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l4f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網遊之金剛不壞笔趣-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講道理的石公熱推-j7awd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在众人的注视下,王远一分为二,二分为三层层叠叠,召唤出七十二尊身外化身。
这些化身个个大光头,提着铁棒神情凶悍,长得和王远一模一样。
“我尼玛……”
见王远还有如此压箱底大招,小楼一夜听春雨心都凉了。
乾坤伏魔会众人更是无不骇然。
一个和尚就已经十分难对付了,此时又跑出来七八十个……众人的心情自是可想而知。
“卧槽!这年轻人!!”
此时此刻,最惊讶的莫过于春光灿烂。
身外化身之法是无上大神通,天地间少有人会,春光灿烂为了习得身外化身,还得炼制五行魔神,然后在靠冥炎鼎分化元神,才能将元神分别注入五具魔神之内,从而达到身外化身的境界。
化身强弱,和五行魔神本身强度有关,想要炼制出五只极品魔神,耗费基本等于同时连五个号,可以说有费钱又费力。
可王远只靠一根毛就搞出了这么多身外化身,春光灿烂心态都要崩了,不知道自己费这么大劲意义何在。
当然,身外化身也有不同。
王远的身外化身只能继承王远50%的能力,而且还是消耗道具,有时间限制,不似天魔附生那般,实力可增长,而且没有时限弱点。
再者就是天魔附生身外化身之法基本等同于一人控制多个角色,各种细节都可以如臂指使,而王远身外化身召唤出来后,只能下一下简单指令操控,其他全都是自主意识……掌控性要差上很多。
优点仅仅只是快捷实用,不用刻意耗费资源。
所以两种身外化身之法也算是各有优劣……
春光灿烂只看到了王远这一招优点而已,心态崩溃也在情理之中。
虽然每一具分身只有王远50%的属性,可架不住人多啊。
七十二个具有王远一半实力的和尚,抡着铁棒四处乱砸,一个照面就把包围王远的乾坤伏魔会玩家打了个措手不及,阵型都被分插切割成了一个个小队,只一个回合就被冲撞的乱成了一团。
大家各自为战,十个人一队对上王远的分身,打得不可开交。
“愣着干啥!快走!”
身外化身最大的特点就是本体和分身可以自由切换,大大提升生存能力,就在春光灿烂感叹人生不公的时候,王远已经把被控制的本体切换到一具分身上逃离了包围圈,来到了春光灿烂面前。
“啊……快走……”
春光灿烂也缓过神来,连忙御剑跟在王远身后飞向出口漩涡。
“哪里跑!?”
小楼一夜听春雨见二人要逃,怎肯放过,指挥着没有被分身纠缠住的帮众堵在了漩涡门口。
王远分身虽然拖住了绝大多数人,可架不住乾坤伏魔会人太多,围堵上来的已然有近百人之多。
漩涡门口只容一人通过可见是很小的,被这么多人堵住,想要冲过去自是不太容易。
况且王远的分身只具有王远的属性,不具备王远高超的战斗意识,只是很简单的AI,被十个同修为的玩家组团围殴,落败不过是时间问题。
若不赶紧冲过去,怕不是白白浪费一根救命毫毛。
“想走先把鼎留下!!”
就在这时,割一刀震九州很没逼数的指着王远和春光灿烂大呼小叫。
“鼎?”
王远怔了一下,见春光灿烂一脸坏笑,当即也明白过来这家伙指不定又吹了什么牛逼。
于是王远随手在怀里掏出一尊大黑鼎,使出【释迦掷象功】往远处扔了过去。
事态紧急,乾坤伏魔会玩家哪里来得及仔细看王远扔出去的是什么鼎,也没注意到王远魁梧身躯的背后,春光灿烂大袖长袍下还藏着一尊鼎。
见鼎被扔了出去,所有人就好像看到骨头被丢出去的狗一样,二话不说直接驾起遁光飞了过去。
那鼎被春光灿烂吹得神乎其神,好似武林至尊宝刀屠龙一般,乾坤伏魔会众人又不把小楼一夜听春雨放在眼里,这玩意自是谁抢到就是谁的,大家肯定要拼命啊。
漩涡入口处,登时只剩下小楼一夜听春雨一人。
“错了!错了!”
