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5ir人氣都市小說 明越坡 愛下-第六百九十五章 攻克元上都看書-57my0

明越坡
小說推薦明越坡
常遇春还是按照当初与王保保作战的套路,让“装甲车”方阵隐藏在骑兵方阵之后,当元军前锋冲到近前之时,常遇春的骑兵方阵突然向两边散开。
看到这一幕,远处的也速、纳哈出认为是明军的骑兵慑于蒙古骑兵强大的冲击力,开始向两边溃散了。也正是因为明军如此反常的举动,元军大大小小的将领都认为此番是胜券在握了。此时,元军冲锋的号角吹得更加响亮了,阵中的中低级军官也不停地吆喝身边的兵士跟着他们向前猛冲。
可是伴随着“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也速、纳哈出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儿,而冲锋在最前面的元军先锋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因为明军阵中突然有一些模样奇怪的“大怪物”向自己这边冲了过来。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面对对面冲过来的不明物体,那些冲在一线的元军中低级军官充分发挥了“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带领着身边的兵士一边向其射箭,一边向前冲锋。
只听得“叮叮当当”的声响,元军射过去的箭枝竟然都掉落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大怪物”难道还刀枪不入?
元军骑兵还来不及仔细思索这个问题,这些“大怪物”就已冲到了近前。没办法,只好拿出刀枪冲上去干。
可是不少元军兵士还没冲到近前,便被这“大怪物”体**出来的弓箭给射中了。
嘿!这“大怪物”还会射箭?
怎么办?
正面硬刚不行,那就充分发挥蒙古骑兵机动力强的优势呗!
于是,元军军官吆喝着兵士冲上前去,从侧面去攻击这些个“大怪物”。
这一下,元军兵士更惨了。因为他们的刀砍在这“大怪物”身上是一点反应没有,枪刺在这“大怪物”身上更是没有一点儿作用,而这“大怪物”体内则时不时刺出一根长枪,结束了欲向其进攻的元军兵士的性命。
这一下,冲在最前面的元军兵士则是彻底慌乱了。面对这些“大怪物”,他们只有被动挨打的分儿,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最前面的元军兵力是尝到了这“装甲车”方阵的厉害,但后面的元军兵士根本就不知道前面是个什么情况。他们还在拼命地向前冲,岂肯错过这千载难逢的立功机会。
前面的元军想撤,后面的元军还在向前冲,而将领们一时也被这“大怪物”整蒙圈了,顿时,元军骑兵就开始乱套了。
元军乱套了,正是明军希望看到的。
随着城上战鼓声越敲越响,“装甲车”方阵继续向前猛冲,将元军骑兵切割成几个部分。而常遇春和李文忠的精兵则趁势截杀这些阵形已乱的元军骑兵。
当日,常遇春、李文忠亲率大军追出去约五十里,杀得元军大败,抛下近五万具尸体后,元军迅速向元上都方向撤退。
而常遇春、李文忠的大军在稍事休整之后,决定按照原计划,第二天继续北上,一直打到元上都去。
当晚,李文忠是好好观摩了常遇春的“装甲车”。待弄清了这“装甲车”的作战原理之后,李文忠也是对常遇春表示了深深的折服。同时,在李文忠的内心深处,也是更加坚定了常遇春这个人不能留、必须尽快让他去地府报道的想法。
第二天,常遇春、李文忠率大军继续北上,一路追着元军的屁股猛打。虽然北上的道路很不熟悉,后勤给养的补给也很困难,加上不断有元军层层阻击,但常遇春、李文忠还是鼓足勇气、攻坚克难,到了五月底,已经距元上都不足两百里了。
元顺帝这次真是没想到,本来是派也速、纳哈出南下偷袭大都的,结果却是大都没攻下,倒把明军给引来了。这就好比一个人本来是准备去偷蜂蜜的,哪曾料到蜂蜜没吃着,反而被蜜蜂给追到家门口来了。
见明军来势汹汹,元顺帝这下也是慌了,立即命令各路大军阻止北犯的明军,一定要将明军给赶回去。倘若元上都被攻克,那还能去哪里?难道真如那些大臣所言,要去和林?
