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l5xo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ptt-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 陰影乍現美婦人-aj8a7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义熙初年,六月初七,建康,百官坊,刘穆之宅。
平时门庭冷清,毫不起眼的刘宅,今天却是灯火通明,张灯结彩,门口停了一长串的豪华马车,不时地有绫罗绸缎,珠光宝器的达官贵人与高门贵妇们出双入对,今天,是朝中实际掌权的镇军将军刘裕,他手下的第一谋士,号称黑衣宰相的镇军将军府长史刘穆之,公开地宴请京城中的名流,几乎所有的高门世家都接到了邀请,当然,这个宴会的由头,是为了给自己的两个小舅子,现任晋陵太守,新任辅国将军刘敬宣手下的两个参军,江播和江朗庆功洗尘呢。
庾悦一身紫袍,从一辆华贵的马车上走下,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拍马奉承之声:“哎呀,这不是庾内史吗(庾悦现任的正式官职是宁远将军,武陵内史),这是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啊。”
庾悦的嘴角勾了勾,转回头来,看着一脸谄媚笑容的王愉,以及跟在他身后,一身华丽锦袍的儿子王绥,笑道:“王将军(王愉现官职为前将军),你和公子也来了嘛。今天可是刘长史的喜宴,我们这些世家子弟,怎么能缺席呢?”
他说到这里,看着站在王愉身后,无精打彩的王绥,摇了摇头:“贤侄既然已经与那桓玄之女和离,这次大凶得诛,应该高兴才是。”
当年王国宝掌权之时,为了拉拢桓玄以为外援,曾经与桓玄结亲,让王绥这个侄子娶了桓玄的女儿为妻,后来桓玄起兵攻打建康,曾经俘虏王愉父子,也正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饶过了亲家公和女婿,等到他篡权夺位之后,更是让王愉身居尚书仆射之位,享尽荣华富贵。
可是随着桓玄的败亡,王愉虽然也在第一时间跟着庾悦,谢混这样的大世家倒向了京口义士,但跟桓玄的这个关系,是永远洗不掉了,王绥也在京口建义后,被迫与桓玄女儿离婚,将之送回江陵,可是夫妻多年,总有些真情,这几天听到桓楚灭亡,前丈人身死,而前妻也免不了被没入宫奴,甚至成为官妓的命运,这让他心神恍惚,闷闷不乐,在参加刘穆之宴会的一众脸上挂着笑容的宾客中,显得格外地特别。
王愉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看着庾悦那意味深长的眼睛,顿时明白了过来,庾悦是在提醒他,趁着庾悦开始跟别的客人打招呼,他连忙把身后的王绥拉到了一边,低声斥道:“你这是干什么,要给我们王家惹事吗?也不看看今天是谁的宴会?!”
王绥愤愤不平地说道:“不过是泥腿子的一个幕僚,一朝得了势,要我们全城的世家子弟都来给他捧场,爹,我们王家何等高贵,为何要受这些乡巴佬的驱使,看他们的脸面行事?!”
王愉的脸上肥肉跳了跳,眼中也闪过一丝怒意,却还是叹道:“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现在北府军诸将得势,大权在手,今天刘穆之摆这宴会,就是要试试我们是不是忠于他,要是反应不对,只怕…………”
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巷子后面阴暗的拐角处响起,同样低沉,细如蚊蚋,却是只让这父子二人听到:“只怕太原王氏的列祖列宗,看到王将军这般模样,也会在九泉之下痛心疾首吧。”
王愉的脸色一变,厉声道:“什么人?竟然敢偷听本将军的话,不想活…………”
他的话音未落,怒容就僵在了脸上,因为,从后街的阴影之中,走出了一个雍荣华贵的绝美妇人,一身淡绿色的长衫及地,肤白胜雪,柔若无骨,一双桃花眼中,风情万种,身后跟着几个高大魁梧,如同人熊一般的护卫壮士,可不正是现在大晋的第二人,西征军主帅,冠军将军刘毅的新任夫人,有着建康第一名媛之称的绝世佳人刘婷云嘛!
王愉刚才的冲天怒火,这会儿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换了一副笑脸:“原来是刘夫人啊,怎么您会在这里?”
刘婷云微微一笑:“可能王将军贵人多忘事啊,今天可是为北府军的两位新参军接风洗尘呢,我家夫君,现在正在前线浴血奋战,扫平桓氏余党和各路叛贼,无法出席这次盛宴,只好由我这个女流之辈,出来抛头露面一下了。毕竟,前一阵我也刚刚从前线回来,还接回了琅玡王妃,对前线的情况,还是经历过一些的,江家兄弟们论功之时,我还可以补充说明一二呢。”
王绥咬了咬牙:“这里现在没有外人,请问刘夫人,您真的忘记自己两年前的身份了吗?”
王愉的脸色一变,转身就要怒斥儿子,却听到刘婷云淡然道:“无妨,年轻人有这样的血性,是好事,敢言人所不敢言,王将军,我喜欢。”
王愉转过头,对着刘婷云深深一礼及腰:“我儿年少无知,跟前妻有些感情,一时出言唐突,还请夫人原谅,回去后,我一定…………”
刘婷云没有理会王愉,她的一双眼睛,直盯着王绥那张充满了愤怒的脸:“两年前,我是你的母后,灵柔是我的女儿,这点,现在也没变。”
王绥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而王愉也睁大了眼睛,抬头看着刘婷云:“夫人,你…………”
刘婷云转头对着身后的护卫们沉声道:“全都退下,不许任何人接近。”
当这处巷口只剩下王氏父子和她这三人时,刘婷云淡然道:“在这个乱世之中,我们都是身不由已之人,王将军,当年你在江州被桓玄俘虏时,是灵柔找我,向桓玄求情,让你负责督造他和殷仲堪,杨佺期结盟的祭坛。这等差事,对你这个高门贵族来说,是种侮辱,但也只有如此,才能向桓玄证明你的忠诚,才能保一命,当时你我长谈一天,你最后还是低头服软,这才有了今天。”
王愉叹了口气:“当时想不明白,宁可去死,但今天才知道活着的可贵,夫人大恩,不敢或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