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t4q精华玄幻小說 鑑寶直播間笔趣-第四百六十三章 真假畫作看書-k0lga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继续前行,有一个摊子很显眼,因为别人的小摊都是摆地上的,一张布摊开,将物品摆上面完事。而这个摊子有点讲究,摆着一张小桌子,类似茶几大小,上面只有一件物品,是一幅画,或者一幅字。
“只有一件,这么耿直的吗?”这种情况,饶是华仔也第一次见。
胡杨他们看到,有人上去问,居然连一句讨价还价都没有,直接转身就走。摊主好像也已经习以为常,没有挽留。
“估计是传家宝什么的吧?”齐宏业说道。
直播间的观众嗤之以鼻,胡哥直播这么久,什么场面他们没有跟着见过?说是传家宝的,都听得耳朵出油了。古玩市场所谓的传家宝,能信吗?
至少绝大部分人是不相信的。
然而,这时候,还真听见摊主对另一个上前询问的人说,这是他家的传家宝,从老太爷那一代就传下来,具体是什么朝代的画作并不清楚。
“啧啧!还用传家宝当噱头,过时啦!”
“编故事也编有点新意的呀!这早就被人说烂了。”
“古玩界最大的笑话——传家宝!”
……
这时候,前面的那位顾客忍不住开口:“你到这种地方要一百万,没疯吧?”
此话一出,无论是华仔他们,还是直播间的观众,全都面面相觑。正如那位顾客所吐槽的,一百万价格的东西,你拿出来摆摊,确实说不过去。
“我的天!想钱想疯了吧?”
“一百万!哈哈!建议他拿去拍卖行试一试。”
“过分了,谁会一百万在街边捡地摊货?”
……
大家靠近之后,看到摊主将画摊开,才发现是一幅画,有山水,但也有仕女,顶上还有一首小诗,落款竟然是唐寅?
此外,这幅画除了唐寅的印,还有两三个其他人的印。
大家第一反应就是:这是假的。
唐伯虎的画有多珍贵?你这明知道是他的作品,还拿出来摆摊,说明你自己也心虚,不敢拿去权威机构鉴定。
霎时间,大家对这幅画没有了期待,认为肯定是假的。
“没什么好看的,走吧!”华仔和齐宏业说道。
就是古玩小白的叶梅,也敢肯定这玩意是赝品。还拿出来卖一百万,故意找骂的吧?
可他们发现,胡哥饶有兴致地观赏那幅画,看得很认真,大家顿时惊疑不定,难道……难道还有什么变故不成?
“胡哥,这幅画……”华仔开口要问。
胡杨随意说道:“看着还不错。”
说完,跟摊主询问:“老板,画还能便宜吗?”
咦?
华仔他们更加吃惊,胡哥都问价格,难道这是真的?这就太出人意料了。大家都以为是假的,毕竟真的话,为何不拿去拍卖行?他们相信,拍卖行对唐伯虎的画,应该是很感兴趣,很受欢迎的吧?
老板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准老年人,他看眼前询问的年轻人,也很意外,愣了一下。
不过,他不认为这个年轻人有能力买自己的这幅画,所以摇头道:“一百万是我能接受的最低价,不好意思!”
他坚信,自己这幅画就是唐伯虎的真迹。因为祖上传下来的话,就是这么说的。
不是没有去找过拍卖行等,但鉴定出来的结果让人失望,都表示不是唐伯虎的真迹,还说得头头是道。
儿子不小心,开车撞到一辆跑车,几乎毁掉,人家要求赔偿一百八十万,但他家最多只能拿出八十万。
因此,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这幅画上,不管它值多少钱,必须要卖一百万以上。
可是,已经在古玩市场转了好几天。别人一听要一百万,都不看画作是不是真货,直接走人,脾气不好的还讽刺几句。
华仔忍不住说道:“一百万,你怎么不去拍卖行呢?”
摊主知道这些年轻人心里想什么,他还是微微摇头:“去过了,但我没说谎,这幅画传下来的时间很长,祖宗没有必要骗后代。如果不是我家里急需这一百万,这幅画还得继续传下去。”
其他人翻白眼,去过了,拍卖行不要,说明什么?你心里就没点数吗?
胡杨笑道:“他们一定说,这仕女不对劲吧?”
画的主人震惊:“你怎么知道?”
柰子、齐宏业等人也都纷纷看向胡哥,感觉有故事呀!
胡杨解释:“因为唐伯虎画仕女,不是这种风格的,非常明显。一般来说,他的仕女图分成两个时期。前期作品线条工细、秀雅华贵、色彩绚丽的院体画风,继承两宋院画传统;而后期用笔成熟随性奔放,运用水墨山水画中侧并施的笔法勾勒仕女图,脸部细勾,衣纹则下笔灵动洒脱,线条的勾勒起伏自然,十分简逸。
可不管怎样,他的作品往往都包含自己的思想。所以他的仕女图经常都是比较严肃的,和眼前这画中女子神态等,明显不符。”
摊主更加吃惊,因为这些话他从其他专业的鉴定师口中听过,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所以那些人都认为这是赝品,并非唐寅的真迹。
他开始死鸭子嘴硬:“总之……总之,我这画不可能是假的,没有一百万,我不卖。”
其他人很无语,都分析成这样,还坚持什么?
另外,他们更加惊讶胡哥好像没有放弃。经过刚才的分析,不是证明这幅画不是唐伯虎的吗?还有什么被胡哥看中?
难道说,这幅画不是唐寅的,而是其他画家仿古作?
毕竟这种事情,胡哥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就在这时,摊主的电话响,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接听到熟悉的声音,整个人立即变得慈祥起来:“哦哟!我家芊芊呀!好,爷爷就回去……”
得!似乎所有老人对孙子孙女都这个德性,无论多凶狠的老家伙,遇到家里的小神兽都会被降服。
最后,这位摊主居然还一本正经地学猫叫几声,才挂掉电话,把直播间无数人雷倒一片。不过,经过这样的小插曲,大家反而对他有了好感。
挂了电话之后,摊主开始收拾,准备走人,不认为胡杨他们能拿出一百万来买他这幅画,所以也就懒得和这些人争辩真伪的问题了。
“等等!一百万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