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3egr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一六二 教育讀書-4dyrs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葛府府邸内,宾客满棚,钟乐不停,葛东淳今日在这儿大摆宴席,给自己庆祝四十五岁大寿……
其实这四十五岁大寿只是个幌子而已,一年十三月,葛家起码有五个月在巧借名目举办各种宴席,目的只为借吃饭赴宴的由头洗挪公款收授贿赂,并与一些大人物增进关系。
“葛大人,恭喜恭喜……”
“呦,王大人您来了,快快请进,今日一定要尽兴呐……”
葛东淳站在府邸大门口,不断招呼来赴宴的客人。
“许府,许老太爷到……”
正在这时,葛府家丁大吼一声,葛东淳闻言,立刻迎了上去。
只见一辆豪华马车上,缓缓走下一个五十出头的老头,手上捏着两颗玉石做成的健身球,不断来回转悠。
这人便是许府当家,许文静父亲,许明昌。
许明昌刚走下马车,迎面与赶来的葛东城碰上,却见葛东淳满目讨好的对许明昌拱手说道:“许老太爷,您能来府上赴宴,可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呐……”
许明昌微微点头,满面红光的回道:“府尹大人邀请赴宴,许明昌一介草民怎敢不来?府尹大人如此给许府脸面,我这当家的又怎会不来呢?
今日来的匆忙,也未曾带合适的礼物孝敬府尹大人,后车上三株血珊瑚就当是今日给府尹大人的寿礼,还望府尹大人不要嫌弃啊……”
三株血珊瑚的价格,寻常百姓根本想都不敢想,一株价格二千金,许明昌一送就是三株,这出手果真是阔绰。
葛东淳心中乐的不得了,但面上却是为难的说道:“我说许老太爷,你能来赴宴已经是给足我葛东淳面子了,你看还送这么珍贵的东西,这不是让人以为我葛东淳贪墨人家钱财,不好跟人解释嘛……”
许明昌笑道:“府尹大人,许家这些年多亏您照料才有这般生意,这区区几株珊瑚又算的了什么?大人若再推辞,那老朽就无颜赴宴,这就打道回府……”
葛东淳有了台阶后,忙说道:“别别别,罢了,既然这是许老太爷的心意,那本官就收下,对了,怎么不见另千金?”
话音刚落,许文馨的马车终于到达了葛府门口。
葛东淳长子葛辉煌一见到许文馨的车驾,立马如同舔狗一样的想要迎了上去,却被葛东淳立马喝止了。
许文馨在小月的服侍下,缓缓步下车驾,葛辉煌见到许文馨的衣着顿时口水狂咽。
只见许文馨一身青绿相衬的丝绸纱衣,将白皙的香肩和粉雕玉颈暴露在众人面前,纱衣内只着一件贴身小衣,配上她那清纯的相貌,活脱脱就是魔鬼和天使的结合体。
许明昌见到自己女儿,不由摇摇头,上前去对她说道:“怎么这么晚才来?还有,你这穿的太少了,像什么样子?将来如何进宫选秀?”
许明昌是打算把许文馨送入宫中当妃子,认为只有成为皇亲国戚,自己许家才能更近一步,只是好几次给许文静写信表达这个意思,都是石沉大海,所以他打算等北面局势再稳一稳,亲自把许文馨送去长安。
他对自己女儿相貌还是很有自信的……
许文馨轻抚着怀中黑猫,听父亲问起,却是淡淡地回道:“路上咪咪走丢了,好不容易才找回来,
这才耽搁了些时辰,至于我这身衣裳,哪个大家闺秀不是这么穿的?天这么热,难道还要披件棉衣不成么?”
许明昌叹了口气,边上的葛东淳忙说道:“许老太爷,现在的年轻人都爱这么穿,在咱扬州城里见的还算少么?本官就觉得大小姐这样挺好,还是一起进府厅说话吧,这大热天的……”
许明昌瞪了许文馨一眼,随即跟着葛东淳向府厅走去,沿途不少人见到许明昌,无不上前巴结讨好。
许文馨在经过许辉煌身边时,却见葛辉煌跟在她身边小跑几步,目露饥渴的小声对她说道:“许妹妹,你可想煞哥哥了,哥哥准备了些好玩的宝贝,待会儿等宴席开始那些老家伙们谈事,跟哥哥去内院可好?”
