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e53a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皇兄萬歲 愛下-278.賢內助,宗門制(第二更)熱推-c6b4z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水波荡漾,一船渡行。
船舱里…
“最可怕的就是蜃君了,无论是谁,遇到蜃君,便是死了都不知道。”
“为什么?”一旁的同伴好奇地问。
“因为,当你被烧死了,你还沉浸在幻觉里。”
金姓武者说完,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忽然有人问:“黑皇帝呢?”
金姓武者道:“叔叔说只有到了劫地深处才有可能遇到黑皇帝,但因为看到的人都死了,所以也不知道咯。
不过据说这黑皇帝曾是一百多年前前朝的一位皇子。”
“皇子怎么可能变成噩兆?”
“这等秘辛我哪儿知道。”
“金兄,你知道的好多…如今去往北地,都需要通过临江府的测试,取得了过江令才行,你可要多担待一下兄弟们啊。”
“那当然,我叔叔可是临江府的巡尉。”
几名年轻武者正聊着的时候,渡船已经靠岸了。
夏极从他们身侧走过,花了几天时间采买了大量物资,储存在一处附近的私人庄园里,之后在挥袖卷入储物空间里。
做完这一切,他又原路返回去往了他设定在江南的地府中转站,再返回了海外之岛——世外桃源。

岛屿上,夏极把物资全部取出。
庞易夫妻很快跑来开始重新堆存。
夏极随口问:“你大师兄呢?”
庞易道:“大师兄与师姑一起去了废都绝地。大师姐带着犬子犬女去了甜点绝地。都没回来。”
夏极点点头,这两处他都是知道的。
废都绝地里充斥着用刀的巨人,即便风吹雪不拿绝地令也能进去在外围探索。
甜点绝地与它的名字完全不般配,里面固然有着许多甜点,但却是一个“惊悚事件”时不时发生的地方,所以许铃铃是抓着绝地令进去的,而且只敢在最外围的边缘活动。
如今的禁地里,无论是百年前的奴仆还是吴家都已经完成了过度,他们甚至开始忘记原本的身份,并且在年轻一代产生了双方的通婚。
夏极道:“小易也需努力,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世道不是那般容易活下去的。”
“知道了,老师。”
夏极忽然道:“为师若有一天不在了,你定要好好守住世外桃源,万不可让任何人知道此处。”
庞易忙道:“老师怎可能不在。”
夏极静静看着他。
庞易这才点点头,郑重道:“那弟子一定守住世外桃源,等恩师回来。”
“辛苦你了。”
“弟子一切都是…”
“你我之间不必再说这些话了。”
夏极微笑了下,走回自己的庄园。
他的庄园坐落在一处不高的悬崖上,拥有着开阔的视野,可俯瞰那四季常春的茵茵绿野。
他放轻脚步,走到家门前,入了门,又绕过拱门,发现书斋的推门开着,一道小小的身影正坐在门后提笔书写着什么。
正是吕妙妙。
夏极往前走去,脚步虽不重也未曾刻意收敛。
但吕妙妙却无比地专注,根本未曾发现他。
借着万万里云层投落海上的金色阳光,夏极看到自己妻子身后竟堆放了许多的书册,桌上也放了两本似已经写完的。
他走入书斋,妙妙却未曾理睬他,而是继续思索着,写着。
夏极好奇地抓过一本桌上的书册,略微翻动,不禁愕然了下。
这书册,是他写的。
内容是技能珠之中深紫色及以上的玄功。
他决定把这些强大的玄功全写出来,算是作为世外桃源的传承。
而他此时抓起的这一本,书名刚好是他最初获得的技能《十八镇狱劲》。
他快速翻动着,很快翻到了最末。
最末原本是空了不少张纸的,但现在却被写满了字,还配了些古怪的图。
夏极细细看去,这一看,忍不住身躯震了震,即便是他,双目也露出激动之色。
他轻轻翻阅过这书,待到看完最后一个字,眉心竟然升腾起了一颗黑色技能珠。
这是对应着《十八镇狱劲》的黑色技能珠。
夏极直接使用,果然,那一百多年都没能突破第十层的《十八镇狱劲》突破了。
