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jc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大國名廚討論-第956章 發酵!相伴-iyrri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孔博厚推开了奚天磊办公室的门,“老奚,你看到网上的新闻了没有?”
奚天磊摘掉老花眼镜,淡淡道:“什么新闻?”
孔博厚将手机摆在奚天磊的面前,奚天磊读了一下文章的名字《乔智接受顶级国宴大厨孙晋的挑战!》
奚天磊苦笑,“这新闻有什么问题吗?”
孔博厚叹气,“辈分不对啊!孙晋按理说和乔智应该差了辈分的。即使要挑战,也是乔智挑战孙晋。”
奚天磊抬头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淡淡一笑,“什么时候烹饪界也搞论资排辈的那一套了?是孙晋提出要跟乔智比试,当然是孙晋挑战乔智了。以国际烹饪协会的虎榜名单来看,尽管乔智最近名次下滑了一点,但孙晋在国际烹饪界默默无名,根本没有名气,从这个角度,乔智和孙晋的比赛,两人至少也是处于平等的位置。”
孔博厚道:“你无条件站乔智了。孙晋可是孙世超的父亲。”
奚天磊道:“我站在理的那一边。乔智已经获得国宴主厨的资格,孙晋以权谋私,说得难听一点,就是个心胸狭隘,自私自利的败类,人品极差,无耻无德。”
孔博厚瞪大眼睛,没想到奚天磊会对孙晋如此毫不客气的评价。
他咳嗽了两声,“我怕舆论将乔智抬得过高,如果输了,他会很惨。”
奚天磊道:“即使输了,那又如何。乔智还很年轻,孙晋是烹饪国宴几十年的大厨,乔智完全可以轻装上阵。”
孔博厚皱眉道:“总觉得太乱了,这件事将烹饪界弄得乌烟瘴气。”
奚天磊却道:“我不觉得是乌烟瘴气,反而觉得是一件好事。咱们都是国家认可的国厨,但全天下有多少人知道你我的名字呢?说个不好听的 ,我甚至怀疑孙晋在碰瓷乔智,这下子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了。”
孔博厚张大嘴巴,愣了半晌,“好像是这么一个道理。”
奚天磊轻松一笑,“要学会从好的一面看待问题,烹饪界看似浮躁了,但也是热闹了。如今这个社会,任何一个行业都要积极地拥抱新鲜元素,直播、短视频,打造了很多民间高手,这也是我们厨师的契机。不要以为自己收了多少弟子,拿过多少称号,拥有多少荣誉,不要闭门造车,孤芳自赏,而是要积极地融入社会,通过新媒体向更多的人展现自己的真才实学。”
孔博厚轻轻地叹了口气,“你这番话对我的触动很大啊。”
奚天磊笑着说道:“咱们都老了,不愿意动弹,这种心态对年轻人要不得。人怕出名猪怕壮的悲观论点,已经不适用了。猪无论结实不结实,都躲不过那一刀,为何不多吃一点,在短暂生命内尽情享受饱腹之欢。人有了名气,才能实现理想和抱负。”
孔博厚朝奚天磊拱手,感慨道:“是我草率了。”
奚天磊喊住孔博厚,笑道:“你别走,我正好想找你,前几天燕京电视台生活频道有一档美食节目,名叫《家常味道》,想邀请我你还有老索,一起担任嘉宾和技术指导。你有没有兴趣?”
按照以前孔博厚的性格,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拒绝,但他此刻却是犹豫了。
孔博厚沉默了数秒,轻声道:“行,那我就试一试,不过我不太擅长面对镜头。”
奚天磊笑道:“放心吧,不需要你说什么,都是女主持人在旁边讲解串联,你只需要做好美食就好了。”
等孔博厚离开之后,奚天磊坐在椅子上蹙眉沉思。
乔智的横空出世,不仅给烹饪界注入了新鲜的能量,而且在改变厨师对自己的定位。
以前厨师出去介绍自己,都是自己是某某酒楼的大厨,厨师是否有名气,看是否在顶级酒楼工作过。
但现在不一样了,一个酒楼好不好,做的菜是不是哇塞,才是硬道理。
菜是由厨师做的,厨师成为影响酒楼是否能开得长久的核心元素。
这个风向是乔智横空出世之后,带来的变化。
乔帮主食堂在全国各处招募顶级厨师,不仅许以高薪,还给予足够的权力,厨师不仅对后厨拥有绝对控制权,还参与到门店的实际管理工作当中,晋升通道完全敞开。
……
孙晋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根接着一根抽蚊香,他没想到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如今国宾馆的领导也给自己打电话,询问此事。
孙晋原本就是打算跟乔智比试一场,挽回儿子的信心,谁能想到搞得人尽皆知。
胜负不可怕,可怕的是,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己以权谋私,以国宴主厨拿捏住了乔智,逼他跟自己比试厨艺。
外面有人进入,孙晋抬头看了一眼,是自己的大弟子王世茂。
王世茂走到孙晋的身侧,低声说道:“师父,你就让我去跟乔智比试吧,这样即使我输了,也不会丢您的面子。”
孙晋摇头,“怎么,你也觉得我会输吗?”
