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lgx好文筆的小說 帶着農場混異界討論-第二百零八章 安排-tyj1c

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赵家老店的小楼客厅里,赵海一脸平静的坐在那里,谢玉宝,姚见兴,风功,雷定,铁伯,还有黑虎,他们这些已经是血杀宗弟子的人,一脸激动的坐在那里,赵海看了众人一眼,微微一笑道:“今天把大家叫到这里来,就是想要见见大家,现在庆都城这里要发生大事,我担心这里会出问题,所以就亲自来了,我来了自然就不能不见一见大家,大家要是有什么话要说的,就只管对我说,说吧。”
众人互望了一眼,全都摇了摇头,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不由得微微一笑,他知道这些人可能还是有点儿害怕,他也不在意,微微一笑道:“好,反正我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离开,大家要是真的有什么要说的,随时可以跟我说,我今天主要就是跟大家说一说,庆都城这里可能要发生的事情。”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接着他转头看了谢玉宝一眼,接着对谢玉宝道:“谢玉宝,你可把庆都城这里要发生什么事儿,跟大家说了?”
谢玉宝连忙摇了摇头道:“回宗主的话,还没有,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在没有得到宗主你的命令之前,我是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谢玉宝十分的清楚,这一次的事情,真的是太大了,在没有得到赵海的准确命令之前,他可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众人。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他沉声道:“没说出去也好,那我就亲自告诉大家一下吧,其实事情也是十分的简单,无非就是权力之争罢了,庆都城这里各大家族盘踞多年,盘根错节,他们已经把手伸到了庆都城各行各业之中,可以说,他们才是这庆都城真正的控制者。”
说到这里,赵海停了一下,随后他看了众人一眼,接着开口道:“而城隍吴一法,他是一个城隍,他当然不希望,在自己的城里,有自己没有办法控制的力量,甚至于凌架于自己之上的力量,那样的话,他的权力就会受到约束,所以他想要反击,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是吴一法在给我们血杀宗的命令里却写了,他是奉了仙庭的命令来对付各大家族的,我想在这件事情上,他可能不敢说慌,他也许真的是奉了仙庭的命令,才有胆量对各大家族动手。”
谢玉宝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到还好,其它人可是不知道这个消息,所以一听赵海这么说,他们全都倒吸了口凉气,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赵海会说,庆都城这里要有大事儿发生了,他们这些人,就算不是土生土长的庆都城中人,也在庆都城这里生活很长时间了,他们十分的清楚,各大家族在庆都城这里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们才会吃惊。
各大家族要是真的与城隍起冲突,那整个庆都城非得大乱不可,不管是那一方赢,庆都城都会蒙受难以想像的损失,而且就像赵海所说的,这件事情可能会牵扯到更多的人,弄不好会波及整个庆都城。
赵海看着众人道:“之前吴一法城隍,派人联系了我们,吴一法城隍说了,要让我们帮着他一起对付各大家族,我们血杀宗的主要任务就是控制三山城,只要我们控制了三山城,那么这件事情之后,他就会任命我为三山城的城隍,其实这个任命,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但是在我们没有与仙庭撕破脸之前,用一个合法的身份控制三山城,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很有好处的,所以我就答应了,等到吴一法城隍发动的时候,我们血杀宗就会出兵,控制三山城,不过三山城那里不用我操心,我比较担心的是庆都城这里的情况。”
“庆都城这里,是一府之中心,我们必须要在庆都城这里留有人手,这样才能更好的掌握仙界的动向,当然,现在我们血杀宗,也已经算是城隍一系的了,所以我们就必须要保证,城隍的这一次能成功,所以我就亲自来了,至于说三山城那里,根本就不用担心,我们随时可以拿下,事实上现在我们已经把三山城外的三座大山,全都拿下了,只不过现在没有人知道罢了,当然,我们也不想让别人知道。”
“你们这些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做准备,一但庆都城这里生变,所有人员,必须要在第一时间撤到南安坊那里,对了,说到这里,我想问一下,南安坊那里控制的如何,到时候能不能为我们所用,就算是不能为我们所用,只要他们到时候能听话,不出来捣乱,那也就可以了,我的要求还真的不是太高。”