小楼一夜听春雨的眼神一直盯着春光灿烂就没挪开过,自是知道众人是被王远晃点了,急的大吼大叫。
这此刻莫说大家心思都在鼎上,听不到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呼喊,就算听得到,也会因为这家伙故意骗人,懒得理会他。
王远不耐烦的跨步上前飞至小楼一夜听春雨身旁,举起太棒一棍子下去,世界就清净了。
而这时候,乾坤伏魔会飞的最快的玩家也抢到了王远扔出去的黑鼎。
【桑土公的铁鼎】
“草!什么玩意!!”
抓着铁鼎信息出现在眼前,那玩家当场口吐芬芳,随即被赶上来的“同伴”乱剑分尸,铁鼎从半空落下,又开始了一轮你争我夺。
……
乾坤伏魔会自相残杀至极,王远二人跨过漩涡,离开栖云山来到了北庭故地的区域范围内。
掏出【遁地符】撕碎,二人眼前场景一转,便回到了北庭故地的传送点,紧接着直接踏上了回中原锦城的日月神梭。
日月神梭升空,春光灿烂坐在王远对面死死盯着王远,一言不发。
王远是习武之人,对他人的目光凝视非常敏感,被春光灿烂这么一盯,浑身毛毛的,忍不住道:“你看我干什么!该给你的都给你了!”
来栖云山一趟,一共就搞到四样物品,去的时候春光灿烂带路,连算计带阴人出了不少力,回来的时候王远开路,耗费了三根救命毫毛,此时一人两件谁也没吃亏好吧,莫非这老家伙还想占便宜?
“你也会身外化身法?”
春光灿烂沉吟了一下,很严肃的问道。
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很在意这个问题。
“草!别提了!那是我最后一根毫毛。”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这事王远肠子都悔青了。
本以为李元化和万古狐王会爆什么好东西,王远才没有第一时间趁机跑路,结果王远高估了自己的福缘,万古狐王老狐狸溜了,李元化的分身被王远拿了最后一击,仅仅只爆出了一柄上品飞剑……
为了逃命,王远用掉了最后一根毫毛。
虽说那七杀剑挺值钱的,可对于王远而言,一把用不到的飞剑,自是远远不及救命毫毛价值要高。
赔了,赔大发了!不应该贪心的!
王远后悔啊,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
听王远这么一说,春光灿烂心情这才好了不少:“消耗道具吗?”
“对!消耗道具!”
王远点点头,将三根毫毛的来历简单说了一下。
“合着那奥特曼也是你?你没头发啊。”春光灿烂诧异道。
之前的百丈巨人青面赤发獠牙如剑,相当狰狞。
“那玩意是变身后法相,我又不能控制。”王远道。
“哦哦哦……”
春光灿烂似懂非懂,接着又道:“你说你师父叫石公?”
“是啊。”
“是猴子吗?”
“你师父才猴子呢!”王远怒,这不是骂人吗。
“不是猴子啊,那就奇怪了……”春光灿烂思索了一下道:“介不介意让我见见他。”
王远纳闷道:“你的爱好这么独特吗?”
“嘿嘿!反正我也没事干。”春光灿烂嘿嘿一笑。
半个时辰后,日月神梭回到中原锦城。
刚下飞机,好友栏都要炸了。
消息是乌合之众一群人发来的:“老牛,你特么去哪了?怎么联系不上?”这是杯莫停。
飞云踏雪:“老牛,你又惹事了啊,怎么把上古妖王放出来了,我们昆仑派都发门派任务去北庭故地降妖了。”
“完犊子了老牛,你怎么还得罪了峨眉派?李元化你也敢惹?”马里奥非常焦急,他可是亲眼见识过杯莫停的惨剧。
“快找地方躲一躲吧!”素年瑾时也道:“峨眉派要追杀你呢!”
宋杨也无语道:“走到哪都一屁股屎!你这家伙就不能消停点?”
“????!!!!”
