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4we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討論-第七百一十五章 教主踩場,前後矛盾閲讀-3cfjl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你助我儿查案,还救了我一命,何必如此见外。这总坛你想来随时欢迎。”洪一公朝月拱了拱手,在胡来救醒他的时候洪一公就已经知道日月神教出手相助,后来路上从洪七嘴中了解后更清楚月期间还帮了许多忙,心存感激。
随后又对上清观的两位道:“没想到惊动清坤道长大前辈出山……还有上清观观主乾巛道长,两位杀上君山岛寻仇我十分理解。这罪魁祸首我们本要按帮规处置,如果两位想要个交代,我们把毕有为交给你们处置亦可……”
“谢你好意。”月打断洪一公的话,不怎么给面子般道,“我们贸然进来,还是按丐帮法规来办吧。来打呀!”
别说总坛里的人,就连随他而来的清坤道长和乾巛道长都不知道月几个意思。
月刚才阻止他们剿灭丐帮总坛,应该是要帮丐帮的人……但现在拽气冲天,看来比他们更像来踩场子……他们着实搞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现在的魔教中人都这么不讲道理了吗??
“你也上啊,还愣着干嘛!你不是恨八仙阵入骨了吗!”月回身拉这乾巛道长推了出去,“来来来,几位九袋长老快来摆阵!”
“你搞什么东西!”乾巛道长嗔怒回头低声道。
他是恨八仙阵入骨,只要对方敢来,百仙阵还是千仙阵他照杀不误……但被魔教教主大庭广众点着名上去,又是不一样的感觉,好似被耍猴一般……这货又不是上清观的人,指手画脚算个啥玩意!
“几位稍候,现在不是我们自相残杀的时候,此贼不杀难平丐帮之恨!上清观的两位不介意拿恶贼尸首回去祭乾阳道长之灵吧!”秦宏义朝月拱了拱手,又抬掌而起。
“你急啥?急着杀人灭口啊?”月双手一摊,十分难以理解地道。
众人闻言茫然地看向秦宏义。
“你这话什么意思?”秦宏义压下火气,收起手掌,“毕有为罪大恶极,伏法也是理所当然。几位,我们帮主已经说不必设阵,自然没有必要再为难诸位。再说,区区三位九袋长老的八仙阵,能困得住乾巛道长?此阵不试也罢……”
“哦?你现在倒是明白只三位九袋长老的八仙阵困不住乾巛道长?那为何乾阳道长前来讨教那日,你又要设阵为难乾阳道长?乾阳道长和乾巛道长实力只在伯仲之间,你当时怎么不说没必要设阵?”月哈哈大笑道,“难不成……你心底明白,那时的乾阳道长已敌不住八仙阵,定能将乾阳道长绞杀在阵中……”
“你胡说八道什么!”秦宏义大怒站起,甚至忘了继续摁着毕有为。
而毕有为此时也忘了挣扎,只愣愣地看着众人。
“虽然我不知道此事与你何关,但你这话说的不对。看你的意思,似乎怀疑秦长老从中作梗,但我可以为他作证。”龚成站出来为秦宏义说话,“当日是毕有为下令摆阵,秦长老也有上阵,但也是毕有为点的名,非他主动请战。而且后来乾阳更是死在了毕有为的掌下,这事更能佐证是毕有为早有设计才对!你莫乱抹黑其他人!”