说到这里,赵海就看了几人一眼,风功和雷定连忙站了起来,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笑着摆了摆手道:“坐下说,坐下说就可以了,我呢,刚来庆都城这里,对于庆都城这里的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庆都城这里具体的事情,全都是你们做的,所以我就想听听你们的汇报就可以了,不用那么紧张,来,谁来说说吧。”
风功沉声道:“宗主,那就由我来说说吧,现在南安坊那里的庙祝,就是我与雷定两个人,这是我们两个在官面上的身份,而铁伯在南安坊那里,又开起了通途船行,这个船行,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也是我们控制南安坊的一个重要手段,现在南安坊那里的一些老人,还有南安坊那里一些比较有威望的人,都已经成了我们血杀宗的外围弟子了,我们也把我们血杀宗最基础的修练功法教给他们了,可以保证他们对我们血杀宗是绝对忠心的,而有他们在,那我们就等于是控制了整个南安坊,毕竟南安坊这里原本的一些刺头,都已经被我们给清除掉了,他们在南安坊这里也没有办法生活,所以现在我们可以保证,整个南安坊,都会听我们的命令。”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道:“好,非常好,能做到这一点儿,已经十分的了不起了,这一次的事情,正好是一个试金石,可以看看南安坊那里的人,对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是不是真心的听我们的话,如果他们是真心的听我们的话,我们可以慢慢的把他们全都吸收入我们血杀宗,变成我们血杀宗的弟子,如果不行,那就算了,只选那些能吸收的吸收,其它的就算了。”
风功,雷定,还有铁伯,全都应了一声,赵海接着开口道:“你们这些天回到了南安坊,就要进行准备了,柴米油盐,吃穿用度,都必须要多准备一些,这一次的动荡,不知道会持续多长时间,会给庆都城这里带来多大的影响,所以我们必须要提前做一些准备。”
众人全都点了点头,赵海接着开口道:“除了南安坊,在庆都城这里,我们是不是还有别的人,愿意听我们的命令的人?”赵海这话是对谢玉宝问的,他想知道一下,庆都城这里,现在到底有多少血杀宗的弟子。
谢玉宝点了点头道:“是宗主,还有一些,有一些车夫,有一些是力巴,还有一些是牙行的人,他们都与我们有一些关系,有一些更是我们血杀宗的外围弟子,除了这些人之外,在就是码头那里的船工了,不过现在南安坊那里有我们的人保护,码头那里的船上,也有人保护,宗主不必担心。”
赵海点了点头道:“你们在南安坊那里做好准备就是了,一但有事儿发生,南安坊那里还有永康坊这里,我们都必须要守住,我们的人,可以让他们到这两个坊来避祸,这一次的事情,我会让阵老出面,我就不出面了,我就算是出面,也不会以现在的面目出现,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
谢玉宝他们也没有多想,全都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只用阵老,有些奇怪的看了赵海一眼,不过他并没有说话,赵海也没有向他解释,而是沉声道:“这些天你们先不要提前通知那些人,以免走漏风声,要是这个消息真的泄露出去,那倒霉的可就不只是我们了,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庆都城的局势。”
众人都应了一声,赵海沉声道:“好了,你们都回去吧,这一次的事情,你们要安排好,记住了,绝对不能让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要是南安坊那里的人问起,你们为什么要存那些东西,你们就说,是有人要那些东西,所以你们才准备的。”谢玉宝他们都点了点头。
赵海摆了摆手道:“好了,都下去吧。”几人全都应了一声,随后都站了起来,冲着赵海行了一礼,接着退出了房间,房间里就只剩下赵海和阵老了,赵海看了一眼阵老道:“阵老是不是觉得奇怪,我来庆都城这里,本来就是打算出手的,而且还打算亮一亮肌肉,让庆都城这里的人知道知道我们血杀宗的厉害,为什么到了这里之后,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不打算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了?”
阵老点了点头,接着沉声道:“宗主是不是有什么发现?所以不准备直接出手了?直接出手会给我们血杀宗带来一些麻烦?”阵老跟着赵海也很长时间了,他对赵海还是十分了解,他知道赵海突然改变主意,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他才会如此说。
赵海微微一笑道:“还是您了解我,今天我们两个在庆都城这里闲逛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很古怪的事情,那就是庆都城这里的建筑十分的古怪,特别是城隍府和其它坊市之间的状态,显得十分的古怪,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赵海他反问阵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