王世茂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乔智和麦斯的比赛我看了整场,他是一个竞技型的厨师,遇强则强,没必要拿您的名声作为赌注。”
孙晋挥手,“我主意已定,对了,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无论此次比赛胜负如何,我都会辞去现在的职务,而你必须要承担我的工作。”
王世茂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师父,你还很年轻,才五十多岁,距离退休还有很多年,为什么这么早辞去职务呢?”
孙晋淡淡一笑,“我要将机会留给你们啊!这么多年来,你作为我的副手,鞍前马后,用心备至,早就能够独当一面。我应该将未来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能自私地坐在这个位置上,限制你们的发展。现在各行各业都在强调年轻化,烹饪这一行也是如此。等我辞去职务之后,你要用心培养孙世超,这是我的唯一要求和心愿。”
王世茂心情抑郁,轻轻点头,“师父,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他的。”
孙晋笑道:“你也不用太感伤,任何一个行业都是拳怕少壮。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不仅体力会退化,味觉、审美都会相应地变弱,所以我现在选择激流勇退,未尝不可。”
王世茂道:“以你的精力和经验,再做十年顾问,根本没有问题,如果你离开了,对国宾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孙晋摇头道:“地球缺了谁都可以自转,我远没有那么重要。你好好准备,等比赛结束之后,我就开始交接手里的工作了。”
王世茂轻轻地叹了口气,尽管孙晋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人,自己当初跟他学徒,没少挨打。
但,打是为了让自己刻骨铭心,在国宾馆工作,最重要的一点是,谨慎。
在孙晋的锻炼下,王世茂养成了极为严谨的性格。
等王世茂离开之后,孙晋准备上卧室里休息,孙世超从外面走入,眼神复杂的望着孙晋。
“不是让你别回来的吗?”孙晋轻声说道。
孙世超沉声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做出那种决定!为什么要和乔智比试?”
孙晋淡淡地扫了一眼,“孙家没有孬种,从哪儿跌倒的,就得在哪儿站起来。我从小就教育你,要养成坚韧不拔的毅力,但你显然没有融入到骨子里,我此举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孙家。”
孙世超沉默数秒,很认真地看了一眼孙晋:“爸,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个事实,乔智的厨艺不仅远在我之上,甚至比你和奚老师都要强,你跟他比试,失败的概率很大。”
孙晋瞪了孙世超一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岂能不知道这个道理。难道明知会失败,就选择认命?我必须要告诉你,失败也是人生财富。我失败了,即使一无所有,声名狼藉,那又如何?只要有一息尚存,我依然可以努力和奋斗,还能爬起来。”
孙世超默默地转过身,“我走了!如果你真输了,我会扛起孙家的旗帜。”
望着儿子远去的背影,孙晋嘴角浮出一抹欣慰之色。
能激起儿子的斗志,目标就已经达到了。
尽管儿子说自己不是乔智的对手,孙晋认为言过其实。
尽管自己比赛很少,但在烹饪上从来就没有怯过谁。
接近三十年的国宴经验,他所烹饪出来的食物,多次获得过各类人群赞赏。
他不相信一个刚毕业两年的青年,而且不是烹饪专业出身,能够战胜自己。
不过,做任何事情都要做好准备,孙晋已经给自己留了退路。
无论输赢都将辞去职务,算是给此事产生的不好影响,做一个交代。
离开国宾馆,不代表自己就离开烹饪行业。
孙晋的女儿,正在涉猎餐饮企业,他也好抽出更多的时间,将精力放在辅助女儿身上。
“刚才世超回来了?”孙晋的妻子走里面走了出来。
“回来拿点东西就走了。”孙晋解释道。
“唉,你怎么没留住他?”孙晋的妻子抱怨道,“这么多年来,你对他的教育一直太严厉了。”
孙晋道:“子不教父之过。如果他没被教育好,到头来还是我被戳脊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