其他九袋长老一个接一个点头称是,那日确实是这么个情形。
“人是死在毕有为手中没错,下令摆阵的也是毕有为没错。但你们好好想一想,当初毕有为下令摆阵,可有法可依?”月此话让大家开始搜索乾阳道长破阵身死那日的回忆。
“当然有法可依!当时……当时是秦长老提醒我们有这么一条帮规,非请自来需破八……”龚成算是九袋长老中最有学识最聪明的一位,说到一半,浑身一震,心中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超出自己意外,寒意蔓延全身。
“是秦长老提醒没错……”其他九袋长老也忆起细节,呢喃说道。
“这就是他的高明之处……他从头到尾都无需亲自做主,只需要提点几句,上头那个替死鬼自会帮他干所有的事情……夺得「执法长老」这个位置,真是方便你干许多事情呢,秦长老。”月拍了拍掌,单调孤独的掌声在空洞的总坛上回荡,十分诡异。
除了洪七和洪一公等少数人,在场的人大部分都听不明白月到底在说什么。不过月不在乎,也没空细细和他们一个一个解释,其中之复杂连他都被蒙在鼓里差点绕不出去,岂是三言两语说得明白。
“你是想说……其实幕后主使是他们两个?”洪七摸着脑袋,指着高台上的秦宏义和毕有为问道。
“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同党我不知道,不过事到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秦宏义所设计,毕有为只是个替死鬼罢了。”月这话是说给洪七等人听,也是说给清坤道长和乾巛道长听,“毒害洪一公、杀害乾阳道长、促成两派相争……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计划。不弄清这一切,你们都只是被玩得团团转的傻蛋罢了。”
“你别含血喷人,这些事情与我何关!”秦宏义怒极反笑,沉下脸,凶狠的目光盯在月的身上,“各位,这位戴着笑面邪王面具的可是魔教教主,定是他和毕有为狼狈为奸暗中使坏,现在还来挑拨离间!”
洪一公抬手示意秦宏义先别着急:“月和洪七暗中为丐帮暗中调查了不少情报,先听听他怎么说。”
洪七咬牙切齿……洪一公说的没错,他和眉千笑可是一起调查了不少,情报也都相通……但月现在说得连他都一头雾水啊!当初眉千笑不是这么个说法,怀疑到毕有为头上不也他给自己说服的吗!
“不对,你之前说是毕有为……怎么现在忽然又怀疑到秦宏义头上?”洪七朝月问道,一个头两个大。
“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我们会怀疑到毕有为头上,就是他高明的地方啊。”月完全避开自己怀疑错人的失误,臭不要脸地理直气壮道。
这话说的……神也是你鬼也是你!
洪七挠着脑瓜要问个明白:“那你解释一下,不是毕有为下的毒谁还能下毒?这是需要长时间服用的毒!”
“我哪知道……”月爽快摇头道。
“我艹……”听到这么不负责任的回答洪七真想直接上去用降龙十八掌把这货轰成渣渣,“那为何毕有为急着招呼我回来?不你说的他想加害于我?”
“是想加害你,不过不一定是毕有为。”月碰上能解释的问题还是会好好解释一番,“你还记得你小弟带回来他们知道洪一公昏迷后第一次开会的详细经过吗?”
“记得大概。”洪七说道。
丐帮内部发生的大事,通过自己的手下告知,他和月全都知道。眉千笑还问得特别细,谁说过什么话都必须知道清楚,也就那个时候他才觉得这个王八蛋应该还算靠得住。
“当时丐帮乱作一团,谁有空理会你?毕有为主管帮内事物,隐瞒洪一公昏迷一事更是众矢之的,他若不是幕后主使,那会怎么可能想到你?平内部繁乱就够他烦了。”
“你说的没错!他那时应该忙得焦头烂额,突然紧急找我还不是另有所谋!”
“你仔细想想,帮主昏迷暴露他们开会乱七八糟之时,是谁突然提起你?”
洪七记忆模模糊糊,毕竟他不在现场,听亲信讲述的时候也没记那么细。
却又是龚成记起细节,大呼一声:“是秦长老突然说起洪七一事!”
“没错!”其他九袋长老也都想起,正是秦宏义在期间若无其事地问起洪七,这才带到了洪七的话题。
当时没有大家都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如今细细回忆,却是突兀无比!按当时大家都人心惶惶的心情,怎会忽然提到仍在丐帮最低阶适应丐帮的洪七?!他从未参与过内部会议,正常来说没人会在此时联想到他!
“毕有为心知洪七才是洪一公暗中栽培的后继者,被他一提当然就想着要找你回去主持大局。不过当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对你资质不服,毕有为魄力不足,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想等你回来商量再说,所以便有了着急让人到处寻你的事情。”月看着秦宏义脸色越来越难看,笑着道,“某人只需抛出一句话,便可引导别人做出他想要的事情,这才让他把自己隐藏得天衣无缝,绝难发现。你我,都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