元顺帝可是打死也不愿意去那个既偏远又寒冷的地方的,因此,他在朝堂之上放出狠话:上都在,朕就在;上都陷,朕就亡。
虽然大臣们都劝元顺帝放弃上都,但皇上打死不走,他们也没有办法。在那个讲究“忠君爱国”的年代,还是有不少臣子抱定了陪元顺帝在上都殉国的决心的。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常遇春、李文忠的大军在临近元上都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元军的疯狂阻击的。但毕竟常遇春有专门克制蒙古骑兵的“装甲车”方阵,元军的疯狂阻击也只不过是延缓了常遇春攻克元上都的速度而已。
到了六月十三日,常遇春的先锋部队已距元上都不足五十里了。假如元顺帝还是能信守当初许下的“上都在,朕就在;上都陷,朕就亡。”的诺言的话,常遇春一生的战功中又得加上浓重的一笔——擒获或者击毙元顺帝。
只可惜,到了最后的关头,元顺帝怂了,他没有在元上都继续坚守下去,而是在君臣的簇拥之下向北逃走。
元顺帝又北遁啦?
这次他去哪里了?
是去和林吗?
反正常遇春、李文忠的大军攻下元上都之后,从俘获的元军俘虏中得到的口供正是元顺帝去了和林。
听说元顺帝去了和林,常遇春只好摇头叹息,此去和林路途甚远,明军对和林已是鞭长莫及了。
元顺帝不是打死不去和林的吗?怎么这会儿为了活命,转变得这么快呢?
其实,咱们还真的冤枉元顺帝的,他是真的至死都没有去和林。他是在逃离元上都之前,故意让大臣和将领们放出口风,说他去和林了。其目的,就是让明军不要再对他穷追不舍了。
而元顺帝在逃出元上都之后,向北走了不足一百里,突然折向东,去了应昌。一年之后,元顺帝病逝在应昌。这位亡国之君还真是至死都不回和林。
在攻克元上都之时,李文忠与常遇春并辔而骑。眼见着兵士们顺利攻下上都,李文忠十分高兴,呼唤左右取来他从浙东行省带来的上好女儿红。
只见李文忠的一名卫兵迅速抱来一个坛子,李文忠立即下马,接过酒坛子,亲手打开泥封。
李文忠对骑在马上的常遇春说道:“常将军,皇上此番让我来给将军当副手,就是想让我跟将军好好学一学。今日攻克上都,常将军立下不世功勋,在下也跟着沾光呀!这是我珍藏数年的绍兴女儿红,当初带来就是为了攻克上都后庆功用的。来,常将军末将敬你一碗。”
说完,李文忠便让卫兵找了两只碗过来,亲自满上了两碗,端起其中一碗,准备递给刚刚下马的常遇春。
不待常遇春接过酒碗,身边的柳林山便跑过来去接李文忠的酒碗。柳林山可是个忠实的亲卫队长,当初我走的时候可是给他交待过的,不可以让常遇春随便吃别人的东西和饮食,任何食物必须经过他把关。
当然,那个年代可没什么先进的检测仪器,电视剧中最常见的检测方法也不过就是用根银针试一试,看银针是否变色。
而柳林山也不可能拿要银针当着李文忠的面去测试,好歹别人也是此次北伐的副将,是皇上的亲外甥。那怎么办?当然是柳林山为常遇春挡酒呗!要是这酒中有剧毒,柳林山立马倒下,便可保常遇春安然无恙。
李文忠不曾提防常遇春的亲卫队长来抢酒碗,正不知如何是好,只听得柳林山说道:“李将军,常将军这几天肚子有些不舒服,我怕他喝这一大碗酒会让肚子更加闹腾得厉害。听说这是李将军珍藏的好酒,我这个人也是嗜酒如命,要不我代常将军喝啦?哈哈!”说完就端起酒碗准备干了。
只见李文忠端起另一碗酒,与柳林山手中的酒碗撞了一下,算是干了个杯。李文忠说道:“常将军,这柳兄果然是个精细人,对将军的照料是无微不至。既然柳兄说他也爱酒,那我先跟柳兄干一碗,常将军可千万不要见气。”
常遇春自然明白柳林山这是在为自己试这酒中有没有问题,这会儿李文忠主动提出先跟柳林山干一碗,那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常遇春对李文忠说道:“难得李将军拿出自己的珍藏,我这两天的确是肚子有些不舒服。干这一大碗,怕是等会肚子又消受不了。如果不喝完,这又太浪费了。这下正好,让柳林山替我与李将军先干了这一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