许文馨白了许辉煌一眼,道:“别又是拿些什么次烂货色充当绝品,免的让人见了笑掉大牙,
上回你说的那蛐蛐号称花费十万银钱买来的,结果大庭广众下,只一个回合就让人价十几文钱买的野蛐蛐给咬死了,我可不想再跟着丢人。”
葛辉煌忙道:“许妹妹,上次我也是被人给骗了,这次我保证是真的,这回可是一对鹦鹉,咱家去海外经商时,特意从一个大食商人手中买来的,
这鹦鹉可是西夷才有,还会说人话呢,好玩的很,妹妹要是不去看看,定会抱憾终身……”
许文馨闻言心动,娇嗔的看了一眼葛辉煌:“这次你真的没骗我?要是再骗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葛辉煌忙发誓道:“许妹妹放心,要是再让许妹妹不满意,哥哥愿意天打五雷轰……”
“噗嗤……”
许文馨见他这般模样,忍不住抿嘴轻笑一声,然后把手中的黑猫递到葛辉煌手中:“咪咪受了惊吓,想必也饿了,你吩咐人给他点吃食,记住要最好的,别用些下人吃的贱物,把咪咪吃病了……”
“妹妹这是答应了?”葛辉煌心中激动万分,忙抱着黑猫问道。
许文馨轻颌一下美目:“先赴宴,待会儿再说,这人多眼杂,你一个大男人跟在我身边也不怕被人说闲话,你不要脸皮,我还嫌害臊呢……”
说完,许文馨加快了些轻步,向府厅走去。
葛辉煌呆呆的看着许文馨的倩影,好久才回过神来,轻抚怀中黑猫说道:“咪咪啊,我今日要是能与妹妹成了好事,以后就把你供起来,你可一定要成全我们啊……”
喵——
回应葛辉煌的,是黑猫慵懒的叫声。
……
刘策三人打听清楚葛府位置,正向葛府赶去……
韦巅的呼吸是越来越急促,刘策知道他是饿了,这家伙一旦饿疯了,估计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但刘策就是有意这样做,让韦巅饿着肚子,禁止在街上买吃的,严格规定只能到葛府用餐。
三人快要到葛府时,忽然听到一阵喝斥声:“打,打死他,这个不长眼的东西,把他丢到河里淹死!”
定睛看去,却见一个十一二岁的锦衣少年,正站在葛府斜对面的街上,指挥一群家丁,对一个路人拳打脚踢。
只听那少年嚣张无比的大笑道:“小爷的道你也敢挡?你可知道我是谁么?我爹是扬州府尹,得罪了我就是得罪了我爹,看我今天不弄死你们……”
刘策眉头一皱,轻声说道:“区区孩童少年就如此歹毒?先不论对错,仅凭他方才那些话,这家教就有问题。”
这时,一名十五六岁的布衣少女看到这一幕,丢下篮子,忙跪在少年面前,苦苦求道:“少爷,我兄长哪里不对,我替他给您道歉,只求您放他一条生路,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可要出人命了。”
那少年嫌弃的瞥了一眼少女,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他妹妹?来的正好,你们几个,把她卖到烟柳巷去接客,就说是我指示的,开罪了小爷,你们都别想好过!”
不等少女反应过来,又上来两个家丁,狞笑着架起少女要就要拖走,整个大街上充斥着少女和被打男子的哭喊求饶声。
而周围围观的百姓是敢怒不敢言,葛家势大,在扬州城可谓是一手遮天,谁敢出面给二人说情。
“哈哈哈……”
少年摇头晃脑的,大声笑了起来。
“喂,臭小子,差不多就行了,凡事最好别太出格了……”
正在这时,刘策的声音在街上回荡。
少年止住笑声,向四周望去,大声说道:“哪个不怕死的?有胆站到小爷跟前来说!”
刘策冷哼一声,对巴隆和韦巅使了个眼色。
韦巅和巴隆领命,分别向被暴打的男子那边和架少女的家丁大步走去。
“妈的~”
韦巅来到那群殴打男子家丁身前,二话不说,抬手抓住两个家丁后背,随后大骂一声,双臂向后一甩,那两名家丁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整个人就如断线的风筝,“飘”到半空重重落在地上。
“啪啪~”
巴隆这边更是干脆利落,他来到架女子的家丁跟前,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直接左右开弓一人一巴掌,甩的如同芭蕾一样,旋转了数圈落倒在地。
只听刘策说道:“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小小年纪心肠如此歹毒,长大还得了?你爹没教你,我就替你爹教教你怎么做人。”
说完,又是两巴掌扇在少年身上,只扇的他眼冒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