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yzi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丹武毒尊 起點-第兩千二百五十五章 後撤展示-p9zjg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
自明珠公主驰援剑心界后,在流云界之中,可以说境界和实力最高的,便就是萧扬了。再加之他前面那耀眼的战绩,也更是让人觉得他就是流云界中的主心骨。
只要有着他在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就会变得轻松许多。至少,他们会少死很多的兄弟,也不至于溃不成军。
听到萧扬那显得有些轻松的话语,季飞的心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觉得,看来这一切也都并没有演化到自己所想的那般糟糕。甚至,情况还非常的好。
不论怎么说,萧扬算是及时赶到了。只要有着他坐镇品胜山,那么此处就没有道理被攻破的。
甚至,按照对方现在的实力,进行反攻,那都是完全有着可能的。
然而想要反攻,却也不见得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将其击退能够做到,但想要收复失地,恐怕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季飞也按捺住了自己的心性,如何度过眼下,那才是重中之重。至于其他事情,可不是现在所能够顾虑的。而且,你顾虑再多,似乎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怪不得你不要命的跑,原来如此啊。”百里咨说着,嘴角下也是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百里咨很清楚,对方乃是投鼠忌器,害怕此地出了差池,所以才会及时撤走。他所为的,就是此处的稳如泰山。
“不过你说杀我,怎么还被我追着走呢?现在,你要不要试一试?”百里咨笑道。
这话一出,顿时白熊部族的战士更是欢呼了起来,士气大增。对方的主将被如此挑衅,也就说明他不是百里咨的对手。如此一来,在绝顶力量上面的差距,也就会注定对方的败局。
如此想着,众人的心情也不禁是变得大好。
白迎风见状,眉头则是微微一皱。按照计划而言,百里咨现在应当在春阳城排查危险才是,如今却来了,出乎了他的意料。
虽然说如今的入侵乃是以白姓一脉为主,但是百里咨这一次前来也是二号人物,可不是他白迎风就能够指使的。
实力为尊,道理就这般的简单。
“你不觉得,我在此处更好杀你吗?”萧扬的嘴角也是微微挑起,道。
说着,他手中的神剑更是泛出了火光、电芒来。
在此处有着万心协力阵的帮助,那么萧扬的实力也将会得到极大的加强。如此一来,杀百里咨自然也就会变得简单许多。
再加之前面埋下了伏笔,这也的确是一次将其击杀的大好机会,甚至可以说是不容错过的。
但是萧扬也只能是故作镇定,毕竟现在他需要顾及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不能轻举妄动。
这话一出,顿时百里咨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他看着那山脉之中所散发的玄光,顿时心头也不禁是为之一沉。
再看那山巅之人,不过只是武皇一阶罢了,但是依仗着阵法,却能够挡住百里广三人,并且还让其负伤,由此可见那阵法的威力究竟如何了。
现在如果贸然进攻的话,说不得还当真会中了他的下怀。
如今,百里咨需要忧虑的东西也就更多了。可以说,对手占尽了优势,如今再开战的话,恐怕就比不得前面了。
越是这么想,百里咨的心中就越不是一个滋味儿。在春阳城中,没能够将其击杀,可谓就是最大的失误了。
这一点,就好比放虎归山一般,遗祸无穷!
“你觉得我傻吗?”百里咨的嘴角微微扬起,道。
既然已经将局势分析清楚了,那么自然也就没有道理再继续冒进了。所以,现在对持下去,等着另一路的大军到来再做计较,似乎这才是最稳妥的决策。
如此想着,百里咨的心中也变得安定了许多,将自己的气息隐匿了起来。
萧扬见对手已经没了战心,心中也不禁是有些无奈了。若是百里咨当真上头一战的话,那么用不了一盏茶的时间,就足以将其斩杀。
但是,对方若是不出手,也没有杀心的话,如此还想要将其斩杀,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说不得孤注一掷之下,还会将那一手压胜之笔给暴露出来。
压胜之手,那自然是不能够轻易暴露的,毕竟这东西,说不得在什么时候,就能够发挥出奇效来。
“我觉得你的脑子,的确是有点问题。”萧扬则是以言语相激,道。
既然没有条件,那就不妨创造一下条件。毕竟,很多事情,也只有在尝试之后,才知道效果如何啊。
百里广在听了这话之后,可谓是怒不可遏,呵斥道:“小子,你说什么呢!”
然而百里咨却是一手将其拦下,笑了笑,道:“你说是这样,就是这样吧。”
现在的百里咨,可谓是非常的淡定。并且,他的心中更是清楚,对手现在既然占据了优势,那自然是迫切的想要一战的。
之前他们二人就打的是难分难解,说是不相上下,都不过分的。但现在,对手却有了加持,此消彼长之下,贸然开战的话,那是会吃亏的。
心性稳定之下,百里咨也乐的对方这么做。
因为这说明对手可能着急了,所以才会用如此粗劣的手段来刺激自己。
但是现在不应战的话,就足以让对手的算盘落空了。
而且还为交手,那自然也就算不得落败了。
故此,接下来怎么处理,才是最为重要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又如何可以冒进?
萧扬站在那里,他也全然掌控了万心协力阵,并且可以得到支援。
但是,对手却选择了避战,没有主动进攻,这一点让其也有些不舒服了。
“全军听令,立即后退五十里扎营!”百里咨立即下令道。
这一条命令出了之后,顿时白熊一族的大营之中可谓是直接炸开了锅来,他们现在可谓是锐气正盛,现在后撤,又算得上是怎么回事儿?
至少他们,有些难以理解。
倒是萧扬的脸色,也是再度变得难看了不少,这个百里咨,不简单啊。。。