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aru都市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 愛下-第四十五章 虛張聲勢鑒賞-63uy3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誓师大会当夜,顾佐在长史书房召见三娘子和万河散人,等两人坐定,顾佐道:“前方传来消息,益州兵马已于今日出营了。”
三娘子问:“消息确定?”
顾佐点头:“有五位金丹修士来回传递消息,这方面足可放心。”
三娘子道:“怎么打,听你的。”
顾佐问:“丽水营整顿如何了?”
三娘子回答:“又清退了二十三人,现在是五百一十二人,战意坚定。”
“好!”顾佐点头,起身道:“二位请看。”
他来到书案边,将灯火拨亮,书案上是一张南诏舆图。三娘子和万河散人都凑了上来,认真看着这幅图。
顾佐指着舆图道:“今日祭旗,明日出征,你们丽水营在大军最前列,为先锋,日行五十里,五日后抵达黑山诏郡城——利润城,在利润城修整三日,再往前行,同样日行五十里,往威远镇方向走。”
万河散人皱眉:“怎么如此慢?一路上不得耽搁十天半个月了?兵贵神速,如此懈怠,还怎么打?”
顾佐没有回答,而是继续:“丽水营作为前锋,我要求你们多打旗号,一路鸣锣开道,尽量折腾出声势来。”
万河散人若有所思,道:“虚张声势?中军不在我们这一路?”
顾佐赞道:“散人好见地,咱们的战场在这里!”手指从威远镇向北,重重落在了大约八十里之外蒙乐山。
万河散人问:“我丽水营为前锋,那后面的中军呢?后军呢?”
顾佐道:“都是临时征募而来的,以无修行的武师为主,中军有杨鉴坐镇,后军是刘玄机。”
三娘子盯着顾佐问:“莫非顾馆主看不上我丽水营?还是说不信任我们?”
顾佐摇头:“杨鉴说,李宓、何履光二人都老于军伍,鲜于向虽然混账,但他们二人却是用兵的行家,不可轻敌。疑兵绝大多数没有修行,很容易被对方的探子看穿,只有丽水营五百精锐为前锋,方能令李宓、何履光上当。”
三娘子道:“不论如何,我要参战,我来不是为了走路扛旗的。”
顾佐点头:“当然,开打之时肯定需要三娘子出力,就连我也要随大军同行一段,至利润城后再行动,到时候三娘子跟我一起去,散人也要精选丽水营中的筑基修士前往。”
万河散人道:“计策是好计策,但就怕青城派,如何抵御青城,馆主有何定计?”
顾佐道:“已有所准备,若是一切顺利,青城的人过不来。”
万河散人追问:“若是不顺呢?”
顾佐道:“会有很大麻烦。”
万河散人皱眉:“当料敌从严……馆主究竟有何后手,能否说明?也好让我等有所准备。”
顾佐道:“此事绝密,但既然精诚合作,却也不须瞒着二位。我已请动唐门,听风前辈答应我,不让青城派进入南诏。”
三娘子和万河散人都很惊讶,对视一眼,齐声问道:“唐听风答应了?他们真愿意去招惹青城?”
顾佐道:“我给了唐门一个通川郡,如果这样他们都不来,那就活该我顾佐倒霉。”
八月初二,大队南吴军在锣鼓喧天中启程,连绵的号角吹响了群山,上万南吴州百姓赶来送行。
两千人的队伍、上百辆大车,浩浩荡荡出北口,身后留下万千祝福和不舍。大队沿着河道和谷地前行,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行军速度比顾佐设想得还慢。
这支疑兵以丽水营为牌面,剩下的一千五百多人皆为南吴州、通海诏和岭南七州招募来的武师,不熟悉南吴军的人就算站在旁边仔细观察,其实也看不出什么破绽。毕竟单看丽水营这五百修士,其实也称得上精锐了,以武师为普通军卒,这本就是朝廷军制的普遍构成。
何况顾佐就在这里,他出现的地方,难道不是主力么?
出了南吴州地界,顾佐等人就一直在四下观察,怀仙馆在益州安插了探子,节度府若是不在南吴州也同样这么做,那可就太浪费大伙儿的一番苦心了。
果然,过不多时,杨鉴就指着周围一座山头上起飞的剑光道:“当为益州兵马,只是隔得太远,不知是哪位将佐。”
来自各方的消息,尤其是杨鉴和顾佑二人吐露的军情,益州军中除了李宓、何履光两名统兵大将外,共有十二位金丹将佐,这些人,杨鉴身为节度判官时都见过。
三娘子眼望顾佐:“追不追?”
顾佐道:“当然追,不追就太假了,丽水营派两员金丹追一下,意思意思。”
万河散人派出原来永昌会的两名金丹假装追击,两人起飞后一左一右从身后夹击过去,结果追出数里之外,正要打道回营时,前面逃窜的益州探子慌乱之中没有控制好飞行姿态,忽然从飞剑上一头栽了下来,落在下方老林中。
追击的二人猝不及防,一下子就冲了过去。这两位都懵了,给他们的任务是意思意思,把人赶跑,他们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那现在该怎么办?
其中一个正要低头查看摔下去的益州探子,却被另一位小声喝止,于是他们只能装作毫无察觉,懊丧着往回掉头。
“那厮跑得够快,怎么一眨眼就没了?”
“此人修为当真了得,追之不及啊……”
忽听下方有人呼救:“我在这里,我投降——”
两人使了个眼色,正要不管不顾从上方飞过,下面的喊叫声更大了:“救命啊——”
迫不得已,这两位只能下去了,就见那探子正被几根妖藤缠绕着往旁边的树洞里拖拽,他操控飞剑不停砍削妖藤,但更多的妖藤正在向他卷过来。
那探子一边奋力砍削,一边惊呼:“快来助我,我腿摔断了!”
两人无奈,各自操控法器相助,这才将探子救出,拽上空中后,那探子惊恐万状:“这是什么东西?什么妖物?”
这是南疆深处的触手藤,在上次兽潮侵袭时被带到了南诏,从没见过的人难免慌乱而不知如何应对,但实际上筑基修为就可以对付——去斩树的本体,藤蔓就会缩回去了。
两人懒得回答他,垂头丧气的带着探子飞回军中。把探子扔在顾佐跟前,顾佐顿时无语了,看了看万河散人,万河散人也同样无语,挥手:“带下去好生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