他走出书斋,走到阳光里,随意举起左手,那左手忽然膨胀,筋骨血肉皆移动,未几,竟然成了一只真正的黑金色的巨手。
巨手里掌纹镂刻成了一个真实的地狱图景,百鬼森然,在横竖掌纹里缓缓而行,但大多竟是爬行,因而呈现出了诡谲的画幕。
夏极记得第九层的这法门,不过是让手掌大了几圈,力量大幅度提升,在外隐约呈现出一重法相。
但如今,这只手却是真的…
他随意挥舞了一下,只觉得不仅是力量增强了,还有其他改变,但怎么都试不出来。
略作思索,夏极右手在虚空画出一个“役鬼符”,拍入地下。
片刻后,一团带着些邪恶气息的黑黢黢的东西浮出了地面。
夏极左手一抓过去,竟直接抓住了那黑黢黢的东西。
“果然不同了,能抓住灵体了。”
他随意把恶鬼再塞回地下,被召来的恶鬼吓得魂都没了,一溜烟就跑散了。
夏极左手恢复原样,他再来到书斋,翻开第二本书,这也是一门玄功,夏极直接翻到最后,果然,空白页面上也写满了字迹。
他细细读完,眉心再度升腾起了一颗黑色技能珠。
他直接使用,这玄功竟也突破到了十层。
而此时,妙妙停下了笔,在春色里伸了个懒腰,露出疲惫的样子,看到夏极,“相公,你回来啦。”
夏极道:“妙妙,你是怎么写出后面的玄功的?”
妙妙道:“你出去的这些天,我来到书斋里打扫,不小心掉下一本书,我放回去时翻了几遍,忽然之间感觉这本书有些残缺,于是我就把脑子里想的东西补上去了。”
夏极一头雾水。
妙妙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是这些年你一直看书写书,也一直教我修炼,我虽然没学会,但也听懂了许多武理,然后自己也想了很多,就有了灵感了吧。”
灵感?
夏极有些愕然,因为这不是灵感能解释的,他自己都做不到这一点。
吕妙妙看到夏极沉默,有些怕怕地小声道:“我是不是写错啦…”
夏极一抬头,就看到了她疲惫的小脸。
他道:“没错。”
“你别骗我啊…”
“没骗你,你写的太好了,妙妙,你真是个宝藏。”
夏极从怀里的储物空间取出一盒包装精致的烤串,依然还热腾着,“给你的。”
吕妙妙抓过烤串,深吸一口气,“还是一百多年前的味道呢~~”


春夏秋冬,年年过去。
庄园都变得陈旧了起来,石墙斑驳,木椅残破,显然都成老房子了。
书斋里,那一对依然是璧人模样的男女相敬如宾地对坐着。
一壶茶,两人饮,而若是饮尽了,便是轮流去添茶。
看书,写书,变成了两人共同的爱好。
日子虽然寻常,但夏极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十层玄功,也就是法身层次的玄功。
其实这已是BUG了。
这诸多的BUG加诸在夏极身上,使得他能够变化出的法身开始慢慢地超越原本的局限。
但和他相反,吕妙妙不仅没有能够突破任何境界,还开始变得虚弱,无论夏极采取什么措施,都无法让她恢复。
这不是生病,也不是精神性质的诅咒,更不是什么毒素,夏极以各种手段进行了检查,却没有发现半点异常。
他也喂了许多珍贵无比的丹药,可这些丹药却没有半点用处。
吕妙妙就如同在慢慢地衰老一样,她虽然容颜不变,但却越来越容易发烧感冒,也开始变得嗜睡。
虽说世外桃源的空地上已经种起了田地,但夏极还是维持外出采买物资的传统。
每当他外出,许铃铃或是夏姬就会哪儿都不去,而是陪着妙妙。
时光飞逝。
也许在万古之中,百年也不过是一年时光而已。
过了百年,也便如过了一年似的。
夏极诸多法门里,所有深紫色以上的技能都已经踏破了十层。
而这为他在“飞刀”,“阴阳”之外,带来了第三种神通——七十二变。
简而言之,他因玄功而产生的法身已经很多很多了,虽然几乎都不是全身法身化,可他对躯体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种别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量变带来了质变。
这质变就是“七十二变”。
七十二变可以让你变成任何东西,但对应的,持续时间只有一口气。
你吸一口气之后,可以变成任何你想变得,无论是人,动物,还是山川河流,甚至灰尘都可以。
