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ydn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第4766章 堡壘從內部攻破?鑒賞-19ef8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拉斐尔和这个黑衣人交战在一起,雨水四溅,剑光激射,金袍和黑衣彼此纠缠,移形换位的速度极快,铿锵之声不绝于耳。
双方看起来实力不相上下。
塞巴斯蒂安科终于有了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了……很憋屈,但没办法。
以往,这种级别的战斗,怎么说都是他来冲在最前线的,基本都是碾压局,根本不会出现如今这种围观的状况!
甚至……这时候,军师还从战圈退到了他的身边。
“我来保护你。”军师说道。
这句话让塞巴斯蒂安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本想嘴硬的说一句“我不需要保护”,但是,看看自己现在的状况,他又很无奈地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所以,正是基于这种心理,塞巴斯蒂安科在见到邓年康完全失去力量的时候,才会对后者肃然起敬。
这种落差,不是谁都能够承受的,或许,站得越高,越是无法顺利回归平凡。
军师虽然实力已经很强了,可是和拉斐尔与那黑衣人相比,还是稍稍弱了一线,在那两人可以平分秋色的情况下,她便退回来保护塞巴斯蒂安科了。
毕竟,以后者现在的状态,只要随便来一个不会功夫的普通人,都能让这位执法队长喋血当场,而军师自然要竭力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就像是之前拉斐尔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亚特兰蒂斯,还不能缺少塞巴斯蒂安科这样的人。
他在发生内乱的时候,就是一把刀,但更多的时候,他是这个家族的定海神针。
“如果我还能打,这个家伙今天一定走不了。”塞巴斯蒂安科说道。
他不禁想到了那个失落的家族圣地,也想到了那个假冒莱诺的人。
“别不甘心了,你能被算计成这个样子,也是挺罕见的事情了。”军师也说道:“这一次,是我带来的人手太少了,不然的话,说不定可以留下他。”
军师来的太仓促了,很多准备都没来得及做,倘若再多给她两个小时,情况就会变得很不一样了。
塞巴斯蒂安科沉默了几秒钟,随后说道:“谢谢了,这次。”
“别客气。”军师说着,把一部分精力分出来盯着战圈,另外一部分精力则是警惕着旁边有没有人偷袭。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狂猛的劲气忽然从侧面的巷口中涌出,直接轰向了塞巴斯蒂安科的后背!
后者虽然身体虚弱到了极点,但是感知力仍在,在那一道杀气涌出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
但是,意识到归意识到,现在的塞巴斯蒂安科根本不可能做出任何的躲避动作!
现在,真的任何人都能要了执法队长的性命!
一道黑色的身影,已经拦在了塞巴斯蒂安科的身前!
军师的黑袍一震,无数水雾随之而腾起!
而如毒蛇吐信般的黑色唐刀,已经从密集的水雾之中杀出,毫无花哨的刺中了那个身影!
那道身影狠狠一颤!
唐刀横扫,一道血箭已经从他的身上飚射而出!
此人一击不中,迅速退去!身形重新隐入了黑暗之中!
军师并没有追击,自然没能留下这个黑衣人。
“我想,你得尽快回到亚特兰蒂斯的大本营了,那里对于你而言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军师对塞巴斯蒂安科说道。
塞巴斯蒂安科点了点头:“好。”
不过,他的这句话才刚刚说出来,军师便话锋一转:“但是……也有可能是最危险的地方。”
执法队长闻言,眼神之中顿时满是凛然之意!
而这个时候,那边也已经分出了胜负。
拉斐尔的肩膀中了一掌,整个人控制不住地朝着后面飞退!
而那个黑衣人并没有任何乘胜追击的意思,反而借着此刻拉开距离的机会,一转身,便钻进了后方的重重雨幕之中!
他一心想逃!
毕竟军师在旁边,太阳神殿说不定还有别的后手,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并不敢耽搁!
既然谋杀不成,便早早撤退,以免暴露身份!
而他的这一次撤退,却在某种角度上坐实了军师的猜测!
这个时候,黑夜之中,砰然一道枪声响起!
第一枪差一点就击中这黑衣人的白蛇,在雷雨之下潜伏了那么久之后,终于再度出手了!
手指扣下扳机,子弹裹挟着积蓄已久的杀气,从枪口之中狂涌而出!
当子弹射出的那一刹那,这个黑衣人的心头顿时涌出了一股极为强烈的危险感觉!
然而,这种时候,就算是他再大呼不妙,也是完全来不及的了!他的速度已经完全提起来了,刹车根本不可能,只能用身体的本能反应来应对!
此人的身形扭成了某个诡异的姿势,简直像个横置的大麻花一样!
这种姿势,似乎已经超越了人体的扭转极限!