看到众人的消息,王远也是郁闷的很。
妈蛋的,这都叫什么事,屁股后面挂个青城派的追杀令也就算了,毕竟青城派人少,而且青城派NPC除了李静虚以外,其他人都不咋地。
谁知后面又挂了一个峨眉派。
他奶奶的,峨眉可不好惹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天下气运尽归峨眉。
第一高手长眉真人就是峨眉祖师,门下弟子都是赫赫有名的高手,李元化齐淑溟并称峨眉双巅,一个剑术无敌,一个法力通天。
能和峨眉抗衡的,也只有战斗力极其强横的蜀山剑派了。
这俩门派的地位,基本相当于凡间界的少林武当。
被峨眉盯上,以后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不过话说回来,王远也是自己作的……好端端的干嘛招惹李元化,还宰了他元神分身……峨眉派只是下追杀令已经很客气了,若是李元化亲自出手,怕不是王远连锦城都不敢回。
“咋回事?”春光灿烂见王远一脸郁闷,忍不住问道。
“别提了,又惹上了仇家!”王远叹息道。
“可以啊!”春光灿烂却是极其兴奋道:“你小子颇有老夫当年的风范。”
“你也玉树临风,谦逊儒雅正直?”王远反问。
“痴儿!”春光灿烂笑道:“当年老夫的仇家可是从这个主城排到另外一个主城……”
“卧槽,那你还没被烦死?”王远将信将疑。
春光灿烂张嘴就吹牛逼是王远对他最深的印象。
果然,王远这么一问,春光灿烂又开始吹了:“烦?打到他们服!老子大摇大摆的在他们眼前晃悠,他们都不敢上来报仇,我当年可威风……”
“好了好了好了!”
王远摆摆手制止了春光灿烂不切实际的吹逼,带着他来到了锦城安全区域的酒馆内,找了个位置坐下。
“你师父呢?”
春光灿烂四下张望。
王远没好气道:“你买瓶酒打开盖子,他闻着味儿就来了。”
“你师父是狗啊!哈……”春光灿烂哈哈大笑。
“啪!”
春光灿烂话未说完,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把春光灿烂的小声拍回了嘴里。
“?”
春光灿烂连忙回头望去,却是空无一人。
等他回过头来,只见桌上坐着一个小矮子,正冷笑着看着自己。
“你……!”
春光灿烂吓了一跳,刚要说些什么,王远连忙道:“师父,您来了!”
“……”
春光灿烂到嘴边的话憋回了嘴里,上下打量了石公一眼道:“师……”
“喊我石公就好!”石公冲春光灿烂微微一笑。
“石公师父好。”春光灿烂十分恭敬。
“恩,不错,比我徒弟懂礼数!”石公转过头看了王远一眼,唉声叹气。
王远不满道:“你能不能不要坐在桌上,这里又不是隔壁倭国,咱们没有那玩意。”
“懂得还不少呢。”
石公跳下桌,拉了一个板凳坐下道:“我交给你的任务?你调查的怎样了?”
“这个嘛……”
王远看了春光灿烂一眼。
“但说无妨!他敢泄露我会杀人灭口的。”石公摆了摆手。
“切……”
春光灿烂暗自不屑道:“游戏里你杀人我信,灭口我绝对不信。”
“放心!”
这时石公又道:“十殿阎罗是我的晚辈,我杀了你他们不敢让你轮回。”
“……”
春光灿烂浑身一震,不敢再胡思乱想。
“啧啧啧……”
王远感慨道:“真是一个比一个能吹……春光灿烂这是遇到对手了。”
“调查清楚了!”王远汇报道:“峨眉祖师镇压上古妖王的六芒星阵阵眼冥炎鼎灵气不知为何泄露,被万古狐王吸收恢复了三百年功力……”
“万古狐王……呵呵!”
石公微微一笑道:“灵气是不会无故泄露的,看来东黎妖族在暗中搞动作,要夺回北庭故地了,届时又是一番天地大劫。”
“东黎妖族?”王远茫然道:“他们就是北庭妖族的余孽吗?”
“余孽?呵呵!”
石公冷笑着看了王远一眼道:“什么是余孽?那北庭故地本就是妖族地盘!妖族也是仙灵界原著民,而人类修士不过是外来者而已,人类修士来到此地后屠戮妖族,掠夺资源,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孽?”