但这一口气过去,你就会恢复原样。
这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神通了。


因为小苏的存在,夏极对于人间大势的了解并没有落下。
大周王朝布局深远。
夏极还记得,在建朝之初,他们不仅建立了编号城,还为城中的居民以及在火劫之中厮杀的武者免费提供物资。
后来,他们开始为登记在录的“大周武者”提供物资。
再接着,他们开始把“大周武者”分为九个层次,层次越高,获得的物资越多。
而再后来,经过了数十年的沉淀,大周开始为这些武者制定权力与义务,并且规定了“服役”,武者们自然不可能答应。
但这时候,大周的布局就出来了,因为大周早就将极多的有着不小影响力的武者“招安”了,并且安插了许多大周的内应,因此这场变革竟是成功了。
而如今,这数百年后,局势再度发生了变化。
变化的原因和小苏还有点关系。
小苏如今是站在冰雪之国最顶端的唯一者。
或者说,她是幕后的幕后的幕后…
她是幼年神明们的朋友,
是头戴教皇冠,身裹教皇袍,只有背影作为神话画像留在狼蛇与死亡教会之中的首任教皇。
她与北地无数大势力,数千小国家,罗刹国王宫贵族有着关系,或者说她在势力首领,诸多国王年幼时帮助他们进行了洗礼,是他们的教母。
她以十二金人像成功地做出了一个“主场无敌”的区域,并在那区域里建立了超然的庞然大物一般的势力。
再之后,她开始积极地推广宗门制。
即,让超然物外,已然突破到了十一境的人不可在皇庭任职,只能进入宗门,
而但凡进入宗门,便不可以干扰凡间皇庭的运转。
她是规则的制定者。
当然,这规则也是她与夏极商量了之后的结果。
一时间,冰雪王国焕发了强烈的生命力。
显然,“宗门制”比原本的“皇权教会制”要更适应时代的发展。
皇权不需要拥有了法身的强者来指手画脚,而强者也需要一个高高在上的清修环境。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某种程度上,你突破了十一境便不再是凡人了。
这个观念自然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传到了中土。
经过时间的发酵,原本被“招安”的上百万十一境武者开始成群结队的建立宗门了,这时机也是刚巧,碰到了周朝偏孱弱的时候。
于是,宗门制还真也在中土实行起来了,不过倒是没有北方那么的明确,而是糊在锅中,乱作一团,甚至内里争斗也是极多。
但由于火劫压迫的无比凶猛,内斗便让步于抵抗外劫了。


至于老祖们,夏极在一次外出时,曾经遇到了苏甜。
苏甜一副非常忙碌的样子。
夏极问她,她却也不再说了,只说此事说不了。
无独有偶,夏极也在海上遇到了自己的那朵劫云。
劫云也是兴冲冲地往远飞去。
夏极问它,劫云也只说超忙,但是什么事却也说不出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吕妙妙越来越虚弱了,柔若无骨,弱不禁风。
她每天下床的时间已经很少了,而每次下床竟要人扶着才行。
有一天,夏极需要采买物资。
妙妙拉住他,让他再带些烤串。
夏极答应了。
他如常地披上戴兜斗篷,通过地府中转站,走到了江南,坐着渡船过了长依河,去往大周都城丰京采买物资。
如今是初秋,夏气的熏然未曾泯灭,万物依然繁茂,不过披了几分若有若无的萧索。
夏极顺着江畔而行,初秋犹是丰水期,故而浊黄江水涛涛东去,拍击万千里长龙堤坝,发出宏大的声响。
忽然,一个极度令人意外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南北道友,你居然还活着?!”
夏极停下脚步,淡定地从怀里取出一张putong面具,压在脸上,缓缓转身,只见身后却是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
老道士微笑着看着他,“还认得我是谁么?”
夏极淡淡道:“你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