然而,在黑暗世界最顶级的狙击手面前,这个极限躲避还是失败了!
一朵血花,在他的身形上炸起来!
随后,此人重重摔落在地,可是,白蛇还没来得及开出第二枪呢,他就一个斜向冲击,钻进了一个黑暗的巷口!
没死!逃了!
白蛇的视线被挡,失去了狙击目标!
军师和拉斐尔追到了刚刚这黑衣人中枪的位置,看到了路面正在被大雨所冲刷着的血迹。
“出血量不少,不知道是击中了什么位置。”军师眯着眼睛,“说不定就致命了。”
说完,她头也不抬地对着空气竖了个大拇指。
白蛇从瞄准镜中清楚地看到了军师的这个动作。
显然,他知道,这是军师对自己的表扬。
可是白蛇并不会因此而自满,甚至,他还有一丝自责。
毕竟,对于一个顶级狙击手而言,没能将目标彻底狙杀,就是失败。
“别追了。”军师一把拉住了想要追进巷子里的拉斐尔,说道:“你有伤在身,前方说不定还有埋伏。”
这一次,敌人实在是太狡猾了,所用出的智计把塞巴斯蒂安科都给坑了进去,谁也不知道对方在受伤之后还有没有什么连环招,拉斐尔已经受了伤,要是折损在这里,那可就太可惜了。
拉斐尔跺了跺脚,显得有点不甘心。
军师看向塞巴斯蒂安科:“队长先生,你现在需要立刻立刻联系兰斯洛茨,让他警惕此事,我担心的是……黄金家族内部出现了裂缝。”
内部出现了裂缝?
听了军师的话,塞巴斯蒂安科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很显然,这句话的杀伤力着实有点大!
黄金家族刚刚经历了一场内乱,激进派和资源派打得天崩地裂,甚至连家族圣地卡斯蒂亚都被付之一炬了,这种情况下,这个家族还怎么禁得起另外一场内耗?
没有谁能够承受这样的代价,哪怕是千年家族亚特兰蒂斯!
“你的这个判断……”塞巴斯蒂安科欲言又止,由于过于震惊,他甚至都不怎么能感觉到伤势的痛楚了。
“只是一种推测而已,但是……”军师看着塞巴斯蒂安科:“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
拉斐尔淡淡说道:“军师说的很有道理,当你们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外界的时候,可能人家已经把你们的内部给推平了。”
塞巴斯蒂安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好,我立刻把这件事情安排下去。”
“等等,我还有个问题。”军师说道。
“什么问题?”在场的两人都能够看出军师的凝重。
“兰斯洛茨,确定是可以完全信任的吗?”军师问道。
毕竟双方当过对手,况且此次事关重大,军师问这个问题实属正常。
如果敌人是兰斯洛茨这种级别的,可能太阳神殿这一次都会岌岌可危了!
这种背后捅刀,谁能扛得住?
“对他,不需要有任何的怀疑。”塞巴斯蒂安科很确定地说道。
…………
“听说,你准备在这里呆一年?”苏锐问道。
他已经火速来到了维拉的下葬处。
对于那个被亚特兰蒂斯列为禁忌的名字,很多人都不想提起,自然,维拉也不可能被葬在家族陵园之内。
一个黑影就坐在墓碑前,也坐在瓢泼大雨里,哪怕浑身的衣物早就被浇透,也没有挪动一下地方。
不知道凯斯帝林已经坐了多久。
此时,风雨渐渐停歇,他听到苏锐的声音,没有转脸,而是说道:“你来了。”
“这是一句废话。”
“我本以为你不会来。”凯斯帝林站起身来,抖落一身水花。
“拉斐尔回来了,亚特兰蒂斯可能要出事。”苏锐说道:“我觉得你大概能阻止一下。”
“那是我姑姑。”凯斯帝林说道:“她很疼我。”
这句话直接把立场表明了。
左手是家族,右手是家人。
恐怕,没有谁比夹在中间的凯斯帝林更难受。
“你的意思是……”苏锐问道:“哪怕拉斐尔要覆灭亚特兰蒂斯,你也不会阻止?”
“我会和她谈谈,但绝对不会和她动手。”沉默了几秒钟后,凯斯帝林才说道。
苏锐摇了摇头,虽然凯斯帝林的说法可能对整个亚特兰蒂斯是不利的,可是,苏锐还挺喜欢这位大少爷这么讲的。
好像……更多了一丝人情味儿。
“拉斐尔可能被人利用了。”苏锐说道:“有人蓄意把她变成手里的一把刀。”
凯斯帝林看了苏锐一眼,本来平淡的眼眸中忽然涌出了凛冽的杀气:“那这个人……死定了。”
说完,他大步朝着后方的庄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