“这……”
王远哑口无言。
“那万古狐王也是个可怜人!”石公笑道:“这孩子刚做万妖之王还没三天,就被人类修士打上门去,为了为妖族留存火种,甘愿被封于六芒星阵之下,也不怨那东黎妖族世世代代都想将其放出来。”
说到这里,石公转过头问春光灿烂道:“你说是吗?”
“我……我不知道啊。”春光灿烂连连摆手,石公的话让他莫名其妙。
王远却是若有所思。
想不到万古狐王虽然猥琐,其行径也是条汉子。
“把鼎拿来!”
石公冲春光灿烂伸了伸手。
“……”春光灿烂抱着鼎,连连摇头。
好不容易才搞到的冥炎鼎,自是没那么容易交出去。
“不给我可就抢了!”
石公随手一指,春光灿烂便动弹不得,下一刻春光灿烂长袖下藏着冥炎鼎就出现在了石公手里。
“天魔附生法……”
拿过冥炎鼎,石公看了一眼笑道:“你想多了,这冥炎鼎是峨眉法器,怎么可能会有妖族的天魔附生法!之所以会有这个传说,仅仅只是为了让你去毁掉六芒星阵的阵眼而已。”
“啊……是这样吗?”
听石公这么一说,春光灿烂一脸的失望。
“老夫岂会骗你一个后辈?”石公随手将鼎塞进怀中道:“这玩意在你手里只会招来灾祸,我先帮你保存了。”
“我……我……”春光灿烂无语道:“您这样不合规矩吧?这不是抢吗?”
游戏里,任你修为再高都得讲道理,哪能抢玩家的东西。
“是啊,你能怎样?”石公反问道。
“这……”春光灿烂气的浑身发抖,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能怎样,真不把玩家当消费者吗?信不信现在就举报你!春光灿烂已经拉开举报选项了。
“你是不是想举报老夫?”石公突然笑眯眯道:“既然如此,老夫就给我徒儿发个任务让他抢,再杀你几次如何?这样应该就合理了吧。”
王远:“……”
好么,王远玩游戏这么久,厚颜无耻不要脸的NPC也见过不少,像石公这样一点脸都不要的他还是头一次见。
这家伙做事完全不讲道理,张口就强要,要不来就抢……这也就算了,关键是他还能给你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让你觉得是讲道理的。
比如像现在这样,石公直接拿走冥炎鼎看似不合理,可若他真的发个任务,王远肯定没法拒绝,到时候和春光灿烂自相残杀,这鼎还是会被他拿走,石公直接抢却是省去了过程,一步到位,及不讲理又合情合理,既让人气急败坏,又无法反驳。
“你师父比你还蛮横!”春光灿烂泪流满面,本来在春光灿烂眼里,王远已经够狠了,想不到王远的师父更绝户。
果然是什么样的徒弟就有什么样的师父。
“过奖过奖!我可不如他。”王远十分谦虚。
石公撇嘴道:“少废话,老夫又不是不讲理的人!”
“您可太谦虚了!”二人五体投地。
“冥炎鼎我不会白要的!”石公从怀里掏出一个金色,带着三叉把手的铃铛丢给春光灿烂道:“这是老夫以前在百魔道人手里抢来的玩意,送你了!”
“这是……”
结果铃铛,春光灿烂眼神都直了。
“啥玩意啊,让我看看。”王远好奇的问道。
春光灿烂随手将铃铛属性展示了出来。
【镇魂铃】(法宝)(封印)
属性:阴
品阶:一阶灵宝
魔神属性+50%
【惊魂】:震慑目标,攻击30%让目标属性削弱10%,惊魂属性可叠加,最多削弱目标100%属性。
【摄魂】:惊魂削弱目标50%以上属性后,触发摄魂效果,一定时间内服从摄魂者指挥。
【镇魂】:催动法宝制造一个结界,结界范围内目标元神被压制。
状态:被炼化
绑定:无
物品介绍:仙灵界邪派修士百魔道人所炼制灵宝,可惊魂摄魄,纵横无双,是其赖以成名的法器,由于器灵损伤,处于封印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