开心则好……”
周离低头忍着笑。
这女流氓还拽上文言文了……
笑死个人!
等等!
周离神奇的发现,除了包子,好像在场所有人都听得很认真。
包括槐序。
包括团子。
你能想象一只半大小猫端端正正的蹲在桌上,却对锅里的鱼肉、面前的炸酥肉视而不见,反而认认真真听人讲话的模样吗?
周离感觉很有意思。
只有包子似乎和他想的一样,两人的目光对上了。
就在周离用眼神向包子发送信息的时候,包子却突然举起了手,神情严肃——
“报告,周副社长听课不认真!”
“嗯?”
楠哥眼神一凝。
周离:……
包子又开口了:“他还在笑!”
周离:??
楠哥便伸手轻轻拍了周离一下。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类似于秀恩爱的动作,却让包秘书感到格外满足,似乎能从告密这种行为中获得一种难以言明的快感。
周离当即就觉得,这只表妹要不得了。
楠哥没讲几句,因为鱼肉只需几分钟就烫熟了,她掐着时间,对大家说:“反正在社团里,大家一起玩就是了,其余什么都不用管,现在开饭。”
把锅掀开,热气升腾。
楠哥见服务员忙,便主动起身为大家打汤。
周离身为副社长加关系户,是第一个得到汤的,他连忙向楠哥道谢,这才品尝起来。
里面煮的鱼肉,但其实并不是鱼汤,是猪骨为主的高汤,呈现奶白色,加上青红椒和花椒,再用少许西红柿为点缀,颜色很好看。喝起来则有微微的鲜辣味和椒麻味,光论口感可能比许多专门喝汤的菜品还更好喝。
鱼肉被切成了薄片,很鲜嫩,几乎没刺,煮出来白生生的,夹的时候须得小心翼翼,稍一用力它就被夹碎了。
在蘸碟里裹一圈,吹一吹送进嘴里,周离眉毛顿时扬了起来。
“怎么样?”楠哥笑着问他。
“好吃。”
“哼哼!”
楠哥为最后一个人打完汤,还用漏勺在锅里舀了两勺鱼肉,一勺放在周离碗里,一勺放在团子碗里,这才坐下开始吃。
旁边几人都酸得不行。
周离不由瞄了眼包子,希望她能藉此知道,刚刚她对周副社长的诋毁是不会起到任何作用的,以后也不要再干这种蠢事了。可包子却只低头小口的喝着汤,看也没看他一眼,也没像其他人那样露出柠檬精的表情,就好像没看见这件事一样。
周离抿了抿嘴。
饭后。
苏觉和小花回去学习法术了,其他人则来到了KTV。
楠哥点了一些酒水饮料和水果零食,便跑到门口去设置灯光。两只抠脚萌妹则一人开了一瓶啤酒,之前吃饭的时候她们都没说要喝酒,现在倒是嚷嚷着要不醉不归。
周离不爱唱歌,也不太习惯这样的环境,于是一进门就坐到了边角,默默看着她们唱。
包厢内的气氛很快嗨了起来。
楠哥自不用说,本身就很爱玩的。
绵绵千千也是活泼的性格,尤其是在熟人面前,更是放得很开。而且她们唱歌好听,声音也甜,连唱几首把嗓子打开后,有种渐入佳境的感觉。
反正比楠哥唱得好听。
槐序就更不用说了。
要说周离这辈子听谁唱的歌最多,绝对是这老妖怪——他有事没事就爱哼唱几句,第一次见面他就在哼歌,在家也经常唱。
而且他唱得极其好听。
就嗓音条件而言,老妖怪是开了挂的。他可以模仿任何人的声音,从理论上来说,他也可以无视人类生理结构,发出正常人发不出的声音,有着人类所没有的悠长气息。最近一年他还经常去音乐学院蹭课,在发音技巧、乐感乐理方面直接向专业歌手看齐。
因此他一开口,棉签就已沦陷了。
一首歌唱完。
楠哥也不免夸赞了几句槐序,然后拿着话筒,瞄向坐在角落抱着团子、已经开始打呵欠的周离,和坐在另一个对角的包子。
“你们两个怎么不唱?”
“你们唱吧……”
表兄妹隔着一整个包厢,互相对视了一眼,颇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
楠哥想了想说:“我们点个比较简单的,大家都会唱的,我们一起唱吧?都是自己人,也不用害羞,你看我唱得也不好,我不也不怕!”
包子看向周离,并不吭声,想让他来拒绝。
但周离也没吭声。
包子默默等了两秒,没有办法,只得酝酿着语言准备自己开口。
但她还没酝酿好,忽然瞥见周离竟点了点头——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